中共军队油水最大的部门 刘源缺位 贾廷安“消失”(图)


【看中国2016年10月04日讯】习近平实施大规模军改至今,中央军委下属的各大单位军政主官均已配齐,但其中两人的未来去向引起外界猜测,那就是前总后勤部长刘源和江泽民的心腹大秘贾廷安。刘源自总后政委位置退休至今已过半年,该职务仍然虑悬。而贾廷安虽然今年初以“中共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副主任”身份亮相两次,但此后却悄然“消失”。

据海外多维网报道,起自于2015年末的军改经历数月人事履新潮后,包括中央军委下属15个单位、陆海空、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以及五大战区军政主官均已基本全部亮相,唯剩“军委后勤保障部”仅有赵克石担任部长,政委人选仍然空缺,仍然再度联想到原总后政委刘源的去职。

2016/10/04/20161004110026901.jpg
(网络图片)

刘源“退隐”后缺位

上月底,中共军委办公厅主任秦生祥兼任军委改革和编制办公室主任,“宣告”军委15个单位主官已全部浮出水面。在此之前,此次军改编制调整后,大单位军政主官均已配齐。譬如原四总部的直接继承者联合参谋部、政治工作部、后勤保障部、装备发展部基本沿袭了原班人马,其他大单位也或者沿用旧人,或者抽调新组领导层,而唯后勤保障部迟迟没有配置政委一职。

后勤保障部的前身为“多事之地”总后勤部,在落马56名副军级及以上“军虎”中,包括刘铮、符林国、谷俊山、王守业在内至少有16人曾在后勤部任职。尽管非作战指挥部门,但是总后勤部被视作中共军队内部“油水”最大的部门。庞大的军队,所有的军需、物资都要经过总后进行拨款、采购、调拨。而且中国军队还掌握了大量的土地和基建工作,这更给“暗箱操作”提供了空间,正如《人民日报》所称,谷俊山就在有关军方的土地出让中收受回扣,在其河南老家濮阳,谷俊山家人攫取的土地和开发的楼盘“远近闻名”。由此可见此中内幕颇深。

如此“特殊”的部门为何至今没有补全呢?在此基础上,回看原总后勤部政委刘源在军改启动之初的去职一事便很有意思。

曾有分析认为,中央当时可能已经考虑由刘源继续担任,但后来刘源突然退休,令中央措手不及,一时未有合适的人选。但是至今,刘源去职已经八九个月,为何新人选依旧难产呢?

今年两会期间,刘源以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的身份面对记者时,多次以“抱歉”回避。相对于近年屡屡为两会记者围困,多半不吝言辞的刘源,退役后表现的“异常”令人遐想。

曾有消息透露,刘源本身也不希望离开。根据刘源退役后的多次高调亮相看来,似乎也能说明这一点。然而,对于“退休”这一安排的原因,除了单纯的年龄外,许多观察人士认为是为平息军队高层将领的不满,而不得不做出的妥协和牺牲。但根据实际情况分析,亦或存在以下可能——为了协助习近平,推动更深层次的军改,拿自己开刀,以身作则。

贾廷安接班后“消失”

与刘源的急流勇退相比,曾担任江泽民军委主席秘书的贾廷安也是一个谜一样的存在。今年1月份,贾廷安有两次露面,均是以军改后新组建的“中共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副主任”身份亮相。但此后至今,贾廷安再无公开露面的消息。

因此,伴随着近期多名军老虎落马的传闻,贾廷安可能成为军中反腐下一个目标的消息再次疯传。香港《东方日报》8月17日发文说“军中反腐何时结贾廷安或是标志”,其中转述消息指,中共军纪委已将收审贾廷安的报告上报给中纪委。

其实,早在2015年《炎黄春秋》发布的一篇文章就似乎已经为“贾廷安”的将来“判了刑”。文章披露了涉贪腐下台的原海军副司令员王守业能够在1996年升任总后基建营房部部长,2001年再升海军副司令,是因为他利用老乡关系,和时任“中央军委领导的秘书×××”“打得火热,亲如兄弟”。尽管文章没有点名,但时任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办公室主任的贾廷安正与王守业同为河南叶县老乡。

多维新闻曾在文章中指出,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并没有将“窃国大盗”郭伯雄、徐才厚的落马视为鸣金收兵的信号。而近期落马的空军原政委田修思,谷俊山下属、原总后勤部军需物资油料部部长周林和,以及尚未获得官方公布的曾担任大阅兵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的曲睿、现任国防部长常万全的一名阮姓秘书(笔者注:应为阮班明)、20基地的左凯少将(原总后副部长左建昌中将的儿子,另一个儿子已于上月被抓)均因严重违纪被带走,等等,似乎均可以证明这一点。

概而言之,贾廷安是否真如北京神秘微博多次引用的话“不信你(贾)会撑到2017年退休”,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