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总统蔡英文接受日本《读卖新闻》专访全文(图)



台湾总统蔡英文接受日本《读卖新闻》专访(图片来源:中央社)

【看中国2016年10月08日讯】在接受《华尔街日报》专访后,台湾总统蔡英文10月6日又接受日本《读卖新闻》专访。台湾总统府刊登了专访全文:

问:总统对目前台日关系的看法如何?

总统:台湾与日本之间的关系,无论是从地缘政治或是以历史的角度来看,双方在实质的交流也好,人民的往来也好,其实都非常非常地紧密。同时,我们也看到现在、甚至历届的日本政府都对台湾保持相当的善意,尤其是现在的日本政府更积极地想跟台湾有更多的合作来强化双边的关系。所以我们很高兴看到的是一个有善意,愿意再更进一步与台湾发展合作关系的日本政府和友善的日本人民。

举几个例子来讲,在我当选的第一时间,还有就任的第一时间,我们都收到来自日本政府的恭贺,尤其是安倍首相个人的恭贺讯息。同时我们也非常感谢日本,在台湾参与国际的事情,给我们很多的支持。最近一次在“国际民航组织”(ICAO)的案子,官房长官菅义伟也公开发表支持台湾参与“国际民航组织”。另外,在过去一段时间,双方都发生大型的地震,尤其在日本的熊本、大分,还有台湾南部,双方人民都表现出非常关切而且愿意协助的心情与态度,我相信这都说明两国之间友善的关系及人民之间的亲近。

问:身为一个领导人,不晓得总统您对日本首相安倍的评价如何?安倍推动的外交(政策),您又如何来看待?

总统:安倍首相在这一次就任首相之前,其实曾有几次来台湾,我们也有与他互动的机会,长期以来,对台湾来讲,安倍首相是一位我们相当熟悉的人,我们也了解他对台湾很善意。

安倍首相是一位熟悉国际事务的领导人,在这个地区的几个主要国家之间,他都有去拜访,也有去了解,所以我觉得他是一位相当熟悉区域事务与国际事务的领导人,也相当有国际视野,以我的观察,我觉得他是很有意志力的一位领导人。

我想,安倍首相跟我们一样,都很想对这个区域的和平稳定做出贡献,我们也非常期待与安倍首相在将来有好的合作,不但双边关系可以更进一步地强化,同时我们也可以为这个地区的和平稳定,大家一起来努力。

问:有关台日海洋事务合作对话,前一阵子因为台湾内部调整的关系,会议稍微延迟,不晓得在什么样的时间点、什么样的时机,会再度恢复举行台日海洋事务合作对话?

总统:我们跟日本一样都是属于海洋的国家,也因此在海洋事务上,应该有很多共同的问题,还有共同的利益可以去发展。所以,我们对于“台日海洋事务合作对话”这个机制,是非常的期待,也希望透过这个对话,可以就双方相关的海洋事务议题,广泛来交换意见,包括渔业资源养护的合作问题、海上急难救助跟海洋科学研究这些项目,其实都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这个机制(的)启动是有一些迟延,但在近来双方的努力之下,近期内我们将会跟日本共同来召开“台日海洋事务合作对话”,双方可望在近期内共同对外宣布会议的日程跟相关的讯息。

问:是不是这一个月?

总统:这个好像把我问倒了,这个可能要去问我们相关的机关。不过,据我了解,应该是在近期内,也不排除就在这个月。

问:刚刚总统提到,台日海洋事务合作对话机制即将讨论渔业资源的养护、海洋科学研究,以及海上急难救助等议题,不晓得有关冲之鸟的渔业权、相关捕捞的权利,会不会在这次协商范围之内?

总统:我想,在冲之鸟的议题上面,我们双方是有一些不一样的立场,但是做为中华民国台湾的总统,我最关切的事情还是我们的渔权,也就是我们渔民在相关水域里面可以进行渔业行为,而且可以自由地进行,这是我们最关切的事情。如果双方觉得是适合的,我们也非常希望,在这一次的对话里面,能够把这个纳入讨论。

问:有关于两岸部分,蔡政府上台迄今已经四个多月,这期间来自于中国的政治压力以及经济上的打压,可说是形式越来越严峻。总统在上个礼拜,民进党成立30周年之际,曾经有一封致党员的公开信,信中表示,未来将全力抵抗来自于中国的压力,且要尽量摆脱对中国市场的过度依赖,朝建立健全、正常的经济环境来努力。这个谈话可以说是总统就任以来,语气最强烈的表达方式,尤其是不屈服于中国的压力,未来是不是仍然在这样的一个基调来跟对岸交往?

总统:在520演讲,事实上,我把台湾社会最大的弹性跟最大的公约数,都把它具体呈现在我520的演讲中。在520演讲之后,有一段时间我们确实感受到,中国大陆方面是相对比较理性跟冷静地来处理两岸关系。

但是,在这段期间以来我们看到中国大陆,又好像回到过去这种用对台湾施加压力来取得政治立场上的前进,这种做法,我们觉得对双方来讲都不会是一件双赢的事情。所以我近来也讲,第一,对于处理两岸的关系,我们在520所做的承诺是不会改变的,也就是我们会维持现状。第二,我们的善意也不会改变,我们是带着善意来面对中国大陆,也希望共同来解决我们所面临的一些问题。第三,我们也想提醒中国大陆,台湾跟台湾人不会在压力底下屈服。第四,我也再一次说明,我们不想回到过去那种对抗的关系,我们希望的是一种和平,而且相互合作、共同解决问题的一个关系。

或许这段时间,双方之间是有一些误解或者是错误的解读,这更是让我们觉得有需要双方赶快坐下来,能够做好沟通,来面对问题。我也呼吁中国大陆方面,能够回到520之后的那一段,双方都可以冷静、理性地来处理两岸关系的那个时间。我们会有耐性,但是也希望对岸能够展现更多的智慧。

问:对台湾而言,经济发展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在目前两岸关系的氛围当中,总统您要如何再度带领台湾的经济能够再成长?

总统:过去有一段时间,台湾对于中国大陆有很多的投资跟贸易,以致于我们觉得有一些过度依赖中国大陆经济的情况。不过近来我们越来越觉得双方之间的经济关系,不是像以前那样是一种在结构上互补的关系;现在的关系,在结构上越来越是一个竞争性的关系。

所以,从经济的角度来看,我们必须要去寻找我们新的成长动能,有几个面向在下一个阶段的经济发展对我们来讲非常重要。我们要去寻找在经济结构上,跟我们在这个阶段互补性比较强的国家,来强化跟他们的关系。

一方面,我们的新南向政策里面代表的就是说,我们发现现在的东南亚跟南亚很多国家,他们经济上在这个阶段跟台湾的经济互补性是比较强的。另外就是日本或者欧美的国家,在研究发展上,科技及品牌的发展方面,对于我们来讲,是有互补作用的这些国家,我们也要去强化跟他们的关系。

所以这种双向互补关系的建构,再加上我们持续经营在中国大陆的这一些经济关系,让台湾整体来讲,在经济发展上,维持一个平稳的基础。这是从经济的角度来看我们整体的经济战略布局,外界很多人想用政治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我觉得倒也不需要过度的做政治解读。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非常期待将来有机会能够跟日本加大合作的力道。尤其是日本具有技术研发跟品牌形象的优势,台湾则拥有完整的高科技跟制造业的供应链,双方是有很大的产业合作空间。

所以我们非常期待跟日本政府及日本的企业界,还有日本的民间展开全面性的对话,来寻求我们经济上互补与合作的机会。

问:接下来请教两岸关系,在李前总统执政的时候,曾将两岸关系界定为所谓“特殊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在陈前总统执政时,也将两岸关系用“一边一国”的方式形容,历任国家领导人都有他们口语表达的方式来形容两岸之间的关系,个人知道总统您也曾经担任过李前总统的智囊,对于两岸之间的关系,如果要请您形容的话,您会用什么样的语言来表述?

总统:我可不可以再回到刚才的经济问题上,再回来回答您这比较政治性的问题。我们与日本的合作关系,不只是限于现在双方的产业合作,我们也希望在将来的新南向政策当中,可以和日本一起在东南亚、南亚寻求合作发展的机会。其实我们在新南向政策当中是希望与所有的国家都可以合作,也不排除与中国大陆合作。我们也非常期待日本,尤其是我们曾经在高铁和一些重要的领域上都有很好的合作,所以可以共同在新南向政策上,持续地让我们双边的合作关系更进一步地发展。

就两岸关系来说,我们在很多方面与中国大陆是有些不同的看法,也就是因为这样子,所以在520演讲里面,我们试图以最大的善意来缩短双方之间的差距。

其实两岸关系是一个演进的过程,所以我们在520的演讲里面也特别强调,我们会在既有的历史事实与政治基础上,来维持两岸关系和平稳定的现状,而且也会依据现行的《中华民国宪法》、《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与相关的法律来处理两岸的事务,这样的说法其实对于两岸关系当中重要的内涵,已经做了重要的阐述。

也就是说,政府会尊重1992年两岸两会沟通协商达成的若干共同认知与谅解的历史事实。我们认为,回归到这个历史事实是我们回应中国大陆诉求的重大善意表示。我们也呼吁中国大陆方面放下历史包袱,透过不设前提且建设性的沟通与交流往来,化解双方之间的分歧。

问:接下来请教有关南海与东海相关的问题,特别是中国大陆在海洋方面的活动,可以说所有的作为愈来愈积极,包括主权的主张,要如何让这两个区域能够降低紧张,能够用和平方式来解决,不知道总统有何看法?总统:台湾向来主张透过多边协商,来和平解决相关海域争端,也希望各国能够重视台湾。我们是一个利害关系国,也应该以平等的地位被纳入相关多边争端事务解决的机制。所以,我们希望能尽速展开多边的对话,尤其是对于南海海域,可以透过“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方式来处理。

我们在南海的环境保护、科学研究、打击海上犯罪、人道救援与灾害救援这些非传统的安全议题上,我觉得大家可以坐下来,进行有意义与建设性的对话。

我们已经对太平岛展开强化的作业,希望让太平岛可以变成是一个人道救援、科学研究的基地,也可以和其他国家共同合作。

问:想请教与美国有关的问题。美国在下个月即将进行总统大选,新总统将在明年一月产生,美国新政府采取的外交与安全保障相关政策相信对台湾安全也会有极大的影响,但是近几年美国在对台湾关系上,似乎有诸多过度考虑中国大陆的倾向,特别欧巴马政府也没有卖比较先进的武器给台湾,例如新型战斗机或柴油潜舰等技术,所以身为三军统帅的您,对于现在中国军事力量及台湾防卫力量的评估,以及未来与美国新政府在安全保障上采取的合作措施为何?

总统:无论哪一位候选人当选下一任美国总统,我们都期待他维持这个地区和平稳定发展的决心不会改变,同时也会持续履行在台湾关系法下的这些责任,也能确保六项承诺不会被遗忘。

另外在国防方面,我们的国防自主防卫精神,是在发展国防上非常重要的一项原则。我们基本上朝三个方向来做:第一,就是要提高军人的士气与尊严,并且强化对军人的军事训练,让他们有能力来面对现代的战争,而且能使用先进的军事装备。

第二,除了持续外购先进的军事装备外,我们也要大力提高自制的能力,来达成国舰国造与国机国造的目标;第三,在现代战争里面绝对不能忽视的那一环,就是资通电的作战能力,这方面也是我们在现阶段要去聚焦且加强战备能力的地方。

我再讲一次,无论美国将来下一任政府,是由哪一位来执政,我们相信也期待美国仍将信守台湾关系法与六项保证,并且就我们的国防自主提供必要的协助,让我们的自我防卫能力可以强化。

问:在民主化浪潮之下,台湾有所谓“天然独”的世代出现,认为中国是中国、台湾是台湾,台湾意识比较强烈一点,对于所谓“一个中国”他们也采取比较反弹的态势,对于这群世代的想法,您的看法如何?以及两岸的领导人要如何面对这群世代的出现,而又能营造和平稳定的两岸关系?

总统:我想我们这一代年轻人,其实他们出生在台湾、成长在台湾,他们认同、也热爱台湾,对台湾的认同与热爱,是他们在生命经验里面形成的一种自然的人性,这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事情。而且他们在自由、民主的环境中成长,都有自己的自主判断能力,也有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所以他们接受的是他们可以认同的价值,而不是像以前是被教导的价值。这些年轻的世代,不能够把一个既有的想法与价值加在他们身上,而要让他们自己去体验、去形成自己的看法,也绝对不会是领导人要求他们去接受某一种价值。

但是这些年轻人的好处是,他们对很多事情都采取一个开放的态度,也可以接受多元的价值、多元的文化。所以我觉得两岸之间如果能够维持一个健康交流的情况,让台湾的年轻人可以亲身观察体验中国大陆的情形,也让中国大陆的年轻人来这里走走看看,我相信对于他们在思考两岸问题方面,会有很好的帮助。我想,鼓励双方年轻人交流应该是一个领导人应该有的态度。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