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共谍韩练成 毒杀国军数十万人(组图)

“蒋介石身边最危险共谍”韩练成(一)

2016-11-17 13:30 作者: 沧海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946年,国共内战爆发初期,国军无论武器装备,还是总兵力,均处于绝对优势,却未能剿灭毛泽东共军,反被共军反咬吞噬。国军战败,固然有许多错综复杂的原因,潜伏共谍便是其中之一。


共谍韩练成自称“毒蛇”。(网络图片)

有一个名为国军将领,实为中共匪谍的隐面人,蒋介石次子蒋纬国称其为“潜伏在老总统身边时间最长、最危险的共谍”,中共特工头目李克农称其为“隐形人”。他本人自称是潜伏在国民党高层中的“毒蛇”,称“不毒不足以伪装保护自己,消灭国民党”。此人就是忘恩负义,口是心非,蛇蝎心肠的韩练成。

海南岛的沦陷,莱芜战役国军大败,孟良崮张灵甫整编74师全军覆没,都与这条毒蛇有关,他“毒杀”了数十万国军。


1949年,海南岛被划为特别行政区,隶属中华民国广东省。海南沦陷,韩练成罪责难逃。(网络图片)

冒名顶替进入西北军 阴险狡诈表演“伪好人”

韩练成,宁夏固原县人,自幼家贫。1925年,他拿了“韩圭璋”的中学毕业文凭,冒名顶替报考广州黄埔军校,被招生老师带到宁夏银川,进入冯玉祥西北军马鸿逵第七师,从此韩圭璋便成为他的名字。在西北军中,他结识了军中的共产党刘景桂(真名“刘志丹”)和刘伯坚。中共党媒曾报道说,韩在此时便秘密加入了共产党。

1928年,韩圭璋在国民党军界元老冯玉祥的第二集团军任连长,参加北伐后期作战,获得冯的赏识信任,被提拔至团长。1930年,韩圭璋在中原大战中由于在战乱中救蒋介石有功,获得蒋委员长的赏识和信任,从未上过黄埔军校的他,被特许黄埔第三期毕业,成为蒋校长器重提拔的“嫡系天子门生”。从此,韩圭璋恢复其本名韩练成,并不断升迁。后来又结识了“小诸葛”白崇禧

1935年,韩练成考入南京陆军大学,成绩优异,颇有些军事才干,受到十分爱才的白崇禧赏识,受邀加入桂军。可以说,蒋介石、白崇禧都诚心诚意把他当人才对待,对他都可谓多有关照栽培,恩惠深重。按理说,做人当讲良心,韩某当“饮水思源”,知恩图报,以己专长报效党国,肝脑涂地,方对得起国家民族。不料,此人竟口是心非,表面上恭顺感恩,内心早存叛逆邪念。

卖主求荣充当匪谍 忘恩负义暗助共匪军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韩练成被任命为桂军的旅长,在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指挥下,参加抗战。

1942年,已升任桂系第16集团军参谋长的韩练成,受到蒋委员长特别关照,奉命进入国防研究院学习,毕业后被调到蒋介石身边任侍从参谋。从此韩某身居要津,了解到许多外人根本无法了解到的国民党“中枢机要”。

也就是在这一年,韩练成鬼迷心窍,决心彻底背叛蒋介石和国民党。他设法在重庆八路军办事处秘会了周恩来,向周表示:自己非常痛恨蒋介石、白崇禧和国民党,现在决心加入中共,推翻蒋介石的统治。老奸巨猾的周恩来指示韩,要利用其现有的有利身份和地位,继续潜伏在国民党中,暗中为中共效力,到关键时刻,给国民党致命打击。

从此,韩练成便成为周恩来直接领导的高级共谍,李克农称其“隐形人”。这条“毒蛇”利用自己任蒋介石侍从参谋的便利,多次向中共提供国民党高层的机密情报。

破坏剿共放纵琼崖土共 逃过劫数转赴山东战区

1944年,日军发动大规模“一号作战”,继占领河南、湖南后,又大举进攻广西,广西军民进行了极其英勇悲壮的抵抗。桂柳会战后,驻华美军司令史迪威认为桂系第46军表现良好,建议非但不应裁减该军,反而应扩编为四个师加一个独立旅的加强军,并给予更多的美械装备。

但是,谁来当这个加强军的军长呢?蒋介石亲自举荐韩练成出任军长,并赠送韩5万元大洋(这在当时可是一大笔钱),对韩可谓恩惠深重,期望殷切。白崇禧一向爱才若渴,知道韩确有此等军事才干,又见委员长亲自举荐,自然也愿接受。就这样,韩某挤掉了中央军和桂军的其他人选,当上了令人羡慕、有美械装备的国民党46军军长。

1945年8月,日本战败投降,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任命张发奎为广州行营主任(华南最高军政长官),韩练成为海南防卫司令,命韩率领第46军,归张发奎上将节制指挥,赴广东接受日军投降。1946年,国共内战爆发,蒋介石又命韩练成负责围剿海南的中共游击队。

中共最高特务头子周恩来深知,孱弱的土共海南琼崖纵队根本不是强悍桂军的对手,便令夏衍秘密通知韩练成,不惜一切代价,保护这支中共游击队。


1950年5月10日,攻占海南岛的共军将领在琼山,前排右起:林彪四野将领李作鹏、韩先楚、邓华,琼崖共匪头目冯白驹。(网络图片)

尽管国防部长白崇禧和广州行营主任张发奎一再催促,要韩练成加快剿匪进度,韩一再编造各种借口,进行搪塞拖延。国防部郑介民密报蒋介石,指控韩练成“按兵不动,坐视海南共匪坐大”,蒋介石很生气,斥责韩练成,韩却以各种诡辩躲过蒋介石的问责。

为了完成周恩来下达的任务,韩练成不惜冒着可能暴露自己的危险,给琼崖共匪头目冯白驹通风报信。但冯多疑,其电台发生故障,无法跟中共中央确认韩的身份,反而以为韩在故布陷阱,引诱琼崖纵队上钩。

另一方面,粤军大佬张发奎自上任以来,海南剿匪一直无大的进展;而此时,参谋总长陈诚大权在握,正在全国大力进行大幅度整编裁军。张发奎想到,自己管辖的地区若再拿不出显著成果,作为行营主任也有失职,无法向上交代,而且不只国防部长白崇禧的桂军要被缩编裁减,粤军可能会被裁减更多。一旦粤军大批官兵被裁退,这些只会打仗的军人以及他们的家人日后的生活可怎么办?作为老长官,如何对得起这些跟自己出生入死的战友和兄弟?想到这些,张发奎不禁大怒,对韩练成一再抗命推脱再也不能忍受,他下严令,命骄横的韩练成率46军马上出击。

毒蛇韩练成知道,这次无法再拖延了,张发奎可是北伐“铁军”的军长,他真要翻脸制裁自己,可是厉害的很。怎么办呢?他想出一个奸计:自己假装外出巡视检查剿匪部署,在途中随机应变,找机会钻空子,保护琼崖纵队免受重创。但琼崖共匪并不信韩某的共谍身份,派人袭击韩练成的队伍,结果韩受袭负伤,反而使他受到同情,免遭更进一步的追查,被送到南京养伤。


海競強的母亲是白崇禧的胞姐,日本士官学校毕业,20岁时,在钢7军参加北伐汀泗桥、贺胜桥血战。(网络图片)

第46军军长的职务,暂由该军三个师长中最优秀的海競強师长代理。1926年,20岁的海競強任钢七军少尉排长,与张发奎“铁四军”一起,参加攻打北洋军阀吴佩孚的汀泗桥、贺胜桥血战,并升为上尉连长。北伐军攻占南昌后,他才去谒见任代理总参谋长的舅父白崇禧,后被保送入日本士官学校学习。抗战期间,海競強参加过淞沪、徐州、武汉、桂南等会战。1941年,海競強任第188师少将师长,也曾经远赴印度,在中国远征军孙立人新38师防地之兰姆伽将官训练班受训。

韩练成负伤离开海南,剿匪再无障碍,海競強当即下令组织第46军进攻琼崖共匪根据地白沙。中共《人民日报》称,海競強组织的这次进攻让“琼崖纵队受到了很大损失”。

1946年10月,参谋总长陈诚制定鲁南会战方案,计划以30万优势兵力消灭陈毅粟裕华东野战军。刚被整编过的桂系第46军(即整编46师)又奉命紧急开赴山东战场剿共。

由于“毒蛇”韩练成的蓄意破坏,国军未能剿灭冯白驹琼崖共匪,这给日后海南岛的沦陷,埋下重大隐患。冯白驹琼崖共匪过了一段凄惨日子后,随着国民党在全国各战场的失利,又猖獗起来,四处扩张。

广东海南岛依次沦陷 “毒蛇”韩练成罪责难逃

国共内战打到1949年,陆军总司令张发奎、广州绥靖公署主任余汉谋和前徐州绥靖公署主任薛岳能够掌握的粤系正规军已损失惨重,百万共军很快要打过长江,广东省(包括海南特别行政区)治安这时只能主要靠地方保安队维持,他们装备和训练落后,缺乏实战经验,士气低落,竟然已无力反击昔日被剿得四处流窜的土匪琼崖纵队。

1949年10月,冯白驹琼崖纵队配合刘伯承二野陈赓兵团和林彪四野共军,几乎占领广东全省,只有时任海南防卫总司令薛岳负责的海南岛,因共军当时没有海军和军舰,一时难以渡海,尚在国民政府手中。

1950年2月,熟悉海事的冯白驹向毫无海上经验的林彪渡海兵团建议:一是分批偷渡,加强琼崖纵队的力量,二是四野主力偷渡后强攻,琼崖纵队在岛上筹粮筹款,里应外合接应,逐步扩大占领区域。这个建议最终成为林彪共军攻占海南岛的作战方针。

1950年3-4月间,琼崖纵队先后四次接应林彪渡海兵团偷渡海南岛。4月16日,共军大举登陆,几天内便突破薛岳认为“固若金汤”、以他本人名字命名的“伯陵防线”。此时,海南岛仅剩少量残余粤军正规军,大部分部队是由广东保安队临时改编的,自然无力抵挡有苏联援助的虎狼共军。至5月1日,海南岛全部失陷。

海南琼崖共匪能够逃脱绝对优势的国军“围剿”,并不断壮大,国民政府的大后方广东省(包括海南特别行政区)全部沦陷,“毒蛇”韩练成罪责难逃。

在南京养好伤后,这条毒蛇又迫不及待追到山东,任46军(即整编46师)军长,继续为祸人间。

(看中国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