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形」共諜韓練成 毒殺國軍數十萬人(組圖)

「蔣介石身邊最危險共諜」韓練成(一)

2016-11-17 13:30 作者: 滄海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1946年,國共內戰爆發初期,國軍無論武器裝備,還是總兵力,均處於絕對優勢,卻未能剿滅毛澤東共軍,反被共軍反咬吞噬。國軍戰敗,固然有許多錯綜複雜的原因,潛伏共諜便是其中之一。


共諜韓練成自稱「毒蛇」。(網路圖片)

有一個名為國軍將領,實為中共匪諜的隱麵人,蔣介石次子蔣緯國稱其為「潛伏在老總統身邊時間最長、最危險的共諜」,中共特工頭目李克農稱其為「隱形人」。他本人自稱是潛伏在國民黨高層中的「毒蛇」,稱「不毒不足以偽裝保護自己,消滅國民黨」。此人就是忘恩負義,口是心非,蛇蠍心腸的韓練成。

海南島的淪陷,萊蕪戰役國軍大敗,孟良崮張靈甫整編74師全軍覆沒,都與這條毒蛇有關,他「毒殺」了數十萬國軍。


1949年,海南島被劃為特別行政區,隸屬中華民國廣東省。海南淪陷,韓練成罪責難逃。(網路圖片)

冒名頂替進入西北軍 陰險狡詐表演「偽好人」

韓練成,寧夏固原縣人,自幼家貧。1925年,他拿了「韓圭璋」的中學畢業文憑,冒名頂替報考廣州黃埔軍校,被招生老師帶到寧夏銀川,進入馮玉祥西北軍馬鴻逵第七師,從此韓圭璋便成為他的名字。在西北軍中,他結識了軍中的共產黨劉景桂(真名「劉志丹」)和劉伯堅。中共黨媒曾報導說,韓在此時便秘密加入了共產黨。

1928年,韓圭璋在國民黨軍界元老馮玉祥的第二集團軍任連長,參加北伐後期作戰,獲得馮的賞識信任,被提拔至團長。1930年,韓圭璋在中原大戰中由於在戰亂中救蔣介石有功,獲得蔣委員長的賞識和信任,從未上過黃埔軍校的他,被特許黃埔第三期畢業,成為蔣校長器重提拔的「嫡系天子門生」。從此,韓圭璋恢復其本名韓練成,並不斷升遷。後來又結識了「小諸葛」白崇禧

1935年,韓練成考入南京陸軍大學,成績優異,頗有些軍事才幹,受到十分愛才的白崇禧賞識,受邀加入桂軍。可以說,蔣介石、白崇禧都誠心誠意把他當人才對待,對他都可謂多有關照栽培,恩惠深重。按理說,做人當講良心,韓某當「飲水思源」,知恩圖報,以己專長報效黨國,肝腦塗地,方對得起國家民族。不料,此人竟口是心非,表面上恭順感恩,內心早存叛逆邪念。

賣主求榮充當匪諜 忘恩負義暗助共匪軍

1937年,全面抗戰爆發後,韓練成被任命為桂軍的旅長,在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李宗仁指揮下,參加抗戰。

1942年,已升任桂系第16集團軍參謀長的韓練成,受到蔣委員長特別關照,奉命進入國防研究院學習,畢業後被調到蔣介石身邊任侍從參謀。從此韓某身居要津,瞭解到許多外人根本無法瞭解到的國民黨「中樞機要」。

也就是在這一年,韓練成鬼迷心竅,決心徹底背叛蔣介石和國民黨。他設法在重慶八路軍辦事處秘會了周恩來,向周表示:自己非常痛恨蔣介石、白崇禧和國民黨,現在決心加入中共,推翻蔣介石的統治。老姦巨猾的周恩來指示韓,要利用其現有的有利身份和地位,繼續潛伏在國民黨中,暗中為中共效力,到關鍵時刻,給國民黨致命打擊。

從此,韓練成便成為周恩來直接領導的高級共諜,李克農稱其「隱形人」。這條「毒蛇」利用自己任蔣介石侍從參謀的便利,多次向中共提供國民黨高層的機密情報。

破壞剿共放縱瓊崖土共 逃過劫數轉赴山東戰區

1944年,日軍發動大規模「一號作戰」,繼佔領河南、湖南後,又大舉進攻廣西,廣西軍民進行了極其英勇悲壯的抵抗。桂柳會戰後,駐華美軍司令史迪威認為桂系第46軍表現良好,建議非但不應裁減該軍,反而應擴編為四個師加一個獨立旅的加強軍,並給予更多的美械裝備。

但是,誰來當這個加強軍的軍長呢?蔣介石親自舉薦韓練成出任軍長,並贈送韓5萬元大洋(這在當時可是一大筆錢),對韓可謂恩惠深重,期望殷切。白崇禧一向愛才若渴,知道韓確有此等軍事才幹,又見委員長親自舉薦,自然也願接受。就這樣,韓某擠掉了中央軍和桂軍的其他人選,當上了令人羨慕、有美械裝備的國民黨46軍軍長。

1945年8月,日本戰敗投降,國民政府主席蔣介石任命張發奎為廣州行營主任(華南最高軍政長官),韓練成為海南防衛司令,命韓率領第46軍,歸張發奎上將節制指揮,赴廣東接受日軍投降。1946年,國共內戰爆發,蔣介石又命韓練成負責圍剿海南的中共游擊隊。

中共最高特務頭子周恩來深知,孱弱的土共海南瓊崖縱隊根本不是強悍桂軍的對手,便令夏衍秘密通知韓練成,不惜一切代價,保護這支中共游擊隊。


1950年5月10日,攻佔海南島的共軍將領在瓊山,前排右起:林彪四野將領李作鵬、韓先楚、鄧華,瓊崖共匪頭目馮白駒。(網路圖片)

儘管國防部長白崇禧和廣州行營主任張發奎一再催促,要韓練成加快剿匪進度,韓一再編造各種藉口,進行搪塞拖延。國防部鄭介民密報蔣介石,指控韓練成「按兵不動,坐視海南共匪坐大」,蔣介石很生氣,斥責韓練成,韓卻以各種詭辯躲過蔣介石的問責。

為了完成周恩來下達的任務,韓練成不惜冒著可能暴露自己的危險,給瓊崖共匪頭目馮白駒通風報信。但馮多疑,其電臺發生故障,無法跟中共中央確認韓的身份,反而以為韓在故佈陷阱,引誘瓊崖縱隊上鉤。

另一方面,粵軍大佬張發奎自上任以來,海南剿匪一直無大的進展;而此時,參謀總長陳誠大權在握,正在全國大力進行大幅度整編裁軍。張發奎想到,自己管轄的地區若再拿不出顯著成果,作為行營主任也有失職,無法向上交代,而且不只國防部長白崇禧的桂軍要被縮編裁減,粵軍可能會被裁減更多。一旦粵軍大批官兵被裁退,這些只會打仗的軍人以及他們的家人日後的生活可怎麼辦?作為老長官,如何對得起這些跟自己出生入死的戰友和兄弟?想到這些,張發奎不禁大怒,對韓練成一再抗命推脫再也不能忍受,他下嚴令,命驕橫的韓練成率46軍馬上出擊。

毒蛇韓練成知道,這次無法再拖延了,張發奎可是北伐「鐵軍」的軍長,他真要翻臉制裁自己,可是厲害的很。怎麼辦呢?他想出一個奸計:自己假裝外出巡視檢查剿匪部署,在途中隨機應變,找機會鑽空子,保護瓊崖縱隊免受重創。但瓊崖共匪並不信韓某的共諜身份,派人襲擊韓練成的隊伍,結果韓受襲負傷,反而使他受到同情,免遭更進一步的追查,被送到南京養傷。


海競強的母親是白崇禧的胞姐,日本士官學校畢業,20歲時,在鋼7軍參加北伐汀泗橋、賀勝橋血戰。(網路圖片)

第46軍軍長的職務,暫由該軍三個師長中最優秀的海競強師長代理。1926年,20歲的海競強任鋼七軍少尉排長,與張發奎「鐵四軍」一起,參加攻打北洋軍閥吳佩孚的汀泗橋、賀勝橋血戰,並升為上尉連長。北伐軍攻佔南昌後,他才去謁見任代理總參謀長的舅父白崇禧,後被保送入日本士官學校學習。抗戰期間,海競強參加過淞滬、徐州、武漢、桂南等會戰。1941年,海競強任第188師少將師長,也曾經遠赴印度,在中國遠征軍孫立人新38師防地之蘭姆伽將官訓練班受訓。

韓練成負傷離開海南,剿匪再無障礙,海競強當即下令組織第46軍進攻瓊崖共匪根據地白沙。中共《人民日報》稱,海競強組織的這次進攻讓「瓊崖縱隊受到了很大損失」。

1946年10月,參謀總長陳誠制定魯南會戰方案,計畫以30萬優勢兵力消滅陳毅粟裕華東野戰軍。剛被整編過的桂系第46軍(即整編46師)又奉命緊急開赴山東戰場剿共。

由於「毒蛇」韓練成的蓄意破壞,國軍未能剿滅馮白駒瓊崖共匪,這給日後海南島的淪陷,埋下重大隱患。馮白駒瓊崖共匪過了一段淒慘日子後,隨著國民黨在全國各戰場的失利,又猖獗起來,四處擴張。

廣東海南島依次淪陷 「毒蛇」韓練成罪責難逃

國共內戰打到1949年,陸軍總司令張發奎、廣州綏靖公署主任余漢謀和前徐州綏靖公署主任薛岳能夠掌握的粵系正規軍已損失慘重,百萬共軍很快要打過長江,廣東省(包括海南特別行政區)治安這時只能主要靠地方保安隊維持,他們裝備和訓練落後,缺乏實戰經驗,士氣低落,竟然已無力反擊昔日被剿得四處流竄的土匪瓊崖縱隊。

1949年10月,馮白駒瓊崖縱隊配合劉伯承二野陳賡兵團和林彪四野共軍,幾乎佔領廣東全省,只有時任海南防衛總司令薛岳負責的海南島,因共軍當時沒有海軍和軍艦,一時難以渡海,尚在國民政府手中。

1950年2月,熟悉海事的馮白駒向毫無海上經驗的林彪渡海兵團建議:一是分批偷渡,加強瓊崖縱隊的力量,二是四野主力偷渡後強攻,瓊崖縱隊在島上籌糧籌款,裡應外合接應,逐步擴大佔領區域。這個建議最終成為林彪共軍攻佔海南島的作戰方針。

1950年3-4月間,瓊崖縱隊先後四次接應林彪渡海兵團偷渡海南島。4月16日,共軍大舉登陸,幾天內便突破薛岳認為「固若金湯」、以他本人名字命名的「伯陵防線」。此時,海南島僅剩少量殘餘粵軍正規軍,大部分部隊是由廣東保安隊臨時改編的,自然無力抵擋有蘇聯援助的虎狼共軍。至5月1日,海南島全部失陷。

海南瓊崖共匪能夠逃脫絕對優勢的國軍「圍剿」,並不斷壯大,國民政府的大後方廣東省(包括海南特別行政區)全部淪陷,「毒蛇」韓練成罪責難逃。

在南京養好傷後,這條毒蛇又迫不及待追到山東,任46軍(即整編46師)軍長,繼續為禍人間。

(看中國版權所有,侵權必究)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