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梦!夜梦成犬 补过免咎(上)(图)

2016-12-12 09:00 作者: 郑之乔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神佛常以慈悲之心点化世人。(图片来源:Pixabay)

人世间是一个迷局,虽然“善恶有报”是天理,但有时报应不是那么明显,不是及时显现,甚至不是报在当事人或当代,而是祸及妻女、殃及子孙,那么明眼者就不平了,遂有“好人不长寿,祸害遗千年”的说法。

行恶之人真的可以逍遥法外吗?人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旁人不知就没有关系了吗?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人做了损德之事,人们看他仍是意气风发、平步青云、富贵当头,殊不知这只是他累世的福报尚未用尽,一旦福报已尽,灾祸不远。

然上天有好生之德,如果其人尚有一丝良心未泯,神佛往往以慈悲之心,在人铸成大错,但果报未至之时,给予种种点悟。若能悔悟补过,尚可抵销恶报,如若不然,一错再错,必当身陷果报,万劫不复。

以下是明朝邵景詹所书“桂迁梦感录”中,桂迁因为一个惊心动魄的恶梦,大彻大悟,补过免咎的故事。

欲卖妻儿 幸遇贵人

话说元朝大德年间,吴地长洲县一位名叫施济的人,家境富裕,个性豪爽,为人义气,平时乐于助人。年过四十尚无子嗣,喜好游山玩水,经常前往虎丘、天池、天平等处游憩。

有一年夏天,施济到苏州,划小船登剑池,度真娘墓,至西贯桥避暑。一日外出见柳枝蝉鸣,微风轻抚松林,施济置身其中,心情舒畅,流连忘返。忽然听到林间传出悠悠叹息的声音,似乎颇为哀怨,施济心中为之一震,命人前闻声前去偷偷探看一下,原来是少年时代的同窗桂迁,就请他过来,仔细的询问原因。

桂迁不想明说,露出为难的神情,施济遂先开个话头,慢慢的安慰他:“家中的父母可无恙?”桂迁叹了口气,回答说:“家中父母都已辞世多年了。”再问:“难道家中发生什么不安宁的事情吗?”施济继续诚恳地轻声询问。

于是,桂迁便慢慢道出了隐情:“不瞒你说,我家本有田地数亩,只要辛勤耕耘便可使家中衣食无缺。不幸我受人蛊惑,告诉我说耕种和贩卖商品的获利相差有百倍之多,何必苦守薄田辛苦工作?于是我便以家中的几亩田地做抵押,从李平章那儿得二十锭金子,前往京师从事贸易。没想到重大灾祸降临!舟碎于洪流之中,行囊空无一物,只剩一条性命得以保全。今天我偷偷回家,不幸被债主发现,债主怒气冲天,非要我赔偿不可。我估计薄田几亩不足以偿还,必须卖掉一妻二儿才能还债,一念及此,心中无限悲哀!”说完又啜泣不已。

施济听闻他不幸的遭遇以后,动容地说:“你不必忧虑,我来帮你忙,替你偿还这笔债务。”桂迁乍听之下,以为是戏言,施济却接着说:“我和你虽然没有深交,但是爱护妻子的心是一样的。况且我家尚称富裕,有余力可以帮你。我每恨家中无子,哪能忍心眼睁睁看你卖掉妻儿不管呢?我愿意救你于涂炭,成全你爱妻爱子的心愿,这是我心甘情愿的,不是戏言。”

桂迁反悲为喜,长跪地上而拜说:“如果真如您所言,您就好比是我的天啊!将来我的生活如有改善,必定好好报答您的大恩大德。如果我终身贫穷,则愿尽犬马之劳来回报。”第二天,桂迁果然依约来拜访,施济交给他二十锭金子,而且没有要他写下借据,桂迁感激之情无以言表。

施济慷慨 再次成全

没过多久,施济有事路过桂迁家门,就顺路前往拜访。

他的孩子出门迎接客人,面露喜色,但桂迁虽以礼相待,却神情沮丧,室内又传出啜泣的声音。施济不解,详细问之,桂迁只好实话实说:“承蒙您的厚德相助,我的妻儿得以保全。只是薄田和房屋皆为李平章所有。我们即将被驱逐了,坐无立锥之地,无可食,走无迁徙之所,不知何往?我的命就这样了,您的恩德又奈何!”

施济闻言,慨叹说:“我虽救人之急,却不能成人之全,徒劳无功啊!你不要忧虑了,我在前村有十亩田地,桑枣树数十株,你可以前往居住,就食宿无忧了。”桂迁再三感谢,并且提出愿意以幼子为质,以效犬马之劳,但是施济助人无所求,就拒绝了。

第二天,施济带桂迁全家去田地所在,将田地和桑枣都送给他。其中有一棵最高的桑树,传说有神居其中,桂迁就在此树下结茅而居,耕耘土地,采择桑枣生活。住了一年,觉得此地甚寒,与别处不同,心生疑惑。

白鼠指点 挖地掘金

某日,桂迁荷锄归来,见一只白老鼠窜入室内,追它就不见了。便和妻子商讨:“莫非这底下埋了什么东西吗?”到了晚上,他和妻子果然在白鼠消失的地方挖掘出一窖白金。桂迁喜出望外,大声惊呼:“这下子我可以报答施济的恩情了。”

妻子连忙摇着双手制止他:“你别叫了!这是施家的土地,我们怎么知道不是施济所埋的呢?就算不是施济埋的,但是如果他借口说土地是施家所拥有,白金自然也归施家所有。即使你全部都交给施济,他也未必感谢你。甚至会怀疑你私藏其他的金子而心生怨恨!况且你一辈子只想做十亩土地的主人吗?如果秘密前往他乡购置田产,慢慢以自己的力量来偿还他的恩情,岂不是更好吗?何况夜色深重,此事除了你我外,无人知晓。这是上天赐给我们的方便呀!你不取之,反受其灾殃呀!”

桂迁听了妻子的话,良心无存,便巧设计谋,将施济置之于度外。他请讬昔日相识的故人,在越地的会稽购买了肥沃的良田。收租的时候假装要拜访有钱的亲戚,回来就换上褴褛的衣衫,这样偷偷摸摸收租长达十年的时间。

后来施济去世,当时幼子只有三岁。桂迁对妻子说:“这下我扬眉吐气的日子终于到了!”于是携带了一只鸡和酒,前往施济的墓地祭祀,对着墓碑说:“先生的恩情,我现在不能报答,但岂敢忘却?现在您辞世了,我是何许人!再无颜面久占您的田产。今日我宁愿迁往他乡,受冻饿而死。”于是不顾施家人再三慰留,泪洒而去,举家迁往会稽。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