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将扩权超党务 国家监察取代党权(图)

2016-12-16 17:38 作者: 沈清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监察委响应习近平提出的“依宪治国”,是脱离党权,转向国家权力的过渡。(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6年12月16日讯】(看中国记者沈清综合报导)在习近平的第一个五年任期接近尾声之际,一个超越于中共党务范围的监察体系——“国家监察委员会”已展露雏形,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是最有可能执掌这一新机构的人选。近日有评论认为,此举是把中纪委的监察大权从中共内部转移到国家机构,也就是脱离党权,转向国家权力的过渡,可为日后中国大陆实行总统制做铺垫。

监察委将在政府架构下“依宪治国”

中共最近宣布试点成立监察委,并任命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出任“深化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小组“组长,幷在北京、山西、浙江三地推行试点。日前,据陆媒消息,北京已作好“检察机关反贪等部门的转隶”准备。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在一次相关会议上表示,严格按照确定的时间表和路线图,完成上述机关转变隶属关系的工作。

据悉,新机构监察委将由检察院反贪局、监察部门等整合而成与纪委合署办公,是一个在政府架构之下、具有行政执法权的反贪部门。官方称这是重要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王岐山表示将实现对所有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

据《新唐人》报导,有分析认为,未来监察委“监督权”极有可能是独立于人大立法权、国务院行政权、法院和检察院司法权外的“第四权力”。一改以往监察机关无法实质性地将中共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列入监察对像的现状,实现对所有行使公共机构以及公职人员真正意义上的全面监督。

王岐山在三地调研时还表示,中国未来还要制定《国家监察法》,一是与监察委的执法权配套;二是让国家法度归于统一,实现对所有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此言论与习近平提出的“依宪治国”承前启后。

破“七上八下” 监察委领导人或脱离党务

王歧山作为习近平反腐“打虎”的最得力助手,要求其连任的呼声很高。但因中共高层连任所谓的“七上八下”潜规则问题,1948年生的王岐山下届连任问题一直备受关注。

自由亚洲电台11月22日发表评论文章称,中共所谓的“七上八下”(即67岁还能当常委、68岁必须退休)其实只是在十六大才开始实施的,是江泽民为了逼退当时68岁的李瑞环而制定的“规则”。

据官媒报导,10月31日,中央办公厅官员邓茂生在记者会上公开否定党内“七上八下”(中共高层67岁留任68岁退休)的潜规则,强调只是“民间说法”。美国之音11月1日引用学者冯崇义认为,邓茂生的说法是为王岐山连任一届常委做准备。

香港《东网》12月6日署名兰江的评论文章认为,习近平欲留任王岐山继续反腐,很有可能进行顶层设计改革:“国家监察委员会作为国家最高反腐机构,领导人未必一定要兼任党内领导职务,甚至可能连人大政协领导亦不兼任党内领导职务。”如果照此选项,王岐山可以选择“半退”:即退出中共政治局常委和中纪委书记等党内职务,却有可能在后年新一届全国人大上,当选国家监察委员会主任或其它党外职务。

监察委或将取代政法委

王岐山明确表示,“监察委员会”履行监督、调查、处置职责,与执法、司法机关有机衔接、相互制衡。这意味着,以中纪委系统为主体的监察委不仅要直接削减政法系统的反贪权力,还将通过自身的处置职责与监察职能制衡政法机关。

《希望之声》报导,时政评论员惠虎宇解释,“他(王岐山)现在有了监察、处置、甚至有执法权的话,也就是他具有了一部分司法机关的权力,而这部分权力以前是由政法委管,因为政法委管的就是公检法,它就是司法权力。”“现在成立的监察机构,有可能为将来全面取代政法委做过度。”

北京时政观察人士华颇分析,这是中共反腐格局的一个新的重大举措,成立一个类似香港廉政公署的组织。“它联合了纪委,纪委是管党的、监察部是管行政官员的、再加上反贪局,所以司法检察机关,它们三位一体,相当于香港廉政公署那样的。这个机构成立以来,可能会对最高领导人负责的一个反腐机构。”

华颇表示,这个新成立的机关权力非常巨大。“它可以名正言顺的有权(对)党员干部进行一个人身限制。以前纪委动用一些强制力量,有些名不正言不顺,现在它可以名正言顺的动用这些力量了。”

脱离党权 转向国家权力

大陆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认为,从现行《行政监察法》以及纪委办案规则来看,监察委将有诸如调查资料、调取证据、勘验、扣押、查封、进入住地等调查权。监察委拥有的权限是“调查权”,而非“侦查权”。

外界分析,监察委的人员、架构在中纪委的基础上扩充了执法机构,使王岐山领导的反腐从党务、党规扩大到政府层面,幷可预见,中纪委将成为历史,国家架构下的国家监察体系已展现雏形。成立监察委也为王岐山留任铺平了道路。

也有政治观察家预测,国家监察委的试点与成立,等于是把目前最重要的监察大权从中共党务系统转移到国家政府系统,这很可能是习近平为抛弃中共的一大重要铺垫。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李天笑认为,这是习借助反腐获得的民意和习的核心权力地位,把中纪委的监察大权从中共内部转移到国家机构。也就是脱离党权,转向国家权力的过渡。

李天笑说,这个过渡时机选择的非常好。一是,可以利用现有反腐有利态势和需要,赋予监察委这个国家机构真正的实质性的权力;二是,马上就能用于打击江派、抓江审江之用;三是,当监察委建立,一次制度变革成功时,就为下一次变革如总统制奠定基础;四是,当监察委等国家机构能真正行使权力时,党组织功能就进一步弱化,废除抛弃党组织就水到渠成了。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从中共体制向超脱共产党的体制过渡的形式。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