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豪杰!金庸笔下的公主(图)


和传统戏文不同,金庸笔下的公主们不是娇滴滴的金枝玉叶,恰恰相反,个个都是英姿飒爽的女中豪杰!西夏银川公主,在其闺房中挂满十八般兵器,让人不由得想起了三国孙尚香;蒙古华筝公主,从小弓马嫺熟,其四位兄长都不敢小视她;大明长平公主,国破后黯然出家,是大名鼎鼎的“独臂神尼”;而那位大清的建宁公主,虽然是个假公主,但也好武成性、凶悍异常,阉割吴应熊一役,堪称经典。

公主好武又恨嫁

这四位公主对待她们的恋人(小说男主角),倒是温柔可亲、小鸟依人,颇有些“恨嫁”的情分。故而,金书中的公主有两个共同的标签:好武、恨嫁。

银川公主、华筝公主,都是虚构的;长平公主、建宁公主,倒是史有其人。

夏崇宗李干顺是西夏历史上的一位有为之君,在位五十四年,东亲大辽,南和大宋,整顿吏治,注重农桑,开创了一个全新的“干顺盛世”。但是,银川公主不可能是他女儿,1093年的中秋佳节,李干顺才刚满十岁,何来的女儿?

“酒罢问君三语”情节,其实和“一品堂”招募天下英才一样,都是影射的西夏国的人才引进政策。作为当世五国中最晚立国的国家,西夏需要面临宋辽两个强邻的武力威胁,只有广纳贤才才能富国强兵,才有御敌于国门之外的资本。

《宋史・夏国传》记载元昊的“智囊团”中,有野利仁荣、嵬名守全、张陟、张绛、杨廊、徐敏、张文显等人,分别担任中书、枢密、侍中等官职,主谋攻;杨守素、钟鼎臣、张延寿等人分别受纳诸司,主文书。这些谋士当中,除了创建西夏文字的野利仁荣、文武双全的嵬名守全是党项族人外,其余诸人均是汉人。

当然,西夏国最出名的汉人谋臣,是来自陕西华阴的张元和吴昊,《宋史》记载“华州有二生张(元)、吴(昊)者,俱困场屋,薄游不得志”,由于在母邦得不到重用,二人潜伏到西夏,成功获得李元昊的青睐,张元当上了西夏太师、尚书令兼中书令(相当于宰相),吴昊为其副手,两人为西夏立国三大战(三川口、好水川、定川砦)出谋划策,功不可没。

西夏、蒙古公主

历史上的西夏公主,常常作为政治婚姻的产物,被许配于吐蕃王公。夏毅宗李谅祚曾将宗室女嫁给吐蕃首领唃厮啰的幼子董毡,毅宗子夏惠宗李秉常也曾经将其妹嫁给董毡的儿子蔺逋叱。由此看来,如果真有“文仪公主李银川”,终究还是为吐蕃的“宗赞王子”所娶走了。

同样,蒙古成吉思汗的女儿,也都是政治婚姻的结局,没有自由恋爱一说。

成吉思汗的子女非常多,得益于他的老婆众多,韩小莹目测铁木真的老婆超过一百个,实际上记载史书的共有四十多位,未记的数不胜数,超过一百个应当毫无悬念。 

铁木真的正妻孛儿帖夫人生了四个儿子:术赤、察合台、窝阔台、拖雷,此外,孛儿帖夫人还生了五个女儿,分别是:昌国公主火真别乞、延安公主扯扯亦坚、赵国公主阿拉海别吉、郓国公主秃满伦以及幼女阿尔达鲁黑,但这五位元公主全部都嫁人了,没有一个终身不嫁“西赴绝域、以依长兄”的,可见华筝公主是虚构的人物。

成吉思汗用儿子们东征西战,打下广袤的国土;同时,用女儿们稳固四邻,《最后的蒙古女王》记载说,“成吉思汗的女儿们在蒙古家园周围,构筑了一个盾形方阵,她们统治着汪古部、畏兀儿部、哈剌鲁部和卫拉特部,从而划定了自己祖国的边界,并从四周保护着她”。

在成吉思汗的心中,还真是“生男生女都一样”。

大明长平公主

大明长平公主,在金书中是个光芒闪耀的人物,人气值极高。

《碧血剑》中,她是一个机灵可爱的少女,暗恋主角而不可自拔;《鹿鼎记》中,她又成了武功卓绝的“独臂神尼”,游历江湖、矢志复仇。

长平公主原名朱媺娖,是崇祯的长女,备受恩宠,她的原封号是“坤兴公主”,降清后,清廷改封其为“长平公主”。由于亲眼见证了国破家亡的人间惨剧,朱媺娖心灰意冷,恳请清廷允其出家为尼。但清廷为了“统战”需要,未予答应,反而将其赐婚崇祯生前选好的驸马周世显。

婚礼如期举行,十分隆重浩大,但朱媺娖内心的痛楚只有自己知道。婚后郁郁寡欢的日子,让长平公主身体一日不如一日,终于在1646年的九月,大明末代公主朱媺娖在万念俱灰的哀怨中与世长辞,年仅十七岁,其时已有五个月的身孕。

长平公主朱媺娖终身未出北京城,刚成年而夭亡,故而“九难师太”这个人物也是虚构无疑。其实早在金庸之前,民间就有独臂神尼的传说,说她收了白泰官、甘凤池、吕四娘等八个武功高强的徒弟(清初“江南八侠”),其中吕留良的女儿吕四娘还深入禁宫刺死了雍正,为其父报了大仇云云。可见善良的人们对这位身世坎坷的末代公主寄讬了无限的同情,宁可相信她脱离了政治樊笼而重获新生。

大清建宁公主

历史上的建宁公主当然是货真价实的真公主,她是皇太极最小的女儿(第十四女),其母为蒙古察哈尔部奇垒氏。

作为顺治的幼妹、康熙的小姑,建宁宫主同样逃不脱政治婚姻的束缚:在十三岁那年,清廷将其指配给吴三桂的儿子吴应熊,大清历史上第一个下嫁汉人的公主产生了!之后,顺治还把他的两位养女柔嘉公主与和顺公主,分别下嫁给了另外两位汉人藩王的儿子耿聚忠和尚之隆。

康熙十二年,吴三桂举旗造反。次年,吴应熊、吴世霖父子作为留京人质,被康熙逮捕并处以绞刑。

或许是看在建宁的份上,康熙只是处死了建宁的丈夫和继子,“其余幼子,俱免死入官。应坐人犯、分别正法”(《清实录康熙朝实录》)。由此可见,如果建宁和吴应熊生有子嗣的话,应该也是能保住小命。

吴应熊死后,康熙皇帝经常下诏慰藉他的这位丧偶小姑,谓其“为叛寇所累”。西元1703年,在孤独无依的期盼中,六十三岁的建宁公主终老去世。

小说中的公主们多数幸福、美满,历史上的公主们正好相反,乱世的公主也好,盛世的公主也罢,她们的命运不掌握在自己手里,作为政治献品,她们是身不由己的,在时代大潮中,只能认命。

金书中除了四大公主,还描写了数量众多的“郡主”,如赵敏、沐剑屏、完颜萍以及段誉的众妹妹们,她们的形象也十分生动活泼、充满朝气,由于篇幅所限,在此不再展开讨论。

(此文节选自《金庸笔下的真实大历史(增订版)》)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