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差点被活摘器官(图)



71岁的田女士(图片来源:大纪元)

【看中国2017年1月10日讯】她是一位勤劳善良的母亲也是一位疼惜孙儿的祖母,面对71岁的她,很难想象,她曾失去过自由,更一度做为“货品”被投入“活摘”魔窟。她,就是来自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田女士。

她的故事,要从1999年7月20日,中共政府对法轮功修炼人无端的迫害与打压开始说起。

多年前,田女士曾因一场车祸,导致头部严重受伤,脑震荡留下的后遗症,折磨她好多年。“有幸修炼法轮功后,多年顽疾才好了。”田女士的心灵也得到了巨大升华。

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田女士与中国其他的法轮功学员一样,以为政府搞错了,“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会被打压?所以我开始进京上访。”此后的十多年,田女士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被抓、被打、被关押成了她生活的常态。

2006年春季的一天,田女士在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非法抓捕,并被非法判处劳教,投入劳教所。然而这仅仅是噩梦的开始。

关在心脏病房

“有一天,我在劳教所里,突然来了十几个警察,他们用黑布蒙上我的眼睛,强行把我架到警车上,押着我坐在车里。我不知道要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就觉得汽车开了一会儿,他们就押我下车,推着我走,七手八脚架着我上楼。等他们把黑布摘下来,我发现自己到了一个像是病房的地方。他们很多人强行把我的双手铐在了病床床头,双腿铐在床尾。”

田女士被铐在床上,之后进来一个女医生,田女士的手铐才被打开,警察在旁边看着。这个医生开始检查田女士的身体,检查完后她压低声音对警察说:“一切正常”。警察又强行把田女士铐回床上。

然后,又进来一位护士,要给田女士打吊针,田女士对这位护士说:“我修炼法轮功,身体健康不需要输液”。这位护士同情的看看她,没有给她扎针就走了。田女士说:“我当时听到警察在问她为什么不给我打吊针,她说:‘水上不来,输不进去。’一会儿,他们换了一个护士,硬是给我开始输一种不知是什么液体。输入这种液体后我很难受。”

在这个病房里还有一张病床,供那些24小时轮班看守田女士的女警察使用。

此后的每天早上,都会有同一个穿着白大褂、带白帽子,大概四十多岁的女医生走进来,女医生给田女士量血压、查心脏、检查身体,这也是田女士每天唯一可以获得双臂与双腿自由的时间,警察会打开田女士的手铐。然后那女医生都会压低声音说一句:“一切正常”,然后把田女士铐回病床上。而护士则不间断的强行给她输入那种不知名的液体,而这种液体把田女士折磨得无法入眠,常处于一种昏昏沉沉的状态中。

在难受的同时,田女士也感到很蹊跷,“既然医生每天都报告我一切正常,为什么还要把我关在这个看起来像医院的地方?还给我输液?”田女士亦曾试图询问看管她的女警,“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被关在这里?”女警只是以冷漠的眼神作为回应。

一次,这个女警的电话响了。电话那头似乎是一个男人,很大的声音问女警:“你为什么不回家?我有要紧事要跟你说啊。”这时女警压低声音回答:“我在执行特殊任务,不能回家,你过来找我吧。”男的又问:“那你在什么地方啊?”女警说:“我在心脏病房,你来吧。”田女士当时非常诧异,心想:“原来这里是心脏病房,为什么把一切正常的我关在心脏病房?”

“被‘圈养’的供体?”

一天,田女士从昏昏沉沉中醒来后看到病床前来了一个陌生的男人,正在左左右右地反复打量她,田女士觉得很奇怪,就问他:“你是谁啊?”那个男人愣了一下,接着闪烁其词的说:“我……,我是个护工,来这里看护我亲戚。”田女士便开始给他讲自己是如何因为炼法轮功被非法抓捕、非法劳教,并告诉他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是被冤枉的,但话还没说完,就被那个女警过来大声打断,并把那男人叫走了。

这位男子和女警走到病房后的阳台上,压低声音谈话,田女士虽然听不清他们断断续续谈话的内容,但有一句话清晰地飘到她的耳中,那个女警说:“她的身体特别好,就是脑子被撞过不太好。”这句话引起了田女士的注意:这分明是在说我,这个陌生男人为什么这么对我感兴趣?随后那个自称护工的男子便离开病房。

田女士说:“他走时边走边回头用奇怪的眼神看我,他看我的眼神让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就是那种让人感到一激灵的那样的感觉,他好像不是在看一个人,而是在看一个物品。”

当晚,田女士不断的思考“身体特别好”这句话,以及这段时间接连发生的奇怪事情,这让她联想到被抓进劳教所之前,听到刚刚被揭露出来的苏家屯秘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她还想到数年前我认识的一位年轻健康、名叫李梅的法轮功学员,只有28岁,被非法抓捕后莫名其妙的死去,家人看到李梅时发现身上多处伤口,下颌下面的一个刀口甚至不曾缝住,当时不知是为什么,最后尸体被强行火化。

这一切让一直以来萦绕于田女士心中的疑惑似乎串成了一条线。田女士说:“想到这一切,我内心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颤栗。我难道也已成为他们活摘市场的‘货品’?被‘圈养’的供体?”

当黎明到来,被铐在心脏病房床上一夜未眠的田女士已超越恐惧,她告诉自己绝不能成为魔爪下的“货品”。早上那位医生又来给田女士检查身体。田女士说:“打开手铐后,我当时一下子就开始反抗,拚命不让他们把我铐回床上,大声喊‘他们要杀人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而且我当时也不知哪里来的那么大力气,一下子把病床掀起来了挡在我和警察中间,弄出了不小的动静。当时听到动静,医院的很多病人与家属,还有医生护士都被吸引过来看是怎么回事,那时候好多人都挤进病房围着看,病房里人都站满了。”

退回女子劳教所

女警一看控制不住田女士,就离开病房去叫人了。

警察一走,田女士继续大声喊:“炼法轮功的人身体健康,他们要活摘我们的器官卖钱。”田女士说:“我当时讲了很多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大家都在听。我讲完后,有个医生压低声音快速地说:‘大妈,今天有什么人来让你去哪里你都不能去。今天我值班,一会儿由我来给你配药,我让护士给你输进去,你一定要接受’。”

这位医生刚说完,那两个女警就带着两个男警察回来了。由于他们人多力大,田女士虽然反抗,但最终还是被铐了回去。

“之后没多久,护士来到病房,她对我使眼色让我别反抗。为我输上了液体,我立刻感到这和之前每天输的液体不一样,这种液体让我的身体感到轻松了很多,不再有那种痛苦的感觉”。

这位护士给田女士输完液后第二天,又有医生来给田女士检查身体,只见她边检查边皱着眉头说:“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怎么就这样了?”

紧接着,来了好多劳教所的警察、狱医。田女士说:“狱医扒开我的眼皮看,也不知看什么,一边看一边说:‘奇怪,怎么今天就这样了’。”就这样田女士在当天下午突然被退回女子劳教所。

注射毒药

田女士被送回女子劳教所后,立刻上来许多人,七手八脚的将田女士按住,又给她强行输入了一种液体,输入这种液体之后田女士感觉异常痛苦,两瓶液输入后,田女士浑身颤栗,腿全部肿起来,手也肿了。田女士说,那时真的感到好像死神已经降临,劳教所的狱警看田女士随时就会死亡,那个一直在医院病房看守她的警察毫无人性的对田女士说:“你赶快回家吧,刚才在医院检查说你五脏六腑都坏了,我们不要你了。”

田女士说:“我当时知道他们给我输入的是毒药,想让我回家后死在家里。后来,一位当时在劳教所参与给我强行输液人员出来后亲口对我证实了这一点。”

田女士说:“我身体健康的时候,他们把我抓进劳教所,关在心脏病医院病里,我‘五脏六腑都坏了’,他们把我从医院扔回劳教所,给我注射毒药然后让我回家,想让我死在家里。”

丈夫接回家后,田女士身体不停的颤抖,感到身体里面痛就像骨头结成冰一样,外面皮肤像火烧一样不能被触摸,两腿僵直发硬,并不时感到像突然有钢针扎来的刺痛,双眼一闭就会做噩梦。

“我不能就这样死去”

痛苦中田女士守住了一念,“我不能就这样死去”。她挣扎着开始炼功,从慢慢的挣扎着打坐开始,到后来能够炼法轮功动功,田女士用了一个月的时间通过炼法轮功五套功法终于战胜了死神。田女士回忆说:“在那段时间,我力所能及的加长炼功时间,我炼功时,会像出汗一样,从汗毛孔里往出流黄色的水。就这样,一个月后,我恢复了正常”。

两年前田女士辗转来到了美国费城,得以在自由社会把她的经历讲述出来。现在的田女士,每天来到美国著名历史景点费城自由钟广场,在草坪上优雅的音乐声中祥和打坐,与来来往往的游人,讲述自己的经历。梳着利落短发的她,虽然已经年过七旬,仍感到精力充沛,过得特别充实。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