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绝大多数名人被抓肯上央视认罪 黑幕大起底(组图)


维权律师谢阳和妻子陈桂秋教授

 

以妻儿生死为要挟

谢阳告诉律师,自己在指定监视居住期间,尹卓、周毅、袁进等警察自始至终拿他的家人和孩子威胁他。

他说:尹卓等人还对我威胁过我老婆孩子的生命,原话是‌‌“你老婆孩子开车的时候要注意交通安全,现在这个社会交通事故比较多。‌‌”

他们还对我说‌‌“你老婆在湖大(湖南大学)当教授,她经济上难道就没有一点问题?你如果不配合,不要逼我们把这个事情扩大化。如果你不讲清楚讲明白,毫无疑问,要整你老婆。

还有你哥哥,我们知道也是个国家公职人员,还是个小小的头目,难道他就没有一点问题?我们也知道你有一个有出息的侄子,在湖南信访局,难道他就那么干净?你不要逼我们去查他们。‌‌”

还拿我孩子来威胁我,说‌‌”你女儿谢雅娟在长沙博才中学读书,如果她老师和同学都知道她的父亲是个反革命分子的话,她能抬起头来吗?她将来如果要做公务员这怎么可能呢?‌‌”

谢阳表示当时内心十分恐惧。“他们拿我老婆孩子威胁我(谢阳开始哭泣),我说‌‌:‘你们要这样做我也没办法,你们要问的事情我都如实讲了,我被关着,你们如果还是要这样做,我也没办法。‌‌’”

“他们主要用我孩子来威胁我(谢阳开始哭泣)。尹卓对我说‌‌:‘我们抓了很多律师,张磊律师在浙江已经被抓了。‌‌’我听了我就哭了,哭了很久。我被抓的时候张磊律师家刚生了小孩一个多月,我听到说张磊被抓我心里很难过,担心他家孩子也担心我家孩子,我哭了很久。”

除了拿家人威胁之外,谢阳周围的朋友也成了威胁他的工具。

谢阳说:“比如我朋友谢某某。尹卓说:‌‌‘如果我们要扩大打击面很容易,我们有的是资源,如果你不配合我们,你周围的朋友我们都可以下手一个一个查一个一个整。我们有的是资源和手段,这个案子,我们没有任何限度地往下整,包括你在的律师事务所,你的同事朋友,我们想整谁,想怎样整就怎样整。‌‌’这种威胁的话贯穿整个审讯过程,尤其是前面7天。”

诱使检举揭发他人

这些警察不仅限于用家人亲朋要挟谢阳认罪,还要挟他诬陷、检举、揭发他人,也成了另一种迫害谢阳的手段。

谢阳告诉律师:他们还引诱过我,让我故意牵扯、诬陷别人,说是让我检举、揭发。

大概是在15年8月中旬,这个时候对我密集的第一轮审讯已经完了,因为我受不了酷刑,他们要的笔录我都签字,这已经做完了。尹卓他们就想让我牵扯、诬陷别人。尹卓对我说:‌‌‘谢阳,你做律师才3年,你每天做坏事也做不了多少,你只要把‌‌‘人权律师团‌‌’中其他人给牵扯出来,你就能立功,就能争取宽大处理。如果你能把刘卫国啊、刘金湘啊、陈建刚啊、张磊啊、覃永沛啊、朱孝顶啊、庞琨啊、常伯阳啊、葛文秀啊、隋牧青啊,还有湖南的文东海、蔡瑛、杨金柱啊、胡林政啊,你要是能把这些人牵扯出来你就能立功,我们就会向上级汇报,争取给你取保,让你出去。‌‌”

律师:你是怎样回答的?

谢:我说人权律师团不是一个组织,只是一个聊天群,没有任何组织。并且我是一个独来独往的人,我不接受任何人的指令。我和其他律师联系不多,你们说的这些律师我和他们交往不多,我没有什么可以提供的。我拒绝构陷其他律师。

律师:除了让你牵扯这些律师以外,还有其他人吗?

谢:有。尹卓还点了好多公民的名字,比如长沙的欧彪锋、北京的翟岩民,还有很多人名我都不认识。尹卓等人要求我把他们牵扯出来,让我诬陷他们。他们还拿了很多欧彪锋的材料给我看,让我牵连、揭发他。提示我,让我说和他们有什么沟通,办什么什么事情之类的。我拒绝了。

律师:你拒绝了尹卓之后,他怎么说?

谢:他很失望。过了一个周以后,他又找我,说‌‌“其他人你不讲也就罢了,我们请示了长沙公安局国保的主要负责人,湖南律师中蔡瑛和杨金柱,你如果能把他们的事情进行检举揭发,哪怕是一个人也可以,就会对你宽大处理,我们可以对你取保候审。‌‌”

律师:你是如何回答的?

谢:我说我想立功,但是我和杨金柱交往不多,甚至在长沙都没有见过面,我想立功想检举揭发,但是我对他不了解,我没有材料可以检举揭发。对于蔡瑛律师,我虽然了解这个人,但是我们工作没有交集,我想立功想揭发检举,但我没有材料。我们在一起就是吃吃饭喝点酒而已,其他的没有交往。

律师:这是你第二次拒绝尹卓,尹卓如何说?

谢:尹卓说这是给我的机会,我不珍惜,给我机会我不要,这是我自找挨整。

政法系只给三条路:为名/为利/为反党反社会主义

酷刑高压下谢阳不屈服:"我谢阳本人无罪"

谢阳在律师接见他的最后一再强调自己无罪。他是这样说的:

“我现在没有认罪。让我认罪是一件比较荒唐的事情,如果我认罪就能证明我有罪了吗?这不是文化大革命的方式吗?我认罪就不需要看法律看证据了吗?但是有一点我需要向你说清楚,我今天没有认罪,我现在和你说,我的精神是自由的,我声明,我谢阳本人无罪。”

但是在指定监视居住时,尹卓、袁进、周毅等人非要给他扣罪。

谢阳说:“我自己写的他们不满意就让我重写,他们做的笔录凡是他们认为我的回答不满意的,他们就反反复复重新问我,他们明确地告诉我,‌‌‘我们有的是时间,你这样被指定监视居住的时间是6个月,你如果不老实听话,我们就继续往下整。‌‌’他们要的答案就是三条路,为名为利为反党反社会主义,我只能从中选择。为了早点结束,他们让怎样写我就怎样写,后来我整个人崩溃了,甚至他们提审我让我自己写材料,我都哭了,实在写不动,我说他们打印好的,无论什么内容我都签字,生不如死,实在受不了,我就是想休息一会。”

“我必须按照他们要求写自述材料,如果不写就是永无休止的折磨我。而我写的不一定能达到他们的满意,尹卓给我订了三个方向,‌‌‘你所有的行为只能从三个方向选择,要么是为了名,要么是为了利,要么是为了反党反社会主义。‌‌’我看了现在的案卷,很多我写过的东西还有他们做过的笔录都没有附卷,他们说那是因为不符合这三个方向,所以那些材料不合格。我当时做了笔录,我说我是合法办案,他们认为我这样说是不符合他们指出的三条路,逼我自己写,我真实的情况是合法办案,是看到不公不义我愿意去办这种案件,但这些事实不让我写,不可能出现在我自书材料中。”

“他们定的三条路,我只好自污,我是为名为利,反对共产党的现行体制这种话也是有的。写还是不写,名字签不签我没有权利选择,只能写,只能签字,写什么内容,笔录是什么内容,我没得选择,只能按照他们给的三条路——为名为利为反党反社会主义——当中选择。”

谢阳在最后声明:如果日后,就是在今天2017年1月13日以后出现我任何认罪的书面材料或者录音录像,那都不是事实,不是我内心真实的想法。即便我认罪也不代表我有罪,这需要看法律和证据。

即便是有一天我认罪了,也是迫于交易,迫于对我的折磨,我完全无罪,但是就是因为我发表了一些自由言论,我参与了一些为民维权的案件,长沙市公安局就这样折磨我,他们才是真正的罪人和凶手。如果将来我有任何认罪的表述,都是一种交易。我知道我家人迫切想见到我,我父母都年迈了,非常思念我。如果我认罪,是我用来保命的一种交易。今天(2017-01-13),在我可以向律师自由表达我真实想法的时候,我要明确地说我是无罪的。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