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旅行:一群中国游客的生死32小时


【看中国2017年2月12日讯】据海外媒体报道,1月28日上午,正是中国新年正月初一,在马来西亚沙巴州哥打基纳巴卢(Kota Kinabalu)海域,当地时间上午9时30分前后,发生游船沉没事故。当时游船上有28名中国游客及3名马来西亚船员。事故发生大约32小时后,其中22人获救,3人罹难,6人失踪。2月4日,发现一名女性遇难者遗体。目前仍有4名中国游客和1名船员失踪。

非法码头

丹容亚路码头因临近丹容亚路得名,它更像一座两米宽、数百米长的混凝土桥梁,搭建在哥打基纳巴卢西面的海滩上。码头两旁是菲律宾裔渔民的家,由一个个高脚木屋组成的村落,同样搭建于海滩,木屋下面潮涨潮落。

沙巴州旅游文化与环境助理部长拿督彭育明事后澄清,丹容亚路码头并非供游船使用,官方允许的游客上下船地点是亚庇码头、丝绸港码头和丹容亚路香格里拉度假村的码头。

彭育明称,按照官方规定,游客若在当局指定的码头上下船,船家必须呈报所有游客的相关资料。若在非法码头,船家完全可以罔顾官方条例。

2017年1月28日清晨,一名身穿红色衣服的导游带着75名中国游客来到丹容亚路码头,他用流利的汉语安排中国游客们分别搭乘4艘游船,前往环滩岛

此前安徽游客董梅和女儿冬悦,从旅游app“蚂蜂窝自由行”订购了“环滩岛一日游”套餐,她们也被旅行社安排到了这里。

在跨上那艘双体游船前,母女俩吞下晕船药,喝下大瓶矿泉水。她们坐在右侧前排的位置,一起坐下的还有其他26名中国游客,包括华为员工李锋一家三口。

对于这条船上的许多中国游客来说,这是他们第一次来马来西亚沙巴州,没人知道丹容亚路渔村里的这个码头仅能停泊渔船,更没有人知道这艘即将沉没的双体船,是根本不能用来作为环滩岛海域的游船。

游船沉没后,船只设计师丹尼尔多迪在社交媒体表示,出事船只负荷30人以上为超载,更重要的是它的设计不适合环滩岛附近海域风浪,并且船只注册的用途是用于其他海域的研究。

船行不久,有些游客就开始呕吐。当地时间上午9时30分前后,工程师刘金灿的妻子刘娟看见水手拎着桶从船头走向船尾。

“我一下子就慌了,因为影视剧里在船上拿水桶,往往意味着船进水了。”刘娟说。她回头望去,海水开始从后面漫进船舱。

海上沉浮

南中国海把马来西亚分成东西两部分,东马来西亚位于婆罗洲(加里曼丹岛)的北部,南接印度尼西亚。因为汉语的普及和地理位置靠近中国,这里的岛屿和海滩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中国游客。

一位当地华人说,地图上的东马来西亚像一个狗头,“我们沙巴在狗脑位置,狗嘴那里靠近菲律宾南部,前些年穆斯林组织阿布萨耶夫武装在那里绑架过上海游客。”

游船在“狗脑”西面的海域逐渐沉没,舵手沙里扎(Sharezza Sslian bin Salian)和船员阿曼阿都(Aman bin Abdul)、阿瑞卡欣(Abshoi Kassim)开始通知游客们跳海。

在孩子和女人的哭声中,众人陆续跳进海水里,除了刘金灿的父亲刘宏源。这位51岁的湖南农民做了一辈子的泥水匠,这几年被儿子们接到深圳,在长子所在的工厂做杂工。与这船上的许多中年游客一样,他不会游泳。

面对妻儿“跳啊”“跳啊”的叫喊,刘宏源穿着救生衣,终究没有跳下去。他站在慢慢下沉的船头,直到游船完全沉没。

海浪袭来,刘家兄弟再也没有找到他们的父亲。

4个救生圈和一根长绳将剩下27名游客及3名船员联系在一起。众人如泡沫一般漂浮海上,任由海浪拍打。马来西亚船员们告诉中国游客,落水地点是航道,很快会有其他船只路过,那样大家都获救了。

无人怀疑船员的说法,直到28日下午三四点钟后。游客们再问船员,得到的答案是“I don’t know(我不知道)”。董梅更加焦急,她不停地问女儿:“船什么时候来救我们?”冬悦告诉妈妈不要说话,保存体力。

天黑之前,沙里扎和阿曼阿都游走了。没有游客知道他们上岸的具体时间。根据当地媒体报道,上岸后,他们没有立即报警。

28名中国游客中,包括广州培正学院英语系何同学一家5人,父母、姐弟俩和姐姐的男友。在儿子的记忆里,父亲何润垣在番禺(区)钟村卖菜,一辈子辛苦,鲜有时间出国游玩。

何同学说,沉船第一天,附近有船只经过,但船上人没有发现落水者,等大家游过去,船已远去。

太阳从西面沉下去时,黑暗接管了海面,海水渐冷。深海里的鱼群游上来,开始咬漂浮在海面上的人们。担心睡着就再也醒不来,没有人敢睡觉,带着手机的游客每隔一小时给大家报时间。

除了海浪的声音,还有小女孩(李锋女儿)的哭声。远处影影绰绰有五盏灯火,但众人无法游过去。冬悦说:“应该是渔船在晚上作业,但海面的距离与陆地不一样,看着很近,实际非常远。”

遇难的游客

事发前一天,董梅母女俩从上海飞来沙巴州亚庇机场,入住酒店时已是凌晨3时30分。休息了半天,她们前往红树林看长臂猿和海滩落日。在亚庇海滩的游船上,这位安徽大学毕业生和女儿最后一次合影,她们看见了沙巴州落日和落日后的萤火虫。

第二天,照片与相机一起沉入海底。

1月29日的天空渐渐亮了,太阳没有从东边的海岸线升起来。与昨日下午的暴晒不同,早上是阴天,海水冰冷。

天亮之后,董梅眼睛迷离,嘴唇变成乌青色。冬悦抱着母亲,阻止她主动喝海水。女儿把母亲抱在左肩头,诉说此前母亲的诸多承诺,要她活着回去兑现,母亲重复只有一个字:“好。”

状态恶化的还有苏州少年沈昊天。清晨时分,他开始出现幻觉:“我不要再演戏了,我不要当男主角,我要过好自己的人生。”

在冬悦的记忆里,沈昊天爸爸沈江建的状态更加糟糕。他主动喝下海水,接着是狂吐。“然后在人群里钻来钻去,不久就过世了,他是第一个死亡的游客,比我妈妈还早几个小时。”

灰蒙蒙的早晨,在死亡之前,沈江建用微弱的气力托付其他落水游客照顾好自己17岁的儿子。这条船上有7名苏州游客,除了沈家父子,还有他们的朋友谢泺夫妻俩和严衍新一家三口。

状态同样糟糕的还有马来西亚船员阿瑞卡欣,因为皮肤黝黑,中国游客叫他“小黑”。小黑面部浮肿,他抢到了别人的水和食物。

海水里浸泡20小时后,淡水成了最珍贵的资源。

几天后,有江苏游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大家在包里发现一瓶水,一人喝了一点后,剩下的都留给小女孩了。

一位湖南游客说,那几个苏州人先喝,留给小女孩的只有一点点。她在说这话时,伸出一根手指,“仅仅有手指那么厚。”她的说法得到另一位游客的证实,“一瓶矿泉水,留给孩子的大约1厘米深。”

没有游客知道船员阿瑞卡欣消失的确切时间。他留给游客们的记忆是不停地趴在别人身上。冬悦说:“他把我妈妈压在水里,我就吼他,让他离开。他的状况超级不好,他自己彻底放弃了。”

阿瑞卡欣21岁的妻子至今仍相信丈夫还活着,只是暂时没有找到。

上午九时,阳光炙热,海面白茫茫一片。这天上午,李锋的妻子死了。不久,他们不足10岁的女儿也死了。

4个救生圈漂浮在海上,属于4个不同家庭。落水24个小时后,董梅的身体急剧恶化。冬悦向江苏和广州游客借用救生圈时,都被拒绝。

2月2日晚上,躺在伊丽莎白女皇医院的病床上,她说:“这些我能理解,毕竟在生死面前,每个人都希望多一道保障。”

女儿想起自己年幼时母亲讲过的童话《海蒂》,海蒂姑娘和爷爷住在阿尔卑斯山脚下,山顶上有终年不化的积雪。在英国读书期间,冬悦从不去瑞士,母亲最想去阿尔卑斯山,女儿想把那风景留着和她一起去看。

泡在海水里,女儿说:“你答应我们一起去阿尔卑斯山。”母亲又一次回答:“好。”这是她最后的声音。

这天上午,死在海水里的游客还有广州菜贩何润垣和武汉人张小坤。

90后姑娘张小坤半年前嫁给了铁道工程师魏寅。今年新年,夫妻二人同来马来西亚,同在一条游船上。

“我不会原谅他”

环滩岛面积1000英亩,最短直线距离1.8公里,最宽是4.5公里,岛因其形状酷似圆环而得名。公开资料显示,环滩岛在1998年金融危机时,被政府卖给了当地华人,成了私人岛屿。

这里的白沙滩和宝蓝色海水曾经是欧美游客的度假胜地,如今被中国游客占领。1月28日,环岛海滩成了沉船游客未能抵达的彼岸。

未下船的父亲被海浪冲没后,刘金灿夫妇与别的游客分享了一个救生圈,刘兄、刘母与一对成都夫妻趴在另一个救生圈上。第二天午后,刘母对刘金灿说:“你哥哥快不行了。”

刘金灿夫妇游到母亲的救生圈边。母亲对长子说得最多的是:“倩茜还在岸上等你。”倩茜是他的妻子,同去沙巴游玩,那天留在酒店,没有登船。

母亲继续告诉儿子:“你爸爸还没有找到,我老了还要你养。”

获救之后,在伊丽莎白女皇医院,刘家兄弟的病床比邻而置。刘金灿说:“我一直坚信我们能获救,因为我一家人都在水里。”他在说这句话时,对面病床的刘母掩面而泣。

每一个躺在病床上的游客都无法忘记刚刚在海水里的32小时。

谢泺嘱咐冬悦定期拍打沈昊天,防止他睡着喝海水。冬悦在照顾沈昊天前,曾希望苏州游客范利霞(严衍新妻子)照看董梅。为了不被海浪冲走,她把母亲的遗体绑在绳子上。

冬悦回来时,董梅的那件橘黄色的救生衣穿在严家女儿身上。这位17岁的高中生说:“救生衣有尸体味。”

“范阿姨,我妈妈去哪里了?”

“你妈妈绑在左边这根绳子上,好着呐。”

“你能不能帮我拉一下绳子?”

几次请求后,范利霞拉了一下绳子:“噢,这里绑着别人的大包,你妈妈在另一根绳子上,那根绳子被解开了,所以她漂走了。”冬悦嚎啕大哭。

严家女儿说:“姐姐,对不起。”冬悦说:“你根本不理解没有妈妈的感受,因为你妈妈还在你身边。你怎么可以穿着我妈妈的救生衣,说有一股尸体味?”严女继续哭着道歉时,其父严衍新打断了女儿的话:“别人家的事情你不要管,我们先活着再说。”

冬悦的回忆得到其他游客的证实。获救之后,这位拥有两件救生衣的苏州男子成了所有中国游客中伤情最轻的人,他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2月2日上午,冬悦用英语与女皇医院她尊重的一位心理医生大吵一番,原因是医生建议她与严衍新握手言和。“我不会原谅他,我会记恨他一辈子,他拿走了我妈妈的救生衣。”

幸存者

下午的阳光酷热,铁路工程师魏寅的嘴唇开始发抖。

南中国海洋流涌动。长时间的漂浮后,中国游客已经远远离开了他们最初的落水地点。在远离航道的区域,傍晚来临前,他们没有看见一艘过往船只。

远方影影绰绰出现一条渔船,就在三条云彩的下方。魏寅说了一句:“我先过去了。”他朝渔船方向游去,他的选择最终拯救了所有人。大约1分钟后,广州女孩和她的男友跟着魏寅,消失在大家的视线里。

在众人的等待和担忧中,沈昊天被海浪冲出去数米,他父亲的朋友谢泺游过去,把他拉了回来。谢泺肥胖,浸泡32小时海水后的救援行动,耗尽了他最后的力量。

渔船从三人消失的方向过来了,越来越大。恍惚之间,冬悦以为自己看见了海市蜃楼。此前一天傍晚,在沙巴海面上,她在大海里看见了徽州古建筑,海面之上有一座牌坊和一条小路。

确认了是真的渔船,众人没有欢呼,默默游过去。

这艘渔船的船主是马来西亚华人,船员多为印尼籍。绳索从渔船上扔下,游客们已经没有力气爬上甲板,渔船上的船员跳下海水。冬悦被人拽上甲板后,立即昏迷,然后被矿泉水浇醒,她看见淮安人王献忠正在大哭。王没有找到自己的女儿。

冬悦对她说:“你没找到女儿,我没有了妈妈。”王献忠说:“以后你去南京,我就是你妈妈。”几分钟后,王献忠在南京工作的女儿杨瑶如被救上甲板。

苏州少年沈昊天情况危急,被众人急救过来,曾经营救他的胖叔叔谢泺死在了甲板上。渔船航行6小时后,1月30日凌晨2时,抵达沙巴海岸边的码头。

伊丽莎白女皇医院4楼的病房里,躺在病床上,刘金灿说:“今后再也不来马来西亚了,恐怕未来几年也不敢下海,这里太恐怖了。”

冬悦的病房里没有其他病人,旁边的病床空着。半睡半醒时,她常以为母亲双手缠着纱布,正躺在隔壁的病床上,告诉自己要坚强。

她想起了落水前一天傍晚,母女俩在日落后去看萤火虫时,面对董梅说这里真美的感叹,船员问她们:“今后要不要住在沙巴?”董梅搂着女儿的腰,对马来西亚船员说:“这里适合养老。”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