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股市里的“雄安”(图)


雄安概念股已经成为“熊安”股
雄安概念股已经成为“熊安”股…。(网络资料图片)

【看中国2017年4月28日讯】在中国的股票市场,瞄准新城市建设等特定地区的开发与振兴的投资正掀起热潮。受“雄安新区”构想推动,概念股暴涨,此外,加强中国南部经济合作的计划也在刺激股票市场。不过,面对花费10年甚至20年才能终于成形的长周期的开发计划,投资者的反应显得欠考虑,这让提出构想的当局似乎也对股价的暴涨也感到棘手。

“雄安新区”打响第一炮

成为股市“新城热”开端的是雄安新区。中国政府4月1日发布的构想是,在距离首都西南约100公里的河北省雄县等地,建设最初100平方公里、将来达到2000平方公里(相当于东京23区的3倍以上)的大规模城市。为了缓解北京的人口过密和公害问题,将转移“非首都功能”。在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积极推动下,将“雄安新区”定位为媲美过去最高领导人推动的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市浦东新区的国家计划。

美国摩根士丹利预测称,“在乐观的情况下,今后10年人口将达670万人,总投资额达到2.4万亿元,”而瑞士瑞银证券则表示,“今后20年的固定资产投资将达4万亿元,在水泥、钢铁和交通基础设施等领域创造巨大需求”。市场相关人士相继给出了经济效益巨大的预期。

投资者趋之若鹜。作为北京的水泥企业,金隅股份的股价由于建筑需求增加的预期,在上海股市连续6个交易日涨停。

此外,如果建立新城市,将有大量人口流入,惠及当地的连想也在发挥作用。总部位于河北省的汽车企业长城汽车、当地房地产公司华夏幸福也大幅走高。据《香港经济日报》报道,2016年仅为每平方米约4000~8000元的雄县的房地产价格在计划公布后的短短1天内暴涨至2万元以上。

雄安新区还是推动相邻的北京市、天津市和河北省实现一体化的构想的一环。有观点认为,还将给北京和天津带来新的人员和货物流动,运营港口的天津港的股价也一度出现大幅上涨。同时,以北京机场为基地的中国国际航空也迎来上涨。

粤港澳大湾区也受到关注

在“雄安新区”之后浮出水面的是“粤港澳大湾区”开发计划。政府总理李克强11日宣布,将在今年之内制定加强广东省9市与相邻的2个特别行政区香港和澳门合作的计划。

该计划以前就存在,不过由于李克强最近在3月份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等场合多次提及,再加上雄安新区的联想,因此作为股市的主题引起了骚动。环绕在珠江河口周围的这9个市和2个行政区之间在经济上原本就密切关联。也有观点认为,与在无名之地建设新城市的雄安新区不同,粤港澳大湾区的很多城市已经作为制造业和金融业的基地取得繁荣发展,能很快实现联动效果。

尤其是能将国际都市香港作为扩大与海外的交易和筹资的窗口这一点,对广东省的企业来说好处被认为非常大。在珠海市经营娱乐设施及港口和运输业务的珠海控股投资集团、从事房地产开发的深圳控股、开展海运业务的珠江船务、开展物流业的广东粤运交通等企业的股票在李克强发布上述消息的第二天在香港股市大涨。

不过,市场上也有对这些项目过于期待的警戒感。大和资本市场香港公司的策略分析师熊力指出,“部分转移首都功能的构想过去也曾成为话题,但之后没听说有进展”。熊力认为,需要判断雄安新区是否能顺利实现。美国美银美林集团中国及亚洲经济学家乔虹等人在报告中指出,雄安新区也许能拉动河北省的经济增长,但现在讨论对整个中国的影响还为时过早。

被视为“相关股票”的企业也很困惑。4月13日,股价因雄安新区暴涨的14家企业在上海和深圳两个证券交易所被迫停牌。据称是因为5~7日的股价波动幅度合计超过20%,违反了证券交易所的价格变动规定。各企业要调查股价暴涨与雄安新区之间的关系。

有人在捣鬼?

河北省房地产公司华夏幸福基业4月15日宣布,“截至目前,公司在白洋淀科技城委托区域和雄县委托区域尚未取得住宅建设用地,尚未进行任何房地产项目的开发建设。相关协议的履行对公司2017年度的财务报表不会产生重大影响”。

4月17日重新开盘后,华夏幸福股价跌停。其他公司大多也都表示目前新区建设对业绩没有影响。雄安新区本身还不存在,因此说起来也是理所当然的,不少投资者借此机会纷纷退出了相关股票。

4月13日,新华社报道了当初没有公布的雄安新区的长期的人口规模,为“200万~250万人”。可以看出远远少于股市的设想。

粤港澳大湾区相关股票的上涨感觉会更“短命”。原因之一是虽然这些地区在地理位置上离得比较近,但还没发现能让采取“一国两制”的香港和澳门与法律制度不同的大陆之间进一步加强合作的方法论。

在无论什么事都自上而下执行的中国,政府推进地区开发成为市场行情涨跌因素原本就不稀奇。中国领导层关于从亚洲到欧洲的广域经济圈构想“一带一路”的发言一出,连经由地之一新疆的企业股票都遭到哄抢。不过这类动向通常很快就会结束。

“对扰乱市场秩序的行为坚决打击、绝不手软”,4月15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深圳证券交易所的大会上言辞激烈地表示。虽然没有明确说明,但似乎在怀疑雄安新区相关股票异常波动的背后有人捣鬼。

受资本监管限制无法轻易向海外投资的中国投资者在国内也陷入了严重的投资困难局面。房地产方面,主要城市纷纷进行了限购,针对高收益理财商品和保险商品的投资也受到当局的严格监管。此次资金流向“新城”的相关股票可能是“无处可去的资金发现了投资对象”(大唐金融集团高级副总裁Rosa Lee)。投资者与正努力遏制泡沫的当局之间的角逐不会轻易结束。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