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中共与朝鲜的恩怨情仇(图)

2017-05-25 00:10 作者: 剑中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北韩的武器──导弹。
随着北韩威胁水准的升级,在国际上更显孤立,图为北韩的武器──导弹。(图片来源:Getty image)

以下是2009年刊登于《动向》杂志的一篇文章,深刻地解析了中共和朝鲜之间的恩怨情仇,也带给您一个从历史角度看现今中共和北韩关系的参考方向。

隋唐以来,朝鲜就是中国的附属国。明末清初,夹在明朝和崛起的满清之间的朝鲜,犹如老鼠钻风箱──两头受气。1636年,仅因朝鲜使臣不肯在自己的登基大典上行三拜九叩之礼,皇太极大动干戈,亲自统帅大军打到汉城,多尔衮领水军冲上江华岛,俘虏了朝鲜国王的王妃、子女、大臣。

1894年,为争夺对朝鲜的控制权,日清战争(甲午海战)全面爆发,满清苦心经营的北洋舰队全军覆没。1895年,满清被迫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朝鲜“向中国所修贡献典礼等,嗣后全行废决”;满清与朝鲜的宗主国、藩属国关系终止,其地位被日本取代。

1950年6月25日,在苏俄、中共的支持下,金日成突袭韩国,韩战爆发。由于中共不惜血本地入朝参战,金日成的独裁政权得以保全。北韩数百万被饿死的民众和逃北者的斑斑血泪,中共与金氏政权罪责难逃。时至今日,中共每年向北韩提供石油消费量的90%、粮食的45%、生活必需品的80%。

按理说,北韩应对中共感恩戴德,其实不然。北韩关于韩战的纪念日、教科书和纪念馆,突出的都是金日成和人民军的作用,助纣为虐的志愿军处于被遗忘的尴尬境地,最可爱的人成了最可怜的人!不过,相对于中共无限夸大自己在抗战中的功绩,北韩只是小巫见大巫而已。

在中朝“鲜血凝结成的友谊”的背后,两个独裁政党、流氓政权之间的相互利用和较量从未平息。韩战结束之后,中共在延安培训的北韩干部(亲中派)及留苏派,要么逃亡要么死于金日成的内部大清洗,到1961年9月,北韩第四次代表大会选举中央委员,前三次代表大会选举出的71名中央委员连任者仅剩28人。

文革时期,金日成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嗤之以鼻,对大陆政局产生误判,下令捣毁志愿军烈士陵园,包括毛岸英墓碑在内的烈士碑被砸得粉碎,鼓吹“金日成主席是我们心中的红太阳”,与中共展开狗咬狗似的骂战。后来发现毛泽东在大陆的地位无可撼动,金日成又专程到北京致歉。韩国学者把北韩1965~1969年的对外政策概括为“偏向莫斯科的中立”;1970年代以来,北韩在处理中苏关系时采取自主中立的政策,希望与中苏都能保持正常和良好的关系。

与苏联交恶之后,中共为改变不利的战略态势,被迫调整与美国的关系。1972年2月21日,毛泽东会见来访的美国总统尼克森,及1979年元旦中美正式建交,对北韩的冲击不亚于对台湾的冲击。

1992年4月,为打破六四大屠杀之后在国际上处于孤立的形势,中共决定尽快与韩国建交,特派外长钱其琛赴平壤面见金日成,通报中韩建交的消息。金日成的愤怒和失望,可想而知。1993年9月23日,北京申办2000年奥运会以两票之差败给悉尼,坊间多有北韩在关键时刻支持悉尼的传闻。

1997年2月12日,正在大陆访问的北韩劳动党中央委员会书记局书记黄长烨及其助手金德弘逃入北京的韩国大使馆,申请政治避难。中共3月18日将其礼送出境,借道菲律宾投奔韩国。外界普遍认为这是中共对北韩加强与台湾的关系而施加的报复:1996年,北韩国际旅行社设立了台北办事处;台湾议员出访北韩;朝鲜国际贸促会副委员长李成禄、金英烈率团访问台北。

一方面,中共意欲利用北韩充当反美的排头兵,以自己对北韩的影响力作为与美国谈判的筹码;另一方面,要融入国际社会,避免驻南大使馆被精确制导炸弹命中的悲剧再度上演,确保权贵能在一个稳定和谐的大环境中长期腐败下去,中共必须在某种程度上与北韩划清界限,即:经济上多帮助,政治上少来往。

2003年,为解决朝核问题,彰显自己的地区影响力和大国地位,中共多方斡旋,一手促成了六方会谈,自以为长袖善舞。北韩不甘心做中共与美国讨价还价的砝码,将计就计,利用六方会谈,使之成为秘密研制核武的挡箭牌。

2006年10月9日,北韩进行核子试验之后,恼羞成怒的中共,罕见地使用非常强烈的字眼指责北韩“悍然实施核子试验”。2009年4月5日,北韩宣布成功发射“光明星2”号卫星;联合国安理会13日通过主席声明,对此表示“谴责”;北韩14日宣布永远退出有关其核计划的六方会谈,中断与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合作。

对大国制订游戏规则的愤慨,北韩被中俄抛弃产生的屈辱和苦涩,以及金正日为树立威信、转移国内矛盾、巩固独裁统治的需要,2009年5月25日,北韩再次进行了核子试验,此后数日内,又先后发射了6枚短程导弹!这是北韩在重压之下的激烈反弹,同时也给了想两面讨好的中共一记响亮的耳光。凭什么你们能有核武器,北韩不能有?中共饿死几千万人尚且要搞核武,北韩遇到的困难又算得了什么?

核武器对中共维持极权统治、增加国际话语权的作用,北韩看在眼里、想在心头。一旦拥有核武器成为事实,国际制裁又能制裁出个什么名堂?下决心一条道走到黑的北韩,对国际形势的判断已经丧失了正确的战略分析能力,体制内亦无异议存在的空间。因此,在继续向韩美倾泄“从地球上抹去”、“核弹雨”威胁的同时,对中俄谴责、制裁北韩的立场表示了强烈的愤怒……

北韩5月29日表示:“事到如今,责任在于将我国和平的卫星发射提交联合国讨论,并加以批评的美国和其追随势力。这些国家在我们面前口口声声说,卫星发射是主权国家的自主权,但发射卫星后又在联合国指手画脚。”由于历史原因和凝聚民心的需要,北韩对大国主义向来深恶痛绝,看在经济援助的分上,指责中俄是美国的追随势力而非“走狗”,已经是较为克制的表达方式了。

史达林死后,穷兵黩武的毛泽东为树立威信、争当国际共运老大,不惜与苏联老大哥翻脸;而金正日为了独裁统治的需要,与世为敌,诚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随着北韩威胁水准的升级,其在国际上更显孤立,美韩同盟益发强化,北韩清楚地知道这一点,但是,把核武器当作救命稻草的北韩权贵,甘冒天下之不韪,孤注一掷。他们不明白,核武器拯救不了苏联,同样也无法拯救北韩,反倒可能加速其政权的崩溃。

养虎为患的中共,因更加流氓和肆无忌惮的北韩而尽失颜面。6月2日,有记者问:“中国是否与朝鲜之间存在着同盟的关系?”中共发言人秦刚表示中朝之间有着正常的国家关系和人员往来。这意味着中共再次在事实上否定了1961年7月11日签订的《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该条约规定“双方保证共同采取一切措施,防止任何国家对缔约任何一方的侵略;一旦缔约一方遭受到一国或几国联合武装进攻时,缔约另一方应立即尽其全力给予军事及其他援助”、“双方均不缔结反对对方的任何同盟,不参加反对对方的任何集团和任何行动或措施”。

近年来,中共反对北韩的“行动或措施”还少了吗?对于纳粹、中共、北韩这样的独裁政权来说,食言而肥、背信弃义是家常便饭,想用一纸条约来约束它们无疑太过天真。只要能够确保独裁统治,还真没有它们干不出来的事情。

如果有一天,中共向曾经的战友北韩开火,不必为之惊讶。中苏、中越友好的时候恨不得穿一条裤子,后来不也大打出手吗?独裁政权之间,缺乏自由、人权、民主的共同价值观,有的只是利益,难免擦枪走火,战成一团。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