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命运!如何知道这个人气浊神枯了?(图)

2017-06-16 12:00 作者: 泰源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古书中记载了一些实例,可让人知晓八字好坏的状况。(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滴天髓》中说:“何知其人夭,气浊神枯了。”在任氏注中甚明,其中有三种情况最常遇到。

从这三类知晓气浊神枯

第一种情况是日主太过旺盛,而又不能入从强,从旺等特殊格局来推算的。第二种是日主过于衰弱,而又不能入从弱等特殊格局来推算的。第三种是八字过寒过冷过湿,或过热过暖过躁,而又不能入“过于寒者,反以无暖为美;和过于暖者,反以无寒为宜”的特殊格局来推算的。

日主太过旺盛,一是印绶太旺,印绶为生助日主的五行,过多的生助日主,使得日主身旺。二是比劫过重,比劫是与日主同类的五行,比劫过多,从而加重了日主的力量。而八字中对日主的克泄全无,便使得日主无着落之处了,这种命的配合便容易夭折。

引用前文“何知其人贫,财神反不真”中的两大阵营论来解析,如果仅是西方阵营(日主、印、劫)压倒东方阵营(财、官、食伤),只是财神不真而己。但如果西方阵营压倒东方阵营的力量太过旺盛,就不只是财神不真的问题,而且有性命之危了。

用例子解析(一)

男造,甲午年,丙寅月,戊戌日,己未时。戊土命,地支寅午戌三合火局,天干甲木生丙火,总共化成五个火去生戊土日主,生我者为印绶,此为印绶太旺矣。剩下时辰二个字是己未土,戊土日主先有五个火去生它,现再有二个土去帮它,可称为日主旺极。而八个字中无一点克泄,无着落也。

在辰运,己未年,辰属土,己未再二土,旺极无泄,在偷渡香港潮中失去踪影,青年而亡,无非命乎。此日主旺极无泄之命例,比喻为一个人不停的吃进食物,而无一点运动消耗和排泄,日子一久,必膨胀而亡。

第二种情况是,财杀太旺,日主过于衰弱,日主无依倚。此种现象亦如日主弱而逢克,或如身弱无印,而重叠食伤等。如引用前文“何知其人贫,财神反不真”中的两大阵营论来解析,就是东方阵营三星的力量过于强旺,迫得西方阵营的日主无一点招架之力,终战死沙场。

用例子解析(二)

男造,壬午年,己酉月,丁丑日,庚戌时。属丁火命,生八月金旺火死之地,日元己弱,地支再见酉丑半合金局,天干再透庚金,金多火熄,再见己土,戌土食伤泄丁火日主之气,且见壬水官星出干,全局东方阵营占了六个,而且占据了最有力的位置:月支和日支。

只置下遥远的午火作为微弱的丁火之根,犹如风烛残年,岂能长久?此造正如注中所说,财杀太旺,日主无依倚和身弱无印(木为印星,木可生火),而重叠食伤(这里是土多),故在子运(青年期),冲走唯一命根午火,癌症而夭。

第三种常见的夭亡情况是,如任注中说:八字中,金寒水冷而土湿:或火焰土燥而木枯,皆了无生机,何能寿焉。上面的第一造例,除了日主旺而无克泄外,同时也犯了此第三种火焰土燥,了无生意是矣!

一、古人记载的过早夭亡

过早夭亡的八字,往往给亲人带来莫大的哀伤,为何上天造命,会出现这种情形呢?想必有它的缘由,只是不为世人所知而已,但在历代文人笔记记载中可见一斑。

据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中有一文:世人认为,短命的人为讨债鬼,这种事还真有。卢南石说,朱元亭的儿子病重,临死前呻吟着自语道:“还欠我十九两银子。”医生给开了人参,煎好没来得及喝,这孩子便死了。人参的价值恰好是十九两银子。这是不久前的事。

又据命学先辈徐乐吾先生在滴天髓补注中有一例:男造,丙申年,乙未月,甲戌日,乙亥时。徐先生评为,此造未申坤宫,戌亥干宫,天关地轴,格局极钜,无如天干不透土金,而透木火,上下无情,木火至西北,气势衰绝,宜其夭也,绝顶聪明,仅十四岁而殁。

这些极聪明而早夭的命例,往往都是有来历的,有些是在上天犯了些过失,被上天罚降生人间一段时间,够期了自然就要回去,他们不是来人世间享受富贵福禄或受苦受难的,只是来人世间了却一段因果。

此等早夭的孩子,为父母的实在不必太过伤心,常人只是看见人类生存的这一层空间,故认为死亡是不幸的悲哀的事,实质上是从此一空间过渡到另一空间的现象而己,可看清代袁枚的〈子不语〉中的一文。

一、古人记载的降生者有来头

我的外甥韩宗琦,从小聪明机敏,五岁就能读《离骚》等书,十三岁考中了秀才。十四岁那年,杨总督奉旨观察民风,特选他为超等,保送到敷文书院深造。敷文书院的掌教,是曾经做过礼部侍郎的齐召南。他一见韩宗琦,就非常惊异,叹道∶“这孩子风神气格不同寻常,恐怕要折寿呀!”

乾隆二十四年八月初一的早晨,韩宗琦忽然对他母亲说∶“孩儿昨夜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天上有几百个人,都奔波在烟云雾海之中,有的在翻阅书籍,有的在传送纸笔,神态个个都不一样。过了一会儿,听到发榜唱名的声音,到第三十七名时,就是孩儿的名字。孩儿吃惊地应了一声,就醒了。那唱名的所叫的那些名字,孩儿听得清清楚楚,醒来时还记忆犹新,等到天亮披好衣服起床,就都忘记了。”

从那以后,韩宗琦和家人都认为这预示着天榜有名,今年的秋闱是必中无疑了。及至参加乡试,考到第三场,正好是八月中秋,月明如同白昼。韩宗琦将要去缴答卷时,听到有人呼叫:“韩宗琦,你好回去了!”这样连叫了三声,声音一声比一声严厉,好像是责怪他行动太迟缓了。宗琦慌忙回答说:“就走!”及至缴卷时,四面一看,考场里面已经空无一人,就踉踉跄跄地奔回了住处。

第二天,韩宗琦问同考场的学友,有谁在他缴答卷的时候,连续三次叫他的名字。学友们都说:“没有的事儿,倘若我们要和您作伴回来,必定称呼您的大号,怎么敢直呼您的名字呢?”等到乡试发榜,韩宗琦名落孙山。

从这以后,韩宗琦郁郁不乐,不久就得了一场病,从此卧床不起。临终之前,他还躺在床上苦吟李太白“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名旬。他对守在旁边的母亲说:“孩儿现在已经觉悟到上辈子的事了。儿前世本是玉帝驾前时献花童子,因为一次玉帝做寿辰,孩儿在献花时偷眼看了下界的花灯,不巧被诸仙察觉,参奏孩儿不敬,当天就被罚降生人间。如今罚期已满,玉帝催我回天界去了,母亲不必牵挂。”韩宗琦死时年仅十五岁。江南民间传说,正月初九是玉帝的生日。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