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僧多厉害?令唐玄宗折服 连流水也改道(图)



一行高僧不仅记忆力惊人,理解力高深,连往东流的流水,都因为一行的到来而突然改往西流了。(图片来源:Pexels)

编者按:“僧一行”俗名张遂,生于唐高宗永淳二年(公元683年),今河南省南乐县人。他是唐代著名高僧,是在玄武门之变协助李世民的唐代开国元勋张公谨的孙子,也是杰出的天文学家。僧一行对历法作出了重要贡献。他和梁令攒共同创造了“黄道游仪”和“水运浑仪”等大型天文仪器。又反复推算制订了《开元大衍历》,后人称赞它是“历千年而无差”。

一行拥有惊人记忆

僧一行,俗名张遂,钜鹿人。唐玄宗召见他时,问他:“你擅长什么?”一行答道:“只是善于记忆阅卷过的东西。”玄宗便下诏令掖庭取出宫内人员的名册给他看。一行看完一页名册后,就能熟练地复述下来,就像平日早已熟识一样。就这样读了数页之后,玄宗为一行的非凡记忆力所叹服,不知不觉地走下御座,向他施礼,称他是圣人。

在这之前,一行就已信奉佛教,在嵩山跟随普寂师父修行。师父曾经在寺院内准备下食品,大会群僧及沙门。周围几百里内的僧人,都如期而至,聚集了一千多人。当时有个叫卢鸿的,道高学富,隐居在嵩山。普寂便请他写篇文章,咏赞这次盛会。

到了这一天,卢鸿拿着文章来到寺院,普寂师父接过后,放到几案上。钟声敲响了,香也点燃了,卢鸿请求普寂道:“我写的这篇文章长达数千言,况且用字生僻而语句怪奇。何不在群僧之中挑选一名聪明颖悟的,我要亲自向他传授一遍。”普寂便召唤一行。一行走过来,微笑着接过文章,只浏览了一遍,就把文章放到了几案上。

卢鸿看不起他这种轻率态度,暗暗责怪他。不一会儿,群僧集会于佛堂,一行撩起衣襟走了进来,神情自若地背诵着这篇文章。声调抑扬顿挫,文章无一遗忘。卢鸿惊愕良久,对普寂说:“他不是你所能教导的人,应当让他随意到各地游学。”

一行来访水改西流

一行为了写出《大衍历》,从此不远数千里,到处访求师资。他曾来到天台国清寺,见有一个院落,长着古松数十棵,门前有流水。一行站在门与屏之间,听到院内正有个僧人在运算,运算声簌簌作响。只听他对徒弟说:“今天当有个弟子向我求学算法。他已该到门口了,怎么没人去领他进来呢?”说完,便去掉了一个算码。又对徒弟说:“门前的流水,算起来该往西流了,这位弟子应当到了。”一行接着他的话就走了进来,跪拜叩头向他请教算法。此僧便将算术全部教授给了他。门前的流水原来是往东流的,因一行的到来突然改为往西流了。

邢和璞曾经对尹愔说:“一行真是一位圣人吗?汉朝洛阳人闳制作的历书说:‘往后八百年,理当少一天,这要有位圣人来定之。’到今年,八百年的期限已经到了,而一行造《大衍历》,正好推算出差一天。可见洛人闳的话是可信的啊!”

一行令尹崇敬配亦与高僧结交

一行还曾去道士尹崇那里借过扬雄的《太弦经》,几天之后,又去还书,尹崇说:“此书意旨深远,我研究了多年,尚不能通晓。你应尝试作进一步的研究,怎么这么快就还回来了呢?”一行说:“明白其中的意义就行了。”他便拿出自己撰写的《大衍玄图》与《义诀》一卷来给尹崇看,尹崇大为折服。他对别人说:“这个年轻人简直就是颜回再世呀!”

到了开元末年,裴宽为河南府尹、他笃信佛教,以师父之礼对待普寂禅师,白天晚上都去拜访他。有一天,裴宽又到了普寂处,普寂说:“我正有件小事,无暇与你漫谈,暂请在此休息一下。”裴宽悄悄地来到一间空房子,见普寂清洗完正面殿堂,焚香,端坐在那里。没坐多久,突然听到敲门声,连声说道“天师一行和尚到了”。

一行走了进来,到普寂跟前行礼,礼毕,他贴近普寂的耳朵悄悄说话,样子极其恭敬。普寂只是接受,毫无不可的表示。密语完了又行礼,行礼完了又密语,如此反复三次,普寂只说“是、是”。没有不应允的。一行说完后,走下台阶,进了南屋,自己把门关好。普寂便徐徐吩咐弟子道:“放钟!一行和尚灭度(死)了!”身边的人急忙跑过去查看,果然象普寂法师说的一样。一行死后,裴宽披麻带孝,徒步送葬出城。

注:普寂是禅宗北宗神秀的传人。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