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教育:远离中共(组图)

--母亲节的偶遇

2017-06-27 22:20 作者: 李晓径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来到美国,就是为了让孩子能够自由、快乐的长成!不让孩子因为政治迫害而受到歧视和伤害,不会因为中共的迫害而流离失所、生离死别。我们不愿让孩子带红领巾,从小受到党文化的洗脑暴力教育。然而,没想到的是,我在美国却不断遇到举着红旗呐喊的李华红一伙。

有一次是新年大游行时,有行人看到李华红一伙举着红旗喧闹,就走上前问她们打着红旗干什么?对方回答说:“反法轮功啊!”行人不置可否的离开了。我对路人说,“法轮功讲真善忍做好人,不要相信中共的谎言!”

李华红一伙还喜欢拿孩子说事,说什么“救救孩子!多读点书……”。众所周知,中共不只能毁了孩子,虐杀了多少民族的精英!六四时举国的大学生走上街头,走上天安门,热血精诚,为国为民,却惨遭中共机枪扫射,坦克碾压。学子冤魂至今不得昭血,还谈什么救孩子、多读点书?

还有一次,是5月14日母亲节,一位法轮功朋友告诉我,这一天她要参加2017年法轮大法纽约修炼心得交流会,因为她的孩子太小不能带入会场,请我帮她照顾孩子半天,我欣然应许。我也是一个普通的母亲,深知带孩子的不易。当天,我在会场外的Target带着两个孩子。

早上天气晴朗。由于她家住在外州,没有时间把孩子直接送到我家中来,所以我和朋友约好在会场见面。早上9时,她把孩子托付给我。她的孩子不到一岁半,我家孩子三岁多了,我带着两个孩子走向Barclays Center附近的Target。我用推车推着小的,大的则欢蹦乱跳的,因为我答应给她去Target买玩具,她要买一个长长的玩具火车。

电梯上,有一位年轻的女士与她的同伴看见我们仨,都友好地笑了,她热情地对我说:母亲节快乐!很多西方人真的是很好,心地善良,举止礼貌,他们可以帮你挡着快要关上的电梯门,可以为你让道请你先行,他们还可以为陌生人送上母亲节的祝福,让人心里感觉很温暖。

给女儿买了她心爱的小火车玩具后,我带着孩子们来到卖场外的休息区。这里有两排供顾客休息的桌椅,但是我发现人很多,几乎找不到位子,而且有的单人桌围了四、五把椅子,有的双人桌却一把椅子也没有。转了一圈,好容易找了一个只剩一把椅子的双人桌,女儿坐下来开始拼接火车头和车厢。我在附近的高脚凳上抱着小孩子坐下来,开始哄小孩子睡觉。女儿突然招呼我:“妈妈,过来!”我抱起孩子,看到临桌的几把椅子正好空着,就用脚勾过一把椅子来,好坐到女儿身边。椅子是铝制的,很轻。临桌的一个大姐正好走回来,看到我抱着孩子,挺客气地说“拿走吧!拿走吧!”

我给孩子哼着歌,轻轻摇晃着。不一会儿孩子睡着了,我就把她放到了推车里,盖好被子。这时,我突然看到李华红出现了,这个多次被警察拘捕,多次被海外多家媒体曝光的“公众人物”。每次法轮功活动时,她都闻风而至,组织一帮人在现场干扰起哄。我突然意识到,休息区坐的很多人都是他们一伙的。原来这一次她又如法炮制,而且整整一天也没有离开现场附近。

她明显是这一帮人的头。一会儿听她说到,星巴克有免费试吃的小面包,可好吃了,快去拿!一会儿有人开始抽烟,李华红出来进去的找人要烟,又从临座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来说,“我就不买烟,我找人要烟!”一会儿有人开始采购东西,说把标签撕了带回中国。李华红突然开始大骂中国海关,说她回国时海关如何检查她的行李箱,过了一遍又一遍。并且说,千万别上了他的黑名单,每次都得翻,给你翻得乱七八糟的。

过了一会儿,李华红开始联系中午的盒饭,招呼着敛钱,订了30份盒饭。

李华红进进出出的坐不住。有一次从外面回来时突然开始大声咒骂法轮功学员,“他们最卑鄙无耻了!他们拍我!我不怕他们拍!”李华红说着脏话,“你看!那个法轮功就在外面坐着等着呢!”有个人应声起身去看,向窗子外面张望了一会儿,似乎没看到什么,回来又无声地坐下了。

李华红接着说,“法拉盛那帮法轮功每天在街上干什么呢?”(注:法轮功学员每天在法拉盛九评点帮助中国民众退出中共党团队,向人们讲述法轮功遭到迫害的真相),她接着辱骂法轮功及其创始人。

李华红还骂道,“拍我?!出门让车撞死!他们的孩子也好不了,这么缺德,孩子也会遭报应的!”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顿叫骂呆住了。我看了孩子们一眼,小孩子在熟睡中,女儿专心地抓着玩具火车,转圈圈的小手并没有停下来,但是她明显注意到了这轮语言暴力,我不知道这些恶毒的话语会给孩子带来了多大的伤害!

有人嚷着“发红包了”,她们才暂时停止了咒骂,打开手机微信开始抢红包。这时到了中午休息的时候,女儿变得情绪低落,说想回家,先生就把女儿接回家了。朋友请我下午继续帮她照看孩子,我答应了。

小孩子还在熟睡中,我想Target的休息区是公共场所,比较安静,我还是回到那里等朋友出来吧。电梯门一开就听到李华红肆无忌惮的骂着脏话,这一次我不想再听她们胡言乱语了,我在星巴克买了蛋糕当午餐,看到正好有两个老外起身离开一张小桌子,我就坐下来,带上耳机,开始吃东西。

很快,李华红挑衅性地坐到我的对面,随手接了个电话。这时,有一个人走到她身后,迅速冲我拍了一张照。我才发现,这个休息区已经几乎全被他们的人占领了。

为了孩子的安全,我起身收拾东西,推着孩子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李华红面对面对我拍照。李华红身后,戴墨镜的女子正在对我拍照。


李华红收起手机,说:“我让你拍。”李华红身后的绿衣女子行为诡异,首先对我拍照。

这次母亲节的遭遇,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我的心情却久久无法平静。我的质疑是:

一、既然认为拍照是卑鄙无耻的,为什么这么多人同时对我拍照?这是什么逻辑?

二、我一个带孩子的普通母亲,为什么被他们骚扰?拍照?以至我们不能在休息区停留?

三、李华红屡次蓄意捣乱法轮功学员正常的集会、游行,这难道不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在海外的延续?

为什么他们还没有被送上法庭?为什么还能自由地出入美国国境?法轮功以“真、善、忍”为准则,利国利民,为何要反法轮功呢?反法轮功的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呢?!这种红色势力在美国的渗透,真的无关乎国家安全吗?

事后,我想去警局报案,但有朋友劝阻我说缺乏证人和证据,也没有接触、受伤、流血。一位法轮功的朋友告诉我,他们正在和李华红等打官司,很有信心会赢。为此,我的经验教训是:

一、遇事一定要用录音笔录下她们威胁性的言论。

二、身边没有证人,一个人带孩子外出一定要小心了。

三、即使是在国外,也有中共红色势力的渗透。一定要教导孩子分清正邪好坏,远离中共。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