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回归二十年:真假普选(图)

2017-07-28 09:09 作者: 刘超祺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 雨伞运动
2017年3月27日,雨伞运动参与者在被抓捕前发言(图片来源:JAYNE RUSSELL/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7年7月28日讯】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之后,特区政府的措施联同“建制派”人士去配合中共政府的各种政治和民生的政策,冲击着香港人的基本价值、损害港人的利益、削弱香港人的自由、民主等公民权益和法治,以“一国”盖过“两制”,矛盾由此而生。部份香港市民认为来港的大陆市民破坏香港的文化、掠夺香港的资源和妨碍香港人的生活,冲突由此而起。自2012年7月1日梁振英上任“香港行政长官”之后,为了加速推动“中港融合政策”,将香港人尽快融合到中国大陆上去,和进行以辅助大陆的经济发展的大前提下去促进香港的经济发展和建设,使中港矛盾和冲突进一步激化,最终,不论是民生或者是文化,都激化到政治层面上去。我在上两篇《香港“回归”二十年人心向背》《香港回归二十年:中港矛盾越演越烈?》都已经详细分析过,若果各位读者错过了,可以点击题目去阅览。

历届香港特首

第一任特首是董建华于1997年7月1日履新,成为“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在五十万市民上街“反董大游行”后,于2005年3月12日第二届任期期间以“健康理由”辞职,改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简称“政协委员”)副主席;曾荫权于2005年6月21日继任成为第二任“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至2012年6月30日离任,离任后于2017年2月21日以“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被判入狱20个月;梁振英继曾荫权之后于2012年7月1日成为第三任“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在任期间,管治和政治风波不断,他最终以“照顾家人”为理由不再竞逐连任;第四任“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于2017年7月1日走马上任,未来的管治策略还未明朗。香港至今还未落实“一人一票”“真普选”,这几任的特首都是由800或1200人的“小圈子选举”产生,虽然说是“小圈子选举”,但是都是由北京在背后操纵,以往被“钦点”出来的特首亦未能顺畅地管治好香港。

香港政改

“香港政改”即是“香港政治制度改革”,主要是指1997年香港回归之后的政治改革,聚焦在行政长官及立法会的产生办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简称《香港基本法》或《基本法》)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的一部全国性法律,是“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宪制文件,1997年7月1日起生效。《基本法》第45条和第68条分别列明行政长官和立法会议席要“按香港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达致普选,《基本法》第45条订明“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在当地通过选举或协商产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而规定,最终达至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后普选产生的目标。”当时民主党、自由党和民建联均支持“07、08双普选”,即2007年普选行政长官、2008年普选立法会议员。

2005年10月19日,香港特区政府“香港政制发展专责小组”发表《香港政制发展第五号报告书》,就2007年香港行政长官及2008年香港立法会产生办法提出建议,方案仍维持“小圈子选举”,“选举委员会”的“选举委员”人数由800人增加至1600人,“香港立法会”议席由60个增加至70个。民主派议员认为民主成份不足够,加上没有普选的时间表,不接纳建议,政改方案未能通过,2007年行政长官选举沿用800人的“选举委员会”选举方式。

2007年12月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以全票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2012年行政长官和立法会产生办法及普选问题的决定》,2012年的行政长官及立法会选举不实行普选,但是可以在符合“循序渐进”的原则下去修改,又指出2017年可以普选行政长官,之后,可以普选全体立法会议员。

2010年4月14日,香港特区政府提出《二零一二年行政长官及立法会产生办法建议方案》。在选举行政长官方面,仍维持“小圈子选举”,“选举委员会”由800人增至1200人,四个界别的委员各增加100人,候选人要得150人提名才可以“入闸”,取得601票才能当选。在立法会选举方面,议席增至70席,“地区直选”和“功能组别”各增加5席;而新增五个“区议会功能界别”议席,北京政府6月21日接受民主党提出的一人两票方案,议席由没有功能组别投票权的320万选民一人一票选出,以换取民主党的支持票。行政长官和立法会产生办法的方案分别在2010年6月23日及25日通过。

2013年3月,“泛民主派”人士、团体和学者组成的“真普选联盟”去争取符合“国际标准”西方式民主的“真普选”,就是以1966年的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为标准,保证每个市民,不论种族、肤色、性别、语言、信仰、政见、贫富,都有自由参选和公平被选的权利。香港政府于2013年12月4日宣布就2016年立法会选举和2017年行政长官产生办法进行咨询。

“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荣休讲座教授关信基在“学界大罢课公民讲堂”中提到2014年6月20日至29日举办的民间公投中,有79万多人次参与投票,“真普选联盟”的“公民提名”方案获得最多支持,88%投票者认为如政府提出的方案不能让选民有真正的选择,立法会应该否决议案。

2014年8月3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式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为2017年普选特首设下框架,“公民提名”、“政党提名”和保障“选举权”、“被选举权”及“提名权”等等所有符合《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都被封杀,“提名委员会”维持1200人,特首候选人规定是2至3人,每名候选人更须获得“提委会”过半数提名才可以成为候选人,门槛比原先高了很多;《决定》亦规定2016年“香港立法会选举办法”不准修改。此《决定》引起“泛民政党”和争取民主的香港市民强烈不满,因为所有中央不属意的参选人必定会被“小圈子”的“提名委员会”筛走,无形中,只有亲建制、亲中人士才有机会成为特首,因此,这个有筛选的普选行政长官“8.31框架”被普遍市民认为是“假普选”。

2014年9月26日至12月15日发生了“雨伞运动”,是一个争取“真普选”的公民抗命运动。由“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简称“和平占中”、“占领中环”、或“占中”)运动引发出来。“占中”是由“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陈健民和牧师朱耀明于2014年9月28日发动的一场争取“真普选”的运动,在2013年初酝酿,提出以“公民抗命”去占领香港金融中心的中环的交通要道的方式来争取符合《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普选。“占中”启动之后,防暴警察在当日傍(粤音“磅”)晚展开驱散行动,施放了87枚催泪弹,激起民愤,导致示威活动在当晚就蔓延至旺角、铜锣湾和尖沙咀等人流密集的地区街道。由于参与者以雨伞阻挡警察所使用的胡椒喷雾,而占领旺角、铜锣湾、尖沙咀行动都是由市民自发,占领人士不再承认“和平占中”,加上外国媒体使用“Umbrella Revolution”(“雨伞革命”)或“Umbrella Movement”(“雨伞运动”)来命名,“雨伞运动”这个名称亦被占领人士接受,只维持了一天的“占中”运动就演变成为历时79天的“雨伞运动”。示威者自发占据金钟、中环、湾仔、铜锣湾和旺角等多个马路枢纽进行静坐,要求中共撤回“全国人大常委会”的“8.31”《决定》和重启政改咨询,并且争取“一人一票”没有筛选的“真普选”,他们以“黄色雨伞”和“黄丝带”为运动的象征,大会推算整场运动有120万人次参与,最终,示威者的诉求全部被中共拒绝。

2014年10月23日,负责监督《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专家呼吁香港应该实行普选,普选是在没有不合理审查的情况下每个市民都有被选举和投票权。同日,“香港蜘蛛仔”在狮子山的狮子岩石上挂出黄底黑字标语“我要真普选”的巨型直幡(粤音“番”),引发普遍香港人的共鸣,之后,在香港市面上多处建筑物、私家车、宠物身上都随处可以见到大大小小“我要真普选”的横幅或标语。

“香港立法会”于2015年6月18日表决《行政长官产生办法决议案》,在建制派议员突然“虾碌”离开立法会会议厅之下,以8票赞成、28票反对遭否决,否决的全都是泛民的议员。

2017年3月26日举行“2017年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选举”,由1,194名委员组成的“小圈子”“选举委员会”选出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四任、第五届行政长官,前行政长官梁振英于2016年12月9日宣布不参加角逐连任,最终,在中共的钦点和亲中委员的配合之下,林郑月娥以777票成功当选,击败365票、普遍受香港市民欢迎的曾俊华和21票的胡国兴。

民心向背

争取“真普选”失败的“占中运动”和“雨伞运动”之后,在2014年11月16日进行的“东亚杯足球资格赛”,和在2015年9月8日进行的“2018年世界杯亚洲区”的“足球外围赛”中,都有一些香港球迷明知违反“国际足球协会”(简称“国际足协”,法文Fédération Internationale de Football Association,缩写FIFA)订定的体育道德的情况下,在比赛前播出代表香港的中共国歌《义勇军进行曲》时报以嘘声、或者高呼“We are Hong Kong(我们是香港)”的口号、或者唱《海阔天空》来掩盖《义勇军进行曲》的声音、或者撑起数百把黄色雨伞、又或者在看台上背对着球场,反映香港一些市民对中共当局的抗拒。

“雨伞运动”催生了一些现象:一、多了一些年轻人参与政治和社会运动;二、令一些年轻人采取激进的抗争行动,加深了反中情绪和中港敌对的气氛;三、促成了“本土派”的崛(粤音“掘”)起和“香港独立”思潮的抬头;和四、导致社会撕裂,香港社会产生了代表“泛民”、“本土派”和追求民主、自由的“黄丝带”和紧贴中共中央和香港政府的“蓝丝带”的两个阵营,在网络上的互相攻击,在街头上互相碰撞,即使是家人和朋友,亦因政见的分歧而互相争拗,严重影响亲友的和睦和社会的和谐。

2014年雨伞运动期间,“建制派”“民建联”的“香港立法会”议员蒋丽芸声称她在“谷歌”(Google)上搜寻“真普选”,发现根本没有这个词,“真普选”是香港人首创,源于“学民思潮”的黄之锋,并且说普选并无真假之分。“真普选”这个字汇被“泛民主派”人士采用,表示符合1966年的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标准的“普选”才是“真普选”,以识别中共有筛选的普选。有筛选的选举和“小圈子选举”被普遍的香港人认为是“假普选”,是中共政权用来控制香港特首人选,确保特首一定符合中共中央的属意。

没有“一人一票”“真普选”的香港,引来的问题就多箩箩,其中最尖锐的就是“香港独立”的诉求。根据2007年“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25%的受访者支持香港独立,64.7%不支持香港独立,33%认为若中共持续执政会倾向支持香港独立。2011年“七一游行”中的“龙狮旗行动”引发香港“本土意识”、“香港自决”、“香港独立”等思潮,理念建基于香港学者陈云所編著的《香港城邦论》,认为香港在《基本法》和“一国两制”下,应享有“自治权”,但陈云认为“自治”不等于独立,2013年6月13日,“香港自治运动”宣布与陈云终止合作关系。普遍的香港人争取的是落实《基本法》赋予香港人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和2007年12月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2012年行政长官和立法会产生办法及普选问题的决定》,给予香港人普选行政长官和全体立法会议员的承诺,并非香港独立,其实,只有极少数年轻人争取香港独立,声音还未形成气候。

另一方面,香港人看到近几年来中共政权硬推“一国”高于“两制”的政治格局,为了远离共产党的统治,香港人移民台湾、加拿大等地的人数不断增加。2016年,“台湾内政部入出国及移民署”统计共有1086名香港人获台湾发出“定居许可证”,较2015年上升超过四成;2017年,加拿大政府将每年接受香港人移民的名额增至一万名仍不能满足香港人移民加拿大的需求。

从选曲中反思

我每一次选取的乐曲都会围绕一个主题,希望藉着这些选曲让读者朋友了解有关的哲理或者文化。本文我们就试图从选曲中去素描一下香港战后乐坛的发展,从而了解香港文化的变迁和香港人心的背向。请读者朋友藉介绍去聆听所介绍的乐曲,看看有没有引发同感。

《扮皇帝》

第一首歌曲是由静婷、江宏合唱电影《江山美人》插曲《扮皇帝》。

1949年,中国共产党侵夺得中国大陆政权。在1950年代,数以十万计的中国人为了逃避共产党的统治,从中国大陆逃到香港,其中也包括很多北方人。邵氏制片厂拍摄的国语电影成为电影的主流,亦带动国语歌曲的兴起。

唐朝是一个民丰物阜、思想较开明、自由的朝代,所以中国人以唐人自居。反观近百多年来的中国人,不是受异族残杀,就是被自己中国人杀害,数以千万计。当权者要“端庄”、要爱民如子,说话不应该“荒唐”,“看人不能太轻狂”,不应该“像流氓”一样赖账和视人民如草芥。

《青春阿哥哥》

第二首要介绍的歌曲是由陈宝珠主唱电影《彩色青春》插曲《青春阿哥哥》。

由于香港由英国政府统治,在中西文化交流影响之下,西方流行音乐在1960年代兴起,带动流行歌曲从广东小调式的转向西化。陈宝珠、萧芳芳的电影风靡万千影迷,带起粤语片潮流,亦带起粤语电影插曲西化的趋势。当年,香港经济尚在发展阶段,年轻人只要“奋志努力向上,他朝得意洋洋”,但是,今天香港已回归到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去,年轻人反而抱怨见不到明天。

《分飞燕》

第三首要介绍的歌曲是由来自星马的女歌手丽莎和来自星洲的男歌手吕达合唱的《分飞燕》。

到了1970年代,香港的流行乐坛发展蓬勃,东南亚的歌手亦纷纷来港献艺。说句真心话:与中国共产党“分飞”应该是很多香港人或甚至中国人的愿望。

《海上花》

第四首要介绍的歌曲是由甄妮主唱的《海上花》。

1980年代是香港流行乐坛的全盛时期,经典巨星辈出,影响力遍及世界各地,只要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他们的歌声,甄妮是其中之一的表表者。

既然“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是“粉碎的梦想,仿佛像水面的泡沫”,期望大家能尽全力去争取,正所谓“自由诚可贵,民主价更高”。

《一人有一个梦想》

第五首要介绍的歌曲是由黎瑞恩主唱的《一人有一个梦想》。

1990年代,“卡啦OK”盛极一时,《一人有一个梦想》是当年红极一时的歌曲,亦是很多喜欢唱歌的人的“饮歌”。

“一人有一个梦想,再次编织心中的幻想”,香港人的梦想一定是落实“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一人一票选特首”。

《终身美丽》

第六首要介绍的歌曲是由郑秀文主唱《终身美丽》。

踏入2000年代,女歌星较为吃香,郑秀文是其中之一。

若活在专权的地方,“连天都不会太高兴”,要“终身美丽”,就要活在有自由、民主和有尊严的国度,香港人就要争取,中国同胞就要顶着枪火、酷刑、或甚至要牺牲性命。

《鸡蛋与羔羊》

最后一首要介绍的歌曲是由谢安琪主唱《鸡蛋与羔羊》。

2010年代,香港市民觉醒到自由、民主是要争取的,提倡自由、民主呼声的歌曲就成为其中的主导。

日本著名小说家村上春树在《高墙与鸡蛋—“耶路撒冷文学奖”获奖演讲》中说:“假如这里有坚固的高墙和撞墙破碎的鸡蛋,我总是站在鸡蛋一边!”为中国人的自由、民主,大家又愿不愿意站在鸡蛋一边、贡献你的一分力呢?

生命智慧

本文的生命智慧就是:“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

这两句谚语出于《孟子‧尽心上篇》,意思是说:如果不做官,就要修养好自己的心性;如果做了官,就要做对天下人民有利的事,不要只做利己、利党、方便统治、方便控制而做损民、迫害、杀害人民的事。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