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临近令计划又传“疯讯” 喊出一新名字(图)


令计划
令计划(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7年8月3日讯】(看中国记者文琮东综合报导)中共十九大临近敏感时期,原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再次传出“精神病”复发的消息,在呼唤他人姓名时,他喊出了一个新的名字——现任政治局常委刘云山。之前,令计划多次传出“疯讯”,曾高喊过父母、儿子令谷、周永康等人姓名。

令计划再传“疯讯”

香港《争鸣》8月号披露,已经进入中共秦城监狱服刑的原中央办公厅主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令计划,近期再次复发“精神病”,被送到武警总医院医治。

报导称,令计划白天时间唱情歌,并呼喊已经去世的儿子令谷的姓名。到了晚上,他唱样板戏《智取威虎山》片段,并高喊刘云山、周永康的姓名。

此前令计划也多次传出“疯讯”。2016年6月12日,英国路透社引述消息人士披露,令计划似乎出现精神崩溃。一名不愿署名消息人士透露说:“令计划所承受的压力太大。他未曾走出丧子之痛。他将自己的失势归咎于家族成员。”另一消息人士称:“令计划毫无缘由地不断高喊其父母的名字。精神科医师被要求鉴定他是否装病。”

香港《动向》2015年5月号报导,在接受中共内部审查期间,令计划大玩心机。他在审查初期经常有意出现不正常言行和精神状态,自称“大脑一片空白”,希望即刻死亡等。在被省市宣布正式落马后,令计划先后3次“入住”中共武警总医院精神病症特别病房。中共专案组工作人员曾怀疑令计划是故意以装疯方式对抗中央审查。

此外,审查工作人员还发现令计划经常观察监管人员行踪,选择适当时机借助梦话来表示不满,他说:“我没有罪,是被冤枉的,是被周永康拉下水。”

《争鸣》2015年8月号消息称,2015年6月初,经过医院专家会诊确认令计划已经“康复”,出院继续被关押。7月15日,中纪委副书记赵洪祝向令计划作最后通牒式谈话。赵洪祝说:“这两年多时间,你扮演、演戏够伤脑筋,伤元气,不要戏演多了,扮过头了还不休息,下场是惨的。”令计划听后直冒冷汗,跪求中共中央能宽恕。又表示,看在他已经去世的父母的份上,给一条生路。

据悉,令计划做了4次交代,请求当局宽恕,不移交司法处理。报导称,令计划交代了违反中共的党政纪律的问题;没管教好家属;自己生活腐化堕落,与多名女性有婚外情等。但令计划每次都刻意回避收受巨额贿赂,以及为其妻、家属谋取利益的问题。因为令计划明白他所交代的问题,最多就是被“双开”。但受贿问题却会让他“终老”在秦城监狱。

香港《动向》2015年9月号报导,2015年8月下旬,令计划“精神病”再次发作,29日晚被送往武警总医院医治。令计划白天经常哈哈大笑,喊叫旧同事的名字;晚上则是放声歌唱,也会喊叫兄弟的姓名等。

令计划与周永康结盟 刘云山被曝涉周案

据中共党媒新华社消息,2015年5月22日,因鉴于周永康案件中涉及中共国家秘密,天津中级法院对周永康进行不公开开庭审理。6月11日,天津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和泄露国家秘密罪等三罪并罚,一审宣判周永康终身监禁。周永康当庭表示不上诉。

《动向》2015年6月号报导,据说周永康一案不做公开审理,其中原因是中共现任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刘云山涉案。周案量刑是由专案组领导成员15人提出建议,最终决定权在中共政治局常委7人。

自由亚洲特约评论员高新2015年10月20日披露有关周永康、令计划“结盟”的一些内幕。中共原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是周永康与令计划“结盟”的牵线人。周、令“结盟”初次会面地点是在周本顺夫妻干儿子赵晋在北京的会所。

大陆《财新网》曾披露,2012年3月18日,令计划之子令谷法拉利车祸身亡后,为掩盖死因,令计划与中共时任政法系统负责人达成了某种政治约定。海外媒体多维评论分析认为,《财新网》报导间接证实周永康、令计划结盟传闻,令计划的判决书出现李春城、白恩培后,则直接证实周永康、令计划的政治勾连。

据《争鸣》引述中共中纪委知情人士消息称,习近平在政治局常委会上宣布,废除向退休政治局常委通报重大事项的“惯例”,并以此作为“党内纪律”。而刘云山却依然通过“不正常途径”向江泽民汇报,如周永康大案进展情况等。刘云山还先后私下向2014年“三大老虎”周永康、徐才厚和苏荣透露他们案件调查程序及进展等情况。刘云山这些举动被中纪委以违反中共“党内保密纪律”为由记录在案。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