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黛玉后传(九)(图)

2017-08-07 00:00 作者: 黄靓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清代孙温画的红楼梦本--大观园。(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声明:此文与《红楼梦》没有关系,只是借用其中几个人物及个别情节而已。

放眼当今文坛,有不少反映古代宫庭斗争的作品。电影、电视也热衷拍此类内容:女人工于心计,男人善用权术,或者打打杀杀,充满暴力……当然,这样的内容可以写。也不乏优秀值得一看的作品。但大千世界,精彩纷呈,中华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不仅只有杀伐争斗,阴谋,权术。更有千千万万善良、真诚、本分的普通人,他们互相关爱,相互扶持。本书是写“善”的威德:“爱”的力量。这就是写此书的目的。本书概括起来,就是一句话:一群善良人的故事。

关于“林黛玉”,开篇第一回,就写林黛玉死而复生,正如凤凰涅盘,浴火重生,胞胎换骨,因此此书中将塑造一个崭新的“林黛玉”,相信读者会喜欢。

第九回 干爹抚慰两爱女 大哥怒责一小丫

第二天,正准备吃午饭,他们回来了。秉义急匆匆地要说话,黛玉笑着阻止,说:“看,急得满头汗,洗脸吃饭,吃完饭再说不迟,看着你们平安回来,比什么都好。”

吃完饭,大嫂、秉义来到了上房。秉义说:“昨晚担心了吧?我怕你们着急,心想:“能有个绳子,我们在这头说话,你们在那头能听到,多好!”大嫂说:“别瞎扯了!快说正经事!”秉义说:“东西早买好了。正要赶车回家,忽然听到药店的人议论纷纷,说是贾家出了大事,被抄家了!”紫娟忽的站了起来,黛玉拉了一下她的手,紫娟知道自己失态了,连忙坐了下来。大嫂望了她们一眼,只见两人脸色煞白。又听秉义说:“我知道两个姑姑在贾府多年,肯定很关心,就想仔细打听一下,有人就荐了一个曾在贾府当差的小厮,他讲了很多,这下就耽搁了,又怕走夜路危险,就在怀玉叔家住了一晚。”

“那小厮都说了些什么?”黛玉问。秉义说:“说贾家拖欠公款,抢占、逼死民女,抢别人的宝扇,逼人自杀,放高利贷……我也记不清了。听说皇上龙颜大怒,立即命人抄家、捉人。两个世袭的官职被削了;大老爷夫妇被流放到北方苦害之地;二老爷夫妇被流放到南方湿毒的大森林;其余主人一律关进牢房;几百号下人有的到官宦人家出苦力,有的拉到市曹被卖。……幸亏两位姑姑早出来了,不然……”秉义又说:“对了,听说一个生下来衔玉的一位公子,半年前参加科挙考试,出场时,人多挤丢了,一直下落不明。官方说,此人还未满十八岁,再念及他是逝去贵妃的亲弟弟,就不加追究。还有个孙子,说是其母年轻守寡教子,实属不易,允许他们母子住在原处。”大嫂边听,边留意两位妹妹,只见两人面色灰白,眼泪汪汪,煞是可怜,忙对秉义说:“你先回去吧!”

嫂子走到两人身边,温婉相劝:“我知道,你们为那些姐妹们伤心,她们是无辜的。这也是没法子的事,你们要想开些,别伤了自己的身子。感谢上苍,让两个妹妹及时离开了!”说着双手合十,望天而拜。黛玉说:“大嫂,我们缓缓就会好的,你也累了,回去休息吧,放心!”“你们这个样子,我怎么放心?”紫娟把大嫂送出了门,把房门轻轻关上。跌坐在椅子上,长叹了一声:“我知道贾府迟早会垮,但没想到会垮得如此快,如此惨!”黛玉坐在床边,低头不语。“看来宝二爷早已离家出走,上天保佑!大奶奶母子俩安好,真是好人得好报。只不知三姑娘、老祖宗怎么样了?难道她们也要……”紫娟只顾说下去,黛玉说:“太突然了,我脑子还没转过来,让我静静。”

第二天,一整天,两人关上房门,不吃不喝。大嫂、小翠多次来送饭,房门始终不开。黛玉终日没说一句话,黄昏时分,屋内渐暗,两人静静地坐着,黛玉忽然大笑,紫娟见状,吓了一跳,“该不是疯了罢!”只见黛玉在屋内来回踱步,口中振振有词,只听她说:“金满箱,银满箱,展眼乞丐人皆谤。正叹他人命不长,哪知自己又来丧!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择膏梁,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因嫌纱帽小,致使枷锁扛,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人生就是大舞台,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说完朝紫娟一笑。紫娟看她那神气儿,好像是看破后的释怀,想透后的轻松,紫娟问:“想通了?”黛玉点点头。紫娟说:“那好!咱们把自己关了一天,一家子不知急成什么样了?咱们也该打开门登场了。”两人一笑,出了门。

刚要出屋门,忽见杏花带干爹、干娘进了院子。“肯定是大嫂搬来的救兵。”紫娟小声说。两人连忙把二老让进堂屋,正要坐下,大嫂闻声赶来,“这屋冷,咱们到小翠炕上坐,那里暖和。”小翠早跑到自己房间,把被子、杂物搬走,好大一个炕。又把一个雕花小炕桌摆到炕中间。干娘坐在炕桌旁,拉黛玉、紫娟在自己左右两边坐着。小翠也硬挤在紫娟身旁坐下了。大嫂溜了黛紫一眼,笑嘻嘻地端来一小筐花生、瓜子,放在炕桌上,小翠说:“干爷爷鼻子真尖!我娘刚炒好花生、瓜子,你和干奶奶就来了。”嫂子瞪了小翠一眼,“有这样跟长辈说话的吗?”干爹笑着说:“丫头说得对,在家里就嗅到香味,口水都流出来了,拉着你奶奶就来了。”众人都笑了。

大嫂又端来一钵冰糖炖红枣。干娘说:“这东西好,冰糖止咳,红枣补血,青儿吃了最好。”正要泡茶,干爹说:“我带了一包菊花枸杞茶。”杏花接过茶包到厨房泡茶去了。干爹说:“这茶有菊花的芳香,又有枸杞的甜味,很好喝。”“我也要喝。”小翠嚷着。紫娟说:“你向来只喝井水的,说茶水苦,今天凑什么热闹?”“爷爷说今天的茶又香又甜。”不一会茶送来了,小翠连忙抢了一杯,一仰脖子灌下肚,众人一愣,只见小翠用手扇着嘴,连喊:“烫死了!烫死了!”紫娟问:“要紧吗?又没人跟你抢,你急什么?尝出味道了吗?”小翠直摇头,“不知道!不知道!”

大嫂说:“真是俗话说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她爹、她几个哥吃饭也是这个德性。当初我也用心思给他们做过饭,一次我端了两盘菜放在桌上,再转身回厨房端另两盘,回来一瞧,那两盘子空了。我问‘菜呢?’他们说:‘下肚了’我问:‘什么味?’几个人眨巴眨巴眼,说:‘反㠪挺香的。’一听,把我气的!从此,不再认真做了,就萝卜、白菜切大块丢锅里,用清水一煮放点油盐,完事。大肥肉片也丢锅里,用水一煮,人家还吃得挺香的。自打两个妹妹来,我有用武之地了。每天,把那一群喂了,我就仔细整理小菜,两个妹妹真会品味,我简直像遇到了知音。”干爹说:“你还别说,白水煮菜,加工少,作料少,营养保存得好。再加上玉米面窝窝头、高梁面饼,小米稀饭……五谷杂粮全都吃,营养齐全,你看那爷几个,个个壮如牛。”紫娟说:“以后我们也这样吃,岂不健康!”干妈说:”那窝窝头,大肥肉片,你姐俩吃了,能克化得了吗?准拉肚子。”

不一会,只见大嫂捧着讬盘进来,“酒酿桂花汤园来了!这次我做得酒酿特别甜,尝尝吧。”大嫂把几小碗汤园送到每人面前。这时,紫娟说:“大嫂太偏心!我打抱不平。”大嫂一愣。紫娟说:“我们坐在热乎乎的炕上,吃着瓜子,喝着香茶闲聊,你还送夜宵。那在院子里做木匠活的、编筐的,你却不管不顾,我实在看不下去。”大嫂笑了,“你说这个,他们有好吃的,我早预备好了。”小翠问:“给他们留什么好吃的?”“烤红薯,在灶膛里埋了一个时辰了。”小翠一听,喜得连忙从炕上跳下来,拉着杏花往㕑房跑。不一会,端着一小筐红薯进来,一进屋,甜甜香香的味道就飘过来,热腾腾的红薯流着糖液,小翠递给爷爷、奶奶一个,又递给两个姑姑,“我最喜欢吃烤红薯,最甜了,两个姑姑从来没吃过吧!“紫娟把红薯掰成两半,一半递给黛玉,黛玉小心咬了一口,直点头:“真甜,太好吃了!”众人津津有味地吃着红薯,那几碗汤圆却无人问津。

紫娟问大嫂:“这就是用灶膛的灰烤的?”“是啊!做完饭,整个灶膛都热透了,柴灰也烫烫的,把红薯、玉米棒子、剩窝窝头往里一丢,埋进灰里就行了。烤得香香、脆脆的,像油炸似的,可香了。谁回家饿了,都知道到灶膛找东西吃,一扒,准有好吃的!”“噢!”紫娟十分惊奇。“还能烧鸡子呢!”大嫂说。“把鸡子捉了,丢进灰里一埋就行了?”小翠问大嫂,大家都笑了。大嫂说:“那叫‘叫花鸡’,是道名菜呢!把鸡子杀了,拔毛,去内脏,洗干净,里外抹上盐和香料,用荷叶包紧,困上,外边再涂一层泥,埋在灰里就行了。”“为什么称‘叫花鸡?’”“叫花子,就是讨饭的人,他们没有家,没有锅灶……““叫花子,连饭都吃不上,还能吃鸡啊?”小翠问。大嫂说:“也许是偷来的。他们在野地里挖个坑,检些树枝在坑里烧,把鸡整理好,埋在坑里,做个记号,讨饭回来,挖出来就可以吃了。”小翠说:“娘,咱们明天也做叫花鸡?”“怪费事的,不做。”大嫂说。

小翠对紫娟说:“小姑,咱俩做,好不好?”“好啊!”小翠神秘地对紫娟说:“记住了,到那天,咱俩天不亮就起床,趁天黑,到村里偷一只鸡……”“说啥?去偷鸡?还带着小姑?”大嫂大声问。忽听一声大吼:“谁要偷鸡?”众人吓得一惊,只见大哥气乎乎地踏进了房内。大嫂说:“还有谁?你的宝贝闺女!”又是一声雷吼““欠揍!”只见大哥眼晴如铜铃,巴掌像蒲扇,高高地扬在空中,向小翠扑来,小翠连忙钻到了奶奶的怀中。小翠吓得脸都黄了,“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边哭边说:“我不敢了,再也不偷鸡了,再也不偷鸡……”

几个儿子听到屋里这么大的动静,一蜂窝涌进屋,个个睁大惊恐的眼睛盯着大哥。奶奶紧紧地搂抱着小翠,说:“孩子只是说说,又没有真去偷鸡,你发这么大的火,把孩子都吓傻了。”大哥愤愤地说:“说说也不行,连想也不能想,做人要老实、本份,尤其女孩子家,竟然想到要偷鸡,气死我了。我今天非要好好收拾她!”说着竟把一只鞋子脱了下来,扬在空中……黛玉何曾见过这样的阵势,望望满屋子的人,忽然觉得十分滑稽,忍不住笑了起来,紫娟也跟着大笑,这笑声传染了其它人,大家都笑了起来。黛玉说:“大哥,息怒。咳!都是那只叫花子鸡弄的。”众人本来不笑了,听黛玉这一说,又笑了起来,大哥也笑了,放下了手中的鞋子,穿上。

紫娟止住笑,对大哥说:“你们的夜宵点心让我们吃光了,就委屈你们吃这些珍珠汤圆吧。”众人又笑了。几个侄子望着娘,不敢端碗,大嫂说:“这是姑姑赏你们的,快吃吧。”爷几个才端起来碗,干妈说:“慢点吃,别囫囵吞下去了,什么味道要报出来。”几个侄子果然听话,认真咀嚼起来。“又香又甜,是芝蔴加白糖做的馅。”“还有板油的香味。”“汤酸甜有洒香。”“还有桂花香。”几个男孩子认真地报出来。干娘说:“真是乖孩子,说得对!你娘说你们只配吃白菜、萝卜,不会品味,我看孩子们很会品的吗?”干爹说:“别看你大哥和几个侄子长得五大三粗,个个心灵手巧,这叫作不露内秀!当年大集镇算盘比赛,你大哥拿了头名状元。那木匠活放到市场上,人人抢着买,用料好,做工精细,还在边角处雕个花花草草,就是不一样……”好了,把他们夸得一朵花似的。”大嫂说。紫娟问:“大哥,你会打算盘,日后教我行吗?“中,中!”大哥连说。

黛玉问大哥:“别人家农闲对,人人悠悠闲闲,唯有咱家还是没日没夜地干,比农忙时还忙。”大哥说:“花你俩那么多钱,以后办大事……”没等大哥说完,紫娟喊:“大-哥一!又是办大事,你不就担心我和姐的嫁妆钱出不起吗?放心吧,有!连小翠的嫁妆钱都有了,连四个侄儿娶媳妇的钱都有了,你就不用操心了。不用再没命地为我们干活了!”众人都瞪大眼睛望着紫娟,不知她说的是真话还是气话。大哥说:“要我坐在炕上磕着瓜子闲唠瞌,我浑身不自在,会憋出病的。”众人笑了。干娘说:“你大哥说的是实话,那就还做活,只是悠着点,别像抢命似的起早贪黑。”大哥和四个侄儿都点头。紫娟说:“对了,还有一件事要告诉大家,从明儿开始,姐姐要办家墪,教大家认字,笔、墨、纸、砚、课本都备齐了。”“女孩能学吗?”小翠问。“当然,杏花也要学。”几个年轻人欢喜得直蹦,小翠的泪珠还挂在睫毛上,就拍手大笑起来。

第二天早饭后,紫娟喊小翠:“看你爹娘是否有空,叫他们来试新衣。”不一会,夫妻俩来到堂屋,大嫂问:“谁试新衣?”黛玉说:“你们俩。”大嫂惊喜地问:“我们有新衣?”紫娟打开一个包袱皮,只见两件簇新的深蓝色缎子皮背心,“这是我们的?”大哥不敢相信。紫娟说:“我偷着量过你们的尺寸,不知合适不?试试看吧。”两人小心翼翼地穿在身上。只见蓝缎上的暗花闪着亮光,领口、袖口都镶着雪白柔软的毛边,非常合身。“哇!真好看,都来看啊!”小翠大喊。四个小伙子和杏花都跑来了“看什么?”众人围着哥嫂转了几圈,“好年轻,好漂亮!”秉义调皮地说:“这是哪家大姐、大哥啊?”大嫂给了他一拳头。黛玉说:“秉义真会买,这篮色配着这白毛边,真美绝了,真的年轻十岁,尤其嫂子,这蓝色一衬,脸儿又白又嫩,好俊俏啊!”大哥笑着说:“你嫂子年轻时,可是个大美人!”紫娟说:“大哥年轻时也是个英俊小伙子吧!”众人拍手大笑。杏花说:“咱们都有新衣服了,四个哥哥还没有。”紫娟说:“有!咱们还有一匹蓝缎子,明天开始给他们做。”“好!好!”年轻人欢呼,小翠在人群中蹦来跳去,拍手喊“又过年了!又过年了!”

中饭后,小翠和两个姑姑给干爹、干娘送皮袄。干爹摸着皮袄:“这是很贵重的皮料,又让你们破费了。”“女儿孝顺父母的,讲什么破费?你们试试。”三个人帮着干爹、干娘穿上了衣服。“鬼丫头,怎么知道我们的尺寸,很合身。”干娘高兴地说。两人坐在太师椅上,深褐色团花缎子面,浅褐色毛边,真贵气!三人端详着干爹干娘,不住赞扬。“干爷爷像个大王爷,干奶奶像个皇太后。”小翠拍手说。

干爹说:“你们来得正好,我正有要紧事同你们商量。”三人认真地听着。干爹说:“这里的冬天又冷又干燥,对青儿的病极为不利。肺脏和外面的气直接接触,最要紧的是外面的空气要洁净、湿润,若能在树林边、深山里静养,比吃药都管用。”“哪有这样的地方?”紫娟问。干爹说:“眼下就有这么个好地方,我和你干妈二十年前曾去过,那真是青儿养病的绝佳去处。那里住着我们的一位姑妈,姑夫已去世,孩子不在身边,现孤身一人,很想念我们。前几天竟派了个人来接我们,这几日和你干妈商量,想带你们进山。”紫娟问:“是到深山里?有豺狼虎豹吗?”干爹笑了,“那有你想的那么恐怖?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就怕你不愿回来了。最重要的,那里有很多草药,青儿的药还差两味,正好去找找,不知你们愿不愿意去?”

黛紫二人小声商量了一会,紫娟说:“治姐姐的病是第一重要的,若对姐姐的病有利,我们愿意去。只是还要同大哥一家商量。”“那是当然。”干爹说。“你们都要走,就扔下小翠不管了。”小翠说着哭了起来。干娘连忙把小翠搂入怀中,“乖孩子,别哭,你是我们的开心果,我们也舍不得你,明儿,同你爹娘商量一下。”

当晚,二人就把这事告诉了全家。人人惊骇。大嫂说:“那里人生地不熟,谁给你们做饭?谁能知冷知热地疼你们?咱们一家子在一起热乎乎的,多好!你们猛的这一走,抛下我们……”大嫂哽咽起来;小翠、杏花也哭起来;大哥、几个侄子也低头伤心。紫娟望望众人,说:“别哭了,像生离死别似的!这样,我和姐先去看看,若住不惯,立即回来;若那里很好,我们尽快弄一个大房子,把全家都接过去。到了那里,十天之内一准带信给你们。”听这么一说,大家心情稍好些。大哥说:“就这样吧,这两日帮妹妹打点一下。”大家散去。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