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却心机!李白很懂与朋友饮酒同乐的好(组图)

2017-08-18 06:05 作者: 云淡风轻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李白于诗中说出一个道理,与友人同乐后,能够一起忘却世间烦忧。李白为骑鲤鱼者。(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活在通讯便捷的世界里,反倒偶尔会羡慕起没有电子产品、古朴又单纯的时代。古人真是有幸,能够诞生在往昔。不过,无论是古今哪一种生活,或许最让人动心的,应该是人与人能够毫无心机的相处互动,大家都能够“陶然共忘机”吧!

古代文人在品尝了浓醇的美酒后,往往诗兴大发,能够立即吟唱出一首值得后世流传的诗作。现代人虽然不会像古人那样吟诗作词,但是与古人相同的是,喝了酒之后,能话匣子大开,将心中的不快一一吐露出来,甚至能在与友人同乐后,一起忘却世间所有琐事与烦忧。这种自得快乐的状况就像李白的《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那样吧!

《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

暮从碧山下,山月随人归。

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

相携及田家,童稚开荆扉。

绿竹入幽径,青萝拂行衣。

欢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挥。

长歌吟松风,曲尽河星稀。

我醉君复乐,陶然共忘机。

傍晚之际从终南山下来,月色伴随着我们归返。

回头看着刚才走过的山路,深青雾气横亘于缥色的山岚中。

彼此携手前往农家,稚童打开了荆门。

走入种满绿竹的幽静小径中,青萝拭过行走之人的衣裳。

我欢乐诉说着得到了歇息之处,我们一同举杯,酌饮美酒闲聊着。

我们引吭歌唱着〈松风〉曲,歌罢亦银河星稀了。

我喝醉了,他也乐开怀。两人舒畅地忘却了人世的俗虑狡诈。

当念读着李白的“欢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挥”、“我醉君复乐,陶然共忘机”等诗句时,一想到李白竟然认为与友人相处甚欢后,能够忘怀人与人之间的巧诈心机,可见李白真心觉得与斛斯山人的往来是令人深刻不忘的,否则他怎会懂得用“陶然共忘机”这一句来描述呢?这一句,让人不得不说,李白是真懂友情为何物之人啊!

这不禁令我想起2011年超夯的电视剧《我可能不会爱你》。诗词与电视剧都让人感受到了温馨的情谊,只是,电视剧呈现了异性朋友的来往,而且与一般“纯友谊”不同的是,电视剧女主角程又青未能立即觉察男主角李大仁的“爱意”,以及自己未曾明了心底深处的“心意”,而总自称彼此是“最好的朋友”。即便如此,观众还是能深切地感受到情谊的可贵。


真正的好朋友,是能在彼此的对谈中找到安歇之地的。(图片来源:Pixabay)

好朋友的可贵

真正的好朋友,是能在彼此的对谈中找到安歇之地的。就像头痛欲裂遇到了万金油。在最适当的时机正巧最需要刺激性十足的凉爽辛辣以给予安定凝神的甜头。

看着看着,不禁让人对于男女主角能相约到山顶上喝酒聊心事的交往型态是挺欣羡的。试想,世间有哪几对异性朋友能如此惬意的相处?心情若不好,只靠一通电话或一封短信就能将对方约到山上,观赏着夜景,一边畅饮啤酒一边畅所欲言。接着,把想念的都念了、想骂得都骂了,再听着比自己所言的更为理性的朋友的劝慰,随后在结束了这一场“分享”后,还不需事后忧虑当时的言论会出现“余波荡漾”。这一切,只因自己内心很笃定:“他⁄她够了解我”,所以实在是能够在说完话后就很放心的转身离去。

不过,这毕竟是属于现代人观赏的电视剧,就算翻烂了《唐诗三百首》或任何词人的作品集,我们都不可能阅读到诗词内容是讲述文人与异性友人相约到山顶喝酒,然后来一场关于日常生活方面的诉苦。不过,即使没有大众偏爱的、似有若无的爱情元素,我们仍希冀能够拥有互信互助的友情。有时候,我们都或多或少会憧憬那种仅仅是歪头一瞥,就能够与某人默契十足地来到老地方,一齐共享心情与美食的“老习惯”。

所以,即使是依靠信件往来来维系友情的形式,依旧不会让人感觉过时或老气。古人那些相知相惜的坚定友谊确实是让人钦佩:倘若生在古代的他们又相隔千万里,仅能依靠书信来确认彼此的思想与心情,倘若他们又刚好罕少碰面,真的就只能端靠只字词组来试着解读对方了。莫怪乎珍惜真情谊的文人能够书写出让千人万人传颂的诗词。

真正的情谊是能够跨越时代与社会环境,直直地敲击人的内心,逼促我们牢记不忘或起身追寻。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