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没有美与丑,只有善与恶(图)



(摄影:洪雅欣)

我们小时候相信很多事情,可是直到长大后才发现这些都是不存在的,但真的不存在吗?因为不能证明有没有,所以就认为石出是骗人的,这类的说法是相当符合现实逻辑的,可是却充满了缺乏弹性的思考力,就像我们如果在二三百年前说,我们生活的地球是个星球,而且除了地球之外,还有别的星球,一定没有人会相信你。但是大家现在都轻易接受这样的说法,最主要的是科学的发展,让我们见到有画面的真相,不管一件事再怎么真实,只要不是亲眼见到,人们就不会相信。常常我们看到的东西,接触到的东西,我们才相信,却不相信不存在的东西,当一个人看得到,,摸得到的东西才相信它的存在,而不能去感受不存在的领域。

看到这样一篇故事,很感人。

在从纽约到波士顿的火车上,我发现我隔壁座的老先生是位盲人。我的博士论文指导教授是位盲人,因此我和盲人谈起话来,一点困难也没有,我还弄了一杯热腾腾的咖啡给他喝。

当时正值洛杉矶种族暴动的时期,我们的谈话因此就谈到了种族偏见的问题。老先生告诉我,他是美国南方人,从小就认为黑人低人一等,他家的佣人是黑人,他在南方时从未和黑人一起吃过饭,也从未和黑人上过学。

到了北方念书,他有次被同学指定办一次野餐会,他居然在请帖上注明“我们保留拒绝任何人的权利”。在南方,这句话就是“我们不欢迎黑人”的意思,当时举班哗然,他还被系主任抓去骂了一顿。

他说有时碰到黑人店员,付钱的时候,总将钱放在柜台上,让黑人拿去,而不肯和他的手有任何接触。

我笑着问他:“那你当然不会和黑人结婚了!”他大笑起来:“我不和他们来往,如何会和黑人结婚?说实话,我当时认为任何白人和黑人结婚都会使父母蒙辱。”

可是,他在波士顿念研究所的时候,发生了车祸。虽然大难不死,可是眼睛完全失明,什么也看不见了。他进入一家盲人重建院,在那里学习如何用点字技巧,如何靠手杖走路等等。慢慢地也终于能够独立生活了。

他说:“可是我最苦恼的是,我弄不清楚对方是不是黑人。我向我的心理辅导员谈我的问题,他也尽量开导我,我非常信赖他,什么都告诉他,将他看成自己的良师益友。有一天,那位辅导员告诉我,他本人就是位黑人。

从此以后,我的偏见就慢慢完全消失了,我看不出人是白人,还是黑人。对我来讲,我只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至于肤色,对我已毫无意义了。

车子快到波士顿,老先生说:“我失去了视力,也失去了偏见,多么幸福的事!”

在月台上,老先生的太太已在等他,两人亲切的拥抱。

我赫然发现他太太是一位满头银发的黑人。我这才发现,我视力良好,因此我偏见犹在,多么不幸的事!

听到、看到的,都不必尽信,唯有用心去感受、领会、体验的才是中道… 

这是个好故事,这让我想起读过的小王子:小王子的狐狸送给小王子的秘密是:“最有价值的事物不是眼睛能够看到的事物,你必须要用你的心去感受!”听到的,看到的,有时都不能尽信,事事要用心去感受,去思考。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