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沒有美與醜,只有善與惡(圖)



(攝影:洪雅欣)

我們小時候相信很多事情,可是直到長大後才發現這些都是不存在的,但真的不存在嗎?因為不能證明有沒有,所以就認為石出是騙人的,這類的說法是相當符合現實邏輯的,可是卻充滿了缺乏彈性的思考力,就像我們如果在二三百年前說,我們生活的地球是個星球,而且除了地球之外,還有別的星球,一定沒有人會相信你。但是大家現在都輕易接受這樣的說法,最主要的是科學的發展,讓我們見到有畫面的真相,不管一件事再怎麼真實,只要不是親眼見到,人們就不會相信。常常我們看到的東西,接觸到的東西,我們才相信,卻不相信不存在的東西,當一個人看得到,,摸得到的東西才相信它的存在,而不能去感受不存在的領域。

看到這樣一篇故事,很感人。

在從紐約到波士頓的火車上,我發現我隔壁座的老先生是位盲人。我的博士論文指導教授是位盲人,因此我和盲人談起話來,一點困難也沒有,我還弄了一杯熱騰騰的咖啡給他喝。

當時正值洛杉磯種族暴動的時期,我們的談話因此就談到了種族偏見的問題。老先生告訴我,他是美國南方人,從小就認為黑人低人一等,他家的傭人是黑人,他在南方時從未和黑人一起吃過飯,也從未和黑人上過學。

到了北方唸書,他有次被同學指定辦一次野餐會,他居然在請帖上註明「我們保留拒絕任何人的權利」。在南方,這句話就是「我們不歡迎黑人」的意思,當時舉班譁然,他還被系主任抓去罵了一頓。

他說有時碰到黑人店員,付錢的時候,總將錢放在櫃檯上,讓黑人拿去,而不肯和他的手有任何接觸。

我笑著問他:「那你當然不會和黑人結婚了!」他大笑起來:「我不和他們來往,如何會和黑人結婚?說實話,我當時認為任何白人和黑人結婚都會使父母蒙辱。」

可是,他在波士頓念研究所的時候,發生了車禍。雖然大難不死,可是眼睛完全失明,什麼也看不見了。他進入一家盲人重建院,在那裡學習如何用點字技巧,如何靠手杖走路等等。慢慢地也終於能夠獨立生活了。

他說:「可是我最苦惱的是,我弄不清楚對方是不是黑人。我向我的心理輔導員談我的問題,他也儘量開導我,我非常信賴他,什麼都告訴他,將他看成自己的良師益友。有一天,那位輔導員告訴我,他本人就是位黑人。

從此以後,我的偏見就慢慢完全消失了,我看不出人是白人,還是黑人。對我來講,我只知道他是好人,還是壞人,至於膚色,對我已毫無意義了。

車子快到波士頓,老先生說:「我失去了視力,也失去了偏見,多麼幸福的事!」

在月台上,老先生的太太已在等他,兩人親切的擁抱。

我赫然發現他太太是一位滿頭銀髮的黑人。我這才發現,我視力良好,因此我偏見猶在,多麼不幸的事!

聽到、看到的,都不必盡信,唯有用心去感受、領會、體驗的才是中道… 

這是個好故事,這讓我想起讀過的小王子:小王子的狐狸送給小王子的秘密是:「最有價值的事物不是眼睛能夠看到的事物,你必須要用你的心去感受!」聽到的,看到的,有時都不能盡信,事事要用心去感受,去思考。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