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黛玉后传(十九)(图)

2017-09-08 00:00 作者: 黄靓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清代孙温画的红楼梦本。(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声明:此文与《红楼梦》没有关系,只是借用其中几个人物及个别情节而已。

放眼当今文坛,有不少反映古代宫庭斗争的作品。电影、电视也热衷拍此类内容:女人工于心计,男人善用权术,或者打打杀杀,充满暴力……当然,这样的内容可以写。也不乏优秀值得一看的作品。但大千世界,精彩纷呈,中华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不仅只有杀伐争斗,阴谋,权术。更有千千万万善良、真诚、本分的普通人,他们互相关爱,相互扶持。本书是写“善”的威德:“爱”的力量。这就是写此书的目的。本书概括起来,就是一句话:一群善良人的故事。

关于“林黛玉”,开篇第一回,就写林黛玉死而复生,正如凤凰涅盘,浴火重生,胞胎换骨,因此此书中将塑造一个崭新的“林黛玉”,相信读者会喜欢。

第十九回 殚心竭虑找症结 苦口婆心劝鸳鸯

十几天过去了。前几天宝玉黛玉二人反复推敲,仔细斟酌,拟了二十个应试题,良玉看了非常满意,自己一口气又拟了八个题目。这几天,良玉连续写了八篇文章。把黛玉夫妇请到书房,让他们评点指正。此时,黛玉和宝玉坐在椅子上低头认真阅读。良玉站着靠在书架上,边斟茶,边看着他俩。只见黛玉不住点头,宝玉则小声轻呼:“好文章!”不一会阅读完毕,宝玉说:“文章立意高远,不同凡响。”黛玉说:”文章论据丰富,材料翔实,典故名人语录信手拈来,恰到好处。很有气势,语句清新。确实是好文章。但要想考中前三甲,我感到还欠些火候。”黛玉思索了一会,说:“到底还缺什么,我一时也想不起来。我们三人均要好好想想。”宝玉说:“多少莘莘学子苦读诗书,能写出好文章的人不在少数。而要想在众多好文章中再拔尖,再出类拔萃,确实不容易。但咱们要学习杜甫的‘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精神,望良玉再加油。”良玉说:“我倒是不怕苦,但不知劲往何处用?”

这时干爹忽然站在门口,三人连忙接入,安顿在椅子上,递过来一杯茶。干爹笑着问:“好像碰到难题了。”黛玉说:“我们刚才拜读良玉的文章,各自谈自己的想法。”干爹说:“我不懂写文章,但我知道,当遇到什么难题无法解决时,干脆放下来,到外面走走,看看,也许回来就来了灵感。尤其这里,景色壮美,山水都透着灵气,他们也许会给你启示。所以我建议你们不要总坐在屋里读书啊,写文章啊,要多活动活动。活动,多动才能活,因活动开了,全身的血脉也畅通了。血脉畅通,脑子才能得到充分的养份。脑子才会越用越灵。”宝玉高兴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干爹说得太好了!现在不去,更待何时?走!走!”黛玉说:“你真是个无事忙,从明儿开始也不迟。”

这天大嫂果然早早地做了晚饭,饭后黛玉拉着紫娟,四人走出院子。小翠也要跟着去,大嫂连忙拉住小翠:“你给我好好刷碗。”小翠撅着小嘴,乖乖地刷碗。嘴里不断说:“我也要去活动。”大嫂边刷碗边说:“他们一天到晚读书,写字,老是坐着,所以要活动活动筋骨。咱们一天到晚都在干活,你还要活动什么。”

四人下了台阶,穿过一片柳林,到了河边,在柔软的沙滩上走着。黛玉,紫娟在前边,边走边说笑。宝玉和良玉走在后头,宝玉看她们说得热闹,抢前几步,走到黛玉和紫娟的中间。三个人叽叽呱呱更加热闹了。良玉一人走在后边,并没留意他们讲话的内容,只是情不自禁地盯着紫娟。只见紫娟活泼开朗,说说笑笑。此时粉红的夕阳照在她的脸上,真是面如桃花,与平时判若两人。这时,只见宝玉停下脚步,转过头来:“良兄,走快些!”良玉忙赶了几步,走在黛玉的身边。宝玉笑嘻嘻地问良玉:“我们紫娟在你房里照顾你,你满意吗?”良玉一时愣住了,随口回答:“很好!”宝玉又接着说:“紫娟是个好姑娘,你可不许欺负我们家紫娟。”良玉听到一口一个“我们家”的紫娟,心中不由生出一种酸楚。宝玉走到良玉身边,在他耳边小声说:“告诉你一个秘密,当初我同你妹成亲时,差点把她也娶了过来。”良玉一听,心里咯噔一下。这时只听紫娟喊:“宝玉!你们在嘀咕什么?”良玉看了一眼紫娟,心想:“‘宝玉’喊得何等亲切,自然,‘良玉’怎么就那么难于启口。那日下雨天,我求她喊我‘良玉’,到现在她都没点一下头。更别说喊一声‘良玉’了。”想到此,心里像被针扎了一下。心里一疼,脚步就慢了下来,又落在三人的后面。只见宝玉,紫娟二人不断打情骂俏,宝玉笑着叮住紫娟看,紫娟也意味深长地看着宝玉。

良玉此时,忽然心里明白了:“原来紫娟爱着宝玉!像宝玉这样俊俏风流的年轻公子,哪个姑娘不动芳心!何况他们三人自小就在一起,日久生情,再自然不过了。我这个大傻子,为什么就没想到呢?她刚到屋里照顾我,总是躲着我,我以为小女儿害羞,没想到她原本就是厌恶我,不愿看到我。那日雨中她来送伞,我心中感动,露了真情,提出了那样的要求,她始终没有答应我,只是哭,原以为她感动得流泪,现在想来,她是又急又气。平日在我跟前少言寡语,在宝玉跟前,何等开心,舒畅……我真是自作多情,像个小丑!”这时宝玉又喊他,他说:“你们玩吧,我不舒服,想回去休息。”黛玉慌了:“哥,你怎么了?要紧吗?”良玉说:“没事,一会儿就好,你们玩吧。”黛玉连忙说:“紫娟,你陪着去吧。”紫娟犹豫了一下,良玉看得清楚,心想:你何必为难,不情愿。你们就继续打情骂俏。想到这里,一人转身往前走,头也不回。

这几日,紫娟仍然是无微不至地照料良玉的饮食起居,可是良玉却旁若无人,不理不睬。紫娟心中纳默,到底为什么?以前也是不苟言笑,但面色是和悦的,如今整日板着面孔。晚上,紫娟无法入眠,辗转反侧:“我哪里做错了,他为何如此待我?那日雨中伞下,他还柔情万种,怎么这几日竟如此冷漠无情,难道富家公子都是如此,一时高兴了就对你甜言蜜语,不高兴了,立刻抛入脑后,形如路人。可是他身上从来都没有纨绔子弟的痕迹啊!难道我看错了人?”这时耳畔好像有个声音:“紫娟啊!你醒醒吧,你出身卑微,农家女孩子,又当过丫头,就像那田边的小草,任何人都可以随意践踏。林家少爷,江南首富,文武全才,品貌俱佳。这样的翩翩公子,就连皇帝的女儿只怕都愿嫁给他。你算什么,却痴心妄想!傻姑娘,别做梦了。”另一个声音说:“可是我太喜欢他了,我实在无法放开他。”那个声音又说:“不放也得放,长疼不如短疼!”紫娟痛心地哭了半夜。哭过以后,衡定好了自己的位置,反而轻松了许多。第二天坦然地一如既往地去服侍林少爷。

早饭后,大嫂拉了一把黛玉。黛玉明白大嫂有话要说。等众人离开了饭厅,大嫂悄声问:“有情况,你发现了没有?”黛玉问:“你发现了什么?”大嫂笑着说:“你是个何等细心的姑娘,怎么一结婚就变傻了。你看紫娟这几日脸上木木的,一点笑容没有。良玉本来话就不多,如今更是个冷面人了。我发现他饭量也减了,人好像也瘦了一……”黛玉说:“你说的对,确实如此!难道他两人怄气了?”大嫂说:“你可要想法子,这样下去不行。”黛玉沉吟了一会说:“大嫂!你放心,我有办法。”大嫂笑着说:“这还差不多,我还以为你只顾小夫妻俩乐,把别人都忘了呢!”黛玉脸一红,说:“怎么会?”大嫂推了她一下说:“去吧!我还忙着呢。”黛玉说:“你听好消息吧!”向大嫂摆摆手,笑着出去了。

午饭后,宝玉在练字,黛玉在窗下绣花,看到紫娟从哥哥房间出来,一把把紫娟拉进了屋,把她按在椅子上,说“你如今一心一意全在我哥身上了,把我们都抛在脑后了。”紫娟说:“什么一心一意?我是伺候人的丫头,只是尽丫头的职责罢了。”黛玉说:“你是我的亲妹妹,谁敢把你当丫头,我哥在你跟前端上了主人的架子了?”说着放下针线活,要找她哥算帐。紫娟连忙拉住了她,说:“说不上端架子,他是主,我是仆,主人爱理你,不爱理你,随他们的心,人家没有错。我这个仆人没有资格要主人怎么样?”察言观色,黛玉已明白了八,九分。黛玉说:“好妹妹,你以后有什么委屈,只管告诉我,别自己怄气,好吗?”宝玉也说:“你若气病了,良玉怎么办?”紫娟倒哭了起来。两人劝慰了好一会。

良玉端坐在书桌前读书,黛玉走到了他跟前。良玉一抬头,不由一愣:“你来了,怎么半点声响也没有?”“怎么了?我来了,还要大张旗鼓啊?”黛玉待了一会,问:“你暂且把书放下,我问你,你欺负紫娟了吗?”良玉说:“我怎敢?”黛玉说:“要不,就是给人家脸色看了?几天不搭理人家了?”良玉一愣,说:“她到你那里告状了。”黛玉一笑,指着他说:“两句话就套出来了,果然如此!紫娟才不是那种轻浮的姑娘!告什么状?”良玉说:“她在我这里太憋屈了,我看她在你和宝玉跟前倒是开心得很!”黛玉一笑:“噢!我明白了!你是嫉妒我们三人好!我们三人从小一处长大,太熟悉了,经常开玩笑。”良玉说:“既然如此,当初为何不把她一起娶了,三人在一起不更乐吗?”黛玉笑着用手掌在鼻前扇:“我怎么嗅出一股酸味?你以为宝玉喜欢紫娟,紫娟也喜欢宝玉吗?”良玉紧问一句:“你说呢。”黛玉盯着良玉,看了一会,“噗哧”一声笑了:“宝玉确实喜欢紫娟,可那是爱屋及乌。我和紫娟情如姐妹,我担心她一出嫁,我们就会天各一方,所以我当初多次劝宝玉,把紫娟也娶过来。可宝玉……”“宝玉怎么了?”黛玉小声说:“宝玉说,他心中早已让我占满了,再没有第二个人的位置。”良玉笑了,低头瞅着黛玉,说:“不害臊,这样的私房话也拿出来说。”黛玉的脸腾的红了,“不是怕你误解吗?一急就……”良玉转身倒了一杯茶,递给黛玉,“别害羞了,喝点水吧。其实在哥哥跟前就应该无话不说。”黛玉喝了几口茶,接着说:“傻子都能看出,紫娟是多么喜欢你,敬重你,你就如此迟钝,没任何感觉吗?”“我?……”良玉欲言又止。

黛玉说:“你刚才还说咱们兄妹间应无话不说。此刻,你为何遮遮掩掩。紫娟是个极端庄稳重的姑娘,自尊心极强,她知道自己出身低微,唯恐别人,尤其怕你看轻她,你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她都能感受到你对她的态度。何况几天对别人不理不睬,你知道你对她的伤害有多深吗?”良玉此刻痛悔不已,“我,我错了,可是我也不好受啊!”黛玉说:“你活该!你自作自受,也不弄清情况,就捕风捉影,胡思乱想。”良玉说:“可是那天宝玉明明告诉我,他差点娶了紫娟,还不断夸赞她。”黛玉一笑,说:“咳,我们家的那位活宝,开起玩笑来,不知轻重,你可别信他。”黛玉忽然像想起了什么,顿住了,又说:“不对!他也许故意那样说,试试你对紫娟的态度。我说那天怎么像发了疯似的,恣意同紫娟调笑,原来是演给你看的,你这个老实人竟当真了。我们也都上了他的套。”良玉说:“宝玉本来就比我们都聪明。”

黛玉说:“说了半天,有一句最要紧的话,我还没问。你到底喜不喜欢紫娟?”“我……”看他又不说了,黛玉想,为什么每次话一到此处,他就支支吾吾。“难道你有了心仪的姑娘?”良玉连忙说:“没,没有。”黛玉说:“你都二十几岁了,你又如此优秀,难道没有姑娘向你示爱?”良玉说:“父亲去世时,我才十几岁,当时上有老母,下有幼小弟妹,一副家庭重担就落在一个十五岁孩子的肩上,我哪有心思想男女之事;到了苏州老家,虽然富有,但偌大一个家就让我一个人扛着,感到压力太重,别人一喊我‘小主人’,我就怕。那时想,你要是个男孩多好,咱兄弟俩扛着,我就会轻松些。没想到母亲又把一个担子放在我身上,命我必须进京赶考,求得功名,把妹妹荣荣光光地接回来。你说在这种双重重压下,我有精力去想那些事吗?”黛玉理解地点了点头。想了一会,又说:“你想以后找个门当户对的吧?”

良玉直摇头,给黛玉添了茶,自己也倒了一杯,说:“前几年求婚的人络绎不绝,母亲也问过我,到底想找个什么样的姑娘。我告诉母亲,我不想要官宦人家的小姐,现在官场结党营私,拉帮结派,一旦当了官宦人家的女婿,一下就陷入争斗的漩涡;至于富家小姐,我也不感兴趣,咱们家够富了,不需要女家来帮衬。再说富家小姐,往往娇生惯养,飞扬跋扈。所以我不看重门阀,地位。只要姑娘好,母亲也很赞同我的看法。”黛玉欣喜地点头,说:“咱们不谋而合,我也赞同。可是你认为的好姑娘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良玉沉思了一会说:“我看中人品,我喜欢单纯,善良,温柔,体贴的女孩,当然模样也要好,还要聪明,灵秀。”黛玉微笑着歪着头听他说,只见良玉顿了一下,又笑笑说:“最好能对我有些许崇拜……”黛玉说:“你嘴中描述的姑娘,不是很像紫娟吗?即如此,你为何还……”良玉接着说:“你们多次旁敲侧击,我岂能不知,我始终没有表明,是因为我太顾惜她了。她和你一样从小失去父母的疼爱,如果嫁给我不开心,终生郁闷,岂不是害了她。那日我看她同宝玉在一起,活泼快乐。我就想,我这种冷性情的人,大概不适合她。所以我迟迟不敢。”黛玉说:“谁说你冷,你表面冷,心里热。像你这样的人,爱的更深沉,简直是用生命在爱。紫娟能得到你,终生有靠,我也放心了。我饿了,咱们下去吃饭吧。”兄妹俩高高兴兴下了楼。

这日,良玉读了一会书,出了书房。紫娟收拾完房间走了出来,经过黛玉门前,黛玉让紫娟进来。紫娟在外面书房坐了,看卧室门紧闭,黛玉说:“宝玉在睡中觉。咱们说话轻些。”“姐姐要说什么?”“我单刀直入。你也老大不小了,总要想想自己的事了。你想要个什么样的人,姐替你张罗。”紫娟说:“听天由命吧,跟姐姐,嫂子过一辈子也挺好。大不了以后嫁个庄稼汉,我本就是农家出身。”黛玉说:“你如今长大了,和我也生分了。以前咱们之间总是推心置腹,现在你听听你说的话,哪一句是真心话?”说着眼圈都红了。紫娟一看,慌了,连忙拉着黛玉的手说:“姐姐,我错了。你别难受,我说真话,你有姐夫百般疼爱,终身受用无穷。我是个弱者,与其疼爱,我倒想要呵护,能得到一个有担当的,刚性的,有力量的男人终身呵护,我心满意足矣。”黛玉一笑,说:“这么说,眼前倒有个这样的人!”紫娟说:“你说的是你哥吧。不行,人家是天上的龙,我是地上的一个小可怜虫,天壤之别。这样的人傲气的很,我这样的人,人家连正眼都不看的。与其被人轻视,我绝不嫁。”黛玉笑笑说:“还说别人傲气,我看你倒傲得很。”紫娟说:“我这样的人哪里傲得起来,只留那点可怜的自尊心来保护自己罢了。”说到这里,听到小翠在楼下喊小姑。紫娟说:“我走了。”黛玉点点头。

紫娟下了楼,卧室的门开了,良玉和宝玉走了出来。黛玉对二人说:“听到了吧,紫娟不喜欢宝玉这样的人。喜欢的是你良玉,但担心你看不起她,看来气还没消。”良玉说:“真冤枉!我怎能看不起她?”黛玉说:“为给你们调解,我这几天把嘴皮都磨破了,剩下的误解,你自己去说吧。你几天对人不理不睬,旁若无人,那不是最大的轻蔑吗?谁能受得了?你看着办吧。”

午饭后,紫娟轻轻上了楼,刚想进良玉的房间,忽见他站在窗前背对着门,凝神望着窗外。紫娟怕打扰他,刚转身要走,听到良玉说:“进来吧!”紫娟只好走到他身旁。“你连头也没回,怎么知道我在外边。”紫娟问。“你一上楼梯我就知道了。”“你的耳朵真灵。”紫娟小声说。“不是耳朵灵,是鼻子闻到了你身上的香味。”“香味?什么香味?”“就是那种淡淡雅雅的梅花香味,你不是熏的这种香吗?”“我从来不熏什么香啊。我自己怎么闻不到,别人也从来没说过我有什么梅花香。”紫娟想了一下说:“我知道了,姐姐也从来不熏香,可姐夫总说她身上有香味,你也像他……”刚说到这,紫娟忽然住了口,脸一下红了起来,忙低下了头。良玉笑了,问:“怎么不说了?”他轻轻地拉着她的胳膊,闻了一下,一缕幽幽的香味从袖筒内飘了出来,这香味让他迷醉,此时又看到紫娟正娇羞难当,妩媚俏丽,不由心荡神迷,但硬是让自己镇静下来,只是呆呆地望着她,喃喃地说:“真美!我要画下来。”紫娟轻声问:“你还会画画儿?”良玉微笑着说:“琴棋书画,略知一二。我喜欢吹笛子,来时匆忙,忘了带来。否则,就可以吹给你听了。”紫娟笑了,“我最喜欢听笛音。”良玉说:“那好,我以后每日吹给你听。”

这时,紫娟递来一杯热茶,良玉喝了一口,说:“你今天很高兴,看来你已经原谅我了。”紫娟问:“原谅什么?”良玉说:“前几日,我误以为你喜欢宝玉,讨厌我,我很难受,好几天没理你,我错了,以后再不会了。”紫娟说:“我与宝玉好,关你什么事。你为何难受;你是主人,理不理下人,那是你的自由,没什么错不错的。”良玉望着她娇嗔的模样,更觉可爱,一把拉住她的手,说:“你这个矫情的小东西,我若不喜欢你,我怎会难受。”紫娟望着他因激动而涨红的脸,比平日更觉英俊百倍,心不由狂跳起来。她连忙把手挣脱出来,跑出书房。

紫娟平静下来,再走进书房时,只见良玉正奋笔疾书,旁边已放了好几张写好的稿子。紫娟忙一张张放好,晾干。良玉又一口气写了好几张,终于放下了笔。对紫娟说:“让他们过来。”宝玉,黛玉争读这篇文章。两人边读边说:“更好了!”读完后,宝玉说:“真的不错,好像有热度了,有灵魂了,因此感人了。”黛玉沉思了一会,说:“原不知哥哥的文章缺少什么,此刻我悟出来了,就是--”“情!”两人异口同声。良玉此时手握茶杯,靠书架站着,也说:“这一点我也悟出来了。”宝玉眼睛一闪,问:“良兄今日怎么忽然来了激情,怎么回事?”良玉笑而不答,不由瞟了紫娟一眼。紫娟正含羞低头。黛玉早看在眼里,拍着手笑着说:“我悟到一条真理:原来男女之间的爱情,也是写出好文章的催化剂。”宝玉一听跳到紫娟身旁,拍着她的肩膀:“小紫娟,你这阵子可要对良兄更温柔,更体贴,更多情,好让良兄写出更好的文章。”紫娟羞红了脸,说:“你们都坏。”跑出了书房。黛玉又读了一遍,说:“比以前好多了,但还不到火候,还要加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