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货币宽松:舞会结束,剩宴开启(图)

2017-09-21 10:00 作者: 如松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7年9月21日讯】今年3月16日,美联储宣布今年第一次加息的时候,笔者就说到美联储的加息是为了打压资产价格,和通胀没多少关系(当时的通胀开始显示低迷)。其原因就在于当生产力发展停滞的时候(这有数据证明),央行的货币环境越宽松,有钱人就越会追逐资产价格,而由于生产力发展停滞居民实际收入无法增长以及对央行将来继续宽松的预期等,就会导致消费需求不断萎缩,让经济出现螺旋式萎缩。最终,就会导致1929年类似的大危机。1920年经济危机之后,美联储从1921年底开始用宽松的信贷政策应对这场危机(与QE没什么不同),逐渐导致贫富差距恶化和消费下滑,消费下滑的表现就是商业不断萎缩。1928年,美联储不得不在商业低迷的时刻、为了打压资产价格而加息,最后爆发了大萧条。事实上,如果美联储不使用利率手段打压资产价格,萧条就会更严重,因为贫富差距恶化的会更剧烈,资产价格更高,毁灭性也更大。

至于美联储在3月加息的意图,美联储的委员们在其它场合也声明是为了抑制资产价格。

一般来说,人们脑中“通胀让央行加息”的思维惯性非常强大,并不会注意这些非主流的信息,认为这些没多少意义。

现在,又有一家央行开始贯穿美联储的思路,那就是加拿大央行。加拿大央行虽然在9月的加息声明中说,加息是因为经济向好、失业率下滑、通胀预期会调转等原因。但是,加拿大央行的官员也表明了和美联储类似的态度。

9月15日,加拿大央行举行了一场以通胀目标和货币政策为主题的研讨会,名为“货币政策框架问题:2021年通胀目标更新”。(要注意“通胀目标更新”的含义,以往的中期通胀目标就是2%)会上,加拿大央行高级副行长Carolyn A. Wilkins表示,加拿大对改变央行使命持开放态度。他说,以开放的心态看待央行使命的“合理”替代选择。

位于加拿大渥太华的加拿大中央银行(Bank of Canada)
位于加拿大首都渥太华的加拿大中央银行(Bank of Canada)(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Zero hedge认为,Wilkins以上表态可以理解为:加拿大央行既可以调低2%的通胀目标,也可以直接废除这一目标,以金融环境和资产价格为政策使命(这与美联储3月加息的使命一致)。其预计,虽然这只是加拿大央行的初步探索,但可能创造先例。假如为了如实反映当前超低通胀环境下太过宽松的金融环境,加拿大成为首个正式改变使命的央行,其他发达国家央行可能别无选择,唯有步其后尘。

加拿大央行如果公开声明改变自己的使命,是先行者。虽然美联储在今年三月也给出了类似的含义,但并未有给出改变政策使命的真实表态。

另外一个迹象也必须注意,加拿大央行已经抛空了所有的黄金储备。一旦加拿大央行废除通胀率的政策指标,意味着要寻找另一个替代指标,调低通胀目标的终点是不是向零通胀过渡、让自己的货币近似金本位?只能拭目以待。之前也曾说过,世界的未来很可能回归金本位。

一旦美联储和加拿大央行撕开面纱,其它央行就会不顾忌通胀指标加速撤出宽松的货币政策,资产价格涨的越快,撤出的速度也会越快。因为在这样的理念之下,资产价格是美联储和各国央行的头号敌人!它即扩大了贫富差距,也会导致消费继续低迷进而让经济低迷。同时,这也为央行解决自身的核心问题开通了道路,由于次贷危机之后,各国央行开启超级货币宽松的政策,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从8000亿美元左右膨胀到现在的4.5万亿美元,直接后果就是让债务规模空前膨胀。到今年6月,全球债务已经达到217万亿美元,超过全球GDP总量的3倍,如今,全球债务的增长速度已经明显超过经济增长速度,这才完全是庞氏骗局。一旦经济继续低迷下去,债务泡沫就会破裂,之后的超级通胀会让各国的央行破产!所以,央行现在最聪明的选择就是急刹车,撤出2%的中期通胀目标,实现资产负债表的正常化和利率正常化。

在今年3月始于美联储、接棒于现在的加拿大央行的思路已经产生了蝴蝶效应。上周,美联储三号人物、纽约联储主席杜德利表示,即便美国通胀低于美联储的目标,继续逐步撤除货币宽松政策也是合理的。华尔街见闻当时提到,杜德利说今年通胀低迷可能是源于“结构性变化”,这暗示美联储或将下调通胀预期。Zero Hedge也认为,杜德利在暗示联储可能下调通胀目标。英国央行的鸽派委员Vlieghe改变态度支持英国央行加息,他说:货币政策带来的刺激效果可能比自己原先预期的更高,且经济数据也表明,英国正接近利率需要上调的时刻。而此前,他反对加息。

未来会看到,美联储、加拿大央行、英国央行同欧洲央行、日本央行和澳大利亚央行的政策分歧越来越大,但最终,随着越来越多央行追随加拿大央行行动,全球央行的脚步将再次趋于一致。

随着美联储、加拿大央行和英国央行不断修改自己的货币政策目标,放弃对中期通胀目标的追求,改为关注资产价格膨胀、债务膨胀对经济的破坏作用,更关注自身庞大的资产负债表在未来会形成的、对自身的灾难性打击,会导致所有发达经济体进行货币政策的恐慌性转变(预计半年内完成),资产价格的断头时刻就会到来。

很多人认为调控政策是资产价格的压力,这本身就是错误的,任何一国政府基于财政的需要,都没有动力主动打压资产价格,特别是没动力剧烈打压资产价格。资产价格的唯一敌人是——央行,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那些具有独立性的央行必须捍卫自己的生存权——不破产。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