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财骗色害人不浅的“神棍”离奇死亡(图)



好的信仰可以引导人从黑暗走向光明。(图片来源:Pixabay)

在台湾每个人都有宗教信仰的自由,无论所信奉的对像为何,对个人而言,小者可以独善其身,劝人为善,大者净化人心,乃至端正社会风气,影响所及不可说不大。所以也因为如此,我们经常可见到有些人因着某宗教的引导或信奉而从黑暗走向光明,亦有人因执着于宗教而施舍一生,兼善天下,成为众人敬仰的典范。但是相对的,藉着宗教之名行使诈财骗色,专搞鸡鸣狗盗者仍大有人在,这些人利用人性畏惧鬼神的弱点,从中搬弄虚假,制造陷阱,使无知者信以为真而莫名掉入其中,原本一场怪力乱神的丑剧最后也会因演员卖力的演出而成了众人口中的神迹,如此的案例在我们社会中可说随处可见,只是令人感到遗憾的是,这些活生生的例子却未带给人们多少警惕!

英国传播理论学者费雪尔尼教授曾说:“假若媒体是一把利刃,那么它的杀伤力绝对比一把普通的刀还要锐利几百倍。”在此我们希望藉着以下这则故事,让今天的社会大众更认清那些装神弄鬼,假藉宗教之名,暗地里又为非作歹的不肖之徒,当然也更要藉着这则故事来看看那些恶徒神棍最后所应验的下场!


神目如电,作恶者最后必自食恶果。(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1984年10月,位在彰化县的某神坛传出一起离奇且怪异的命案,一位名叫傅昌颉的乩童在帮人作法时,躲藏在神相背后的虎头蜂窝无故突然破裂,窝内数以百计的虎头蜂居然聚集朝着傅昌颉的头脸猛叮,直到他倒地气绝身亡为止。傅氏在当地是位知名的乩童,有“傅大师”之称,许多达官显贵或民意代表都曾前来膜拜问卜,命案一发生在地方确实造成不少震撼;只不过让外界百思不解的是,为何虎头蜂窝做在神相背后而傅氏一家人却从未查觉?当检警法医前来验尸时就此一问题询问死者的太太王美娇,王女很直接回答不知道,她自己也语带质疑的说,每天一早起床她都会固定擦拭神相,顺便整理神桌上的东西,却从未见过任何一只蜜蜂,蜂窝就更不用说了,如今突然出现一个这么大的虎头蜂窝实在令她十分讶异。检警双方一听虽感此案颇具灵异,但也无从证实,只能确定死者是活活被虎头蜂叮死,最后只好开具死亡证明,草草了结本案。

然而傅昌颉的死果真是意外被虎头蜂叮死?其实熟识他的人大都不这么认为,反倒觉得这是他作恶多端所引来的一种恶报。自小本性就狡猾懒惰的傅昌颉出生在彰化的小镇,父亲是个职业赌徒,母亲在市场贩卖葱油饼,生活十分贫苦,在傅氏十二岁那年,绰号叫“黑矿”的父亲因在外积欠赌债遭黑道杀成双脚残废,原先大家以为他会就此戒赌,没想到他却利用本身残废受人怜悯的优势,改行当起算命仙兼乩童,专门帮人改运、收惊及看风水,同时自己还谎骗能与天上神仙沟通的本能,只要随便画个符,神仙就会降临在这张符咒上保佑祈求者,当时被他所骗的信徒至少在数百人以上,其中不乏还有高知识份子,只是他们却万万也没想到黑矿根本不识字,那些所谓的平安符只不过是他的涂鸭而已,别人却视其为宝贝,真可谓是一大讽剌。

后来黑矿渐渐打出知名度后,在信徒的协助下来到台北的万华开设一家规模不小的神坛,因双脚残废,自己佯称是古代兵法专家孙膑的第十八代弟子,法号“天残大师”,期间为了稳固自己得来不易的事业,他找来黑道当靠山,利用他们做假宣传,使得不到一年时间他的名气已如日中天,许多政府官员、民意代表、工商业钜子及一般的升斗小民都蜂拥的前来请他“指点迷津”,有的还聘他当顾间,写匾额,据说当年他写的匾额在大台北地区还能见到(其实是假手他人写的),此外更离谱的是,有一年中央政府的某机关研拟兴建一栋大楼,主管该工程的一位高官则邀聘黑矿当“总顾问”,负责一切风水和地理的最高指导,以致于在大楼未兴建完成就被外界称之为“百分百的风水”,许多预先被通知日后前来此地办公的官员更为之兴奋,谁知才短短一年,这栋大楼竟接连发生两次火灾及一位工人上吊自杀,也许黑矿的名声真的太大了,对于此事也没人把责任怪在他身上,主管工程的高官还一再辩称这些事件都纯属“意外”,与地理风水无关。

擅于交际宣传也是黑矿过人的地方,那时台湾还是农工业时代,许多人都存有媚洋心理,总是认为能和外国人接触是件了不起的事,因此黑矿便透过关系,从香港请了几位外国人来台湾和他合照,并以此作宣传,声称自己是国际级的命理大师,其神通广大的能力足于与世界级的大师相庇美,当时不少人确实信以为真,连国内许多知名的艺人、政治明星都相继拜他为师,有的还主动做他的干儿子,有些年轻貌美的女孩子更是投怀送抱,黑矿则是来者不拒,最后因罹患不明的性病而死于非命,享年五十四岁。


若人的心是诚恳、光明的,不用求神问卜,上天一样还是会保佑善良人。(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对于父亲的所做所为傅昌颉完全看在眼里,台湾有句俗话说“有样学样,没样自己想”,自小就不喜爱读书的傅昌颉在父亲的教导下练得一身装神弄鬼的好功夫,国小开学的第一天他就带着满书包的符咒在教室张贴,且以老师气色不佳为由,表示主动要为他驱魔,搞了全校师生人心惶惶,这样还不够,有一年冬天流行感冒,许多老师都被感染,整天流鼻涕又咳嗽,傅昌颉认为这是邪魔作怪,隔天竟带着父亲在距离学校不远的地方搭坛作法,声音之吵杂使得学校无法上课,校长出面协调居然被指为违背神意。

国小毕业傅昌颉并没有继缤升学,反倒留在家里当“少爷”,整天游手好闲,年纪不到十五岁,吃喝嫖赌可说样样精通。只是好景不常,自从他父亲黑矿死后,家里突然掀起一场家产争夺战,傅昌颉斗不过父亲身旁的那些小妾,暗中被人杀成重伤,潜逃到彰化躲藏,后来他认识了一位名叫蔡寿年的流浪汉,两人个性相近,说话投机,利用夜里他们在庙里偷了一具神像就在一间破草屋里当起了乩童,并将父亲的那套骗人的真传发挥了淋漓尽致,刚开始一直都没人前来捧场,傅昌颉灵机一动便买了一大包的糖果分送给附近的小孩子,然后邀他们到神坛看他作法,这些小孩子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免费帮他们作起了广告。


神棍藉着宣传,不起眼的神坛竟一跃变成了当地香火鼎盛的祭拜指标。(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果然不到半年的时间,原本一处不起眼的神坛竟一跃变成了当地香火鼎盛的祭拜指标;有了钱,有了名气,傅昌颉为了独霸神坛居然忘恩负义,暗中唆使外人把蔡寿年毒成哑巴,再将他送到桃园火车站乞讨,后来因禁不起风雨寒冷袭击,活活冻死在街头。

机灵狡猾这是傅昌颉独特的个性,在二十年前台湾的商场稀少见到所谓的连锁店,颇具生意头恼的傅昌颉却早已意识到神坛也可以以连锁的方式来经营,于是他开始征求信徒的意愿,只要在家里供奉同样的神,挂传氏的招牌就足于成为会员。一旦信徒成为会员就必须每月缴交固定的会费及捐献费,傅氏亦会不时进驻连锁的神坛,帮信徒解决问题,等候时间一久,性好渔色的傅氏就会利用进驻之便,假藉神意对连锁会员的家属进行性侵害,得逞后再加于威胁控制,期间不知造成多少家庭的破碎,有的还想不开寻求短路,对此傅氏却视而不见,甚至还要胁他们不得退出会员,否则就下符咒毒害他们,其卑劣手段看在会员们的眼里只能敢怒不敢言。

不仅如此,假藉神意行使诈财亦是傅氏拿手的招术,对于前来问神卜卦的信徒,若是家境不错他都会主动要他们留下地址电话,然后在相隔数星期后才假藉理由打电话请他们到神坛索取“护符”,这期间傅氏会制造许多对信徒不利的借口,一再向他卡油要钱,直到认为满意为止,当时在丰原就有一位杨姓的董事长夫人就被骗财骗色,连同女儿都惨遭魔爪,后来因禁不起打击服药自杀,所幸即时获救;无独有偶,有位潘姓的乡下人,因太过于迷信他的话,最后活活淹死在家中的井里,不过这些案例并没有对他的名气有所打击,每到选举总是有不少的候选人聘请他当顾问,要他看风水,甚至在服务处摆起神坛作法,企图想藉他的法术赢得高票当选,这样的人不仅过去才有,在号称E世代的今天仍大有人在。只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傅昌颉半生假藉神明招摇撞骗、害人无数,最终却难逃死在神相面前的命运,如果说这是神明给他的惩罚,倒不如说是害人害己的下场。

寻求宗教信仰不外乎是为自己找个心灵寄讬,如果您的心是诚恳、光明的,不用天天膜拜喊神的名字,神一样还是会保佑您的,相对的,若是心术不正,常常害人,即使是天天膜拜喊神的名字一样是不灵,因为神既然能被人称为神,受人尊敬,衪所保佑的人一定是好人。那些假藉神意开神坛的人,若是心存邪念,公然在神明面前耍诈害人,假使神明是存在的,难道不会狠狠处罚他们吗?再者,时下不少的政治人物,每到选举总会不时到庙里膜拜,祈求高票当选,如果他们是真正在为民服务,人民的眼睛自然是雪亮的,不用问神拜佛也会当选,相对的,若是平时不为民服务,只会在选举关键时刻才请神护佑,神明若是有灵也不会去帮助这样的人!

(文章摘自《坏蛋别逃》,赖树明着,大千出版社出版)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