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孩子说,胜过对孩子说》我应该相信你(图)


 妈妈与女儿是最亲密最容易沟通的。
妈妈与女儿是最亲密最容易沟通的。(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朋友觉得我跟女儿间沟通毫无障碍,有一次她问我:“你们感情那么好,一定没半点不愉快过吧?”

这件事情虽然已经过去快七年了,但每每回想女儿的哭声,我的心里总是百感交集,不止沉重,更是沉痛。

此时我尚未怀第二胎,在家里陪了带女儿之外,就是在写作和家务之间忙碌,虽然时间紧凑,我却乐此不疲;那天清晨,一如往常,我跟女孩在房间里玩乐,但编辑临时找我商量书的内容,保险起见,我将女儿暂时放在长辈的房间,拜讬长辈帮我临时照顾。

女儿那天很听话,让我很顺利地完成跟编辑的沟通工作,我回长辈的房间将女儿抱回来没多久,长辈就怒气冲冲地跑来质问我,有没有看到她摆放在床前的金元宝。

“我没有看到。”

长辈转而又问我:“你女儿拿了吗?”

“她那幺小,应该不会拿吧?”我回答的并不确定。

“你都还没有问!怎么知道她没有拿!”长辈失去了耐性。

“宝贝,你有没有看到放在柜子上的金元宝?”

女儿摇摇头回答我:“没有。”

“金光闪闪的,很漂亮的,像这样......”我还特别画了图形给她。

女儿皱着眉,若有所思地想着。

我安慰女儿:“宝贝,你不要怕,如果你拿了,就告诉妈妈,你放去哪里了,我们把它放回原位好不好?”

女儿很认真地想了又想,再次摇头说:“我没有看到。”

长辈叫道:“怎么可能!除了你根本就没有人看到,你知道那个金元宝对我有多重要吗?我每天都要摸它的!我昨天摸它的时候它还在!”

长辈认定了是女儿拿了她的金元宝,但是女儿却不愿意承认,此时我做了最错误的决定!我相信长辈的话,因为除了女儿,没有人再去接触那个金元宝!我以耐心为攻势,蹲在女儿面前故意诱导她:“宝贝,你是不是拿了?可是怕被妈妈骂,所以不敢告诉我你把那个金元宝放在哪里了?”

女儿依旧摇头:“我没有拿。”

长辈站在我面前,她凌厉的眼神几乎能将我的身体穿透,我硬着头皮继续问女儿:“你是不是特别喜欢那个金元宝呀?妈妈知道哪里有卖的,可以买个一模一样的!”

“金元宝?”女孩的眼睛亮起来,她指着我给她画的图问:“跟这个一模一样吗?”

长辈更是一口咬定:“你看,一定是她拿的。”

我的身体,虽未被长辈凌厉的目光所穿透,但这句话足以让我万念俱灰,小心隐藏在身体里的自尊心像是吞了魔似地逐渐庞大,我自身的恼怒,未能看管好女儿的自责,以及忙碌之余被人质问的羞愧,皆在此时汇聚成一团,拧成了一个信子,只待怒火一燃,就“砰”地炸了。

“为什么刚才问你的时候你没有说呢?你到底把那个金元宝藏在哪里,拿出来给我!”我的情绪失控了。

女儿惊呆地看向我。

如果我有一面镜子,镜子里的我一定是青面獠牙、怒发冲天!

女儿突然放声大哭!我的心在此时软了,想伸手抱抱她,长辈在背后又补一句:“一定是她拿的!她害怕被你知道!赶快问,我要赶快找到我的金元宝!”

我的心只软了一秒,随即用更凶的语气逼问女儿:“你到底放在哪里,赶快找出来好不好?”

女儿此时担忧地看着我,她似乎意识到金元宝对我们有多重要,她虽然脸上还挂着泪珠,但还是摇晃地站起来,她的小身影在房间里慌张地走来走去,时而趴到床底下看看,时而又翻开今早她动过的玩具箱。

“一定是她拿的!”长辈没有罢休的意思。

我着急地跟在女儿身后,但凡她找过的地方我都再一次细细检查,可惜我们什么也没有找到,长辈的一再催促使得我无法平静,我让女儿伸出手向我保证,她并没有拿金元宝。

女儿不安地递过她的小手,我重重地拍下去,她的脸涨得通红,哭声如行在海中的船笛般鸣起,我逼问女儿:“金元宝到底在哪里!你不可以说谎,今天必须要找出来!”

长辈在旁边补话:“对!那不是你的东西!一定要拿出来!”

女儿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不知道逼问多久,女儿哭得累了,最后竟然趴在地板上睡着了。

长辈的怒气未消,她认定金元宝是我的女儿所拿,我因没有尽好照顾的责任也受到了责难,我向长辈道歉,希望她能够原谅我跟女儿的过失,同时也愿意赔偿一个金元宝给她。

“那个金元宝对您一定很珍贵,对不起,我暂时找不到那个金元宝,我买一个一模一样的先给您,您觉得怎么样?”

长辈毫不领情:“对不起有什么用?赔?可以百分百的一模一样吗?你让她别再装睡了,赶快问!我的金元宝到底在哪里!”

我无法责怪长辈对于晚辈的不体恤,或许那个金元宝的份量在她的心头比我们两个都来得更重要,所以她才能够如此有架势地让我们必须交出金元宝。

我整天的时光都花费在“逼迫”女儿交代金元宝的下落,女儿的手心被我打得红肿,她哭得满脸都是眼泪鼻涕,却依旧用啜泣的声音小声地说:“妈妈,我没有看金元宝。”

我咆哮着:“我不相信你!我一点也不相信你!”

我们身心俱疲,稍稍有时间休息,长辈又在耳边提醒:“赶快把金元宝找出来给我!”

苦无对策的我只能打电话求助先生,询问他是否知道长辈有一个珍贵的金元宝,先生听到我的描述,安慰我好好陪伴女儿,这件事情交给他处理。

先生回来后,手里拿了三个金元宝,长辈看到后眉开眼笑地接了过去,但依旧认定丢失的金元宝依旧是大女儿弄丢的,但她大人不计小人过,此事就这样掀篇而过,我询问先生三个金元宝的价格,先生称金元宝是塑胶制作,上面贴的是金箔,金元宝本身是个糖果盒,因为长相可爱讨喜,长辈每天早上都会习惯摸了金元宝之后才出门,此时的我,无心去管金元宝的价值和贵重,我只想知道,原本的那个金元宝究竟去了哪里?

在家人的询问之下,长辈这才坦承自己一时忘记将“金元宝”放进了包内没有拿出来,后来看到,却不愿意承认错误,才会继续“冤枉”是大女儿所拿。

我的耳朵听不到长辈那套“因为所以”的解释,我的眼泪在那刻决堤般地涌了出来!女儿一直在我耳边说“我没有”,而我却固执傲慢地说出:“我不相信你!我一点也不相信你!”

女儿手心的红肿很快就会消除,但我对她的不信任,要经历多久的时间,才能够慢慢被其他的记忆所填补?我要做多少的补救,才能重新让女儿对我有所信任?

我在女儿睡醒后跟她道歉,但她对我的过错毫不在意,在我不断抱着她哭说对不起的时候,女孩伸出她的小手,双眼泛红地帮我擦掉泪珠。

如今,时隔七年之久,每每回想此时,我的内心都会一片酸楚。女儿呢,或许对于这件事情早已忘记,因为她每天都在记录我跟她的快乐往事。

我跟女儿的相处,直到现在,都还会出现小冲突,我们各有各的倔强脾气,她们教会我的事情,远远比我教会她们的更多。

我跟女儿的相处,依旧偶有小冲突,我们各有各的倔强脾气,但我愿意,不管发生任何事情,我都一定要选择先聆听她怎么说,听她怎么说,再来决定我如何做。我不要用蛮力武断地切断与她之间维系的所有亲密关系。现在,我跟女儿的沟通依旧如此。

现在,我跟女儿们在面对问题的时候,我都会打开耳朵,听听她们怎么说,因为我知道,唯有相信,我们之间的沟通之门,才能永远都保持畅通无阻。

本文节录:【听孩子说,胜过对孩子说】一书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