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黛玉后传(三十三)(图)

2017-10-21 00:00 作者: 黄靓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清代孙温画的红楼梦本。(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声明:此文与《红楼梦》没有关系,只是借用其中几个人物及个别情节而已。

放眼当今文坛,有不少反映古代宫庭斗争的作品。电影、电视也热衷拍此类内容:女人工于心计,男人善用权术,或者打打杀杀,充满暴力……当然,这样的内容可以写。也不乏优秀值得一看的作品。但大千世界,精彩纷呈,中华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不仅只有杀伐争斗,阴谋,权术。更有千千万万善良、真诚、本分的普通人,他们互相关爱,相互扶持。本书是写“善”的威德:“爱”的力量。这就是写此书的目的。本书概括起来,就是一句话:一群善良人的故事。

关于“林黛玉”,开篇第一回,就写林黛玉死而复生,正如凤凰涅盘,浴火重生,胞胎换骨,因此此书中将塑造一个崭新的“林黛玉”,相信读者会喜欢。

第三 热火朝天救灾 大张旗鼓齐开张

第二天是忙忙碌碌的一天。宝黛夫妇匆匆地吃了早饭,眼看着兴儿带着众小厮分别登上三辆马车,分头向街上驶去,才匆匆地向仙鹤台走来。台上的楼梯口处,两个小厮和两个丫头已恭恭敬敬站在两边,见到他们,立即喊:“姑爷好!姑奶奶好!”黛玉笑着说:“你们早!不要这样拘谨,随便些。以后腿要跑勤些,嘴头子要利索些,传达事情时,要简洁,准确,不得有误。办完事情,要立即回到台上,免得临时找不到人。闲时,你们可在台上坐坐,玩玩,渴了,饿了,这桌上的茶水,点心可以随便拿着吃。”四人都笑了,齐声说:“是!”

宝黛二人边说边走,到台上各处看看。只见地面上,栏杆上一尘不染,锦阁的四面琉璃窗擦得铮明透亮;鹤台中央张了一把硕大的布伞,伞下摆了一张乌木雕花大长桌,桌后放了两张乌木雕花椅,椅上都搭了蓝缎软垫。锦阁内的外间,放了同样的桌椅。两人又进了锦阁内间,只见临窗放了一张双人床,床上铺设了簇新的枕褥,被子,床上安了葱绿纱帐,床前的脚踏上,端端正正地放了两双绣花拖鞋,旁边还有一个小小梳粧台。宝黛二人相视而笑。宝玉说:“李伯大概想让咱俩在这睡,替他值夜班吧,难为他老人家想的细致周全。”两人转了一圈,来到台中央桌后坐下,丫环画儿连忙递过来一杯香茶。这时桌上已摆了一大盘水果,一大盘各色精巧小点心。画儿说:“李伯说,你们可以在阁内也可以在阁外做事,所以设了两套桌椅。”两人喝了茶,黛玉问宝玉:“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宝玉掏出怀表:“已是巳辰了。”黛玉一招手,四人连忙走过来,黛玉说:“画儿留在此处,你们三人分别到三府,去把名单要来。”“是!”三人答应着,飞也似的下了楼梯。

不一会,三张名单拿来了。宝玉说:“你们三人休息一会,画儿磨墨。”两人头挨头,一齐看着三张纸,耳鬓厮磨,在名单上数着,算着,勾着,画着。过了一会,铺开一张大纸,宝玉蘸了墨,只见黛玉读着,宝玉写着,写了满满两大张。写完后,宝玉额上微微冒出汗珠,丫头棋儿连忙在旁边轻轻摇扇。画儿洗净了手,从盘里拿了一个大酥梨,削了皮,切成块,放在俩人跟前。宝玉吃了几块酥梨。黛玉抬头,望了望太阳,说:“真有点饿了!”话音刚落,只见炎儿,卫儿两个小厮提了两个大食盒走来。打开几层,分别把饭菜摆在桌上,顿时香气扑鼻,只见两碗雪白大米饭,一大钵热气腾腾的乳鸽笋片汤,一盘碧绿的清炒豌豆苗,一盘嫩黄的枸杞蒸鸡蛋,一盘黑白相间的木耳炒肉片,一盘红橙橙油亮亮的红烧鳜花鱼。

黛玉说:“太多了,按说,像咱们这样人家,平日吃这样饭菜不算什么,但如今外边正在闹饥荒,老人和孩子都还饿着肚子,而我们……再说,咱们现在缺少人手,一人恨不能当两个人用,这些菜,一个人起码要做大半天吧?小炎,告诉他们,明日一荤一素一汤即可。”小炎说:“不行啊,这是林府的二太太亲自指定的菜,说姑爷,姑奶奶太辛苦,说姑奶奶要补身子。刚才在厨房还听二太太说这些菜太简素了些。”宝玉笑笑说:“二伯母疼你,我也沾光,别说了,快吃吧,马上都凉了。”饭毕,四个下人也到仙鹤台下用饭去了。

宝玉说:“趁他们吃饭,你到床上躺一下吧。”拉着黛玉往里间走。黛玉说:“万一有人来问事,怎么办?”宝玉说:“有我呢!你放心睡一会吧。”说着帮黛玉脱了鞋,盖上被子,放下帐子,站了一会,看黛玉闭上眼,方轻轻转身走了出去。不一会,四人吃完饭,回来了,黛玉也从阁内走了出来。宝玉说:“就睡这一下子。”黛玉笑笑说:“眯一会就够了。”坐在椅子上对宝玉说:“各路人马均已配齐,只有碧华的娘子军巡逻队还没定下来。”宝玉说:“她今日回娘家去了,说是要从元帅府抽调几个武艺高强的丫头。”黛玉笑笑说:“她也太认真了,哪里就有坏人了?只不过佩戴宝剑,在广场中转两圈,虚张声势,吓唬吓唬人罢了。”

这期间,陆续来了四五人问事,黛玉坐在旁边,慢慢喝着热茶,只见宝玉一一作了交代,问事人个个欣然领命而去。黛玉喝完了茶,轻轻招手,炎儿等四人马上聚拢来,黛玉说:“你们三人下去看看,采购的人马要回来了,立即回来告诉我。”三人飞奔下台,宝玉在后边喊:“别急!小心摔跤。”不一会炎儿,卫儿回来了,说:“二辆车回来了,买了好大的锅和蒸笼,还有好多大桶,还买了好多柴,现在正在卸货呢!”又等了一回,丫头棋儿跑上来,说:“第三辆车也回来了。”宝玉说:“以后不要跑这么急,看,都出汗了。画儿,给他们三人每人倒一杯茶。”三人接了茶,谢了姑爷,一口气喝了个精光。

太阳渐渐偏西,黛玉对炎儿说:“估计货已下完,你和卫儿二人拿着那面锣,使劲敲,从林府--贾府--将军府一路敲过去,边敲边喊:‘所有报名参加救灾的人,立即到仙鹤台下集合!不得迟误!’”二人拿着锣领命而去。宝黛二人刚吃完几片水果,就听到台下欢声笑语,人声嘈杂,宝玉说:“难道人都来了?这么快!”宝玉忙走向台边往下望,只见男男女女乌压压站了一片,宝玉喊黛玉:“咱们下去吧!”刚说完,炎儿,卫儿拎着锣走上来,炎儿说:“我们跑遍了三府,现在人差不多到齐了。”宝玉边往下走边拍着他的肩膀说:“干得好!雷厉风行。”宝玉等人下了几层楼梯站定,人们立即聚拢过来。宝玉让卫儿点了名,全部到齐,宝玉很高兴。黛玉宣布人员分工名单:“这二十人分作两班,每班十人,到林府厨房找李嫂,帮李嫂做馒头;这二十人分作两班,每班十人,到将军府找太太帮助做菜;这十人分作两班,每班五人,到贾府找柳嫂,帮助熬粥;这二十四人分二班,每班十二人,专管运送饭菜,由林府的小强负责;这二十四人分二班,每班十二人,单管在大门口掌勺,为灾民盛饭菜,由将军府的小威负责。这六人单管每日的采购,由贾府的兴儿负责;这十二人分成两班,每班六人,分别在三府门前看门,站岗,由贾府的李贵负责;这十人到林府的仁寿堂帮灾民看病,过一会他们会派一辆大马车来接你们;这六人专管到门口巡逻,由林府的碧少奶奶负责。都记住没有?”众人齐答:“记住了!”

宝玉接着说:“这一阵子众人要辛苦了,要没日没夜的干活,今晚就有一半的人要熬个通宵,大家怕不怕累?”众人齐呼:“不怕!”宝玉说:“咱们要同心同德,同心协力把救灾的事情做好,众人有信心吗?”众人齐呼:“有!”宝玉说:“如果事情做得好!结束时,咱们三府一起开个庆功宴,并且要按功行赏!”众人欢呼跳跃。宝玉说:“每人要干的事都明确了吗?”“明确了!”宝玉说:“那好,现在就各就各位,奔赴自己的岗位!”众人嘻笑着轰然离开。当晚三府都在挑灯夜战,人们忙忙碌碌,支锅灶,运柴薪,洗菜,切菜,熬粥,蒸馒头,忙得热火朝天。宝黛二人到三个点看了好几遍,一直闹到二更天才睡觉。

第二天宝黛二人早早地登上了仙鹤台。只见他们四人有的忙着沏茶,有的摆放水果,点心,有的擦着桌椅,宝玉打招呼:“你们早!”四人一齐回答:“姑爷,姑奶奶好!”两人在伞下坐定,喝着热茶。黛玉放下茶杯,一招手,四人立即围拢来,黛玉说:“今天开张,是最紧要的一天,你们三人现在分别到三府门前看看,饭菜到位了没有?来了多少灾民,他们反应如何?”三人转身下了鹤台,不一会三人回来了,说:“饭菜都抬出来了。我们刚到门口时,只有几十个灾民,突然之间,呼啦啦来了几百人,有些人已经吃上了,吃得可香甜了。他们很规矩,都在老老实实排队领饭。”宝黛二人放了心。

刚松了口气,忽见兴儿气喘吁吁地跑来:“不好了,门外乱套了,打起来了!”宝玉问:“谁和谁打?”兴儿说:“是灾民之间为争饭打呗。”黛玉认真地盯着宝玉说:“你出马吧,不要指责他们,训斥他们,他们已经够可怜的了,要以德教化他们,以善感化他们。”宝玉点头,然后又对兴儿说:“你们六个采购的人在哪里?”兴儿说:“听您的吩咐,不采购时就在台下的小屋里等候,以便您们的召唤。”黛玉说:“那好!你和炎儿,再挑二个大个头的人,护送宝二爷出门,炎儿,把你的锣带上。”她望着宝玉:“你行吗?”宝玉笑笑说:“行,你放心!”拍了拍黛玉的肩膀,黛玉为他理了理衣服,说:“好,你去吧!”目送他们下了鹤台。

门外广场上已有上千人,那边闹嚷嚷地乱成一团,老人和孩子们吓得老远站着。忽然“吱呀”一声,中间贾府的两扇大门打开了。门开处一阵铜锣响,只见四位彪形大汉簇拥着一位俊美的公子走出了大门。那边吵闹的人立即静下来,都一齐往这边看。只见兴儿,搬了一只凳子,扶公子在一个结实的八仙桌上站定。炎儿又敲了几声锣,站在凳上,大声说:“请肃静!饭菜暂时停止发放。我们贾二爷有话要对众人说。”成千双眼睛立即射向宝玉,只见他从容不迫,眼睛向广场上所有的人扫视了一遍,然后微微一笑。宝玉这一刹那的气度和眼神,立即征服了所有的人,人们屏住呼吸,望着这年轻的公子。

只听宝玉大声说:“今天众乡亲因蝗灾被迫投奔到我们三府门下。很抱歉,我们只能用这粗砺的饭菜招待大家。刚才有点乱,我们很理解,众人都饥肠辘辘,谁不想早点吃上饭菜?不怪众人,是我们没有组织好。”宝玉顿了一下,望了一眼刚才闹事的人,接着说:“人人一生中都会有顺境和逆境,但不管在顺境和逆境中都不能忘记做人的根本。例如尊老爱幼。这是人人都知道的吧?那我们应不应该做到呢?”众人齐声喊:“应该!应该!”

宝玉接着说:“我曾在深山中遇到位世外高人,他告诉我,真诚,善良,谦让,这六个字是天理,如果人人都能顺天理而行,必能积大德,得厚福,咱们愿不愿意顺天理?”众人齐呼:“愿意!”人们被宝玉的话深深吸引,女人们小声说:“这公子,模样长得俊,声音也好听,不知什么样的女孩儿能配得上他?”只听宝玉接着说:“咱们因为同一灾害,从四面八方聚在一起,这是多么大的缘份,要珍惜这种缘份,希望大家互相爱护,互相扶持,共度难关!”这时兴儿也站在了桌上,振臂一呼:“互相爱护,互相扶持,共渡难关!”广场上所有的人都振臂大呼:“互相爱护,互相扶持,共渡难关!”呼声惊天撼地,经久不息。

宝玉向大家拱手,笑笑说:“我要再说下去,恐怕大家就要饿晕了。”向后边摆摆手说:“现在可以发放饭菜了!我提个建议:让十五岁以下的孩子们排在最前边,接着是六十岁以上的老人,接着是女人们,最后是男人们,大家同意吗?”众人说:“同意!”宝玉又说:“如今三府内已是忙得人仰马翻,没人能来维持秩序,咱们自己管理自己吧,咱们选几个爷们吧。谁愿意,请举手。”瞬间,几十个男人举起了手,宝玉小声说:“兴儿,你挑出十二个人出来。”十二个人围在宝玉身边,宝玉小声说:“每处排两行队,三处共六行队,你们俩人负责一队,行吗?谢谢你们帮忙,相信你们会管理得有条不紊。”十二人说:“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贾二爷放心吧,我们会尽力的。”十二人立即行动起来,广场上立即排成了六条长龙,人们有序地等待着,很快地吃上了可口的饭菜。

五个人回到了仙鹤台,众人把情况向黛玉复述了一遍。兴儿说:“宝二爷棒极了!讲得太好了,上千人听得入了迷!我原先以为宝二爷只会在女孩儿面前柔声细气,甜言蜜语呢!”宝玉笑着在兴儿的屁股上踢了一脚,众人都开怀大笑起来。黛玉说:“现在是孩子和老人排在前边,完全是靠着人们的善心和良知,还得定下规矩,让他们有规可行,方能持久。”几个人都在认真思索,不知有何良策。黛玉说:“咱们发牌子!”众人都问:“发牌子?”黛玉说:“咱们先做三百个牌子,三百人排队领了牌子后,凭牌子,先领取馒头,再去打稀饭,最后领菜。打完菜后,就把牌子放下;那边再排队,人们不断把放下的牌子取来发给第二批人。这样像流水似的循环往复,既有序也不慢,你们看怎么样?”众人都拍手叫好。黛玉说:“再想想,还有什么漏洞?”众人都说:“周全得很,就这样办。”宝玉说:“那还等什么?咱们就快赶制牌子吧,最少做三百个。”兴儿说:“我那天到原先宁府的天香楼上转了一圈,看到楼上一个小房子里,小竹片撒了一地,我好奇,捡起来一看,上面雕着小花,旁边还有诗,不知能不能拿来用?”黛玉说:“当然可以,你快去看看,都捡起来,若不够,你正好顺便找柳老爷,到大观园,砍两棵竹子,赶做起来,粗糙点也没关系。”兴儿领着采购队的另二个人办事去了。

黛玉端着茶杯出神,忽然放下茶杯,对宝玉说:“我又想到一件事。”“何事?”黛玉说:“饥民来了,咱们供给食物使其免受饥饿;为什么不趁此,给他们些精神食粮,让他们学会做个好人。这可是功德无量的长远大计。”宝玉一笑,说:“你想的更深远,可是如何做呢?”黛玉笑着说:“他们喜欢听你讲话,不是被你迷住了吗?你就每天去讲呗!”宝玉笑着就要去咯吱黛玉,但看着画儿他们四人远远站着,又停了手。在黛玉耳边轻轻说:“谁能被我迷住?只有你罢了。”黛玉咳了一声,把四人招到身边,说:“你们先到林府的仓库看看,找些各色彩纸,都抱来,再找两支大号毛笔,大块墨锭,大号砚台来。若林府没有,再到贾府的仓库看看。”四人转身下楼,台上只有夫妻二人,黛玉说:“你今天出师大捷,应该大大奖励,你要什么?”宝玉望着黛玉说:“我只想要你,我……”说着抱着黛玉,黛玉脸一红,推开他,说:“别闹!这里人来人往的。”这中间又来了二,三人,黛玉一一妥善处理了。

忽见炎儿四人,每人抱着一卷纸,捧着大砚台上来了。画儿说:“我们从林府找到贾府,才找到这黄红两种纸。”黛玉说:“辛苦了,休息一下吧,这两种颜色也够了。”宝玉说:“洗洗手,吃点点心,喝点茶。”四人一手端着茶,一手拿着点心,边吃喝,边望着宝黛二人。只见黛玉对宝玉说:“我想写一些大字,贴到门外的大棚下面。”宝玉问:“写什么?”黛玉略一思索说:“把‘真诚,善良,忍让’六个大字写上。”宝玉说:“好啊!还有呢?”黛玉说:“你的这几句话好:互相爱护,互相扶持,共渡难关!把这也写上,这些就够了。”“谁写?”黛玉说:“当然你写,这三府,就你的字写得最好,你当仁不让!”宝玉问:“要写多大?比斗还大?”黛玉说:“越大越好,不但要让广场上的人都看到,让马路上来往的行人一抬头也能看到,最好比斗还大。”宝玉说:“我还从来没写过这么大的字,试试看吧。”于是六人忙了起来。

不久,墨汁磨得酽酽的,大纸铺得平平的。

黛玉问:“怎么样?能开始了吗?”只见宝玉端端正正地坐在椅子上,双眼微闭。黛玉知道,他在调息,运气。不一会,他睁开双眼,要去取笔,这时黛玉说:“稍等。”她帮宝玉卷上了袖子,说:“可以了。”只见宝玉拿起毛笔,蘸了墨汁,挥舞大笔,“唰唰”一口气,写下了六个大字。黛玉看后,拍手叫绝,“真好!遒劲,飘逸,又不失端庄,妙极!”宝玉仔细地端详了一番,也十分满意。“我也没料到会写这么好。写字时,好像有神助似的。”画儿等四个孩子听说有神助,都瞪大了惊异的双眼。四人马上小心翼翼地,把六个字摊开,压住了四个角,只等墨干。

宝玉坐在椅子上喝了几口茶,黛玉轻声问:“累吗?还能写吗?”宝玉说:“不累!”黛玉说:“那就趁着这股灵气,再把那几句话写了,行吗?”宝玉又微闭双眼,运气,调息,然后站起来,提起笔来,饱蘸墨汁,在早已铺好的大红纸上写起来。黛玉等五人屏住呼吸,眼睛盯住他的笔尖,只见他身子微微前倾,巧用腕力,双眼明亮,神情专注,庄重,一鼓作气,全部写完。这时阁内的地坛上铺满了一个个硕大美丽的大字。宝玉放下笔,坐在椅子上,出了一口气。黛玉笑着说:“也没见你练字,怎么竟写得这么好了!真可以当字帖让别人临摹了。画儿!过来,替姑爷捶捶背。”宝玉打了个哈欠,说:“上午讲了一篇话,下午写了一通字,真有点乏了。”画儿笑着说:“既然乏了,就在阁内的床上躺躺吧。”黛玉说:“画儿说的对,你就进去睡一会吧,画儿你去伺候。我这里还有事要做。”

做完了事,画儿从内阁里走了出来,黛玉轻声问:“睡了吗?”画儿点点头。黛玉轻手轻脚地走进去,透过纱帐,看到宝玉已经睡着,刚要转身离去,只听到宝玉喊:“你回来!”黛玉只好走到床边,掀开帐子,俯身问他:“有什么事?”宝玉说:“你坐在这里陪陪我。”黛玉微笑地望着他,在他耳边悄声说:“你刚才写字的样子太迷人了,我当时真的被你迷住了。”在宝玉额头上亲吻了一下,说:“你乖乖地睡一会吧,台下有人来了,我要走了。”放下帐子,退了出来。

这天风和日丽,他们在台上伞下办事。黛玉把四人招来,说:“炎儿,卫儿,你们俩到大门口看看,咱们写的字贴上了没有?再看看灾民有什么反应。”画儿说:“我俩也去看看,行吗?”黛玉说:“行,去吧,这里暂时也没事。”四人高高兴兴地下了鹤台。不一会,四人喜笑颜开地回来了,他们围着宝黛二人,兴致勃勃地谈着所见所闻。卫儿口才好,让他先说,卫儿说:“字全部贴上了,上面一排黄纸写的六个大字,下面几排红色纸写的字,特别醒目,为大棚增色。灾民围住看,大街上的行人也驻足观看,我们跑到马路对过看看,那字仍一清二楚。回来时,灾民们仍然围住,议论纷纷,一位老人说:‘这写的是至理名言啊,咱们真得按着这话去做。’众人都说:‘对!对!’一个内行人说:‘这字写得真好,功力深厚,临走的那天,我要撕下几张,留作字帖用。这字到底是哪位书法家写的?’当时我忍不住,脱口而出:‘是我家姑爷写的!’人们说:‘能否请他老人家多写些这样的字,贴在这里。’当时炎儿一笑:‘什么老人家?年轻得很呢,他就是给你们讲话的贾二爷!’人们一片惊呼,‘原来是他啊!真是个才貌双全的美公子!既然如此有才,为什么不去考状元?’炎儿说:‘我们的姑爷不想考,听说前几年贾家老爷硬逼着他去考,他到了考场,大笔一挥,随便写了一篇文章应付,没想到竟考了个第七名,连皇上都夸他写的好呢!’人们又是一片哗然。有人问:‘他是贾二爷,怎么又是姑爷呢?’炎儿指着贾府的大门说:‘他是贾府的二公子。’又指着林府的大门说:‘他又是我们林家的女婿,我是林家的下人,不该喊他姑爷吗?’众人说:‘原来如此!’又有几个大婶问:‘那你们林家的这位小姐才貌如何?’炎儿说:‘你们若见到她,会惊得合不拢嘴。’‘什么意思?’炎儿说:‘太美了呗,人间找不到几个如此美貌的人,就像天上下来的神仙。’众人来了兴致,说:‘能否让这位姑娘露一下脸,让我们看看?’炎儿得意洋洋地说:‘她住在深宅大院,如此尊贵,怎能随便抛头露面!再说她如今忙得很,这一大摊子,还有府内的大小事都归她管。’人们赞叹无比,说:‘真是天设地造的一对!’‘真是一对神仙眷侣!’”卫儿说得眉飞色舞,炎儿也要接着说,这时只见宝玉沉下脸来,说:“炎儿,你成了个长舌妇了,随便乱说话!以后我和姑奶奶的任何事情都不能对外人讲。”四人吓得连忙低下了头。卫儿说:“卫儿以后不敢了。”宝玉说:“好了,记住!以后叫你们说的话就说,不让你们说的话就不要乱说,哪怕你们认为是好话,也不能说。”四人同时说:“记住了。”

这天,宝黛二人正在看帐本,忽然一阵清脆的笑声从台下飘上来。两人一抬头,只见碧华带着六人已“飞”到台上,碧华边大声笑着边说:“姐姐,姐夫,看我们这身打扮行吗?”说着就地旋转一圈。宝玉说:“太行了,刚才,你们一上来,像一道蓝色的闪电,把我的眼睛都照亮了,太惊艳了。”碧华说:“姐夫就会夸奖女孩子!”黛玉上上下下打量她们,只见七人清一色天蓝镶黄边衣裤,头上扎着天蓝绣花头巾,两只金耳环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腰间束一宽宽黄丝缎腰带,挂着宝剑。脚蹬蓝色长靴。个个妩媚俏丽,英姿飒爽。

黛玉点头赞叹:“很好!”碧华说:“姐夫,姐姐批准了,那姐夫就带我们去吧!”宝玉说:“你们不认识路?还让我带啊?”稍愣一下神,又说:“也是!如果你们这么冷不丁地出现在灾民面前,就怕他们惊得连饭碗都掉下来,还是我引荐一下吧。你们先在门内站着,我讲两句,让他们有个思想准备,我喊你们,你们再出场。”几个人齐声答:“记住了!”黛玉让炎儿,画儿等四人都去,说:“你们四人护卫着姑爷,炎儿还把你的锣带着。”十几个人说说笑笑地下了仙鹤台。

大门外,乌压压一片人,一声锣响,人们一齐往这边望,只见两对金童玉女簇拥着一位美公子出来。一看见贾二爷,人们像见到老朋友似的,一齐笑着喊:“宝二爷好,宝二爷万福。”炎儿扶宝二爷站上了高高的桌子上,宝玉拱手向所有人抱拳行礼,笑容满面,开口说:“今天一到这里,就感到我们这个大家庭一片亲热,一片祥和,太好了!我今天再告诉大家一件事:最近一些地痞无赖混入我们难民之中制造事端,听说有两处已经有难民受伤。我们这里不允许有这样的事发生。我们绝不能让我们一个灾民受到伤害,所以我们组织了一个娘子军。现在请娘子军与大家见面!”门开处,碧华带领六人大大方方进场。人们立即沸腾起来:“哇!太美了!”“啊!仙女一般!”七人在八仙桌前一字排开。宝玉手往下一挥,人们静下来,宝玉说:“咱们的花木兰美不美?”众人齐呼:“美!”“俏不俏?”年轻人跳着喊:“俏!”宝玉笑着说:“别看她们娇俏美貌,但个个武艺高强,每个人对付十几个男人,不在话下。这位是女元帅,她曾领兵打仗,誉满京城,连皇上都赞不绝口。”众人又沸腾起来。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