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伐之二十七】蒋介石白崇禧雪中送炭 阎锡山出奇兵勇克保定(组图)

北伐战争系列文章(二十七)

2017-11-02 06:36 作者: 沧海

手机版 正体 1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929年,国军最高统帅蒋介石、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冯玉祥(左)、第三集团军总司令阎锡山(右)合影。

1928年5月,为阻止蒋介石统帅南京国民政府北伐革命军统一中国,日本出兵山东制造“济南惨案”。国民政府主席谭延闿自南京赴山东兖州蒋介石行营召开党政军联席会议,决定顶住日本压力,继续北伐。北伐国军总司令蒋介石决定以第二集团军为主力军,沿京汉线直捣北京,并电告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冯玉祥:“以后进取京津,全望京汉一线”(《蒋总司令致冯玉祥总司令告以谭延闿主席等到徐及以后作战方针电》1928年5月9日 )。

5月13日,日军又在上海登陆,日舰在南京下关卸下炮衣示威。面对严峻局势,蒋介石果断下令山东境内津浦线国军由朱培德指挥抢渡黄河攻占德州,并电请阎锡山率第三集团军努力北进,尽速占领北京。

徐永昌京汉路进攻失利 蒋介石郑州制定新计划

北伐期间,蒋介石总司令视察北伐国军。
北伐期间,蒋介石总司令视察国军。

5月17日,第一集团军方振武军团、第二集团军孙良诚方面军占领德州。尚未渡河的第一集团军刘峙、陈调元、贺耀祖军团集中于泰安一线,由军团长刘峙任总指挥,负责监视日军。不料,日军又派飞机轰炸泰安,阻拦蒋介石革命军沿津浦线北进。

而在河北前线,阎锡山第三集团军徐永昌右路军进攻保定方顺桥失利。北洋奉军杨宇霆、张学良军团切断了京汉铁路,重兵防守北京的门户保定,京汉路战事告急。

为完成北伐大业,尽早占领北京天津,蒋总司令于5月18日赴郑州会晤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冯玉祥,将京津指挥权交给冯玉祥,告诉绕道北伐的主意。蒋介石并下令5月25日前,第一集团军将主力集结在交河、东光、南皮、庆云之线,由前敌总指挥朱培德主持;第二集团军将主力集结在武强、晋县之线,由北路总指挥鹿钟麟主持;

北伐国军总司令蒋介石和代参谋总长白崇禧。
河北、山东局部地图。

冯玉祥认为,京汉路正面为北洋张作霖奉军主力所在,第二集团军此前在河南对奉军连续作战损失较大,现在应请第四集团军加入作战,才能消灭敌军。

于是,蒋介石打电报给武汉第四集团军总司令李宗仁:“请白健生(白崇禧兄即日到郑州一晤。”并致电前敌总指挥白崇禧:“此后津浦线难望进展,北伐全赖京汉一线,望即督军北伐”。(白崇禧《关于进攻保定及北京军事报告》1928年6月《国民政府战史编纂委员会档案》)

白崇禧接到电报后,即于5月20日自武汉抵达河南新郑,跟蒋总司令、宋子文等人会商北伐事宜。5月21日,蒋介石带领白崇禧北上,抵达郑州会晤冯玉祥,商讨进攻京津的新作战计划。决定京汉与津浦两线各军限期集结主力,准备进攻;白崇禧率第四集团军北上,担任京汉铁路正面作战,进攻屏障北京的门户保定;阎锡山指挥第三集团军担任京汉铁路以西作战,攻打保定侧背;冯玉祥指挥第二集团军担任京汉铁路以东作战,进攻高阳,与白崇禧第四集团军齐头并进;朱培德指挥第一集团军由津浦铁路进攻沧州。

根据郑州会议决定,白崇禧即电令驻守河南、湖北、湖南的第四集团军北伐部队迅速北上,限定各军分别在指定时间前集中于石家庄、正定、藁城、漯河、许昌等地。

会后,蒋介石特嘱白崇禧在北上进军之时,赴石家庄会晤正面临奉军重压的第三集团军总司令阎锡山,并代为传达问候之意。

阎锡山方顺桥大战奉军 冯玉祥撤兵晋绥军危急


抗战期间,守卫黄河渡口的晋绥军。

原来5月上旬,第三集团军徐永昌所部攻占了石家庄。5月15日,阎锡山进驻石家庄,与随后抵达的第二集团军北路总指挥鹿钟麟会商,决定阎锡山集团军(晋绥军)向京汉路正面和以西地区前进,冯玉祥集团军(西北军)向京汉路以东地区发展。

会后,阎锡山采取“中心突破,侧面接敌,先下保定”的作战方案,亲率徐永昌右路军沿京汉路正面北进;丰玉玺中路军占领直隶完县(今河北顺平县)后,也进迫方顺桥地区。

方顺桥为保定门户,一旦失守,保定即暴露在冀中平原,四面受敌;若保定失守,则北京天津也顿失屏障。故北洋安国军总参谋长兼第四军团总司令杨宇霆、第三军团总司令张学良调集重兵,并在方顺桥地区构筑坚固工事,以压倒性优势准备对晋绥军决战,以保卫京津的门户保定。

在这种情况下,阎锡山第三集团军在临近保定的方顺桥地区与北洋奉军展开了晋绥军参加北伐以来最为激烈的一战,史称“方顺桥战役”。双方反复争夺数十日,战线一日数易。危急时,阎锡山把卫队旅和宪兵营都拉上火线,并连电冯玉祥,请派距离徐永昌所部最近的韩复榘方面军紧急支援。然而,正当晋绥军处于千钧一发之时,冯玉祥却因为从前跟阎锡山的旧怨,不愿西北军在总决战前跟奉军精锐血拼,他借口津浦线危急,将京汉路以东的韩复榘所部自博野、安国突然后撤至正定、石家庄,致使阎锡山集团军右翼顿失屏障。

5月17日,见阎锡山右翼空虚,北洋张学良、杨宇霆两个军团乘机大举进攻,击败并包围了徐永昌所部,截断京汉铁路,并力图合围歼灭整个阎锡山集团军。

蒋中正白健生雪中送炭 冯玉祥复调兵支援东线

北伐国军总司令蒋介石和代参谋总长白崇禧。
北伐期间,蒋中正(蒋介石)总司令和白健生(白崇禧)合影。(以上皆为网络图片)

5月22日晚,郑州军事会议的第二天,小诸葛白健生(白崇禧,字健生)受蒋总司令委托,带领指挥部参谋人员何千里等人抵达石家庄会晤阎锡山。见面时,阎锡山紧紧抓住小诸葛的手,操着一口山西方言说:“你来了,胜过十万雄兵。如果冯玉祥西北军不从正定撤退,我是不会着急的。” 

跟阎锡山、晋绥军总参议温寿泉见面寒暄后,白崇禧即问前方战况。阎锡山“忧形于色,状甚凄楚”,拿出作战地图解说战况。他批评冯玉祥不守约定,不讲信用,不顾大局,突然撤走保定附近的韩复榘方面军,致使晋绥军受到奉军重大压力,只得拼死抵抗,以换取时间待援。阎锡山说:“健生兄来得太好了,目前俺们连日牺牲很大。请健生兄火速派兵来援,否则俺们支持不住,影响大局非浅。”(《北伐第四集团军前敌总指挥部总参议何千里回忆录》)

早在4月上旬,北洋安国军在总参谋长杨宇霆指挥下,向京汉线上的冯玉祥集团军发动两路猛烈进攻,西北军在彰德(今安阳)、南乐、濮阳、观城作战接连失利,后方兵力空虚。冯玉祥连电李宗仁求援。李宗仁、白崇禧当即调派叶琪第12军自湖南开赴河南漯河,魏益三第30军进驻许昌,以巩固西北军的河南后方,使冯玉祥能够抽调韩复榘方面军开赴前线作战。

现在白崇禧会晤阎锡山,得悉河北前线的详细情况,惊讶于冯玉祥的撤兵行动,并对阎锡山集团军的危险处境十分担忧。为顾全整个北伐战局,白崇禧急电第四集团军湘鄂各军火速北上,并命叶琪第12军乘火车自河南赶赴河北正定、新乐增援。为了节省时间,白崇禧还规定补充干粮、茶水的地点为信阳、郾城、新乡、彰德(今安阳)、顺德(今邢台)、石家庄,除此之外,其他地点不准停留。

同时,白崇禧致电蒋中正总司令和冯玉祥说明前线战况:“京汉正面之敌,反攻甚急。晋军伤亡甚众,而湘鄂(第四集团军)部队,因路坏车小,集中需时。”“届时(晋绥军以及前方战局)是否可以维持,至为可虑。”白崇禧建议在四大集团军发动全面总攻前,津浦线方面先攻占敌军志气已衰、由张宗昌、孙传芳直鲁军防守的沧州,冯玉祥集团军先行进至安国,以免突出望都之阎锡山晋绥军孤立无援,并维持目前战局。他认为,当前京汉线已有三大集团军,为防止被敌军主力各个击破,惟有请蒋总司令亲自督师京汉,统一指挥。(白崇禧《关于进攻保定及北京军事报告》1928年6月《国民政府战史编纂委员会档案》)

白崇禧还写了一封亲笔信函,委派总参议何千里持信立即赶赴徐州,向蒋总司令面陈详情。蒋介石当即召见何千里,看阅白崇禧信函后,又认真听取有关详情汇报。蒋介石对何千里说:“健生领兵北来,可以促成共同行动,至于(冯阎争执引起的)地方人事我即通知由战地政务委员会负责办理。”(《北伐第四集团军前敌总指挥部总参议何千里回忆录》)

小诸葛白崇禧出面建议协调,蒋总司令也给予阎锡山大力支持,蒋介石一方面电勉阎锡山,并妥善解决冯阎争执和矛盾,另一方面同时电请冯玉祥向前推进,至少要牵制奉军,以挽第三集团军危局(《蒋中正总统档案:事略稿本3》)。冯玉祥接到蒋介石和白崇禧的电报,感到此前撤兵不妥,遂下令将已经后撤的韩复榘方面军重新北调,向方顺桥以东的安国、高阳进攻。这样多少牵制了部分奉军,缓解了一部分奉军对阎锡山晋绥军的压力。

小诸葛增援正定鼓舞士气 阎锡山两出奇兵勇克保定

白崇禧鉴于阎锡山集团军右翼空虚,与阎锡山会面后,当即电令驻守漯河的门炳岳师乘火车紧急赶赴正定,叶琪第12军其余两师限三日内进抵新乐增援。与各方接洽协调妥当后,白崇禧又于5月23日返回河南,亲自组织调遣指挥包括桂系第七军、第19军总预备队在内的湘鄂北伐各军开赴河北前线。

5月27日,杨宇霆、张学良奉军再度发起猛攻,击败徐永昌右路军于望都,而奉军前敌总指挥戢翼翘指挥骑兵军迂回到晋绥军后方,袭击正定。恰在此时,白崇禧派出的先头部队门炳岳师赶到了正定,一下火车,便与奉军骑兵展开激战。在具有丰富骑兵作战经验的门炳岳师长指挥下,全师官兵奋勇反击,击退驱逐了敌骑兵。

得知小诸葛派出的先头部队已经来援并击败偷袭正定的奉军,阎锡山第三集团军士气大振。5月28日,阎锡山不等第四集团军主力自远方赶到,便亲自部署晋绥军对奉军提前发起全线反击。他电令由雁门前来的李培基、杨士元两师,在左路军前敌总指挥张荫梧指挥下,出满城袭击奉军侧背,击溃左翼奉军。

5月30日,晋绥军朱存怀部占领张家口,而右翼在清风店、定州又遭奉军猛烈反扑,京汉路正面战线再度告急。阎锡山又急令赶到定州增援的赵承绶、孟兴富等师袭击奉军侧背,经过浴血激战,击溃右翼奉军,京汉路正面的奉军方解围撤退。阎锡山第三集团军胜利占领方顺桥,锋芒直逼保定,并威胁京津地区。  

北洋主帅张作霖见大势不好,紧急电召张学良、杨宇霆、孙传芳等前线大将赴北京开会,商讨紧急应对方案。张、杨、孙三人皆无心再战,于5月31日凌晨乘火车离开保定,奉军放弃保定。

1928年5月31日,阎锡山第三集团军商震部和白崇禧第四集团军先头部队同时收复保定,第二集团军韩复榘方面军占领高阳,第一集团军陈调元军团逼近沧州。

(看中国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