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黛玉后传(三十八)(图)

2017-11-05 06:00 作者: 黄靓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清代孙温画的红楼梦本。(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声明:此文与《红楼梦》没有关系,只是借用其中几个人物及个别情节而已。

放眼当今文坛,有不少反映古代宫庭斗争的作品。电影、电视也热衷拍此类内容:女人工于心计,男人善用权术,或者打打杀杀,充满暴力……当然,这样的内容可以写。也不乏优秀值得一看的作品。但大千世界,精彩纷呈,中华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不仅只有杀伐争斗,阴谋,权术。更有千千万万善良、真诚、本分的普通人,他们互相关爱,相互扶持。本书是写“善”的威德:“爱”的力量。这就是写此书的目的。本书概括起来,就是一句话:一群善良人的故事。

关于“林黛玉”,开篇第一回,就写林黛玉死而复生,正如凤凰涅盘,浴火重生,胞胎换骨,因此此书中将塑造一个崭新的“林黛玉”,相信读者会喜欢。

第三十八回 空荡荡仙人归去 颤惊惊神迹屡现

众人四处张罗买礼品,匆匆忙忙准备两天。这曰一大清早,一行八人上了马车。四箱礼品早已放在车上。柳大哥驾车,小狗宝儿带路,大马车启动,直向山中奔去。颠簸了一天,当晚,在河边最后一个小镇上投宿。第二天一大早就进了鬼林。到了林子深处,漆黑一片,阴气森森,碧玉吓得早已躲在黛玉怀中。碧华却大大咧咧东张西望,说:“不就黑些,冷些吗?哪里有什么鬼?都是自己吓自己。”话音刚落,只见一个黑影,张开两臂直问这边扑来。碧华大叫一声,连忙钻到紫娟怀中。过了好久,紫娟拍拍她的肩,“起来吧,鬼跑了。”碧华还是不动,问:“真的跑了?”众人大笑。这时碧华才抬起头,只见阳光灿烂,树木葱笼,野花遍地。碧华问:“这就是那个鬼林?”紫娟说:“到了这边,叫秀林。”“好名字!鬼何时跑的?”紫娟说:“哪有鬼,是你一大声说话,惊动了一只鹰。”“一只鹰?”

马上要进山了,众人心都急跳起来,真是“近乡情更怯!”黛玉说:“那晚说要进山,我当晚就给神仙爷爷写了一封信,咱们的飞鸽肯定早就传到了。”小翠兴奋得脸儿绯红,说:“神仙爷爷他们一定早站在白楼前的高台上等着我们了。马上就能见到他们了。”马车不一会转过山脚,眼前豁然开朗。碧华、碧玉望着眼前的美景,赞叹不己,高兴地大呼小叫。而其它人却傻了:白楼前的高台上竟空无一人!黛玉立即感到一种莫名的异样。小翠却笑嘻嘻地说:“他们一定是藏起来了,等我们一到,一齐出来,吓唬我们,给我们一个惊喜!”紫娟说:“但愿如此!”马车到玉楼前停下了。小翠和杏花立刻跳下车,大呼:“神仙爷节!玉莲姐姐!你们快出来吧!”但毫无反响,只有一种诡异般的寂静。众人进了院子。院中的一棵芙蓉花寂莫地开着。众人在院中转了一圈,又到各个房间找了一遍,一个人影也没有。

大哥说:“也许他们没接到信,不知咱们今天来。你们歇着,我到村里去看看。”黛玉说:“咱们一起去吧!”八人一起进了村。村里也是出奇的静。走了一段路,碧华、碧玉大呼:“看!前边好大一棵树,还有一个大井台。”“还有好多石桌、石凳呢!”两人叽叽喳喳。这六人则小心翼翼地东张西望。宝玉说:“大哥!这是神仙爷爷的家,咱们进去看看吧!”推开大门,只见院内地上铺了厚厚一层落叶。房门虚掩,他们大着胆子推门进屋,只见房内的摆设井然有序,桌面上有一层薄薄的灰尘。他们悄悄地退了出来。八人走到井台边,苍茫四顾,一片茫然。周围出奇的静,连树叶落地的声音都能听到,大哥自言自语:“真怪!别说没人影,连个小猫、小狗也不见。”宝玉还抱有最后的希望:”也许有紧急的事,全村人都到打麦场上去了,咱们到那看看。”黛玉说:“不用了,从种种迹像看,他们已经全部离开了,而且是有备而去,不是匆匆逃离。”大哥说:“青儿说得对,我估计大概半个月前就走了。”小翠和杏花一听,哭了起来。她俩望着空旷的原野,面对群山,大呼:“神仙爷爷!玉莲姐姐!乡亲们,你们在哪里?你们在哪里?我们好想你们!求求你们,能露一下脸,让我们见见吗?那怕只有一下也行。你们要不露面,我们就在这里天天等,月月等,年年等,”两人说罢,放声大哭。

不一会,忽听天空中毕毕剥剥响成一片,好像炮竹的声响。他们好奇地抬起头,问空中望去。只见蓝色的天幕上出现了神仙爷爷和玉莲。接着他们身后出现了密密麻麻一群人,那是乡亲们!乡亲们微笑着向他们招手。他们也使劲问空中招手。小翠和杏花欢跳着高喊:“神仙爷爷好,王莲姐好!乡等们好!”黛玉她们见到了亲人,眼泪夺眶而出。不一会朵朵白云从四面涌来,众乡亲们被淹没在白云深处。他们仍然久久地仰望着天空,希望乡亲们能够重现。但神仙一去不复返,只有白云空悠悠!

他们坐在井台边沉黙着。良久,黛玉说:“总算见了一面,看来他们已回到了真正的家,他们的天国,肯定无限美好,咱们应该高兴才对。既如此,咱们明天就打道回府吧!”碧华说:“好不容易来一趟,这里美如仙境,还没玩呢,怎么就走?”小翠也说:“对!咱们索性再痛痛快快玩几天。”宝玉说:“那咱们就玩几天,三天以后启程。”碧玉高兴地直拍手。大哥说:“既定下了,咱们就回家吧,你们还不饿啊?”

进了玉楼的院子,碧华喊:“真渴啊!哪里有茶啊?”大哥说:“跟我来,让你喝个够!”众人跟着大哥进了一个月亮门,来到了后花园。只见满园鲜花盛升,笑脸迎人。穿过花园,到了一个篱笆院前,大哥打开柴门,只见满园翠绿,瓜菜飘香。碧玉惊喜万分,奔到黄瓜架旁,望着一个个细嫩的黄瓜,问:“我能摘吗?”小翠说:“当然能摘,这就是咱自家的菜园。”碧玉摘下一条,问:“能吃吗?”紫娟走到跟前,掏出手帕,仔细地擦了一遍,递给碧玉,说:“瓜挂在这里,雨水冲洗多次,很干净,只是有些细剌。”碧玉咬了一口,说:“好吃!又脆又甜,又清香。”碧华见状,早已按捺不住。跳过来,摘了两根,胡乱擦了一下,就一手一个左右开弓,大口吃了起来,吃得满嘴流汁:“这是原汁原味的黄瓜,真解渴!”

不一会,众人摘了满满一篮子菜,有茄子、甜椒、豆角、黄瓜……宝玉又抱了一个大冬瓜。众人向井边走来,只见井台上摆了一碗碗清水,大哥说:“请用吧!”众人喝了起来,碧华说:“甜丝丝,清凉凉,放那么一点糖,正好!全身都爽快。”众人都笑了,大哥说:“这是井水,哪里放糖了?”碧华一愣:“那咱们以后就喝井水,不用泡茶了,那茶叶反倒污了清水。”宝玉笑着说:“咱们那里的井水,可没有这味道。”

众人又把菜洗干净了,到了㕑房。黛玉说:“不能光吃青菜呀。”紫娟在㕑房四处找,忽然喊:“这里什么都有,快来看。”众人一看:大米、小米、面粉……样样俱全。小翠喊:“这里有一小篮红枣。”杏花喊:“这里有一筐鸡蛋。”黛玉一招手,说:“咱们到小仓库看看。”推开隔壁一个小房间的门,只见一排坛坛罐罐,整整齐齐。黛王打开一个盖子,香气扑鼻,摸出一个糖醋蒜,碧华一把抢到手:“这是我最爱吃的。”接着又找到了雪里红、浆黄瓜、酸豆角……宝玉说:“这里有一坛酒,封了口。”杏花说:“这个坛子好大!”

众人围过来,紫娟费了好大劲把封口打开,一看,全是腌鱼、腌鸡、腊肉……回到㕑房,杏花烧火,两个灶同时打开,七手八脚,不一会,就做出香喷喷一大桌子菜。碧玉吃得满嘴油光光;碧华吃得满头是汗。碧华说:“真是大快朵颐!就怕以后再也吃不到如此香的饭菜了。”宝玉慢慢吃着,若有所思,说:“我总觉得,他们早就知道咱们今天会来,早就给咱们作了准备。”众人都深深点头。小翠说:“我觉得他们时刻在看着我们。”众人都沉思起来。

吃过饭,太阳已偏西。杏花说:“赶了几天路,都乏了,我烧些水,都洗个澡吧。”小翠说:“烧什么水?我带大家到女儿国去洗澡。”碧华问:“女儿国在何方?”小翠说:“你们带着浴巾,换洗衣服跟我走。”六个人说说笑笑,穿过两小片树林,到了一个地方,小翠对碧华、碧玉说:“这就是女儿国。”二人一看,一弯清流,洁白的沙滩,苍翠的竹林茂密的桑林成拱形把这片地方抱在怀中。更奇的是沙滩上竞有一排排石凳、石桌、石椅。小翠说:“这是女王的宝座。玉莲姐是女王。”又把两人带到河边,只见河水清澈见底,雪白的细沙,滚圆的鹅卵石清晰可见。小翠说:“脱衣服吧,就在这里洗。”两人一听,睁圆了双眼,说:“你别吓我!就在这野外洗澡?”小翠说:“怕什么?那边是层层屏障,前边无人烟,没人能看到我们。你们再看那座山像什么?”

碧玉说:“整个山就像个大佛坐在那里。”小翠说:“那是大佛山,这水就是从大佛身上流下来的。他疼爱他脚下的子孙,就在水中放了世上没有的珍贵药材。所以在这河里洗澡,百病全消。还能让女孩儿越来越美,因为皮肤会变得滋润、细腻。”碧玉问:“真的吗?”“不信,你问问我大姑,大姑的病,花多少钱都治不好。在这呆了两年,喝这里的水,在这河里泡澡,就全好了。”黛玉边慢慢脱衣服,边点头。碧华说:“豁出去了!洗就洗,谁怕谁?”说着,麻利地脱衣。小翠牵着她俩的手,淌到河里。小翠问:“怎么样?”碧玉说:“不热不凉,正好!”碧华说:“流水冲来,痒酥酥的。”小翠说:“过一会就习惯了。”

六人拔下钗环,散开长发,全身浸在水中。每人只穿了中裤和肚兜,只有黛玉穿了贴身小上衣。黑发如缕缕青丝在水中飘浮。缓缓流来的河水,温柔地在她们身上按摩着,搓揉着。她们只在水中坐着。面带微笑,闭着双眼,尽情地享受着。约莫过了半个时辰,黛玉她们上了岸,换了衣服。只有碧华碧玉还坐在水里。紫娟笑着说:“刚才不愿下水,害得小翠磨了半天嘴皮,现在又赖在水里,不愿出来了。”两人说:“太舒服了!舍不得出来。”小翠说:“那你们就在河里过夜吧,我们先回去了。”吓得俩人连忙浑身湿淋淋地上了岸。黛玉四人坐在石凳上等候她俩。只见碧空如洗,群星闪烁,一弯如眉的新月挂在东边的柳树梢头。黛玉感叹:“以往在大观园经常同姐妹们一起写诗。现在想来,那样的诗句已无法描绘眼前的美景了。”

回到玉楼,大哥和宝玉早已等候多时。大哥说:“我住在楼下,你们住到楼上吧。”小翠和杏花早已飞奔上楼,奔进原先的房间。紫娟把碧华碧玉带到一处宽敞、典雅的套房,说:“里间是卧房,外边是书房。今晚你们住在这里。这就是原先良玉住的房子。”自己回到了原先住的房间。宝黛二人轻轻推开他们的婚房。迎面墙上两个大红喜字,正笑脸相迎。宝玉点燃两只红烛,顿时满屋红光,喜气洋溢。宝玉拉着黛玉的手,说:“这是神仙爷爷为咱俩安排的第二次洞房花烛夜。咱们今晚就要个孩子吧。”黛玉说:“别闹了,我累极了。”说着,先上了床。宝玉挨她躺下,说:“今晚若有个孩子不是神仙,也是半仙。咱们一定要。”吹熄了烛,放下帐帘。

连续三天,他们饱览了周围绮丽的风光。大佛山的瀑布群,雄浑、瑰丽,夺人心魄,美得让他们透不过气来;秀林深处的湖水圣洁、纯净,超凡脱俗的美,让他们感动流泪。竹林中的小溪、桑林环抱的打麦场、硕果累累的果树园……让他们欣喜万分。在果树林中,宝玉说:“这些果子一定是乡亲们留给咱们的,大家就尽情享用吧。以后再也吃不到如此甜美的水果了。”于是众人开怀大吃,吃得淋漓酣畅。

终于要回去了。这天早上,八人一齐到了大槐树下,在井台上点起了一柱香,拜了三拜。然后回去,吃了山中的最后一次早餐。他们把玉楼内外打扫得干干净净,最后关上了沉重的大门,怏怏地上了马车。碧玉含着泪水,说:“真舍不得离开,这里这么多空房子,咱们三府都搬来住吧。”碧华说:“能到此一游,我今生再无遗憾,这辈子值了!”马车慢悠悠前行。连两匹马儿也恋恋不舍,三步一回头,缓缓地迈着步子。马车开到山脚拐弯处,众人又都回过头来,再看最后一眼。这时,众人愣住了:只见玉楼前的高台上,站满了乡亲,最前边的正是神仙爷爷和玉莲。小翠和杏花急忙跳下车,问乡亲们扑去。可是倏忽之间,乡亲们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们仍然目不转睛地望着,望着……只见玉楼寂寂、高台空空……这时狗儿在叫,大哥说:“咱们走吧,宝儿催了。”

马车顺利地穿过鬼树林,向马路奔去。这时紫娟轻呼:“宝儿不见了!”众人闻声向车周围望,的确不见了踪影。黛玉急了:“大哥!请停车,我要去找找。宝儿是神仙爷爷留给咱们的唯一念物,一再叮嘱,要好好待它。”这时,马车掉转头,回到了林边。八人全下去了,一齐喊:“宝儿!宝儿!”黛玉忽然在前边的树下看见了宝儿,它正回头盯着黛玉,似有不舍之意。黛玉扑问前去,想抱住宝儿,忽然“呯”的一声,一头撞在了一块大石上,两眼直冒金花。顿时什么也看不见了。过了好一会,睁开眼晴,只见前面是一堵石墙。其余七人都站在墙边。黛玉抚着墙,仰头一望,高不见顶:往左右一看,远不见边。黛玉吓得一身冷汗,靠墙站着,她思索了一下,把大家招到身边,气喘吁吁地说:“封山了,我们再也见不到那世外桃园了,用这石壁阻断了。也不用找宝儿了,它完成使命回去了。”其余几人个个脸色煞白,惊诧得说不出话来。

过了一会,宝玉说:“也许此刻,那块净土已经在这世上永远消失了。”听了这话,人们不胜痛惜,更加惊惧。过了好一会,宝玉说:“都缓过神没有?走吧!咱们这些碌碌小人,芸芸众生还是要回到那滚滚红尘中去。”这时大哥才惊醒过来,招呼大家上车。众人坐在车上沉默着。车行了一段路。黛玉缓缓地说:“有两件事,原先觉得奇怪。现在想来,再明白不过。”“什么事?”紫娟问。黛玉说:“还记得老姑奶奶前一阵子去世的事吗?”碧华说:“当然记得,她老人家活到九十二岁,无病而终,咱们当作红白喜事办的。”黛玉说:“她仙逝时,我在身边,临终,她抓住大伯的手说:‘我要快去了,那么多人等着我。’大伯问:“谁等你?”老人没回答,闭上了双眼。”碧华说:“难道是神仙爷爷和众乡亲在等她。为什么?”紫娟说:“你不知道,老姑奶奶在山里生活了六十多年。早己是乡亲们的一员了。”黛玉说:“第二件,我的信鸽,以往让它到山里传信,不久就回来了。可是这一次再也没回来。”杏花说:“难道也同狗儿一样,完成使命回去了?”

这时碧华忽然大叫一声:”你们看,一座高山!”众人回头一望,一座巍峨雄伟的大山矗立在鬼林中。此时众人又是一惊,大哥说:“奇了,怎么平地就冒出一座山?我穿过这树林好几次,何曾有山?”宝玉说:“刚才咱们离得近,以为是高不见顶的墙,其实远望就是这座山。”众人像傻子般呆愣着。宝玉怕大家吓出病来,对大哥说:“咱们找个客栈吃点饭,休息一下。”大哥会意。不一会马车到了一个大集镇上。

找了个干净的酒店。店小二连忙热情相迎,把八人引到一个大圆桌前,立即送来一壶热茶。又问:“要吃点什么?”宝玉点了几个菜,小二刚要离开。大哥忙拉住他:“西边林子里忽然冒出个大山,你们都没看到?”店小二一脸惊诧:“你说忽然冒出个大山?在哪里?”大哥把他拉到门外,指着那山:“就在那。”店小二笑了:“我说老哥,你的眼睛看花了吧,我们世世代代就是看着它长大的,怎么说是刚冒出来的?”大哥又问:“这里的人可曾到过山那边?”店小二说:“别说那座高山,就是山前那片鬼林就把人吓死,进去的人有去无回。”大哥又问:“如果真有人从山那边过来了呢?”店小二瞪大双眼,说:“你是说有人翻过那高山,穿过那鬼林出来了?妈呀!那不是神仙就是妖怪!”听了二人的对话,个个更是惊恐万分。饭菜摆上桌,没人动筷子,只是傻傻地坐着。宝玉说:“都醒醒罢,各位姑奶奶!求你们好歹吃两口,前边还有很长的路。”大哥说:“我不该多说多问,把她们吓着了。”黛玉她们胡乱吃了两口,喝了点茶,离开饭店,继续赶路。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