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为何不怕得罪整个中产阶层(图)

2017-12-14 08:30 作者: 莲悦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汉武帝为何不怕得罪整个中产阶层(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7年12月14日讯】公元前119年,卫青、霍去病领军出击匈奴,取得重大胜利,匈奴十余年再无南下之力。

这一胜利虽然让汉武帝龙颜大悦,却也触发了他心中隐藏已久的忧虑,一句话——朝廷早就没钱了,连出征将士的军饷都发不出来。

汉武帝怎么会这么穷?说起来,跟汉武帝的伟大梦想有关。

汉武帝是一个特别热衷于战斗的皇帝:与朝鲜战斗,与南闽两越战斗,与西域诸国战斗,当然,与强悍的匈奴战斗,更加其乐无穷。对汉武帝来说,其毕生的伟大梦想即是:让匈奴姓刘,永远忠诚。

为了击败匈奴这个北方强敌,汉武帝自公元前133年策划马邑之谋,便一直和匈奴刀兵相向。连续十五年的战争之后,国库为之一空,就连库藏旧存之钱和常年的赋税收入都已全部竭尽。

不过,天子富有四海。皇帝缺钱了,怎么都容易想到解决的办法,其治下两三千万人口,随便征征收收就能让问题迎刃而解。

于是,在一帮善于找钱的大臣帮助下,汉武帝说干就干。

对一个以农为本的国家来说,国家绝大部分人口都是编户齐民,即农民。不过,中国的农民自古以来生存环境就非常脆弱。丰年税重、灾年歉收,都会让他们的生活濒临绝境。

农民已经够穷够苦了,根本没啥油水可捞,但汉武帝还是大幅提高了人头税,将向十五岁以上的成年人征收的算赋从一人一年40钱提高到120钱,向七到十四岁的未成年人征收的口赋从一人一年20钱增加到23钱,但征收年龄提前到三岁。

仅这一项加税措施就让许多贫困之家“生子辄杀”。

看来,普通编户齐民身上的税负已经够重了,再加税,老百姓就活不下去了,只能揭竿而起。于是,汉武帝又把目光投向了身边的宗室王侯,这些人个个富可敌国,没有理由不为皇帝分忧。

于是,在酷吏张汤的谋划下,汉武帝发明了“鹿皮币”。就是用皇家林园上林苑中白鹿之皮做成货币,一张皮币皇帝钦定价值四十万钱。这么贵重的货币当然无法进入市场流通,皇帝只将它们卖给宗室王侯。让他们到长安觐见皇帝献享时,作为敬献玉璧的垫衬所用。

不过,皇帝不可能一个人治理天下,这些王侯将相、亲贵臣子们所形成的庞大的官僚集团才是自己治国平天下的坚强后盾。所以,也不好从这些人身上榨取太多,太得罪他们。而且,卖“鹿皮币”名声不好听,来钱也不快。

最后,汉武帝将找钱的手伸向了全国的有产者,即工商业者、手工业者、高利贷者、囤积商等,命令他们无论是否有“市籍”,都必须向政府如实申报自己的财产数额,以便国家据此征税。这就是《算缗令》。

在一个以农业人口为主的国家里,这些工商业者就算是中产和富裕阶层了。《算缗令》向他们征收的,类似于今天的财产税,个人财富越多,要向皇帝纳的税也就越多。打仗是皇帝的事,并不是绝大多数人表决出来的集体意见,凭什么让大家大把大把地掏钱供皇帝挥霍打仗?于是,《汉书》说:“富豪皆争匿财”。

这一下,正中汉武帝下怀。《算缗令》的税率并不算高,大概是3%到6%,对皇帝来说,不是来钱快的途径。现在有钱人都纷纷隐匿资产,不想纳税,皇帝紧接着便出台了《告缗令》。

所谓《告缗令》就是发动群众斗群众,商家被发现隐匿财产货物不报者,或所报不实者,就要被发配边疆,戍边一年,而且所有财产全部没收充公。对于那些出来检举揭发的人,收上来的财产分给他一半。

从《算缗令》到《告缗令》,汉武帝从容地实现了从税收到没收的质变,民间财富眨眼便滚滚流入皇帝手中。根据《汉书》的记载:“(全国)中家以上大氐皆遇告”,全国中产之家悉数破产,而皇帝呢,“得民财物以亿计,奴婢以千万数……”

有人一定要说,汉武帝这招非常高明,又没有加重老百姓的负担,更缓解了政府财政危机,让国家能够继续开疆拓土、耀武扬威。这完全是英明神武的千古一帝啊。

事实果真如此吗?

虽然中国历来有抑商的传统,但像这样等同于直接剥夺工商业者财富的措施还是极为罕见。《告缗令》给商业造成毁灭性打击,让整个社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商者少,物贵”,彻底打破了自汉初以来,建立在相对宽松自由基础上的经济繁荣局面。

更为可怕的是,中产阶层被悉数消灭的汉王朝,是一个除了权贵阶层之外,整个社会共同贫穷的国家。这样的社会是极其孱弱的,完全无法抵御任何自然灾害的出现。

《告缗令》出台是在前117年,仅仅2年之后,即前115年,《食货志》便出现了“夏,大水,关东饿死者以千数”的记录。第二年,即前114年,《汉书·武帝纪》和《地理志》都分别出现了“关东十余郡人相食”的记录。而在太初年间,即公元前104年至前101年,因为持续的旱灾和蝗灾,汉王朝“人相食”的现象可能持续数年。

所以,汉宣帝时期的长信少府夏侯胜这样描述汉武帝执政后期的西汉社会:“武帝虽有攘四夷广土斥境之功,然多杀士众,竭民财用,奢泰亡度,天下虚耗,百姓流离,物故者半。蝗虫四起,赤地数千里,或人民相食,畜积至今未复”。

尽管,古代圣贤一再教导:有恒产者有恒心。但对两千年前大权独揽的汉武帝来说,他的一家一姓的江山的稳定器有两个——“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百万雄师和“食君之禄,绝不砸锅”的官僚集团。

为了让自己手中的权力无远弗届,汉武帝连牺牲整个国家和全体民众都不怕,更何况得罪甚至消灭整个中产阶层。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