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中原:黄奇帆回重庆到底是个什么局?(图)

2018-01-22 05:29 作者: 郑中原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孙政才被指是大“野心家”,每天密室拜龙袍,黄奇帆知不知道?
孙政才被指是大“野心家”,每天密室拜龙袍,黄奇帆知不知道?(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1月22日讯】1月18日,中共重庆市政协新一届委员名单公布,重庆市原市长、现任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黄奇帆,河南省委副书记王炯,两名不在重庆的高官位列重庆政协委员名单。其中已从重庆官场流转到全国人大财经委的黄奇帆,其突然被安排到重庆政协,让外界感到惊疑。

一些港媒称黄奇帆“或是更好地发挥余热”,台媒的报导指“令人意外”,“耐人寻味”。一些海外中文媒体则直接指黄是贬任,猜测他可能将被查。

话说黄奇帆,发迹于“上海帮”,在重庆经历贺国强、黄镇东、汪洋、薄熙来、张德江和孙政才六任书记,尽管贪腐丑闻不少,特别是与薄熙来的关系曾经非同一般,自称“如鱼得水”,但别人都倒了,他还未倒,屡屡顺利脱身,人称所谓“官场不倒翁”,这已是众所周知。这一次杀回重庆,今非昔比,上头究竟设的什么局?

其一,笔者不认同简单说黄是被贬任。

中共的人大历来是橡皮图章、举手机器,政协则历来有政治花瓶之称,人大和政协的上层安排了主任、副主任,主席、副主席的官位,因此历来都是“二线”官员藏身之地。黄此前从重庆市长的省部级实权大员位置,退居全国人大财经委的副主委,仍然是正部级,这次由官方安排作为中共界别的地方政协委员,未见得级别会降,只能说是一次颇为特殊的安排。毕竟政协委员,并非通常所说的中共官员序列,官方称为“政治协商”,作为统战之用,故此与“贬”关系不太大。

其二,黄奇帆确是这轮地方政协人事的一个异数。

留意到和黄奇帆一同“空降”重庆任政协委员的还有河南省委副书记王炯,再留意到近期一个中央和地方异地集中空降政协的现象,比如,近日已有多名部级官员跨地区担任政协委员,包括:国务院副秘书长江泽林入列吉林省政协委员;河南省政协主席叶冬松入列河北省政协委员(1月21日的最新消息显示已任河北政协党组书记);山东省政协主席刘伟入列河南省政协委员;安徽省政协主席徐立全入列湖北省政协委员,已出任湖北省政协党组书记;湖北省政协主席张昌尔入列安徽省政协委员,已出任安徽省政协党组书记;河北省政协主席付志方任山东政协委员后,已任山东省政协党组书记。

根据中共人事惯例,目前正是全国各省、直辖市、自治区“两会”陆续召开之际,新上任当地政协主席的,一般得先成为当地的政协委员,故此,上边的跨区入列政协委员的部级官员,基本上已备位当政协主席。

拿上面名单中刚空降任吉林政协委员的国务院副秘书长江泽林来说,据《新京报》1月19日报导,吉林省政协最新委员共510人,当中包括现任国务院副秘书长江泽林,但63岁的吉林省政协现任主席黄燕明则未在名单中。故此预料江泽林也将出任吉林省政协主席。

如此推断,河南省委副书记王炯空降到重庆任政协委员,应该将任重庆市政协主席无疑。

在上边这批空降地方政协的部级大员中,唯有黄奇帆最为特殊。与“60后”的王炯等人处于上升时期不同,黄奇帆已66岁,从2016年12月30日去职重庆市长、2017年2月贬入中共全国人大之后,余下只有在这类机构养老赋闲。基于人大和政协的闲职性质,无论在全国人大、政协,还在地方的人大和政协任职,意义是一样的。至于黄奇帆到重庆政协后,其全国人大的官职是否需要卸下,个人认为不一定。

但是最值得可疑的是四个因素:

一是,黄奇帆家族涉及重庆国企大量丑闻,是否上边有意让他回重庆面对诸多未解的问题?

二是黄奇帆虽然在薄熙来和孙政才两案中暂时脱身,但是这两人都被当局定性为“野心家”“政治隐患”,黄奇帆恰是不可能不知情者。比如,孙政才被指是大“野心家”,每天密室拜龙袍,这事也能传到外边去,黄奇帆知不知道?历来只信任旧交故识的习近平,会轻易放过黄?

三是重庆主政者现在是陈敏尔,习近平最得力的亲信之一,目前正在大举清除薄王孙余毒,当中不少问题官员与黄奇帆关系千丝万缕,黄奇帆必然无法脱身。

四是人大、政协历来是“老老虎”东窗事发之地,为什么唯独黄奇帆并非当政协主席,只作为一个委员就这样被安排回重庆?如果要所谓发挥余热,爱发表言论的他在目前的全国人大官位上也可以四处招摇,还乐得自由,到地方也有人恭敬照料,但安排到重庆就难免有被当局交由陈敏尔“看管”之嫌。

不由得这样解读:都是上边安排的局,不管以前靠滑头过了多少关,黄奇帆此番回渝,注定凶多吉少。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