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流:风雨故人情(组图)

2018-01-28 06:15 作者: 铁流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铁流先生。(铁流提供图)

昨天意外地收到北京杜光老师直接从中央党校寄来的《杜光文存》第54辑,2017.10――12。他是我北京的老师和老朋友,经常相聚于餐厅茶楼,交谈多是国事天下事,民主法治与宪政民主。我们相识2007年反右斗争50周年前夕,经老编审郑海天介绍认识。

杜光很早进入中共党校执教,1957年不幸被打成右派,下放农村劳动改造。1978年改正回归党校,官至科技部主任正局级干部。和我一样总有“初心不改”的历史情结,忘不了毛泽东发动的“消灭思想,摧毁人格”旷古最残最暴的“反右斗争”。我们相识的目的,就是要发起一场全国性的纪念活动。由我串连出资,他负责起草宣言文本。这场纪念活动像滚雪球越滚越大,参加的人越来越多,为有一个很好的历史性宣言文本,最后由原中宣部新闻局老局长钟沛璋难友和著名科学家许良瑛敲定。反右斗争五十年纪念活动在众多难友的努力下,冲破重重困难在北京如期召开,在国内外产生很大影响,自此我却成为“重点监控对象”,但与难友友谊却日益深厚。

当时在北京有几个自办自印的小册子,一是8开版的《往事》,二是《杜光文存》,还有南通丁弘的《丁弘文集》。那时我们这批历史老友不定期地常常聚会在一起,基本上没有什么于预,风流云散,成了北京一个民主的自由景观。屈指才辇出帝京已快四年,杜光老师并未忘记我,最使我欣慰的是,快90岁的老人了,仍为中国民主事业战斗不息,出资出力坚持把《杜光文存》编辑下去,这是何等伟大的精神啊!杜光老师我向您致敬!

2018.1.20日于囚居中

“往亊微痕”供稿

“往亊微痕”更多故事请看﹕
http://www.secretchina.com/taxonomy/17798

铁流更多故事请看﹕
http://www.secretchina.com/taxonomy/17748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