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天师除妖 召来关羽惊动宋徽宗(图)

2018-02-09 20:11 作者: 陆文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虚靖天师张继先是道教天师道第三十代天师,他在修道中,提出“心”为万法之宗。(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虚靖天师张继先是道教天师道第三十代天师,字嘉闻,又字道正,号翛然子,北宋末著名道士。他出身在世代信道修道的张天师家族,作为嫡系正传,年仅九岁就嗣位为第三十代天师,虽然年纪幼小却有神通。他在修道中,提出“心”为万法之宗,“道不远,在身中”,修道人不要向外求,要反求诸己,留下了不少神迹故事。

张天师入京收妖面见徽宗

宋徽宗崇宁二年(西元1103年),山西解州盐池水溢,采盐不成,盐税收不上来,地方官忙急报朝廷。徽宗听报,便询问道士徐神翁,徐回复说:“这是孽蛟作怪,必须请张天师来收妖。”徽宗便派人赴江西龙虎山,礼聘张继先来京。

张继先应诏来到京师时,年仅十三岁。

徽宗见面,便问:“卿居龙虎山,曾见龙虎否?”张继先答道:“居山虎则常见,今日方睹龙颜”,机智的回答让徽宗大喜,让他画上符来。徽宗一边看符,一边问道:“它的灵验从哪儿来?”张继先回答:“神之所寓,灵自从之”。看来符灵不灵,还得看其能否请来神才行。徽宗又问他可知修炼金丹的方术,继先回答说:“这是世外山上出家人的事业,陛下只要清静无为,功德就同于尧舜,便已足够。”

徽宗又对他说:“解州盐池水溢,民众遭受灾害,所以召来救治。”张继先受命之后,马上在铁简上画符,让弟子祝永佑跟着太监同往解州,将符投入盐池岸崩之处。过了一阵子,震雷惊电轰鸣,白昼如晦,及天光重开,有孽蛟被斩死在水中。听了太监回来报告,徽宗便问张继先:“治死孽蛟,派遣的是哪位神将能让见一见么?”回答说:“臣所召请的,便是关羽,马上就可召请来。”说完便手握印剑施法召将,关羽随之现身。

徽宗一见吃了一惊,手上正好拿着枚崇宁年间铸的铜钱,便掷给关羽,说:“以此钱名封。”所以人们称关羽为“崇宁真君”。徽宗崇宁(1102~1106)以后,张继先四次被召至东京,建醮内廷,赐号“虚靖先生”。故而人们从此一般称他为“虚靖张天师”或“虚靖天师”。

官吏为得高位不畏白蛇精

另外在同州(即今陕西省渭南市大荔县),也留下了张继先除妖的传说,此事记载在《夷坚志》中,情节详细,颇戏剧化,顺便也给大家介绍一下。同州这地方,从宋哲宗年间就开始闹妖怪,相传是条白蛇精,妖力很大,地方官员百姓多遭受其害,连太守之类的高级官员,亦不能幸免。知道内情的人,都不敢到这个地方去上任。

宋徽宗政和年间,有当朝宰相的女婿某人,听闻同州太守一职,俸入优渥且油水甚多,千方百计想要谋取这个职位。宰相知道这件事,便对他说:“同州这个地方的蛇妖,听说十分厉害,前后任大小官吏死在它手上的不计其数,切莫要以身试祸。”女婿说:“这都是坊间的传言,并不见得真实。况且,去上任回来的,也有人在。岳父大人,毌须忧虑,小婿自会多加留心。”宰相见他心意不可移转,便任由他去了。

张天师奉命治理白蛇妖

那人到了同州府治,交印三日后,便开始大张宴席,接见属下幕僚。席间,忽然对着在一旁跳舞陪酒的歌女们,发怒说道:“我刚才巡视酒席,庆祝新官上任,你们应当都要装扮华丽才是,为什么还有人只穿白衣?”命令将白衣女子押下治罪。大家皆知道其中缘故,但个个都不敢作声。等到宴席结束,回到房间,他便觉得身体不适。

第二天,幕僚来探病时,就问起当中缘故。幕僚回禀说:“使君莫非是眼花,看到了什么?昨日宴席上,并无什么白衣女子。”该人听闻白蛇妖之说已久,心下吃了一惊。姑且相信,遣家人走骑回京禀报宰相,宰相为之上报宋徽宗。不久,诏令下,请虚靖张天师前往治理。

张继先不数日便来到同州府治。眼前府衙笼罩在一阵白雾之中,抬头看,正如一条白蛇盘据在上头。等屋檐风吹雾散,却闪过一个白色身影,远远站在楼顶上看。张天师心想:便是此妖孽做怪。正要与它会上一会。家人来请入内堂休息。再抬头看,妖已不见。询问起太守近况,方才晓得数天前已不知去向,料想已经被蛇精害了。

张继仙作法誓除蛇妖

张继先即命人打扫出一间净室,开坛施法,召唤当地诸神,问蛇所在。城堭告知详情,他便挑了一个时辰,先去探视情况。命人在离蛇妖巢穴三里外的地方设坛,坛高五层,底层占地数十丈寛广。法坛落成,即召集全城吏民聚集在坛上,而领众道士作法除妖。

先是飞了一道白符,丝毫不见动静。其次是赤符,之后是黄符。正当众人疑惑,议论且观望之际,忽然风云变色,只见雷电雨雹四起,青气黑烟蔽满整座山谷。天色骤然暗了下来。在场人不论老幼,莫不胆颤心惊。只是不久,烟雾即消散,忽然坛前又吹起白烟,瞬间大雾弥漫。那烟或青或紫,臭味熏人,更听那地面咯咯作声,宛如庞然大物在地上爬行,好不吓人!天师命人人口含土一块,以避邪气入侵,差人将州印取置坛前,又开口说道:“白蛇蛇妖就要现身了,大家莫怕。能不能收除它,就趁现在。如果它越过五层,就算是我,也难逃毒手;若它敌不过我,当止于第三层,邪不胜正,这个地方就能得以安宁。”

施法除首恶再除余孽

才正要说完,只见前方蛇穴突然窜出熊熊烈火,沿路漫烧直逼法坛而来。一条巨蛇在火焰中现身,昂起首来如神木参天,张开血盆大口,宛如一口就能将所人吞灭似的,迤逦身躯且往坛前来。那些郡民,逃也不是,躲也不是,遂都抱在一块痛哭。且见那白蛇身子将法坛整个围起,就绕了二圈有余,底下两层皆遮个密不透风,且缠且紧,只听那木柱咯咯作响,地板跷得乱七八糟。再施些力,坛就将给拆了。张天师取了印,左手执州印,右手拿法印,徐徐走到坛前端,与白蛇正面相对,从旁看,好似两方正在较劲。不过数回合,那白蛇虽然张牙裂嘴,模样凶恶,头倒是渐渐矮了下去,躯干低摧,如同被山所压,进退不得,再奋力挣扎一冲,也只到第三层便止住了。天师见机不可失,呵的一声,背后一道银光乍现,剑气所及,蛇首顿然飞起,虽然冲上第五层,却也身首异处,无法作怪了。

白蛇之后跟随出来的蛇群,累累不绝,难以计数,大者粗大若柱。见白蛇被杀,纷纷围靠挤拥上来。天师举印说道:“首恶是那条母的白蛇,其子孙繁衍众多,要全部除去,恐怕是没有办法,且上天有好生之德。但也不能完全寛恕。将那些帮著作恶的去除,也就足够。”说罢,请郡民壮勇者,持刀剑斩如柱如楹者二十余条。那些蛇皆受法印制服,乖乖受剑。其余则以符付神将,悉数收纳驱除出境。又过了数日,天师率郡民去视察洞穴,左右皆有石床,正中广敞地便是其蟠憩之处。一旁白骨堆积如山,皆是前后被吞食之人,天师请人清运而出,计其尸首有数万,重新埋葬后,又做了追荐法事。

张继先除妖之后,名气越来越大,徽宗赞赏,便想长留他在宫中,但他还是坚决回山修行。张继先多次托弟子王道坚等转告徽宗当“修德弭灾”,《玄品录》中更是记载:“政和中大内灾,命(张继先)禳之。因奏红羊赤马之厄,其语秘。”“赤马”指的是丙午年,“红羊”指的是丁未年。可惜徽宗没当一回事,等到金军南下,才发现靖康元年、靖康二年正是丙午年和丁未年。

预见靖康之乱绝承传

徽宗末年,政治混乱,张继先曾到皇宫,曾借麻姑沧海桑田的典故发挥说:“蓬莱步入,清浅其桑田乎”,大意是:蓬莱水浅,沧海又要变桑田了。可惜徽宗迷于富贵不悟,靖康之乱到来,大家才明白,这是指宋朝要经历一番沧海桑田的巨变啊!

靖康之乱时金兵围城,徽宗才想起张继先的预示,下令赶快去请他入京解救劫数。张继先接到圣旨后,星夜兼程,路上停留在江苏省的泗州天庆观歇息。在那里他提笔作了一首诗:“一面青铜镜,数重苍玉山,恍然夜红发,移迹洞天问,宝殿香云合,无人万象闲,西山下红日,姻雨落潸潸。”诗中一股悲凉的氛围,此后他端坐桌前,就此长逝,就在他死的当天,京城陷落于金兵之手,这就是著名的靖康之变。

事后人们才悟到:张继先那时已用神通看到京城陷落,靖康之乱的惨状,无力改变,只能以这种方式离开。因为他一生不娶,没有留下后代,天师派谪系传承遂绝,后来所谓张天师一派,为其族人所继承,并非嫡传。

当初张继先在京城开封时,太学生陈东、易观曾向他询问自己的前程。张继先回答说:陈东为忠臣,垂名不朽。易观为县令,以长寿终。后来南宋高宗南渡,陈东因为进忠言被杀,被后人誉为忠臣,垂名史册;易观则为太和县令,虽家贫,但以高寿终。俩人的命运果真像张继先预言的那样。

张继先去世后的十六年,著名道士萨守坚遇见了他。此事传开后,人们觉得奇怪,打开坟墓一看,棺材里只有一只鞋,此时人们才明白原来张继先只是用尸解的办法离开了,并没有死去。

故事里,虚靖天师张继先早已向宋徽宗预示了靖康之乱的到来,可惜徽宗不悟,最终遭了灾祸。我们千万不要重蹈历史的覆辙,以徽宗为监,一定要多听多看,静心体悟,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资料来源:《汉天师世家》、《夷坚志》等)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