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一亿资产,你凭什么敢结婚?

2018-02-11 08:00 作者: 孙骁骥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8年2月11日讯】一段视频新闻近日在网上走红。新闻说的是在某地一场高档相亲会上,参加相亲的女士在被问到择偶标准时,给出了“资产一亿”的标准,并且表示如果现在男方资产不到1亿就没有安全感……

观众们被这番言论吓得不轻。显然,这位女嘉宾极端的表达方式凸显出了当下婚姻的物质性。

没有物质财富作为基础的婚姻,必然缺乏安全感,但纯粹以财富作为标准的婚姻,则又完全成为了一桩唯利是图的生意。如今,越来越扭曲纠结的婚姻观,对于社会经济会带来了什么影响,我们的生活又因此发生了什么改变?

追求“一亿资产男”的背后:性别比例与经济持续失调

也许有人会说,这段所谓的“高档相亲会”视频只是一个奇葩特例,不代表普遍现象。如果用该女嘉宾“一亿资产”的标准来择偶,那么绝大部分中国男性都不够格成为结婚的对象。

的确,亿元资产对普通人而言是过高的标准,但是不要忘了“一个亿”在某些商人的口中却只是一个“小目标”而已。在中国大陆地区,资产总值能达到这个标准的人,虽不是绝大多数,但也颇具数量。

根据《2017胡润财富报告》统计,拥有亿万资产的“超高净值家庭”数量达到12.1万,比上一年增加1.2万,增长率达10.5%,其中拥有亿万可投资资产的“超高净值家庭”数量达到7.1万。这个数据,其实笔者认为是严重的低估了,但在更可靠的数据出来以前,我们姑且使用它。

这总数十几万的“过亿高净值”人群,主要分布的地区就是以三大一线城市群为核心的城市带,以及部分省会级的二线城市,以东部和南部发达地区最集中。

这些地方,也是十年来“地产金融”既得利益最集中的地区,所谓“亿万资产”人士的财产构成,主要是房地产的产权和企业股权。

换言之,过去依靠房地产和企业经营积累财富的阶层,成为了拜金女眼中“有安全感”的财富阶层。同时,这些人又多分布在房价增幅最高的东部地区,那么可以推想,那些追求“物质婚姻”的年轻女性,应该是纷纷从西部和北方欠发达地区流向东部发达地区,因为在这里,“一亿资产”人群数量最集中。

现实情况也基本符合这样的猜测。中国的人口性别分布,这些年也越来越明显的呈现出女性流向东南发达地区和一线城市的趋势,于是产生了东部剩女、西部剩男的尴尬现实。加上大城市的基建大致完成,男性民工回流,新兴服务业出现岗位缺口。因此进城打工求职者当中,近年来越来越多看到女性的身影。

京、沪等地,已逐渐改变了外来人口以男性为主的局面。据人口普查数据,北京常住人口中女性的比例在逐年上升。据另一份研究统计,在上海的两地通婚人群中,有32%是城乡之间通婚,外来一方以女性为主,且农村户口的外地通婚人群中也是女性居多。

与之相对,男性的婚配压力在西部欠发达地区渐增,这就造成了收入低、竞争力低的地区,男性婚配愈加困难,越穷的地方单身男越多。据官方数据,中国内地男性比女性多3376万,这三千多万人集中分布的地区,也主要是在欠发达的中西部而不是东部沿海。

于是,这就形成了东西部地区性别与产业“同构”的奇特趋势,虽然它目前还不甚明显,但如果仔细观察还是可以看出端倪:

欠发达地区男性人口过剩,与之匹配的是这些地区低附加值、高能耗的落后产业过剩,不信可以去看看某些欠发达地区待业的男性低端工人;发达地区则是低端服务业过剩,与之匹配的是这些地方女性劳动者过剩。不信就看看大城市街头的小卖部、餐厅、发廊、按摩店、美甲店,在里边坐着无所事事的很多是女员工。

人口性别大分流的趋势下,欠发达地区的经济使得所谓”人生失败者”越发不敢恭维,愈加的纸醉金迷。这种地域分化,已不可逆转。

“东西部男女分流”的人口趋势,其实也暗中迎合了女性追求“高富帅”的择偶标准,两者互为表里。城里的高富帅肯定比村里多,大城市的高富帅肯定比小城市多。但与此同时,大城市里的高颜值女性竞争者也多,因此,有一部分女性就势必需要对“颜值”这项资本进行投资,以便在残酷的婚恋和职场竞争中挤掉对手。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