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思议!实验发现植物五大情感功能(图)



我们不能与植物有直观的交流,但并不代表植物就不会洞察人类的心理。(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美洲的印第安人中有一种古老仪式,每当玉米要结出棒子的时候,年长的印第安妇女和老人就到玉米地里跟“玉米妈妈”交流,用商量的口吻与一株株玉米谈话,以期达成友好共识:“啊!让你的孩子,玉米种子们养活我的孩子吧!我也要让我的孩子养活你的孩子,并且要让我的孩子世世代代都种玉米。”

在加利福尼亚州圣罗莎,著名苗圃经营者卢萨•巴班克经过漫长岁月培育出无刺的仙人掌新品种。据巴班克说,干活时他常与植物打招呼:“不要害怕啊!保护身体上的刺是没有必要,因为有我守护着”等等,久而久之他培育出了无刺的仙人掌。对此,巴班克深有体会地说:“不管对植物做什么样的实验,一定不要对它保密。特别是要发自内心地给它们以帮助,对它们的纤弱生命奉献爱心和敬意。植物有20种以上的感觉,并且因为与动物的感觉完全不同,所以我们要理解是困难的。草木是否能够理解语言不清楚,但似乎对语言能作出某些反应。”

也许许多人都会怀疑或者嘲笑这类与植物“交流感情”的行为。实际上,很早以前科学家们就探明大约有400多种植物可以预报天气状况,十八世纪卡尔-林涅首次发明并设计了花钟。最近几年以来,科学家们通过一系列实验还证明植物也拥有感情:它们喜欢人们善待它,憎恶人们满嘴酒气地去闻它,更有甚者,它们还拥有记忆、视觉和嗅觉,它们还能够体察你的感情和思想并对其作出反应。在此我向大家介绍几个较有名也较经典的实验。

实验一:冰雪聪明

1966年2月的一天,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测谎专家克里夫•巴克斯特一时心血来潮,把测谎仪接到一株牛舌兰的叶片上,并向它根部浇水。当水从根部徐徐上升时,他惊奇地发现:在电流计图纸上,自动记录笔不是向上,而是向下记下一大堆锯齿形的图形,这种曲线图形与人在高兴时感情激动的曲线图形很相似!当他准备进行一次威胁行动并在心中想像叶子燃烧的情景时,更奇妙的事情发生了:他还没动手,图纸上的示意图就发生了变化,在表格上不停地向上扫瞄。随后他取来火柴,刚刚划着的一瞬间,记录仪上再次出现了明显的变化。燃烧的火柴还没有接触到植物,记录仪的指针已剧烈地摆动,甚至记录曲线都超出了记录纸的边缘。牛舌兰出现了极强烈的恐惧表现。而当他假装要烧植物的叶子时,图纸上却没有这种反应。植物竟然还具有辨别人类真假意图的能力!假装的动作骗得了人却骗不了植物。

巴克斯特和他的同事们在全国各地的其他机构用其他植物和其他测谎仪做类似的观察研究,得到的是相同的观察结果。

就我目前所了解的资料来看,巴克斯特的这一次偶然的发现也是科学家探索植物情感的最早的一个实验。

实验二:超感能力

巴克斯特曾经设计过这样一个试验:他在3间房子里各放一株植物和一种新设计的仪器,让植物与仪器的电极相连,当着植物的面把活蹦乱跳的海虾投入沸水中,并用精确到0.1s的记录仪记下结果。然后他锁上门,不允许任何人进入。第二天,他去看试验结果,发现每当海虾被投入沸水的六七秒钟后,植物的活动曲线便急剧上升。根据这些,巴克斯特认为,海虾死亡引起了植物的剧烈反应,这并不是一种偶然现象。几乎可以肯定,植物之间能够有交流,而且,植物和其他生物之间也能进行交流。

在美国耶鲁大学,巴克斯特将一只蜘蛛与植物置于同一屋内,触动蜘蛛使其爬动。人们发现仪器记录纸上出现了奇迹——早在蜘蛛开始爬行前,植物便产生了反应。显然,这表明了植物具有感知蜘蛛行动意图的超感能力。

实验三:记忆超强

为研究植物的记忆能力,巴克斯特设计了一个实验:将2棵植物并排置于同一屋内,让一名学生当着一株植物的面将另一株植物毁掉。然后他让这名学生混在几个学生中间,都穿一样的服装,并戴上面具,一个一个向活着的那株植物走去。当“毁坏者”走过去时,植物在仪器记录纸上立刻留下极为强烈的信号指示,表露出对“毁坏者”的恐惧。类似验证植物具有记忆力的实验还有很多。例如,有人曾把测谎仪接在一盆仙人掌上,一个人把仙人掌连根拔起,扔在地上,然后再把仙人掌栽到盆里。当那个人再次走近仙人掌时,测谎仪上的指针马上抖动起来,显示出仙人掌对这个人很害怕。

巴克斯特还发现,当植物在面临极大危险时,会采取一种类似人类昏迷的自我保护方法。一天,一位加拿大心理学家去看巴克斯特的植物试验,第一棵植物没反应,第二棵,第三棵……前五棵都没有反应,直到第六棵才有反应。巴克斯特问心理学家:你在工作中伤害过植物么?他说:我有时把植物烘干称出它的质量作分析。看来植物遇到这位令他们感到恐惧的心理学家,便会让自己晕倒来回避死亡的痛苦。在这位老兄走了以后,这些植物又开始在巴克斯特的测谎仪上恢复了知觉。

实验四:善辨真伪

经过研究,专家们还发现,植物具有非凡的辨别能力,能够窥测人细微的心理活动,从而判断人是否在说慌。纽约奥林奇堡的罗克兰州立医院试验室主任、职业心理学家阿里斯蒂德•埃瑟和他的合作者纽瓦工学院的化学师道拉斯•迪安一起做了一次实验。2位科学家将电极连在海芋属植物上,然后问受试者一系列的问题,并告诉他,回答有些问题时可以不必说真话。但是植物却在电流计的图表上毫不困难地显示出受试者的回答哪一些是谎话。

巴克斯特也对一位记者做过同样的实验,他要求这位记者在植物面前不管事实如何只做否定回答。巴克斯特开始询问记者的生日,一连报出7个月份,其中一个与记者生日相符。尽管记者均予以否定,但当那个正确的日期说出口时,植物立刻作出明显的信号反应。纽约若克兰德州立医院的医学研究部主任阿里斯泰德•依塞博士重复过这个实验:让一名男子对一些问题给出错误的回答,结果他从小苗养大的那棵植物一点没有包庇他,把错误回答都反应在了记录纸上。

实验五:音乐监赏

20世纪60年代中期,英国的一位苗圃主做了一个试验:让水仙属等春天开花的球根在秋天开花。结果发现,在一个温室里,由于助手总是用小型录音机一边听流行音乐一边工作,无意之中在那个温室试验的成功率明显地比其他温室高。

当时,人们就植物对各种声音的反应进行了各种实验。植物学家史密斯用玉米与大豆做实验。在温度、湿度相同的两个育苗箱里分别播上相同的种子。让一个箱子24小时听美国作曲家格甚文的《蓝色狂想曲》,而在另一个箱子里静悄悄的、什么声音也没有。结果是显著的:让听曲子的种子发芽早、秆也粗、绿色也浓。史密斯还把听音乐和不听音乐的苗割下来秤,结果不管是玉米还是大豆,均是听音乐的一方质量大。另外,加拿大渥太华大学的研究人员让小麦种子听频率5千赫的高音,发现小麦苗成长加快。

1968年科罗拉多州丹佛的一名叫雷塔拉克的学生在两块地里同时将玉米、红萝卜、老鹳草和紫苣菜等混种,然后向一块地播放从钢琴录下的大音阶“喜”与“来”的录音,每天12小时。3周后,不断听音阶的一组除了紫苣菜外,皆枯死,其中有些像被强风吹倒似的,主干朝远离声源的方向倒伏延伸;不听音阶的一组均正常地生长。

接着雷塔拉克与老师普洛曼一起进行研究,结果发现,植物最喜欢的是东方音乐,特别是印度的西它尔等弦乐器,有的植物听了这些音乐后,能以2倍的正常速度生长。继弦乐器之后是古典音乐,特别是巴赫、海顿那样有人情味的音乐,这时植物会朝着声源的方向生长。另外,除了打击乐器外的爵士乐、民间音乐或乡村和西部音乐好像对植物完全不产生影响。而摇摆乐是令植物讨厌的,因为植物总是向远离声源的方向躲避,甚至引起发育异常。

此外,尤埃尔•斯坦恩纳伊梅尔从物理学和生物学两方面进行了考虑,他认为音乐的波动有助于制造细胞生长用的蛋白质,并对风味等产生影响。1993年他用西红柿做了实验,结果是27%的植株增高,结出的果实也大。但是有些西红柿出现茎坏死现象,他认为这是音乐“播放过度”所致。

这类试验还有很多很多,美国、德国、俄罗斯等多个国家多位科学家都有进行植物情感研究的、在此无法一一列举。当然,也有人认为这是荒谬的。就我个人来说,当年正是这些神奇的现象,激发了我对这些“人类无声的朋友”的兴趣。古来就有“万物有灵”一说,我认为这些试验正好可以作为这一观点的验证。

其实大家想想:植物知道什么时候的风对后代的传播有利,知道怎样与身边的动物邻居们和谐共处,能够在恰逢时机的一刹那用不到一秒的时间使种子生根发芽……这一切,难道真是一群没有任何智慧情感的“生命”做得到的吗?的确,现在植物这许多反应的机理有待科学家们进一步研究。但我想,这已足以引发我们自诩为“万物灵长”的人类深思了。我们只是大自然小小的一个部分。我们不能与植物有直观的交流,但并不代表植物就不会洞察人类的心理。这些自然界的生产者们身上的未解之谜,可能比我们曾经预想的还要多。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