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则新闻让我想到了“他”(组图)


这则新闻让我想到了自己的父亲。
这则新闻让我想到了自己的父亲。(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前不久看到一则新闻,一名就读国小三年级的男童,发现外公留下遗书企图轻生后,心急如焚的哭着找老师求援,所幸在老师及警察的帮助下,成功救回外公。

报导里没有深入的描绘孩童与老师之间的关系,但这个事件背后存在的“师生情谊”让我想起了自己的父亲……

时间回到19年前,高龄的父亲突然因脑溢血骤逝,我与家人甚感突然,十分不舍。几日后,站在告别式上悲痛的我,不断的向前来的亲友鞠躬答礼,眼泪水早已模糊了视线。抬头望着父亲遗照里熟悉的慈爱笑容,我多希望这都是一场梦,渐渐的我的思绪飘向远方,离开这个令人不愿面对的场景……

依稀中,听到司仪说了几句话,渐渐的我的思绪回到现实里,只见一位熟识的大哥走向父亲的灵前,年过半百的他先在灵前磕了三个响头,起身后双手颤抖的拿着讲稿,一字一句慢慢念出他与父亲的“师生情谊”:

小时候,面临经济困窘的双亲无力供他读书,他面临着休学的窘境。那年刚任国小教职的父亲担任他的新导师。父亲得知他的情况后,主动提供资助,并让他住在父亲的教职员小宿舍里,还不时的帮他补习,让平日需要帮忙农作的他跟上学校的教程。

后来,他靠半工半读继续升学,日后考上政府机构,成为一名公务员。

多年后,我已忘了这位大哥后来说了些什么,但怎么也忘不了他几度哽咽,悲伤的身体不断抽慉,脸上早已分不清泪水与鼻水……

那时,我也才明白,为何在我的成长过程中,都有这位大哥的踪迹。每年的端午、中秋、教师节以及黄历过年,他总是提着礼盒来到家里。偶有假日,也常见他来探视父亲,他总是将老师、师母挂在嘴上,他也总是视我们三兄妹为手足。接到父亲离世的消息,他几乎立刻赶到,协助处理父亲后事。

那一刻,让我更感怀我的父亲……

小时候,身为家中唯一女孩的我,总是听到,你是你爸爸最疼爱的小孩。大家说因为我长得最像他,遗传了他的浓眉大眼。妈妈说,我的鼻子、下巴、耳朵像极了父亲。爸爸自己倒是说,我长得像他身在大陆的妹妹。

我也喜欢跟在父亲身旁,听他诉说那曲折的人生故事。
我也喜欢跟在父亲身旁,听他诉说那曲折的人生故事。(图片来源:Adobe stock)

也许是这些原因,我成为父亲最喜爱的小孩,说也奇妙,我也老是喜欢跟在父亲身旁,听着他诉说他那曲折的人生故事……

父亲出生在广东省乐昌县,出生后因生父的堂哥三兄弟都没子嗣,于是过继给他们。就这样,他从平常人家的孩子,一夕间变成富贵人家的公子。尽管他是个备受宠爱的少爷,日常有仆人、管家服侍,但三对双亲对他教养严厉,不仅要求他需谦恭有理,克己复礼,除了学校的功课,他还有专属的家教,要他熟背四书五经、古文诗词。

然而世事难料,当他成年后,锦绣的人生正要开始,这时却遇到了国共内战。民国39年,家人要他带着三块黄金逃离红祸,他辗转来到香港。

到了香港,他隐姓埋名,在一家电影公司担任幕后工作,他想,也许就在这儿安身立命吧,有朝一日,能与家人重逢。

不过,事与愿违,一日,他住的宿舍里发生火警,情急之下,双手、双脚、胸前被严重烧伤的他,跳下一楼的泳池,昏迷中他被送往医院。

当他从病床上醒来,他认出眼前的医生就是他的老师,老师要他安心养伤,于是他在医院里医治一段时间后,带着四肢以及胸前的疤痕出院。幸运的是,他俊俏书生般的脸,毫发未伤。

这场让他在生死线徘徊的大火,让他那个渴望安定的心更强了。无意间,他看到台湾政府招考国小老师的讯息,于是,他又再次人生迁徙,来到台湾。

到台湾后,他如愿的选择了中部的一处乡下教书,在那里过着他平淡的日子,后来,他遇见热情善良的母亲,他终于有了安定的家。

记忆里,总是带着笑容的父亲并不多言,他总是一早到校,指挥学童过马路,即使不是轮值的导护老师也是如此,他说,“我住得近啊!”家里不时有学生来问功课,有人要他开补习班赚钱,他说,老师就是要教会学生,怎么能在额外开补习班收费呢?

家里大小事总由母亲打理,尽管当年国小老师薪资微薄,但母亲资助娘家兄弟,父亲从不过问。

父亲一直到退休都是一名教员,有人曾当面问他,“您怎么不去考校长啊,以您的资历,一定没问题。”父亲总是微笑以答。他曾对我说,他甘于平淡的老师生涯,因为他不想介入老师间的升迁、人事的人情压力,他更不想涉及金钱的采购或工程事宜。

年轻时尝遍荣华富贵,成年后经历生离死别、颠沛流离。不曾见他哀怨人生,也不曾听他抱怨自己的怀才不遇,在父亲淡然的笑容里,我看见了:生死粹炼后的智慧……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