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辱瓷器症:道歉太累,你的玻璃心又易碎(图)

2018-02-15 09:00 作者: 二大爷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受辱瓷器症:道歉太累,你的玻璃心又易碎(图:公用领域)

【看中国2018年2月15日讯】几年前在斯里兰卡旅行的时候,在著名的海上小火车上遇见一个台湾的大姐。聊起怎么才能不挨宰这个话题的时候,台湾大姐说,我出门一定要强调自己是台湾人,从来不说自己是中国人。我说是因为政治原因吗。她说不是。是因为中国人在海外出手阔绰,买什么都容易坏了行情。如果说自己是中国人,不管买什么,价格翻倍不说,还特别难讲价。

我紧接着就在加勒古堡亲身实践了一下。我陪一个姑娘去买传统服装“沙丽”的时候,商家问我是中国人吗,我不说话。她说只要6000卢比。然后我笑着说,我是香港人。她很失落,说那就优惠点,4000。我差点笑出泪来。最后死磨活磨,成交价是2500。

说实话,不管是面对拒当中国人的台湾大姐,还是磨刀霍霍的加勒商家,我都丝毫没有愤怒,更没有觉得自己受辱。奸商那里都有,在商言商,面对人傻钱多的局面,不赚钱显然没道理。美国人如果这么傻,也一样挨宰。绝不会因为团结在川普书记周围就有免宰金牌。

你在青岛吃天价大虾,在三亚吃天价水果,在雪乡住天价炕头……和你在希思罗机场打不到折扣,有本质区别吗?面对自己人的屠刀忍气吞声,关灯吃面,面对外人的陷阱就变成国格受辱,必须道歉,你受辱的标准是怎么定出来的?

其实在正常人的一生中,一定会经历挨宰、受骗,或者被某些不合适的言语撩拨的情况。在正常的环境中,你要觉得你的合法权利受到了威胁和侵害,小可以投诉,大可以走法律途径。断然不会每次躺在地下,耍泼打滚,你特么侮辱我了,你给我道歉……

某人虐我千百遍,我待某人如初恋;鬼子待我……对不起,我受辱了!这种欺软怕硬、内外有别,动不动就把正常问题上升到民族仇恨的瓷器症,是一种长期在动物世界中养成的很low的病。别人道歉太累,你的玻璃心又易碎。

2018年如果找个风水先生算一卦,那一定是瓷器症患者和这个星球八字最不合的一年。因为从万豪网点赞事件开始,到成田机场国歌事件、无印良品地图事件,再到奔驰广告事件、希思罗机场折扣事件……据说在一个半月内,据说我们已经受辱7次了。好像全世界受过的辱,都让我们中国人承包了。

地球人真特么的太坏了,他们就知道针对中国人。你当我们是火星来没交过路费吗?

但也有好事者发现,国人敢撒泼打滚的地方,多是文明社会。因为那里说理管用。中国人在俄罗斯、朝鲜、非洲、南美之类的地方受到的侵害一点也不少,甚至更严重,但是你看过他们唱国歌吗?没有。因为他们知道,别说唱国歌,唱情歌都有可能坐牢。瓷器症患者的心里还是有杆秤的。

由于在地窖里面呆了好几代人,很多中国人的表面上生活方式、生活水平已经步入现代文明。但就思维方式而言,不过是停留在茹毛饮血阶段的原始人。在信奉丛林逻辑之余,经常陷入一种内外有别,前后矛盾的逻辑中无法自拔。这种逻辑的典型特征就是:我所不欲,必施与人。不问缘由,只问立场。

比如,我可以跟奴役者的唱赞歌,但你不能跟请命者说好话;我可以给反美分子送钱,但你不能跟反华人物聊天;我批评你是义正言辞,你指责我是干涉内政……

他们把在地窖中形成的井底之蛙的世界观,不自觉的延伸到所有人类身上。自己欺软怕硬,所以觉得别人也一定是欺软怕硬。一旦遭遇外界的刺激,就自然而然的竖起民族主义的铠甲,不聆听解释,不反思过错,把不同制度下的差异、不同文化下的冲撞、或者是人类社会共存的一些问题,升格为政治偏见、民族歧视、国家仇恨。一两个人有这种病不是问题,一大堆人有,那就是问题。

其实一个合格的司机,当你发现所有的车都在逆行的时候,你最好先看看自己是不是跑错了车道。动不动就堵在车道上耍无赖,讨道歉,迟早是个粉身碎骨的凄惨笑话。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