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心叵测!毛泽东如何渗透国民党中央机关(图)


毛泽东笑里藏刀,成功地渗透国民党中央机关。
毛泽东笑里藏刀,成功地渗透国民党中央机关。(网络图片)

毛泽东在上世纪20年代如何成功渗透国民党中央机关,把持国民党的宣传和组织大权,并发动农民暴动?从《人民网》曾经刊登的一篇张家康文章中,我们可以一窥其阴谋与手段。

毛筹组湖南国民党组织附体 赤化国民党

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毛泽东和许多共产党员一样,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他在国民党中央机关工作了3年,担任过国民党候补中央执行委员、国民党上海执行部组织部秘书、国民党中央宣传部代理部长等职。

中国国民党的前身是同盟会、国民党和中华革命党。1919年10月,孙中山将它改组为中国国民党。

孙中山为了获得苏俄的财政和军事援助,与共产国际合作。张家康的文章只字不提孙中山主张的“联俄容共”政策的两个条件和三个原则。这也是中共长期对国人隐瞒的问题。

孙中山提出的联俄前提条件是:共产组织甚至苏维埃制度,均不得引进于中国,苏联不得鼓动外蒙古独立,苏联不得在外蒙古驻军(1923年《孙文越飞联合宣言》)。

对于共产党加入国民党,孙中山提出的条件是:“共产党员参加国民党,参加国民革命,必须服膺三民主义,服从国民党的纲领,遵守国民党的纪律,如果共产党参加国民党,要赤化国民党、赤化中国,我就将反对共产党,就将反对苏俄。”这就是“联俄容共”政策。至于中共一直所宣传的“联俄联共”,据辛灏年等专家考证,只不过是苏共顾问鲍罗廷为中共编造出来的谎言。

1923年,毛泽东对打着建立联合战线的幌子,渗透进入国民党早有心理准备。毛和陈独秀、李大钊、蔡和森、谭平山这些共产党员,以国民党党员的身份,联名给孙中山去信,建议在上海、广州建立强有力的执行委员会。毛声称这是为了联合商民、学生、农民、工人,引导他们到国民党的旗帜下,并建立新军队捍卫民国。

此后,毛泽东便到湖南建立国民党总支部和各分部,并开始附体赤化国民党。

在国民党一大上削弱国民党的领导权

1924年1月20至30日,国民党一大在广州召开,毛泽东以湖南代表的身份出席会议。会议期间,毛泽东被指定为章程审查委员之一,在会上多次发言,提出对组织国民政府、出版及宣传等方面的意见。

国民党一大就“联俄容共”(中共故意称“联俄联共”)有过激烈的交锋,国民党内的一些人对共产党员加入国民党,向来反对排斥。在讨论国民党章程时,广州代表方瑞麟为了制衡加入国民党的共产党员,提出不能党中有党,要求在章程上写明规定“本党党员不得加入他党。”

李大钊当场驳斥,国民党左派廖仲恺等人却表示支持。会议争执不下,毛泽东见状立即发言,要求停止讨论,即付表决。结果方瑞麟的提案被否决了。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大会在讨论“比例选举制为大会政纲之一”的议案时,又发生激烈的争论。所谓“比例选举制”是套用西方国家的选举制度,依照地区来分配中央委员的名额,这样可以保护反对“联俄容共”的国民党代表的席位。

毛泽东又发言表示反对,声称比例选举制“破坏革命事业”。毛的狡辩居然得到多数代表的回应,从而使得这一提案未获通过。

毛泽东在湖南的工作以及在大会上的表现,很受孙中山和国民党左派的赏识和注意。在选举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和候补中央执行委员时,毛被选为候补中央执行委员。

在沪把持国民党组织部 元老叶楚伧反毛

1924年2月中旬,毛泽东由广州来到上海,参加国民党上海执行部工作。上海执行部由胡汉民、汪精卫和叶楚伧组成常务委员会,而实际负责人是组织部长胡汉民。作为胡汉民秘书的毛泽东,其职责是“协助部长,办理本部事务”。毛泽东不仅是组织部秘书,还兼任文书科秘书。

胡汉民是国民党元老,孙中山对他又格外倚重,国民党改组后的许多重大事情,都离不开胡汉民的参与。这样,国民党组织部的实际工作也就由毛泽东具体操办。胡汉民对毛十分器重,称其“润之我兄”。

当时,国民党上海执行部的三个常委中胡汉民、汪精卫常在广州,国民党元老叶楚伧可算是最高领导人。他对毛的工作一直持异议,对共产党员一直持戒备心理,早就想把共产党从执行部清除。这使得毛的渗透工作极为艰难,只得于7月辞去组织部秘书,在12月请假回湖南老家韶山了。

把持国民政府宣传大权

1925年9月,毛泽东由长沙来到广州。当时广州已成立了国民政府,国民政府主席是汪精卫,汪同时又是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政治委员会主席和宣传部部长。汪管不了这么多的工作,他看中了毛泽东。10月5日,汪精卫向国民党中央常务会议推荐毛泽东代理宣传部长。常务会议当即通过。

从此,国民党的宣传大权便落入了毛泽东的掌控。

毛设法规定并请中央执行委员会发出通知,以后有关国民党党义的宣传品,都得先交宣传部审查。毛泽东为国民党中央宣传部等领导机构起草了许多指导性的文件。中央宣传部的工作范围从此也不仅限于广东一省,而是遍及全国12个省市。

西山会议提出反俄反共

1925年11月23日,中国国民党部分中央执行委员、中央监察委员和候补中央执行委员在北京西山碧云寺召开“国民党一届四中全会”,参加这一全会的国民党政治人物,主要人员有林森(后任国民政府主席)、居正、叶楚伧、戴季陶、邹鲁等著名人士,被视为国民党的一个右翼派别——“西山会议派”。

西山会议反对汪精卫容共,并通过决议,宣布中国共产党“非法”,并通过了“取消共产党员在国民党中之党籍”、“开除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中的共产党员”、“解雇顾问鲍罗廷”等反苏反共、反对国共合作等议案。

11月27日,由中央执行委员汪精卫等10人和候补中央执行委员毛泽东等5人通电各级党部,指控在北京西山召开的所谓中央全会为非法,并警告西山会议派“勿持异端,致生纠纷”。

在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第125次会议上,通过了由毛泽东起草的《中国国民党对全国及海外全体党员革命策略之通告》,指控西山会议派“分裂国民党,是叛党行为”,并继续坚持联合苏俄,容纳共产党。

1927年蒋介石清党后,纠正了孙中山“联俄容共”政策的偏差,通令取消“打倒西山会议派”的决议,恢复邹鲁等人党籍,同时停止与苏联的合作,打击了以邓演达为首的国民党左派亲共势力。

毛反对公开共产党员的身份和活动

1926年1月1日至9日,国民党二大在广州召开,毛泽东在会上作宣传报告。有代表提出,国共之所以常出纠纷,是因为在国民党内的共产党员没有公开自己的身份和活动,国民党员加入共产党时又没有通过国民党在“该地党部之许可”。

毛泽东声称共产党员从不怕声明自己是共产主义者,但是“在中国共产党一日未能取得法律地位,是不能不秘密的”。毛还宣称“无论何党,党员出党入党应有绝对自由,实不必有若何的限制”。

在国民党二大上,毛泽东继续当选为候补中央执行委员,并继续代理中央宣传部部长。

5月15日至22日召开的二届二中全会,通过蒋介石提出的《整理党务案》,迫使在国民党内担任部长的共产党员纷纷辞职,毛泽东也被迫辞去国民党代理宣传部长一职。

毛主编《政治周报》 声称“为了使人民幸福”

毛泽东代理国民党宣传部长期间,以中央宣传部的名义主编《政治周报》。办报写文章是毛泽东的强项。

《政治周报》创刊于1925年12月5日,毛泽东在《〈政治周报〉发刊理由》中声称:“为什么出版《政治周报》?为了革命。为什么要革命?为了中华民族得到解放,为了实现人民的统治,为了使人民得到经济上幸福”,这“便是《政治周报》的责任”。

孙中山逝世后,国民党元老叶楚伧利用所主编的《民国日报》,声援积极反共的国民党右派,并痛斥毛泽东主编的《政治周报》。毛则与叶楚伧展开激烈辩论战。

四一二 蒋中正白崇禧清党救国

在国民党二大上,毛泽东受主席团委讬,修改《农民运动决议案》。会后,他成为国民党中央农民运动委员会委员,被任命为国民党中央农民部主办的农民运动讲习所所长。从此,毛泽东着重于农民运动,煽动暴力革命,阶级斗争。

有评论认为,正是孙中山的“联俄容共”政策,让中共附体国民党,借助国民党的力量,开始壮大自己,并在孙中山去世后,分裂国民党,发动农民暴动,阻止蒋介石北伐统一全中国。

1926年7月9日,国民革命军在广州誓师北伐,蒋中正就任总司令,白崇禧任总司令部参谋长,率领总共八个军,正式开始北伐统一中国大业。

1927年,当北伐国军在前线流血牺牲时,中共在全国各地发动土地革命,许多北伐军将士的家属被当做土豪劣绅批斗,甚至杀害,家财被没收,地痞流氓不劳而获,在乡下欺男霸女,社会动荡不宁。

3月21日,周恩来策动了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叛乱。北伐国军参谋总长、总指挥白崇禧率国军在歼灭北洋军阀孙传芳部6万余人,取得北伐第二次大捷后,挥师自江西进入沪杭。在上海,白崇禧亲眼目睹了中共煽动的几十万工人的声势浩大叛乱活动,更坚定了他的反共决心。

当时,国民党执监委暨候补委员八十名中,共产党员已占据三分之一,亲共之左派亦占三分之一,国民党中央党部各部部长暨其秘书,共产党员亦占一半以上,至此国民政府已由苏共和中共全权把持。蒋中正等人认为如不早日翦除共产党祸害,今后会更难控制。

汪精卫为了打击蒋中正,以实现其图谋掌控国家最高权力的野心,乘机拉拢北伐国军中的各地方派系。这些军队派系皆对共产党的扩张袖手旁观,并随时可能倒蒋拥汪,身为国军总司令的蒋中正当时正处于势单力薄的境地。唯独指挥桂系钢军(国军第七军)的白崇禧坚决支持蒋中正清除中共叛乱,蒋于是下定决心清党救国,并在上海的白崇禧指挥部召开了反共秘密会议。

1927年4月12日,淞沪卫戍司令、淞沪戒严司令、上海警备司令白崇禧率北伐国军对上海工会武装缴械,在三天内枪决了其中300多名中共武装暴徒,逮捕500余人,仅周恩来等少数头目因共谍事先通风报信而逃脱,给中共组织以毁灭性打击,从此中共被迫转入地下活动。

白崇禧、李宗仁钢七军还奉命在南京以西将企图暴乱之北伐国军第六军缴械,第六军军长程潜、党代表林祖涵(即中共党代表林伯渠)潜逃武汉。第七军随后在何应钦任军长的第一军第2师(师长刘峙)中逮捕共产党员,并监视第一军第1师、第21师中的不轨活动,使得蒋中正顺利撤销薛岳、严重的师长职务。

苏共立即在莫斯科组织了百万人的大游行,抗议所谓的上海“白色恐怖”,在“白”字下面,特地注明是白崇禧。

因为蒋中正和白崇禧毕生坚决反共,中共对蒋白两人恨之入骨,利用中央与桂系之间的矛盾,长期在各种媒体上蓄意污蔑丑化诋毁蒋中正和白崇禧。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