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悬案!谁希望毛泽东DNA鉴定来添乱?(图)

毛泽东留下的基因谜团

2018-02-10 07:00 作者: 郑水鑫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找回失落民间的前“太子”、“公主”,无疑给民间好事者多一些添乱的话题。
找回失落民间的前“太子”、“公主”,无疑给民间好事者多一些添乱的话题。(网络图片)

接续〈利益纠葛!毛子女真假莫辨的一笔糊涂帐〉一文

除了毛金花,毛泽东与贺子珍其实还有一个被送养后失踪的女儿。1935年初贺子珍在贵州白苗族的一个村庄生下孩子后,因急于赶路,贺子珍只看了孩子一眼,就把她送人了。据毛泽东外孙女孔东梅说,八十年代四川省古蔺县当地党史工作者根据传说,调查过一个收养红军子女的家庭,了解到被收养的红军子女叫王秀珍,收养三个月因病去世。这一传说如果属实,王秀珍的确很可能是毛泽东、贺子珍的亲生女儿,因为长征途中的女红军人数很少,生育送养孩子的更少(但与贺子珍同时生育的女红军还有一人,而且所生的也是女孩)。当时经历此事的人的回忆似乎很不可靠,一些基本细节彼此矛盾,由此可见当时红军所处的环境有多恶劣,在这种情况下,孩子只是负担,亲情已完全无法被顾及。目前找不到中共建政后毛泽东、贺子珍寻找这个女儿的信息,我的猜想是,贺子珍未必不曾试图查找,但身为产妇,毛泽东又不在身边,贺子珍几乎没有留下任何寻找的线索,而知情者的回忆既少又混乱,很难作为查找的依据,即便这个被称为王秀珍的孩子是贺子珍所生,当事人混乱记忆中的贵州,也与四川不符,这会给查找带来很大干扰。因此,这也只能是一桩永远的悬案。

对杨月花的身份,孔东梅在《翻开我家老影集——我心中的外公毛泽东》一书中说,“一生豪侠的舅外公贺敏学认下了这个被他看准的外甥女,而1976年去世的外公和1984年去世的外婆都始终未能与此人相见,此事因此也无法确认。”文中的“一生豪侠”四个字颇为值得琢磨。该书出版于2003年,此时,中国已经完全具备DNA亲子鉴定的技术条件,但无论孔东梅还是她的其他亲属,似乎都没表现出以该项技术寻求答案的想法,不仅如此,到今天为止,相关当事人似乎也没有表现出以DNA鉴定技术找到杨月花与毛泽东之间是否具有血缘关系的兴趣。综合各种真真假假的相关信息,其中包括邓子恢夫人、翁清河女婿等的解释,以及传说中肖克上将建议杨月花回归毛姓的传说,如果说杨月花就是毛金花,也并非完全违背逻辑,但是一般丢失孩子的家庭都会急切要做的DNA鉴定,在毛家人这里,似乎毫无兴趣。

除了杨月花之外,一位居住在赣州的退休干部邹方沐,虽然不曾被正式媒体与毛泽东基因谜团联系在一起,但在网络上却早有传言。与杨月花一样,邹方沐的身世传说如果属实,倒真有几分可能是贺子珍一直寻找的毛毛——毛岸红,也就是那位如果活下来并被父母找到,可能会成为今天中国统治者的真正的红二代。据说1977年,李敏曾见过邹方沐先生,并曾喊他为哥哥——从网上能够找到的唯一一张邹先生照片看,他与毛泽东确有很多相像之处。

中国存在无数的儿童被拐卖案件,在DNA技术被应用之前,分离多年后的寻亲确实具有极大的盲目性,比如说有人被“亲生父母”找回后多年,才发现这只是一个两厢情愿的错误,而一位贵州的寻亲母亲,与儿子失散25年后凭DNA测试找到了亲生儿子,而早在四年前她就与这个寻找亲生父母的孩子互加了QQ好友,并怀疑他就是自己的儿子,可是,由于她对儿子胎记的记忆错误,让她和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儿子的团聚迟来了四年。由此可见,就寻亲这件事而言,一旦时隔久远,所有的记忆都不牢靠,只有DNA测试才是可靠的。

民间对毛泽东失踪子女的谈论不过建立在一些真假难辨的传言和“报导”之上,人们甚至不知这些材料有多大成分出自作者的联想或编造,权威的资料只存在于官方档案,但即使如此,毛家人对杨月花既不肯定也不否定的态度说明,这些官方材料的权威性,只是针对中共建政后的调查过程而言,而对这些疑似毛泽东子女的真实来历,官方也没有权威结论和答案。因此,在确定疑似者与毛泽东的关系问题上,没有什么比DNA鉴定更权威。

对1964年就试图揭开身世之谜的杨月花来说,即便她说年龄大了,改不改姓已经不重要了,难道她就不再想知道自己的亲身父亲究竟是不是毛泽东吗?而邹方沐又做何想?现在,从技术上来说,要破解他们的身世之谜,只需要一次抽血,几天时间就可以实现,但身份的明显差异,也许让他们很难主动提出这个要求。在毛泽东被公开承认的后人中,李敏曾经对于寻亲表现出极大兴趣,但在1977年后,兴趣似乎就淡了下来,1984年贺子珍去世后,更是不再有关于她寻亲或与疑似亲属相见的信息,如果李敏不主动表示进行DNA测试的邀请,杨月花、邹方沐恐怕只能保持沉默。

但是,李敏能够自行决定此事吗?如果她提出这样的要求,是否会受到杨开慧后人、江青后人的阻拦?更重要的是,是否也会像贺子珍所曾遭遇的那样,受到来自中央的压力?

我想,或许这才是揭开毛泽东基因之谜在今天的真正阻力所在。

邓小平时代,毛泽东的功过被“三七开”,一度走下了“神坛”,但六四之后,毛泽东所犯的“错误”逐渐被官方选择性遗忘,每一次政治上的左转,都让毛泽东再次朝神坛退回一步,尤其是在2015年毕福剑一句“可把我们害苦了”而被停职后,毛泽东重新走回神坛,邓相超、左春和等人仅仅说一句对毛不敬的话,就丢官罢职。显然,毛泽东的声誉不仅关系他个人及其亲属,而是属于中共,毛泽东的名字本身就是中共的财产。

既然如此,作为毛泽东、贺子珍曾经的愿望,确认失散的孩子这样一件在毛泽东时代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事,面对杨月花、邹方沐这些高度疑似对象(或者,朱道来留有后代),既然在技术上已变得如此简单,即便李敏不便提出或不愿提出,何不由“组织”出面来完成此事?即使李敏等亲属不愿配合,毛泽东的遗体连同被摘除的内脏器官仍被保存,DNA鉴定毫无难度,一测就准,

况且,相关当事人以隐私为由加以拒绝的可能不大,而且中共也不是一个以尊重隐私著称的组织。另外,既然有关毛泽东的话题在中国依旧会引起许多人关注,事关中共和红军历史,DNA检测的结果也可以给好奇者一个结论。

对毛泽东、贺子珍来说,无论他们曾以何等决绝的态度丢下孩子闹革命,这种丢弃是一种特殊情况下的无奈之举,作为母亲,贺子珍的痛楚想必更甚。既如此,“不忘初心”高扬毛泽东旗帜的中共,为什么就不能做一次小小的努力呢?或许,几次简单的DNA测试,就能帮毛泽东找回亲生子女,弥补他们那个时代因不具备技术条件而造成的遗憾,让毛泽东的后代可以相认,而这也算是给怀念毛泽东的毛左们一个安慰吧!

但是,中共显然没有这个兴趣。

已经换了人间,今天的中共当政者不是毛泽东,更不是毛岸红。当我们说到红色基因,应该分清两个不同概念:一种是基于血缘的,另一种是基于动机复杂的符合政治需要的抽象精神。在为毛泽东寻亲这件事上,二者其实是有矛盾的。今天将毛泽东重新抬上神坛的人,需要的是毛泽东这个符号,而不是毛泽东这个人,否则就无法理解毛泽东被一步步恢复政治正确的时候,毛新宇却落选十九大代表。

更重要的是,对红色基因的强调,其实是在诉诸一种打江山坐江山的封建血统观念,这种血统观念中,只有DNA制造的血缘关系才具有真正的正统性,那么,谁又会比毛泽东的龙子龙孙更具这样的正统性呢?看看朝鲜就明白了。

既如此,何必多事!把一些早已失落民间的前“太子”、“公主”找回来,不仅可能会分走一杯羹,更有可能给民间多事者多一些添乱的话题。

放在毛泽东时代,只要有可能,他和他的亲属、战友、下属可以动用最多的资源来做这件事,缺少的唯独是技术条件,如今,技术进步了,连偏远乡村的农民都可以使用的DNA鉴定手段,却独独不能用在毛泽东的后人身上,这该算是毛泽东、贺子珍及其后人的悲哀吧!

不过,试图探求这一基因谜团的人也不必失望,DNA顽强的遗传功能会让时间失效,最终揭开这一谜团。只要毛泽东失散子女活到了成年并育有子女,未来揭开这一谜团的可能就是存在的,即使目前所有疑似子女最后都被证实只是误会和猜测,白银杀人恶魔高承勇被抓一案表明,只要政治和法律允许,中国大规模DNA数据库的建立,会让排查变得十分容易。不过,除了对此一段历史怀有兴趣的历史爱好者,想要探究这一谜团的人应该会越来越少了。

(文章有删节)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