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不泯 多位侍从回忆先总统蒋中正(视频)

2018-02-22 05:35 作者: 钟元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蒋公官邸私房菜(看中国原创视频)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去年出版《蒋中正总统侍从人员访问记录》,1946年进入士林官邸厨房服务的蒋茂发表示,炒年糕是过年的必备料理。他说,白年糕也是我们自己亲手做,白菜、冬笋都可以拿来搭配炒年糕。

蒋家过年初一、五、十五吃元宵

江苏杨州人蒋茂发说,过年官邸也吃芝麻元宵与松糕。汤圆、元宵当然也要自己动手包,因为总统与夫人完全不吃外面的东西。夫人喜欢吃咸的元宵,里面包肉馅,下水煮汤,功夫不好的话,容易露馅,一点都不简单。芝麻汤圆更是难不倒我。

蒋茂发说,遇到过年官邸都要举办酒席;经国先生他们一家人,加上孙子、亲戚,齐聚一堂时,最少有30个人。酒席大部分是中国菜,吃西菜的机会很少。除非夫人特别指定要吃西餐,我们才会做西菜。

1956年7月29日,蒋中正总统在角板山自己炒饭。(翻摄:钟元)
1956年7月29日,蒋中正总统在角板山自己炒饭。(翻摄:钟元)

他说,每逢官邸过年当天要忙到晚上11点钟才回家,比方过年前一天晚上,“我要元宵的配料配好,早上六点钟不到,便又要赶着进厨房。因为初一清早,蒋家的儿孙们要来拜年,每个人都要吃元宵。初五、十五也要吃元宵,忙得不得了。”

官邸里做菜无独到之处

他提到,在官邸里做的菜,并无独到之处,手法就像平常料理家常菜肴。“鸡蓉豆腐”讲究口感细密,所以鸡肉要剁得粉碎,豆腐要挤出水分,压碎以后,与鸡肉充分搅拌,再用油把它捏塑成长条状,下锅短暂油炸一下,再取出油煎,最后再用熬煮的鸡汤烩一下,即可大功告成。

“红烧狮子头”选用的是胛心肉,蒋茂发说,胛心肉有肥有瘦,口感比较均匀,选用腿肉比较老,口感差,胛心肉绞碎后,摆进葱花、姜末、酒,再淋上些许酱油,不能放盐巴,盐巴太咸了。再用手和一和,搅一搅,拿进冰箱摆到稍微硬一点后,再拿到油锅里炸,最后以白菜心或青江菜熬煮即可。

蒋茂发说,鱼肉料理也很多样,不论清蒸,还是红烧,他还会做熏鱼。他的熏鱼作法是选用草鱼做的。草鱼的鱼刺大,不必费功夫挑刺。把草鱼切成厚片,用酱油浸泡几个小时后,再把它捞起来下锅炸。腌渍的同时,先调好酱料,用酱油、糖、五香粉调和而成,再用锅子熬煮,熬到差不多后,再把炸好的鱼,捞进来红烧一下,便可以使味道完全进入鱼肉。

“葱烤鲫鱼”要先将鱼炸酥,他说,葱要选用大头葱,香气才够浓郁,葱也要炸过,炸过以后铺在下面,放上鲫鱼,上面再盖上一点葱,最少要烤两个多小时,才会香脆可口。

他的拿手料理还有西点,像是做蛋糕、做生姜饼。他提到,夫人喜欢吃生姜饼,这道点心一定要在温度非常低的地方做,油才不会晕开来;士林官邸里面,有个大的冰箱,大到连人都可以走进去,他经常穿着背心进去里面做生姜饼。

蒋公平常的饮食

江苏苏州人胡浩炳的三叔是蒋中正总统的摄影官胡崇贤,他在1952年担任侍卫室侍从人员,之后担任蒋夫人专属摄影官。他说,蒋公不吃外面的东西,他们都四菜一汤,很简单;也不是满汉大席,“我拍的蒋公与夫人用餐写真,不是做给人家看的,这是他们夫妻俩平日的生活写照。”

胡浩炳说,他接触的蒋公跟夫人,都是非常节俭,一生真的是清清白白。尤其是蒋公,他身上没有钱,衣服破了补过后照穿,皮鞋不穿新鞋,旧的好走路,他的东西并不考究。虽然当了总统,过的是一介平民的生活,吃过晚饭,他在官邸院子散步走路,看到院子里开了许多灯,他就骂了:“开这么多灯做什么,这些都是民脂民膏啊!”他也提到,蒋公一生最憎恨的就是共产党。

蒋夫人访问痲疯病院

依国际礼仪,握手是可以戴着白手套,夫人为了不让病患感到自卑,自动把手套拿掉。
依国际礼仪,握手是可以戴着白手套,夫人为了不让病患感到自卑,自动把手套拿掉。

“我曾随从夫人两次到乐生疗养院慰问病患”,胡浩炳说,一般人对痲疯病患者都是避之唯恐不及,但夫人前往访问,病患列队奏乐迎接,她下车后,立即把手上戴的白手套脱掉,跟病患一一握手慰问。依国际礼仪,握手是可以戴着白手套,夫人为了不让病患感到自卑,自动把手套拿掉,“我在一旁拍照,目睹了她对病患的怜悯、关怀与尊重,是完全出自肺腑,没有半点造作。”

1960年2月12日,蒋公跟夫人到西子湾的海边,他们还带着狗去,就在海滩遛狗,胡浩炳说,蒋公跟夫人都很喜欢狗,官邸有位宋洪业副官专门负责养狗、训练狗。

那天夫人跟蒋公在海边看抓大鱼,可能是只海豚,眼睛旁边都是水珠,夫人就说:“唉呀!它会哭啊!赶快把它放了。”马上找人来,用网子把它拖到海边放生了。

蒋公静坐能入定

浙江嵊县人钱漱石是侍卫官,他回忆蒋公的生活作息很规律,早晨起来第一件事是喝两杯白开水。他还有一个很好的习惯,每天早晚各进行一次静坐,听说蒋公于1935年曾经去峨嵋山参访,遇到一位老和尚指导他静坐;他曾经在重庆黄山、南京无意间两次发现,蒋公是真的入定了,完全不晓得外边发生什么事。

钱漱石提到,从外表来看,蒋公很少表现出喜怒哀乐的情绪,有时他可以忍住情绪不表达出来。例如抗战末期,日军已打到贵州独山,距离重庆只有一天的路程而已,情势危急,蒋公已计划将中央政府撤退到西昌,但是他没有表现出很忧愁的样子。另外,当年从大陆撤退到台湾时,他也没有表现出悲伤或泄气的表情。

蒋公不要人民被共产党奴役

浙江绍兴人张欣超担任总统府侍卫,他说,蒋公每天祷告时,内容就是要反攻大陆、拯救大陆同胞……,洗澡时,他在浴缸里泡水,同样挂念着反攻大陆,尤其是1962年大陆逃亡潮时,因为他知道共产主义是奴役人民生命的,所以要拯救大陆同胞于水深火热之中。

他说,国共斗争并非蒋公跟毛泽东两个人的私人权力斗争,主要是双方的理念不一样,蒋公不要人民被共产党奴役。


蒋公希望借此检讨国共战争的失败,呼吁世人对共产主义作全盘了解。

蒋公预示共产主义必然崩溃

湖南湘潭人楚崧秋担任蒋公侍从秘书,他提到1956年一整年,除了处理日常事物之外,蒋公几乎将言论著述方面的精力,全部都用在撰写《苏俄在中国》一书,尤其6、7月以后一段时间,真是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


楚崧秋表示,虽然今天已经没有几个人真正去研究蒋中正总统的言论、著述,甚至连他个人都迭经污辱,刻意淡化,乃至否定,但当年真知灼见,永远不会被泯灭!(以上皆为网络图片)

他指,蒋公是希望借此检讨国共战争的失败,对自己、对国人,乃至于对世界都有一个交代,并说明为什么他不能接受共产主义,中国也不适合共产主义,表达坚决反共的立场,呼吁世人对共产主义作全盘了解。

他认为在中华民国历史上,甚至在整个中华民族的历史上,蒋公恐怕是最坚持反共的人,说不定是百分之一百零一也说不定。《苏俄在中国》书中殷切奉劝享有自由的国家,诚心接受作者所提警告,“任何同意和共党从事商谈的政治家与国家,实无异为本身自由自掘坟墓。”“而拖延不决的谈判乃是共产党的一种作战方法。”

楚崧秋表示,1991年苏俄解体,东欧共产政权接二连三垮台,印证蒋公所说共产主义最后必然崩溃的预言。虽然今天已经没有几个人真正去研究他的言论、著述,甚至连他个人都迭经污辱,刻意淡化,乃至否定,但当年真知灼见,永远不会被泯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