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期间,偷听“敌台”的往事(图)

2018-02-26 06:18 作者: 张鸣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小时候所有的境外电台都是不能听的,除了朝鲜。在文革中,一度朝鲜台也不能听。
小时候所有的境外电台都是不能听的,除了朝鲜。在文革中,一度朝鲜台也不能听。(网络图片)

在我的记忆中,小时候所有的境外电台都是不能听的,除了朝鲜。在文革中,一度朝鲜台也不能听,因为这个国家,近似修正主义。不过,那时候,好像还没有像今天的朝鲜那样,收音机给去掉接受短波的功能。国家在边境地区,设置了功能强大的干扰台,听中波有困难,听境外的短波,只要你想,就没问题。

当然,收听境外广播最大的障碍,在于群众的监视。那个时候,如果谁家敢听敌台,只要被邻居发现了,多半会汇报的。接二连三被揪出来的反革命分子,其中有一类,就是偷听敌台的。而他们被揪出来,十有八九,都是周围人被告发的。尽管这样,身处边境地区的百姓,只要家里有收音机,在调台的时候,还是有可能不小心收到境外的广播。那时候,尽管十分好奇,也就是听上一两句,马上换台。如果多听,保不齐就会有麻烦。因为那个年月,家家户户的房子都很小,人与人之间,几乎没有隐私空间。无论你干什么,人家要想知道,都会知道。

那年月,老百姓几乎没有任何知道外界信息的渠道,连《参考消息》这样的报纸,都只有一定级别的人才能看。

我所在的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只有连队的队部订了一份。连长指导员也有资格订阅,但是他们舍不得那个钱。像我这样的人,只有到了文革后期,大家阶级斗争那根弦有点松了,才可以溜进办公室看一眼。

那时的《参考消息》,里面的国外消息,比今天的还少,其中好些貌似是外报的报道,其实都来自中国政府在境外办的报纸。但就是这样,似乎也需要保密,对普通老百姓保密。以至于我们那里有想外逃去苏联的人,走的时候,每每特意从连队办公室偷了几份《参考消息》,当做秘密情报,献给苏联人。结果好不容易逃了过去,被审问一顿后,又给遣送回来。然而,下一个外逃的人,还是照此办理。因为这种事儿,上面都保密,下面的老百姓不知道,同样的错误,还接着犯。

到了文革后期,革命的热情不再。偷听敌台的人越来越多,先是知青干这个事儿,他们从大城市来,可以搞到性能比较好的收音机。也有的人,收听敌台,就是为了学英语。学英语为了什么,没有人知道,但反正待着无聊,学点什么,打发日子呗。要说没用,也不完全,学英语有一种炫耀的功能,就跟打架摔跤、下棋、看小说一样。无论你在哪个方面有点过人之处,在知青群里,都比较好混。各个连队的人,互相比。听说谁打架本事大,肯定就会有人来会会你,打完了,就成朋友了。下棋也是一样,拎着象棋袋子,到处走,只要棋艺高,走哪儿都有饭吃。背古诗词,讲小说(尤其是外国经典)故事,也是一个需要比试,而且见高低的本事。当然,如果会点外语,那就绝了。

偷听敌台的人,都被敌人策反了吗?当然没有。至少在我们那里,往境外跑的人,大多是在连队受了气,跟领导闹翻的。真听敌台的人,倒没什么人跑,这些人,改革开放之后,大多考了大学。

在那个连过滤的境外消息都封锁,境外广播都害怕的年代,整个国家的教育水平相当低。大学多少年不办了,后来勉强开办,也好像是中学补习班,因为招进来的人,根本没法学大学的课程。国家也很穷,老百姓没饭吃,农村一个公社,也没有一台像样的拖拉机。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