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史上最震撼毕业照!47人中30人非正常离世(组图)

抗战中殉国的民国空军富二代们

2018-04-11 07:55 作者: 大海 大绿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原笕桥中央航校校门复原模型(以下如非标注,皆来源于网络)

【看中国2018年4月11日讯】你相信,你也做了,最后一切你交出。

我既完全明白,为何我还为着你哭?只因你是个孩子却没有留什么给自己,小时我盼着你的幸福,战时你的安全,今天你没有儿女牵挂需要抚恤同安慰,而万千国人像已忘掉,你死是为了谁! —林徽因《哭三弟恒》

1937年12月,林徽因一家从湖南长沙撤退到云南昆明。在湘黔交界处的晃县,困境中的林徽因一段优美的琴声结识了杭州笕桥中央航校第七期的学员。第二年,此前投笔从戎的三弟林恒所在的中央航校第十期的学员也来到昆明,他们家与其中许多人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林徽因与林恒

然而伴随着林徽因的阵阵咳嗽,他们家结识的那批老飞行员除了一位伤员林耀外全部陆续殉国。

1941年,日军利用恶劣天气奇袭成都双流空军基地。空军第五大队第17中队飞行员林恒奋起迎战,在跑道尽头未及拉起就被击中,壮烈殉国。林徽因听到噩耗,悲痛欲绝,写下这首《哭三弟恒》。从此,林徽因再也没写过诗。

实际上,林恒只是那些年为国捐躯的众多“富二代”飞行员之一。

初设空军

民国从一开始就注重航空事业。1924年,孙中山在广州东山大沙头创办“广东军事飞机学校”,后改称航空学校。学员从黄埔军校优秀的毕业生中选拔,第一期仅10人,两架教练机,聘请苏联、德国及中国军官担任教官。


广东航校毕业证书 (来自作者微信 摄于黄埔军校展馆)

第一、二期学生曾组成飞行队参加了龙文光两次东征,平定滇桂军阀杨希闵、刘震寰叛乱和北伐战争,建有战功。

1930年,感叹“无空防即无国防”的蒋介石委员长,在原黄埔军校航空班的基础上,建立中央航空学校,亲任校长,广东航校二期毕业生,当时26岁的毛邦初任副校长兼代校长,择址杭州笕桥,第二年迁入。

毛邦初(1904-1987),是蒋介石原配夫人毛福梅的亲侄子, 先后在苏联,意大利留学, 成绩优异,深为蒋介石器重。

笕桥距离杭州市中心10公里,地势平旷,可随时支援上海和南京。当时中央航校分为东、西两个区域——东区为教学区,有教学楼、图书馆、机场、油库、机修厂、飞机制造厂等建筑和设施,西区为办公生活区,有运动场、办公楼、学生宿舍和别墅群等。


笕桥中央航校旧址

航校聘美国人为顾问,并向美国购买教练用机。学校设飞行科、机械科(从第4期开始设立)。学习内容有飞行学、航行学、飞机构造学、发动机学、空军战术、无线电通讯及英语。

航校学生最初是黄埔军校(陆军军官学校)的毕业生中选拔,后来面向全国招生,招生要求高级中学毕业以上程度、年龄在18-24岁、体格、志愿适合飞行者。

入学生班的先授6个月的入伍士兵教育,考试及格升入本科;本科教育分初、中、高3级,各4个月。初、中级学习基本飞行,高级专习驱逐、攻击、侦察及轰炸飞行。学员通过初级、中级与高级三个阶段,方可毕业。


(来自作者微信 摄于黄埔军校展馆)

第一期招考入伍生2600人,仅46人毕业,其中20名优秀学员分配在战斗机队,余下的分配在轰炸机队。

就这样到抗战前夕,中央航校培养了六期学员,训练出600多名飞行员。


1934年蒋介石参加航校学生的集会 (来自作者微信 摄于黄埔军校展馆)

这些飞行员被称为“飞将军”,他们享受的物质待遇,远远高于同级别的陆海军军官。

仅见习期间,每名学员的月薪就达银洋75元,在当时可以买到黄金四五两;半年后见习期满,其月薪即加至银洋150元。那时候,即便每天大鱼大肉,一个月所花银洋不过十多元而已。

花不完的薪水可以去杭州、上海订制面料最好的西服、买进口相机、自行车。著名飞行员刘粹刚为博得美人芳心,就曾经花大洋500元从美国订制了一辆福特牌小汽车。

也许有人会觉得高官厚禄是年轻人积极进入航空队的主要原因,但其实并非如此。刚才提到的招生要求中,对报名人员的高中学历要求决定了他们大都家境优越。之后会介绍到,这其中包括了很多富商和高官子女,堪称一群报效祖国的富二代。

升空迎敌

养兵千日,用在一时,抗日战争是检验这些富二代训练成果的试金石。


抗日战争爆发时空军战斗序列(来自作者微信 摄于黄埔军校展馆)

1937“八一三事变”过后一天,华东沿海正值台风过境,阴云密布。18架日机直奔杭州笕桥机场。

空军第四大队由河南周家口调防杭州笕桥,刚刚降落敌机就已来犯。当时,地面上甚至听到敌机螺旋桨的声音。大队长高志航率队紧急起飞迎敌!4小时后,战斗结束,中方击落敌机6架,自己的损失为零。抗日战争的首场空战以中国大胜结束,8月14日也被国民政府定为“中国空军节”。

然而这次胜利却无法改变中国空军弱小的现实。

当时中国空军仅有296架各式飞机,扣除需要修理的,只有234架。除部分由政府出资购买外,很多来自民众的捐赠。仅1936年,海内外民众就捐资1300余万元,购入美制霍克式驱逐机114架。

后来日军封锁海空交通,中国的飞机就只能打一架少一架了。


霍克式驱逐机

更何况,中国空军的机型较日军落后,飞行员的飞行时数也远远不足。

一位亲历者回忆:“我们每架驱逐机每日要与敌军5倍以上兵力,持续进行3至6个小时的苦斗。每一队飞机至少有三分之二被敌机枪炮弹击中。其中一架飞机,被击中99颗枪弹,又加一颗炮弹。”

创下辉煌战绩的空军“四大金刚”的高志航、刘粹刚、乐以琴、李桂丹等曾击落大量敌机。


高志航


李桂丹

然天妒英才,几位空中英豪自1937年年底开始接连阵亡,中华领空将星陨落。可飞行员们还是前赴后继地上天迎战日机。无畏的空军将士在敌机面前只有一个念头:“飞上去,国家就有希望!”

到1937年8月30日,中国空军的可用机数为145架。其中第四大队的驱逐机仅余14架,为战前编制数的一半。

两个月后,中国空军仅剩60架各式战机,第四大队的飞机只有两架了。

以至于徐州会战时,李宗仁最初仅要求我方飞机在前线敌阵转几圈,投下几颗炸弹,然后向我军阵地低空飞过一趟,使守军官兵亲眼看见我方飞机支援,借以鼓舞士气,就算完成任务了。


飞行员用过的眼镜,眼镜套和皮帽(来自作者微信 摄于黄埔军校展馆)

1938年4月29日,日军第十二航空大队39架飞机组成的特遣支队企图轰炸武汉向天皇“祝寿”。好在其侦察机被中方击落,泄露了轰炸安排。待其赶到武汉时,等待他们的已经是天罗地网。

中国驱逐机埋伏在日机必经之路上,狠狠伏击了整支编队。是役,中国空军以损失12架飞机的代价,最终共击落日机21架,俘获日机飞行员两名,大获全胜。

1938年5月19日,徐焕升率两架飞机直接飞往日本本土,散发了百万份传单,次日上午成功凯旋。这是日本有史以来第一次被外国飞机袭击,“纸片轰炸”一时轰动全世界。


徐焕升

缅怀英烈

在武汉“4.29”空战中,第四大队飞行员陈怀民的战机在击落一架敌机后受到5架敌机围攻,他的飞机油箱着火。本可跳伞求生的他猛拉操纵杆,战机拖着浓浓的黑烟,向上翻转180度,撞向从后面扑来的敌机,与日军王牌飞行员“红武士”高桥宪一同归于尽,年仅22岁。

陈怀民牺牲后,国民政府在武汉举行追悼大会有两万多人参加。而他的女友得知他牺牲后,穿着陈怀民送的旗袍跳入了长江。


陈怀民与女友

陈怀民的妹妹原名陈天乐,从此改名陈难。

陈怀民所在的空军第四大队是空军劲旅,也是最悲壮的大队,短短半年内三任大队长先后殉国(王天祥、高志航、李桂丹),一半以上的队员阵亡,请认真读出这些名字,他们不属于黄埔“三十六官佐,七十二英才”,在教科书上找不到他们。他们走进这所学校的时候就知道有一天会牺牲,每一次起飞都可能是最后一次,许多人牺牲的时候比我们不少人读到这篇文字的时候还小。


第四大队开战前人员名单

黄荣发,生于广东台山一个富裕家庭,中央航校八期生,1941年成都空战中牺牲,年仅27岁。未婚妻在葬礼上举枪自尽。


黄荣发及其未婚妻

张锡祜,著名教育家张伯苓之子,中央航校三期生,1938年驻防江西时殉国,时年27岁。其家书写道:“儿虽不敏,不能奉双亲以终老,然亦不敢为我中华之罪人!”


张锡祜

“四大金刚”中的刘粹刚,生于辽宁一个富庶之家,黄埔九期,中央航校二期生,曾击落敌机11架,击伤2架,是抗日战争中击落敌机数量最多的中国飞行员。

林日尊,马来西亚华侨商人之子,广东航校7期生,参加数十次空战,曾获得一等宣威章,1940年成都空战中殉国。

张益民,出生于美国,曾在美国学习机械与飞行,后毕业于中央航校5期,1937年11月11日在洛阳殉国,年仅24岁。其父张炳联决定将抚恤金全部捐出用于救济归国难侨。


中央航校第12期第一批留美学员的毕业合影

这也可能是史上最震撼的毕业照,照片中一共47人,其中30人殉国(白十字),成为整个抗日战争中,数不清的无名英雄的一部分。

中央航校,是中国航空救国的一个真实写照。在这里诞生了太多英雄儿女,这其中大多数都没有能够见到抗战胜利的一天。但正是他们的牺牲,捍卫了我领空不可置疑的主权、打击了日寇嚣张的气焰。也许作为渺小的个体,人们无法一一记住他们的名字,但今天的我们,也仍然应该发自内心地感激这些军人为荣誉而战的心!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