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双生缘(十八)(图)

2018-05-06 12:00 作者: 齐嵋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小说连载】双生缘(十八)。(图片来源:pixabay)

(接前文)

第十八章

冬去春回,齐家军结束了与北戎的战争,回到了边塞的草场,北戎主力连连受挫,都城中又发生了叛乱,最后只能全线退兵。草场里,慧娘终于盼来了大军回归,之前她多次查探,但因为齐家军一直在打游击战,没有固定的地点,因此迟迟不能将惊雷弹运送出去,因为惊雷弹事关重大,又不敢轻易离开。交接之后,慧娘急忙想往贺城赶,独孤凤拦住了她,“我们已经收到消息,如意他们很好,你不用担心,他们已经能独挡一面了,整个明州和益州都已经在他们和乞僚人的掌握之下了。”“可是…”慧娘还是不放心,独孤凤劝阻道:“小鹰都有单飞的一天,我们不可能护着他们一辈子。”慧娘狠狠心点了点头。

齐元英他们在营帐中讨论黎甫派人送来的信函,约齐元英他们于燕地边境会面,共商天下大事。郭信道:“这个黎甫一定不安好心。我们与北戎交战,他们却躲在一边招兵买马,扩张地盘,从来没有与北戎正面作战,连配合我们牵制北戎兵力都不肯做,现在却来和我们会谈,和他们有什么可谈的?”

蒋游点点头,又摇摇头,“狼子野心是显而易见,但会谈恐怕还得去。黎甫现在已经占据了整个燕地和中原的一半地方,北戎退兵后,他们与朝廷的合作必然破裂,中原战乱即起,我们不可能置身事外。”

“让他们打好了,两个都不是好人!我们何必去趟这浑水?”

秦书奇微微点头,“我赞成郭信的说法,这两方都不是能承载天命的圣主,不过是奸邪小人,没有必要和他们谈什么。如意他们已经掌控西南,我们当务之急是打通通往西南的通道,早日掌握西部诸州,才能和他们两方抗衡。将军,不能再等了。”

齐元英略一沉吟,“好,顺势而行,先取泾渭再下汉中。”

众人齐声应“是”。

齐家军五日后向南挺进,月余便攻克了泾渭之地,所到之处整编官吏,减免赋税,推行仁政,民心齐向,从军者众。就在齐元英他们攻下汉中时,黎甫接受了朝廷的招安,被封为平西大将军,带二十万大军向汉中攻来,两军于汉水两边对垒。

郭信与蒋游看着对岸敌方的军营,浩浩荡荡分布在对岸,一眼看去看不到边,“油子,你怎么看?”

“黎甫治军有一手,他们看来在等船队,船队一到,只怕就要开始渡汉水。”

“他们不是已经有船了吗?”

蒋游摇摇头,“他们一定是想全线铺开渡汉水,我们兵力少,不可能全线阻击。”

郭信想了一想,“确实如此,想必他是如此打算。不过他低估了我们的骑兵和强弩,就算兵力不够,也能守住。”

“能守住,但只怕我们的损失也不小。应该有更好的办法…”蒋游摸摸下巴,“我看我们得后退,这里留一些人和十几架强弩就够了,嘿嘿!”

“你主意多,听你的。那我先领大伙儿后退筑营垒,这里交给你了。”郭信挥挥手就回营准备去了。蒋游叫过骑兵营的三支小队,沿汉水河岸布下十几架强弩,准备好带火药的火弩箭,布置好三支骑兵,便安心等着黎甫的军队渡河。

黎甫没有想到自己打算的万无一失的渡汉水居然遭遇如此惨败,两百多艘运兵船行到汉水中间便遭遇火箭袭击,还不是一般的火箭,这种火箭不但燃烧,还会爆炸,被击中的船只大多沉没,士兵多数落入汉水淹死,少数几艘船好不容易靠了岸,士兵刚上岸便被骑兵袭击,溃不成军,最后只能鸣金收鼓,渡汉水的四万先锋军几乎全军覆没。

饶是黎甫一向以冷静自持,也难免又惊又气,这是黎甫第一次与齐家军交战,之前只听说他们的威名,却没有想到他们的武器和战斗力都高出己方这么多!如何能击败这么强大的对手,黎甫陷入了思考,齐家军难道就没有弱点吗?黎甫忽然想起一个人,先前来投奔他的一个自称在齐家军里待过几年的人,好像叫刘什么,对,刘角全。

黎甫叫人将这个刘角全带来,“刘兄,不知在我军营中待的可还习惯?先前忙于军中事务,一直没能和刘兄详谈,是小弟我的不是。”

刘角全顿觉受宠若惊,先前被冷落的不满烟消云散,“将军太客气,小人能为将军效力,实乃三生有幸!”

“刘兄,实不相瞒,小弟这次的麻烦只怕只有刘兄才能帮我啊!刘兄你也看到了今日我们先锋军渡江的惨败了,齐家军实在厉害啊!我们这次只怕要折在这里了,只是这么多兄弟的前程和性命都要断送,小弟心有不甘啊!”黎甫将刘角全迎上主座。

“就是那卫氏夫妇造的强弩,确实厉害,还有那火药,也是他们造出来的。”

“是啊,他们的武器胜过我们百倍。刘兄,你在齐家军中多年,可知他们有什么顾忌之处?”

“顾忌?这我倒没有看出来。”刘角全仔细回想在齐家军兵器营的时候,却想不起来齐家军有什么顾忌的人或事。

“那他们平日里都谈论些什么呢?”

“他们老说百姓的生活苦,尽讲这些没用的,自己的日子过的清苦的很,一年到头也吃不上几顿好酒好菜,还老去周济别人,跟着他们一天好日子也没过上!”刘角全恨恨的说。

黎甫眼睛一亮,敷衍了刘角全几句便把他打发回去,心中有了计较,召集手下将领商讨,谁知他把主意一说,手下的兄弟却纷纷反对,反倒是先前不怎么听话的朝廷的将领大力支持。

“两军交战,怎么能把普通百姓参进来?这不道义啊!”

“无知!将军这个主意极为高明,齐家军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我们立于不败之地。”

“将军,我们本来也就是百姓,怎么能做这样的事呀?”

“胡说什么?!能为朝廷效力,那些百姓只有高兴的!”

……

黎甫一声叹息,流泪说道:“我何尝不知让百姓来参战有所不公,可是我们奉命剿匪,便是为了天下太平,此乃大义!况且如今我们船只不足,若要渡江,只能征用民船,齐家军一向标榜他们为天下百姓而战,想必不会为难这些人。我这也是无奈之举啊!”

众将领听他这么说,只能应诺,遣人前往汉水各处征用船家和船只,数日后再次渡汉水。

蒋游看着汉水上密密麻麻渡过来的渔船,冷笑了一声,“黎甫,原来不过如此!”随即召集大家后退,退入郭信他们筑好的营垒。

黎甫领军顺利渡过汉水,没有遭遇一箭一兵,连先前反对的将领也不得不承认将军的计谋奏效。黎甫没有匆忙行军,就地休整几日后,向汉中开拔。行出几里,探子回报说前方有齐家军的营垒,在去往汉中的必经之处,有几座临时搭就的营垒,黎甫不由晒笑,这小小几座营垒,也想挡住自己的十几万大军?当即命令弓箭手掩护,先锋军前进攻克营垒。

谁料先锋军还未靠近营垒,便引发惊天动地的爆炸,火药!比那火箭威力更大的火药!硝烟过后,伏尸满地,黎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转瞬之间几千先锋军居然全线溃败!随即而来的是巨大的恐惧和暴怒,“将那些渔夫带过来,让他们打头阵!”

“将军!这是让他们去送死!咱们不能这么做!”…

黎甫这次却不愿再多作解释,“挡我者,军法处置!”…

郭信和蒋游站在营垒后看着被敌军催赶着向壁垒走来的渔人和紧随其后的敌军,郭信眼睛都要喷出火来,“卑鄙小人!”

蒋游却淡然道:“黎甫这是自绝生路。”

郭信下令道:“强弩和弓箭手准备,避开渔人,直射后方敌军。发信号给两翼重骑兵营,一轮火箭之后,发动攻击。其他人,跟我来。”

黎甫站在山丘之上,远眺战场,弓箭,火箭纷飞,爆炸声四起,硝烟还未散去,两侧杀出两队重骑兵,己方射出的弓箭不是射程不够近不了他们的身,就是射不穿他们的盔甲,一时间这两队骑兵所向披靡,斩杀了自己的几员大将,己方溃不成军,壁垒中又杀出一队骑兵,直冲过来,勇猛难当,三对骑兵在己方军队中纵横绞杀,很快己方死伤大半,那些渔人却不见踪影,想必是躲了起来,都说渔人狡猾,果不其然!此时的黎甫已经不能冷静下来,只有一个想法,“继续上!对方就这么些人,这么些武器,耗也能耗死他们!”

这一战一直杀到夜幕低垂,双方各自鸣金收兵。蒋游看着郭信明显疲累却神采奕奕的回了营,“好久没有这么痛快的打一场了!可惜没碰上什么像样的对手!”

“好了,你是打痛快了,我们的弓箭火药也消耗的差不多了,退回汉中吧?”蒋游问道。

郭信立马跳了起来,“才灭了他们几万人就退了?!至少得再灭掉一半!”

“今日一战,兄弟们受伤的也不少,再战下去,伤亡可能就重了,毕竟我们人数和武器都有限。而且我们已经完成了将军分派的任务,拖了他们这么多天,又灭了他们几万人。更重要的是,经过这几天,黎甫已失人心,他已经失去了最大的倚仗,不足为惧了。”蒋游笑嘻嘻的说服郭信。

“听你的,咱们什么时候撤退?”

“现在。这次我殿后,你别跟我争,我这次还没松过筋骨呢!”蒋游说着夸张的伸了伸手脚。

郭信笑着说:“行,我带受伤的兄弟先走,你带着其他人殿后。咱们汉中见。”

(未完待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