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双生缘(二十)(图)

2018-05-18 12:20 作者: 齐嵋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小说连载】双生缘(二十)。(图片来源:pixabay)

(接前文)

第二十章

第二年的春天,齐家军与朝廷的军队于紫金山会战。会战一开始,朝廷的军队便节节败退,逃入紫金山。然而当齐家军追入紫金山中,奇怪的事发生了,朝廷的军队忽然不见了,派出的几支搜寻的小队迅速失去联系,最后了无影踪,好似凭空消失了。

待秦书奇发现不对时,齐家军已经深陷阵中,秦书奇虽然知道这是个阵法,但却看不透其中的门道,每日都有齐家军队伍消失,几日下来,秦书奇几近崩溃,再如此下去,很快齐家军就要无声无息的覆没在这紫金山中!

齐元英在地图上标注了齐家军各队消失的方位,指给秦书奇看,秦书奇几乎把胡子都要揪断了,“这象是八卦,但又不是八卦阵。”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阵法,但按这个图看来,下个消失点或许是在这里附近。”齐元英指着图上一点,“你守在这里,我带一队人过去看看。”

秦书奇大惊,“将军万万不可!要去也是我带人去!”

“书奇,你听我说,你需要留下来,这样我们还有一线希望能解开这个阵法,活着离开紫金山。你一直说我是天命所归,若真如此,你当相信我能绝处逢生,平安回来。”齐元英微笑着说。

秦书奇也平静了下来,“好,我等你平安归来!若遇上阵法,实在解不开时,试试闭上眼睛,用心指路。”

齐元英笑着点点头,点了一队人马便出发了。

桢儿在定中,忽然眼前出现了一条巨大的银龙,正是在东海小神洲遇到的云牙,只是那时云牙身上的鳞甲是银灰色,现今成了纯银色。桢儿还来不及反应,云牙便气呼呼的说:“你那是什么心啊?害的我老被人嗤笑!”

原来云牙那日换上了桢儿的七窍玲珑心,便去找过去笑它愚笨的几个家伙打架,谁知到了那里,不知怎么就是不想打,甚至连骂人的话都想不起来了,不仅如此,自那以后,心软的不得了,居然还时不时的想要做点好事,为此被以前的那些伙伴笑了很多次。

“不过,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功力居然长了,那些家伙现在都不是我对手了,只是我也不想和它们打了。看在这个份上,我就不找你算账了。”

桢儿看它嘴上埋怨,实际却得意的样子不由笑了。云牙见她笑,恼羞成怒的说:“你还笑?告诉你一件事你就笑不出来了!九湜在紫金山设下八绝阵,你爹他们很快就都完了!”

桢儿大惊,“八绝阵?九湜是谁?”

云牙见她紧张的样子很得意,“九湜就是那个你在小神洲见过的道士,他的本事可比你大多了。你不是在找九鼎吗?他手里就有一个鼎。不过你可打不过他。”

桢儿顾不上听它说这些,站起身来就要赶往紫金山,“前辈,晚辈要赶往紫金山,改日再与前辈详谈。”

“你去也没用,你知道怎么解开八绝阵吗?”云牙看她着急更得意了。

“前辈请赐教!”

“你问我没有用,我也不会解八绝阵。”云牙顿了一顿,“不过我知道一个法子,你杀了九湜,那八绝阵就会减弱,你爹他们就有可能闯出阵来。不过你的本事那么差劲,怎么可能杀了九湜?要不,你拜我为师,我帮你杀了他?”

桢儿一愣,云牙气呼呼的说,“算了,算了,看你那傻乎乎的样子,做我的徒弟我也太没面子了,肯定会被人笑。”

桢儿问:“前辈,您知道九湜在哪里吗?”

“知道又怎样?你又打不过他。”

“我想去找他。您能告诉我他在哪儿吗?”

云牙本想再嘲笑她一番,一转念,“好啊,我带你去找他。”说着便让桢儿坐到它的背上,腾云而去,不一会儿便落在终南山中一个山峰上,山顶老松下一个白衣道人盘腿而坐,正是九湜。桢儿走上前抱拳道:“道兄。”

云牙呵呵笑道:“他都百多岁的人了,做你祖爷爷都够大了!你还叫他道兄。不过你叫什么他都听不到,他元神出窍,根本听不到你说什么。”

桢儿问道:“他元神是去了紫金山吗?那我们该去那儿找他。”

“你去那儿有什么用?看我的。”云牙说着伸爪向着九湜一抓,九湜身体周围原本闪着一团混沌的光,云牙这一抓像是一道闪电划破光团,光团闪了一闪,随即消失,几乎是同时,九湜的眼睛睁开了,冷冷的看着桢儿和云牙。

桢儿抱拳道:“道长,请恕我等无礼!”

九湜冷冷的看着她,“你救过我一次,这次不杀你,你走吧。”

“道长,我齐家军陷入您的八绝阵中,可否请您放他们一条生路?”

九湜看了她一眼,“齐家军非死不可,你既然知道是我设的阵法,你若救的了他们只管去救。求我何用?”

云牙嗤笑桢儿说:“他怎么会帮你呢?罗罗嗦嗦,赶快打,杀了他便能救你爹他们了。”

桢儿心知这一战无可避免,虽知自己不是九湜的对手,唯尽力耳。她手持凤鸣吹奏起来,箫声一起,一道金光从箫尾飞出,正是那玄鸟,继而一声鹤鸣,鹤儿也飞了出来,一金一白在桢儿头顶盘旋,箫声渐渐激昂,化成巨大的威压向九湜涌去。九湜仍是盘腿而坐,左手持诀,身体周围似乎升起一个罩,将箫声挡在罩外。

箫声如同层层海啸,一浪高过一浪,不断涌向九湜,鹤儿一振翅膀,飞向九湜,双爪一抓,那光罩化为点点星光,消失无踪。九湜右手一挥,一团电光升起,迅速结成一张电网,向四周蔓延开来,桢儿还未来得及反应,腰间装鼎的布袋忽然抖动起来,桢儿心念一动,昆仑山谷中镇守三鼎的三根巨木飞了出来,电网见了那三根巨木,立刻收了过来,缠绕于巨木之上,渐渐被吸入巨木之中。三根巨木收了电网,又自行飞回布袋中。

九湜站起身来,“原来是你收了那三鼎,好,是你自己送上门来。”说着,双手持诀,转眼天空乌云密布,漫天雷电向桢儿劈下。

玄鸟一声长鸣,振翅迎着雷电而上,将漫天电雨全数吸入体内,盘旋而下,投向凤鸣,仍是化做金光闪闪的玄鸟图腾刻在箫尾。

九湜冷哼一声,“你的法宝再多,又能护的了你几次?”右手一挥,三把宝剑从身后飞出,挟石破天惊之势向桢儿射去,桢儿不及思量,箫音一变,吹起了冰绒花,一瞬间两朵并蒂双生花开在桢儿身前,闪耀着冰洁的蓝色光芒,挡住了三把剑的去势,双生花缓缓旋转,三把剑渐渐被带着绕着花转动,直至消失。

九湜念动咒诀,天空中乌云压顶,雷声隆隆,忽然出现无数巨大的火球,在空中翻滚着向桢儿头顶砸下来,桢儿感觉炙热的威压从空中压下,压的她几乎喘不过气来,胸口翻涌,一口热血吐了出来。云牙在一旁大叫:“热死了,热死了!”,桢儿强压下翻腾的血气,定下心神吹起了“无涯”,浩瀚无边的海浪,荡涤着世间一切,在桢儿头顶上蔓延开来,那些火球越落越慢,随着这无形的海浪起伏,渐渐熄灭。

九湜神色凝重起来,没想到她的箫曲如此厉害,没有时间和她纠缠了,必须尽快解决,八绝阵没有自己主持威力会大减,若是被齐家军破阵而出,那就前功尽弃了。这一次,务必要将她解决掉,他盘腿坐下,念动咒语。

桢儿感觉自己被重重威压压的喘不过气来,仿佛又回到了昆仑山上无休无止的跋涉,每一步小小的向前挪动都是那么艰难,每一刻都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倒下,唯有一点残存的意志支撑自己不能陷入黑暗,但那点意志也越来越弱,就象风中残烛,马上就要熄灭。

忽然桢儿眼前出现了自己感悟道心的那一幕,一念求道之志,如同巍巍昆仑不可撼动。随之传来一声鹤鸣,桢儿清醒了过来,手持凤鸣,用尽最后一点气力吹起了那日昆仑冰缝山谷中自己感悟道心的那首曲子,箫声洞彻天地,漫天乌云散去,露出朗朗青天。

九湜眼中满是不可思议,胸口一痛,一口鲜血喷出,云牙对着桢儿大叫:“想不到你还有些本事!九湜损了几十年功力也没能压垮你!”

桢儿身上威压一松,睁开眼,却看到九湜瞬间苍老的脸,一时间茫然。九湜捂着前胸,冷冷说道:“今日之败,来日方长。八绝阵已开启,能不能救齐家军就看你的本事了。”话音一落,身形隐去。

桢儿不及细想,坐上鹤儿的背,向紫金山飞去。这等热闹云牙怎会错过,尾随其后飞向紫金山,边飞边对桢儿说:“据说八绝阵有一个生门,入了阵除非找到生门并打开它,否则出不来。这个生门只有入了阵才可能找到,不过如果你找不到,你也得死在里面,你可要想好了。”不知为什么,云牙心中有些不愿桢儿冒险入八绝阵,明明之前还巴不得看她和九湜拼个你死我活的,云牙自己也觉得有些奇怪,大概是因为她的箫声太好听了!

云牙的话虽然并不乐观,桢儿却听出了它的好意和关切,她回过头对云牙道谢道:“多谢了!我一定要找到那生门!”

一人一鹤一龙很快到了紫金山,紫金山上空有一个巨大的罩,罩上有个形似八卦但又不是八卦的阵图在缓缓的转动。云牙对桢儿说:“那就是八绝阵了。别靠近那个阵图,你这点道行还不够它一转的。”桢儿点点头,道了声谢,轻拍鹤儿,鹤儿振翅一飞,冲入八绝阵中。

(未完待续)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