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马(蟆)脚 美国人上海人都看出江泽民真面目(图)


露马(蟆)脚,美国人上海人这样调侃江泽民。
露马(蟆)脚,美国人上海人这样调侃江泽民。

上海人在调侃江时有特别的幽默。80年代江在上海当政时就因为带大黑眼镜,自以为国宝喜欢吹大牛而不干实事,被上海人戏称为“大熊猫”,“大蛤蟆”。江当总书记后几乎把每一次出访都变成了文艺演出和作秀,在世界各国国家元首中,滑稽剧丑角演员非江莫属。

“江戏子”

1996年6月下旬江在去西班牙访问。西班牙国王卡洛斯请江泽民一起检阅三军仪仗队。令卡洛斯吃惊的是,江泽民居然在这个时候,突然拿出一把梳子,在国王面前梳理头发。晚上在欢迎国宴上,江泽民坐在王后右侧,再次在摄像机面前梳头。6月25日,西班牙第一大报《国家日报》和其它许多报纸以头版头条刊出新闻图片,“卡洛斯国王看江泽民梳头”。很快,全球多家报纸进行了转载。

江泽民在电视镜头前梳头有许多次记录。1993年3月,北京召开全国人大会议时,江泽民坐在主席台中央,拿起梳子旁若无人、专心致志的梳头。法新社曾把这张照片传遍了全世界。1995年10月24日,江泽民在联合国“世纪宝鼎”前演说,面对世界各国的摄影记者,又一次从西装内侧口袋中拿起梳子梳头。

卡洛斯国王看江泽民梳头。
卡洛斯国王看江泽民梳头。(网络图片)

江泽民1996年出访菲律宾,主动提出放弃南沙群岛的主权争议,共同进行经济开发。当晚,菲律宾总统拉莫斯在游艇上宴请江泽民。江泽民想起了他刚刚见过的参议员阿罗约(阿罗约后来在2001年当选为菲律宾总统,被其国民称为“美女总统”),意犹未尽,拿起麦克风高歌了一曲猫王的《温柔地爱我》(Lovemetender)。

1999年10月24日,江泽民在法国参观一座博物馆时,一时兴起,乘法国总统希拉克不备,拉起希拉克夫人贝娜黛特的手就跳起华尔兹舞来。希拉克正在诧异时,江泽民又拉着贝娜黛特的手仰头大笑。这件事让希拉克非常不悦,认为是给自己难堪。

2000年4月19日江泽民访问土耳其时,土耳其总统德米雷尔向江授勋章。众所周知,在这样的场合,按正常礼仪应该由主人给江戴上勋章。不料江泽民却抢先一步,拿起勋章自己戴上了,令在场宾主目瞪口呆。

2002年2月21日,江泽民在人民大会堂设宴欢迎美国总统布什。江泽民当着在场百余名嘉宾高歌一曲“我的太阳”,美国总统布什马上鼓掌,并接着半开玩笑地请国务卿鲍尔唱一首小夜曲,鲍尔礼貌地微笑拒绝。晚宴中,江泽民又拉着美国第一夫人劳拉跳舞,跳完之后仍未尽兴的江又先后拉着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莱斯及驻北京大使夫人莎拉共舞。

2002年,江泽民去冰岛的时候,更是出了个巨大的洋相。在国宴上吃着半截饭,江泽民突然站起来高歌一曲,在场宾主都错愕不已。江的夫人王冶坪当时的面部表情十分尴尬,整个情景被冰岛最大的日报以大幅彩色照片详细报导。

最有意思的是一段广泛流传的江泽民发飙大骂香港记者的视频,连官方出版的库恩《江泽民传》也无法回避这一江的失态丑闻,将其淡化为江的一次发火。事实上,江的个性与为人,在那次突发失控中表露无遗。

2000年10月27日,香港记者在中南海问江泽民关于董建华在2002年香港特首选举中是否已经“钦定”,江泽民顿时表现激动,大发雷霆,训斥香港记者“天真”和“简单”。

记者:江主席,你觉得董先生连任,好不好呀?

江:好呀!

记者:中央也支持他吗?

江:当然啦!

记者:不担心这会影响香港自治吗?

江:我讲的意思,不是我要钦点他,你问我支持不支持?我说支持,我就明确告诉你,你们呀,我感觉你们新闻界也要学习,你们非常学习西方这一套的,你们必定是TooYoung(太年青),明白这意思吗?

我告诉你们,我是身经白战的,见得多啦,西方的那一个国家我没有去过,你们也知道美国的华莱士,(水平)比你们不知高到哪里去,我跟他谈笑风生,只是媒体也要提高自己知识水平,(用广东话说)识得唔识得呀!

江泽民吹嘘与华莱士谈笑风生。
江泽民吹嘘与华莱士谈笑风生。

你们有一个好,全世界什么地方,你们跑得最快,但是问来问去的问题呀,toosimple(太简单),sometimesnaive(有时无知),懂得没有?我今天是作为一个长者,我见得太多啦,可以告诉你们一点人生经历,中国人有一句说话叫“闷声发大财”,我就什么也不说,这是最好的,但是我想我见到你们这样热情,一句话不说也不好,你们刚才在宣传上,将来你们如果在报导上有偏差,你们要负责。……

次日,10月28日,香港媒体前所未有的齐声谴责江泽民,这是自香港1997年回归中国之后,当地媒体第一次对中国元首发起如此大规模的谴责。当地报纸指责江泽民“心虚与傲慢”。几乎所有报章都排布了江泽民动怒的照片,以及全文刊录江泽民和记者的问答。

华莱士的经典专访

在国际政治中,很少有哪一国领导人被媒体有机会记录下如此真实的情绪表达,这段经典问答,配上江当时的面部表情与手势身行,足已让任何一个稍具阅历的观众,对江的人品有一个八九不离十的判别。包括江提及的华莱士更是直接了当的点了江的痛处,华莱士是《60分钟》节目的前王牌主持人,他的节目长期在美国十大收视节目中,占有一席之地,美国新闻界推崇他为“新闻拓荒者”,他于2012年4月7号去世,终年93岁。

华莱士与江泽民确实在2000年见过面,不过,有意思的是,当时华莱士涉及的问题,都特别敏感。两人间的对白,说不上“谈笑风生”,倒更像是“针锋相对”。

华莱士:你是世界上最后一位共产主义大独裁者。

江泽民:你的意思是我是独裁者?

华莱士:怎么说呢,当然是啦。即便是改进中的独裁者也是独裁者,我们就是这样认为的,也许我错了?

江泽民:当然错了。这是一个巨大的错误观点。

华莱士:在我看来,你的确是个独裁者,集权者。

江泽民:不是这样的。我非常坦率地跟你说,你说我是独裁者,我不同意你的观点。

华莱士:我知道你不同意。但美国俗语说,如果你走起来像只鸭子,叫起来像只鸭子,那你就是只鸭子。一个独裁者就是强行压制者,无论对象是新闻自由、宗教自由,或私人企业自由。你现在是有点接近了。

之前江就已经以常常出洋相而引起轰动,这段经典对白,甚至成为国际笑柄。

之后,华莱士问江在天安门广场上出现学生运动的时候,他是否敬佩那位站在坦克前面的学生的勇气。

在华莱士问了三次后,江始终没敢直接回答提问。

华莱士之后又问及腐败问题,江竟说出:“我痛恨腐败”,然而,江确是公认的窃国大盗,看看这个表情。

再看看在香港训斥香港记者too young too simple时说的“闷声发大财”,两场表演都沦为笑柄,藏都藏不住马(蟆)脚啊!


(以上均为视频截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