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偷走女儿身份读高中被捕 背后竟是个无比心酸的故事(图)


高中女生
高中女生(Pixabay图片/网络配图)

【看中国2018年5月9日讯】2008年9月2日,美国威斯康星州格林湾,Ashwaubenon高中像往常一样迎来了一位新转学生。一个腼腆的金发女生走进校园,穿着粉色的卫衣,背着崭新的书包上面还有爱心的装饰,和其他新生一样,她的神情有些慌张,还有对新学校的渴望,没人觉得她有什么不寻常。直到16天之后,警方将她逮捕,揭开一个让人无比心酸的故事。

1

据海外媒体报道,穿着橙色的囚衣站在法庭上,她被起诉“身份盗窃”,检察官一板一眼的念着她的真实身份——Wendy Brown,33岁,两个孩子的母亲,而她所盗窃的正是自己青春期的女儿Jiami的身份。在过去的两周里,她以女儿的名字在Ashwaubenon高中进行了入学登记,和年纪只有她一半的青少年们一起上了课,还加入了高中的啦啦队,参加了啦啦队教练举办的泳池派对……

站在法庭上,Wendy用模仿高中生而发出的蚊子般的嗓音哼道,“我真的为我的所作所为而感到抱歉,我知道这很不好,我很后悔,”“嗯,我一直都,我真的不是个坏人,我只是做错了事。”

妈妈偷窃女儿的身份去上高中?为什么要这样做?

Wendy Brown真正的高中时代是1990年,当时16岁的Wendy热爱田径,热爱奔跑,因为这是她仅有的逃避生活的方式。

Wendy有着轻微的说话障碍,比如“Rabbit”这个词,她只能发出“Wabbit”这个音,因此她没少遭到同学们的霸凌,甚至挨打。

在学校里,Wendy最羡慕的就是啦啦队队员,她喜欢她们的衣服,喜欢她们手中黑黄的啦啦球,喜欢她们青春活泼的样子,但是她没被选上拉拉队。

而在家中,Wendy的日子也不好过,她的母亲非常暴力,“我们总是在打架,她把我放倒,咒骂我,然后狠狠的打我。”

阴郁的家庭环境,让Wendy一直饱受情绪问题的折磨。

因此,她选择了奔跑,纾解来自学校和家中的压力,但是某天,在奔跑时,她忽然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恶心感,她停下了脚步,没忍住吐了出来……

当时的她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怀孕了。年轻的她甚至根本不知道怎么样会让人怀孕,她根本没有接受性知识学习,她以为自己的男友已经把安全措施做好了。

但是在医院里,医生告诉她已经怀孕4个月,天崩地裂……

就在Wendy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更糟糕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的发生。

首先,在得知她怀孕之后,男友立刻就把她甩了。然后,男友如同长舌妇一般洋洋得意的告诉了学校每一个人,Wendy怀上了他的孩子。

从那以后,霸凌更加严重了……

“我是想要高中毕业证的,但是那个时候真的发生太多事情了。”

Wendy选择了退学,并且在17生日那天生下了第一个孩子,Joey,三个月之后,她又一次怀孕,这次是个女孩Jiami,孩子的父亲是另一个男生。那是一段非常灰暗的时光,Wendy彻底的堕落。

她冷眼看着自己的妹妹Jennifer在学校里如鱼得水,“我真的太恨她了,她拥有我想要的一切,我真的特别特别嫉妒她。”

当看见妹妹穿着黑黄相间的啦啦队服时,Wendy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但是她什么也不能做,她得努力工作,赚钱,给两个孩子糊口。

2

时光转眼就到了Wendy的二十岁,她辗转在多家超市、餐厅里打零工,为了赚钱她什么都做过。她带着孩子从德克萨斯搬到了密歇根,从内华达搬到了伊利诺斯,在2006年,31岁的时候,她终于结婚了。但是仅仅在结婚六个月之后,家暴开始了……无休止的辱骂,拳打脚踢,以至于当地的警察探长都对Wendy深表同情,“当他对她生气的时候,感觉屋子的窗户都要震碎了。”一个当时的邻居说道。

不过,Wendy并没有因此选择与丈夫分手,在2008年,他们一家搬到了威斯康辛州的格林湾,企图寻找一个“新的开始”,在这里,Wendy只有一个老朋友,除此之外,没有人知道她青春期的黑历史。

他们的房子就租在了Ashwaubenon高中旁边,每天都可以听到球场上教练清脆的口哨声,可是家暴并没有停止……

为了防止影响到两个孩子的健康成长,Wendy把他们送到了位于内华达的父母家,让他们在那儿读书。“我崩溃了。”Wendy回忆起2008年的自己,那是她人生最低谷的时候。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她望向了窗外,那是一所高中,她人生所有的不幸,所有的痛苦,开始的地方。

3

不知怎么的,她忽然想起了自己Facebook上的评论,当时她上传了几张生活照,朋友们都纷纷评论说她没什么变化,“你看起来就像高中生!”

鬼使神差的,在一个安静的夜晚,Wendy拿出了自己的棒球帽,开始像小姑娘一样编辫子,把头发弄卷,当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和女儿Jiami真的很像——就像一个普通的高中生。

第二天,Wendy就让丈夫带着自己去商场购买校服,她选了一个粉嫩的双肩书包,一条高中生爱穿的牛仔裤,又买了一双球鞋。

因为体型比较小,所以尽管是未成年人的衣服,她穿上毫不费力。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伪装声音,在一家咖啡厅,她进行了一个下午的练习,终于学会了用高中女生的方式说话发声。

凭借这个声音,在同年八月,她径直走进了Ashwaubenon高中,向学校参事Kim Demeny介绍了自己。她用了女儿的名字和自己的中间名,表示自己是从内华达的Pahrump高中(女儿正在就读的学校)转学来的新生。

在注册文件上,她写到自己的母亲“很难联系”,“身体不好她如果不舒服就让她回家”,虽然Demeny觉得Wendy看起来有点老,但是她的行为举止“看起来就是高中女生”,于是Demeny也没有多想,就直接给Wendy注册了。

在两人的会议结束之后,Wendy问她,啦啦队什么时候开始选拔?

4

当Wendy穿着T恤和短裤走到体育馆参加啦啦队选拔时,内心是兴奋与忐忑,和其他年轻的女孩子们一起,她们站在地板上,聆听着教练的教诲,在Ashwaubenon高中的啦啦队试用期,Wendy出乎意料的适应的还可以。

几天下来,她慢慢的进入了一种分裂的催眠状态,在学校,她是只有16岁的女高中生,所有的悲伤和噩梦都没有发生,她开开心心的,对未来充满了希望;但是放学之后,她是一个妻子,一个母亲,她得回到的那个她不自在的充满阴霾的公寓……

啦啦队
啦啦队(图片来源:Pixabay)

不过她并不在意,她成为了一个啦啦队试用队员,她真的太开心太开心了。

2008年8月8日,啦啦队教练Johnson邀请所有人去她家参加泳池派对,Wendy也在其中。

但是她有点害羞,还有点焦虑,因为在场的所有女生都大大方方的穿着比基尼,而她……她的肚子上,有怀孕时期留下来的的妊娠纹。

纠结再三,Wendy穿着T恤下了泳池,周围的女生都十分不解,“我说我以前很胖很胖,后来减肥瘦下来的,所以肚子上有妊娠纹,只能穿T恤。”旁边的女生看她不愿意,帮她解了围,成功让她混了过去。

像一个真正的年轻女孩儿一样,她和女生们一起玩了水上排球,吃了披萨,香肠,干酪,玩了各种各样的游戏,甚至还一起放声高歌……

Wendy不由自主的主动跳起了1995年的舞蹈,那是一种需要很多转圈和扭胯的舞蹈,把周围的女生们逗得哈哈大笑,她真的太快活了,不由自主的也笑了起来,她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快乐过,如果,永远能这样该有多好?

于是她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继续把女高中生的角色扮演下去……

就在泳池派对的几天之后,Wendy接到了来自教练的电话,你被选中为拉拉队员了!

9月2日,Wendy的高中生涯正式开始了……她颤抖着看着自己的19号储物柜,激动的不能自己……

似乎,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走……她有了朋友,啦啦队的女生们,她们对她非常热情,她被各科老师赏识,音乐老师说她的声音非常成熟好听,直接把她拉入了合唱团;科学老师说她现阶段的所有知识都掌握了,未来会有出色成就。

Wendy在高中真的是如鱼得水,她甚至主动帮助了一个被霸凌的女孩,告诉她,“忽略她们,别管她们,她们只是嫉妒你,你要做好自己。”

但是,就在Wendy还沉浸“高中生活”所带来的猛烈时,现实却很快给了她沉重的打击……

她不能一直上学,她是要工作赚钱的,于是她只能各种翘课逃学,继续完成自己的零工。而这,为她的伪装身份带来了严重的危机……

仅仅在开学之后一周的时间里,就有人察觉到了不对劲……

这是2008年的9月8日,当副校长在查看一周考勤时,发现有一个叫做Jiami的学生老是缺课。他直接联系了学校的警务联络官Don Penza。

Penza来到了Wendy的家,没找到人,电话也没人接,在一开始,他以为出了什么事儿,选择联系Wendy档案中记下的位于内华达的原高中。

但是原高中的老师告诉他的信息让他非常困惑,他们说,Jiami好好的,就在学校上课呢……Penza又电话联系了Wendy的母亲,Jiami的外婆,Judith,然后,一切真相大白……

5

站在法庭上,Wendy表示,她这样做是因为想要高中文凭,想要成为啦啦队员,“因为我没有一个正常的童年,所以想通过这种方式重新获得失去的人生。”

法官认为Wendy并不是职业罪犯,她饱受精神问题的折磨,法院指定的心理医生Dr.Ralph Baker佐证了这一点,经过检测,他认为Wendy患有双相情感障碍,创伤后应激后遗症,还有两项人格障碍。

Bakers说,“她真的说服自己如果以女儿的身份在高中表现优异,她的人生就会重来。”

“她太想完成高中学历和成为啦啦队员,已经产生了幻觉。”可是,人生是不能重来的啊……

面对这种结果,法庭陷入了不寻常的交流之中,无论是原告还是被告,都希望Wendy可以获得帮助而不是获刑。

检察官表示,“希望她可以结束治疗,真正的,在不犯罪的情况下为社会做出贡献。”

也希望,她可以正视自己,过好自己的一生……

最后,Wendy“因身心疾病或缺陷”而被判处无罪,但是她必须在威斯康星州的心理健康机构呆满三年……

6

在心理健康机构,她开始在导师指导下进行GED(类似高中文凭考试)课程的学习。对于一个已经33岁的人来说,重新开始学习真的很难,但是她咬着牙在六周的时间里完成了这一切,最终通过了四门考试,当她得知自己考过时,没来由的,泪水滑下了她的脸庞……

这真的太不容易了,她对自己说。可是没过多久,又一个噩耗袭来——Wendy被诊断为乳腺癌,这一次,她依旧选择孑身一人与癌症顽强奋斗,在2010年12月,她接受了两个大手术,保了一命……

或许是这次疾病,让Wendy意识到了生死的区别,也让她感恩自己还活着,她不再幻想重生,也不再幻想回到高中,她开始主动参加每日治疗小组,参加攀岩活动,最重要的,是她学会了平静的看待自己的过去……

她和自己的丈夫离了婚,在三年之后离开了心理健康机构。

现在,她像一个正常的41岁中年女人一样,大声说话,大笑,开玩笑,她说自己已经可以坦然的看待人们对她的指指点点了。不过,她也不好意思的承认,在看到那些曾经跟自己关系很好的啦啦队员时,还是会下意识的躲避……

7

好消息一件接着一件,心理健康机构说她康复的差不多了,她的癌症也渐渐好了,最重要的是,在2013年,她拿到了自己的GED文凭,真正的从高中毕业。

“这种感觉真的太好了。”Wendy笑的云淡风轻,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个“毕业”让她挣扎了将近三十年,但不管怎么样,这一次,她的人生终于真的在往好的方向走了……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