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为何一定要置新四军军长项英于死地?(组图)

2018-05-12 03:16 作者: 张朴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新四军政委项英与毛泽东有不解之仇。
新四军政委项英与毛泽东有不解之仇。(看中国合成图)

一、毛泽东设下陷阱

被周恩来称作“千古奇冤”的皖南事变,究竟是怎样发生的?中共的党史一直宣传说,是蒋介石设下的陷阱。但事实恰好相反。

新四军政委项英与毛泽东有不解之仇。十年前,他想制止毛用血腥暴力打AB团,毛企图诬陷他是AB团的后台。后来他反对带毛泽东长征,预见到毛要伺机夺权。直到皖南事变前夕,他对毛的批评态度不改,甚至嘲弄毛。

项英的总部有一千工作人员、八千部队,驻扎在云岭,在以千变万化的云彩和奇峰怪石著称的黄山之侧。一九四零年十二月,项英的总部是新四军唯一在长江以南的部队。毛把百分之九十的队伍都已调到江北,组成了江北指挥部,由毛的盟友刘少奇负责。项英管辖的新四军不到百分之十。


左起:朱德、邓发、项英、毛泽东、王稼祥。

当时的毛泽东正想方设法促使斯大林同意他打全面内战,并出兵相助。为达到这个目的,他有意把项英的孤零零的总部送给蒋介石的部队去杀戮,逼蒋介石开第一枪。早在七月,蒋曾下令新四军北上去华北,把长江流域让给国民党,当时毛拒绝执行。现在,毛令项英过江到长江以北。

过江有两条路,一条直端端北上,渡口在皖东的繁昌、铜陵,另一条朝东南方向走,在长江下游江苏南部镇江渡江。

十二月十日,蒋介石规定项英走皖东路,因为镇江一带国民党韩德勤部正在挨新四军的打,他怕项英部队去参战。他给名义上是项英上级的国民党长官顾祝同发电报说:“查苏北匪伪不断进攻韩部,为使该军江南部队,不致直接参加对韩部之攻击,应不准其由镇江北渡,只准其由江南原地北渡。”

毛没有向蒋表示异议,二十九日,他批准了这条路,对项英说:“同意直接移皖东分批渡江。”

但第二天,毛突然打电报要项英改走蒋介石专门否决的苏南路线:“走苏南为好。”这一路线改变,毛没有通知蒋介石。

蒋介石还以为项英会按他的要求走皖东,于一九四一年一月三日发电报给新四军总部,重申皖东路线,并说他“沿途已令各[国民党]军掩护。”

项英发现蒋介石并不知道路线已改,赶紧在四日给蒋介石发了封电报通知他。这封关键电报没有到达蒋介石手里──原因在毛。

毛早已明令禁止中共将领直接跟蒋介石联系,所有的联络都必须经过他,再由周恩来转。毛把项英给蒋的电报压下了。

毛泽东压下项英一月四日关键电报的证据,是他在一月十三日给重庆周恩来的电报。里面说:“军机前转上叶、项支日[四日]致蒋电,措词不当,如未交请勿交。”这不仅说明毛不让周恩来转项英电报,而且说明毛是在十三日或前一两天才把项英四日的电报发给周,这时国民党军对项英部队的攻击,已经在持续一个星期后结束。

二、毛泽东故意见死不救

项英发完电报又等了若干小时,拖到当天夜里才出发。他以为蒋介石应该得到改变路线的消息了,沿途驻扎的国民党军队也应该接到命令,给他让路了。

一九四一年一月四日的夜晚,风雨交加,项英和一万新四军撞入了国民党十几万大军的驻地。这些军队没有得到项英要过路的通知,以为是新四军来挑衅,就开了火。早已因黄桥之战中国民党将领被打死而痛恨新四军的顾祝同,六日下令把项英的部队“彻底加以肃清”。皖南事变爆发了。


毛泽东为了挑起内战,设下陷阱,故意对项英部队见死不救。(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慌张的项英发了一封又一封电报给延安,要毛向国民党交涉停火,但毛毫无动静。到了九日,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刘少奇电毛谈起项英的情况,毛才回电说他什么情况也不知道,五日以后就没有得到过项英的电报:“得叶[挺]、项五日报告,他们四日夜间开动,五日晨到太平、泾县间,此后即不明了。”

一月六日到九日,国民党军围歼项英部的最激烈的四天,毛没接到过项英的电报?在这些日子里,项英的电台不断发出求救电讯,刘少奇都收到了,独独毛没收到?真是没收到,为什么不设法恢复联系?在这样重要的时刻?

毛的电台似乎总在关键时刻合着他的心思出故障。西安事变时,他也声称没收到莫斯科要他协助释放蒋介石的指令。现在他又称没收到项英向他求救的一连串电报。毫无疑问,毛不想为新四军解围,毛要蒋介石歼灭他们。这样莫斯科才可能批准他打全面内战。同时,他也一箭双雕,除掉项英这个心腹之患。

在收到刘少奇一月九日发给毛的电报后,毛的电台奇迹般恢复运作了。十日,新四军总部报告毛:“支持四日夜之自卫战斗,今已濒绝境,干部全部均已准备牺牲。”“请以党中央及恩来名义,速向蒋、顾交涉,以不惜全面破裂威胁,要顾撤围,或可挽救。”然而,毛仍旧一动不动。

十日那天,项英自己给蒋介石打了封电报,恳求蒋撤围。这封电报他再次发给毛转,毛又再次把它压了下来。毛对周恩来说,项英的这封电报比前一封“立场更坏”,“此电决不能交,故未转你处。”

十一日晚间,周恩来在重庆开酒会,庆祝《新华日报》三周年。毛泽东关于新四军总部被围攻的电报这时姗姗来到,由周对庆祝会上的人宣布。但就是这份电报也不是叫周恩来向国民党交涉停火,而只是泛泛的情况通报。

迟至十二日毛才让周“向国民党提出严重交涉,即日撤围”。但毛故意降低了形势的严重性、紧急性,用“据云尚可固守七天”的谎言替代新四军总部早已报告的“今已濒绝境”。周恩来在十三日才向国民党提出抗议。蒋介石已经在前一天主动下令停止攻击了。

三、毛利用皖南事变要苏联出兵

就在十三日这一天,毛突然活跃起来,叫周恩来“向全国呼吁求援”。他命令部队:“军事上立即准备大举反攻。”“已不是增兵威胁问题,而是如何推翻蒋介石统治问题。”“一下决心,就要打到四川去,打到底。”

如前所说,毛的最主要目的是促斯大林出兵。一月十五日周恩来去见苏联大使潘友新,说中共急需苏联的拯救。潘泼了他一头冷水。潘在他的只给苏联高层看的回忆录里指出,他当时就怀疑皖南事变是毛泽东有意送项英去死,而周恩来不断向他撒谎。比如,周对潘谎说新四军总部同延安的电讯联系是十三日下午断的,跟毛撒的谎,即六日到九日断的,对不上号。显然周明白毛的版本不能说给苏联人听,他们一听就会知道是撒谎。

毛不满意潘友新,直接向莫斯科呼吁恳求,用苏联人的话说是发了“一封又一封歇斯底里的电报”。毛说蒋介石的计划是全歼新四军,然后消灭八路军,然后“摧毁中国共产党”,“我们有被斩尽杀绝的危险。”说来说去,就是要斯大林帮助他打全面内战。特别要求“呈交斯大林同志,使他能够估量中国形势,考虑能否给我们具体的军事援助。”这里的“军事援助”指的不仅是军火资金,而且是出兵。

毛硬要把莫斯科拉进中国打仗,使斯大林大为不快。一月二十一日在列宁忌辰纪念仪式上,斯大林以新四军军长叶挺暗喻毛。斯大林称叶为“一个不守纪律的打游击的,”“查查看[皖南事变]是不是他挑起的。我们也有些打游击的,人是好人,但我们不得不把他们枪毙掉,就是因为他们不守纪律。”季米特洛夫再次警告毛,口气比以前更坚决:“不要挑起破裂。”

(原文有删节,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和立场)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