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丁文苑】文史常识之廿二:续说宋词(二)(图)

2018-05-13 08:30 作者: 园丁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陆游和辛弃疾是南宋时代的豪放派词人。(图片来源:手绘插画)
陆游和辛弃疾是南宋时代的豪放派词人。(图片来源:手绘插画)

前面一文介绍了宋词豪放派词人苏东坡,婉约派词人李清照,柳永。这次来介绍豪放派词人辛弃疾和陆游。

辛弃疾,字幼安,号稼轩,他是南宋将领,豪放派词人。他是李清照的同乡,1140年出生在金国统治下的济南府历城县。在21岁时,他参加抗金队伍,绍兴三十二年(1162年)奉表南归,宋高宗召见,授承务郎,后做武官,曾任江西安抚使,福建安抚使等职。由于他与朝廷中的主和派不合,受排挤丢官,退隐山居。后来又被起用,任绍兴知府,镇江知府,枢密都承等职。1207年病逝,享年六十八岁。后追赠少师,懿号忠敏。

辛弃疾是南宋爱国词人,他将抗金,收复山河拯救国家为己任。但是他命途多舛,受到主和派排挤,壮志难酬。他只能将爱国之志和对民族兴亡命运的忧虑,寄讬在他的词中。他用词表达他对祖国山河的爱,抒发他的雄心壮志。所以他的词作,内容广泛,体裁宽阔不拘一格。他是个多产的词作家,他的词流传至今的有六百多首。内容涉及政治,军事,哲理,民俗,人情,田园风光,读书心得,等等。在《水龙吟》,《水调歌头》,》《满江红》等的词作,字里行间透着沉雄豪迈,慷慨悲壮。在《贺新郎》,《菩萨蛮》,《破阵子》等词作里表现的是对北方抗金斗争的怀念。在《水龙吟》,《摸鱼儿》,《鹧鸪天》,《永遇乐》等词作里表现的是对壮志未酬的忧愤。

下面我们以他的《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为例,来欣赏一下辛弃疾词的特色。这首词全文是:“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頋。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bi)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这是辛弃疾在六十五岁,镇守京口(今江苏镇江)时作的一首词。此词是借古喻今,表达了他的三层意思,即怀古,忧世,抒志。

从“千古江山”到“雨打风吹去”是写怀古,是说孙权这样的千古风流人物也已经被“雨打风吹去”了,虽然当年的歌榭舞台还在。“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意思是斜阳照着长满草木的小巷,听人家说那是当年刘裕曾经住过的地方。寄奴是南宋立国者武帝刘裕的小名。这是作者抒发怀古幽情,对现实的感慨。“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意思是想当年刘裕率领晋军领军北伐,收复失地洛阳,长安是何等威武。辛弃疾以此自比,表达他仍然有抗金的决心。

词的下阕十三句。“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頋。”句中元嘉是刘裕之子刘义隆的年号,这几句是说刘义隆好大喜功,仓促北伐,却招来北魏太武帝拓跋焘乘机南下。这里是以往事影射现实。此前宋文帝刘义隆曾经三次北伐,均未成功,现在当朝的韩侂胄(tuo zhou)请求北伐就像刘义隆一样草率,令人忧虑。封狼居胥是山名,在今内蒙。这里有个历史典故,在汉朝时霍祛病远征匈奴,歼敌七万至封狼居胥山得胜而归。“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意思是,我到南方已经四十三年了,望中原,仍记得当年扬州路上烽火连天的战乱情景。“可堪回首,佛(bi)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意思是,怎堪回首,在当年拓跋焘的行宫遗址,现在已经成为祠堂,百姓在那里进行社祭活动,乌鸦在在吃祭品,鼓乐喧哗。“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意思是,还有谁会问,廉颇老了,饭量还好吗?在这里作者以廉颇自比,含意是自己老之将至,虽有报效国家之志也无奈,暗含他忧虑感慨宋室不起用人才。

陆游,字务观,号放翁,是南宋文学家,生于1125年,越州山阴(今绍兴)人。宋高宗时步入官场,曾得罪秦桧遭到排挤。宋孝宗时赐进士出身,历任福州宁德县主簿,赦令所删定官,隆兴府通判等职,因坚持抗金遭到主和派排挤,干道七年(1171年)到四川投身军旅,在南郑幕府任职。改年奉诏入蜀。宋光宗继位后,任礼部郎中,后罢官回故里。嘉泰二年(1202年),宋宁宗时诏其入京编史。书成后隐居家乡山阴。嘉定二年(1210年)辞世,享年85岁。

陆游一生著作颇丰,有《剑南诗稿》85卷,《渭南文集》50卷,《放翁选稿》2卷,《南唐书》18卷,《老学庵笔记》10卷等。他最爱写诗,一生的诗作有万首之多,有篇《夜吟》表达了他对作诗的乐趣和体验:“六十余年妄学诗,功夫深处独心知。夜来一笑寒灯下,始是金丹换骨时。”诗中“始是金丹换骨时”意思是完成一首诗时,就像服下金丹妙药一样痛快。他在《游山西村》一诗中写道“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萧鼓追随春社近,衣冠简朴古风存。从今若许闲乘月,柱杖无时夜叩门。”这是他在山阴老家时的作品,诗里表达了他对田园生活的热爱。“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诗句对仗自然。

他的《示儿》诗“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表达了他爱国深情及壮志未酬的忧愤。

陆游的词作后人评价说“纤丽处似于秦观,雄决处似于苏轼,超爽处更肖辛弃疾”。

纤丽之词如《钗头凤》,这是一首怀念他与前妻恋情故事之作,词句节奏急促,声情凄紧,描绘心里矛盾细致生动,给人以荡气回肠的凄婉感。《卜算子・咏梅》是表明他处于主和派污泥之逆境而不染,遭受挫折而不屈的坚贞清高的情感,我在谈《岁寒三友》的文章中曾经分析过该词。

陆游的豪放词如《谢池春壮岁从戎》,《诉衷情》。这两首词都是他在隐居山阴农村时,回忆当年军旅生活所作。你看《谢池春壮岁从戎》:“壮岁从戎,曾是气吞残虏。阵云高,狼烟夜举。朱颜青鬓,拥雕戈西戎。笑儒冠自来多误。功名梦断,却泛扁舟吴楚。漫悲歌,伤怀吊古。烟波无际,望秦关何处?叹流年又成虚度。”词中的“狼烟”是指古代报军情传递信号的烽火台之烟。

词中前六句先写他军旅生活的豪迈雄壮。“笑儒冠自来多误”,是对这段生活消失的感慨。词的下阕是写家居江南水乡时仍对往事的留恋。“功名梦断,却泛扁舟吴楚。”报效国家的愿望落空,只能被迫隐居自我解愁消遣。“漫悲歌,伤怀吊古”此句是自我宽解,并以此为转笔引出后面词句。“烟波无际,望秦关何处?叹流年又成虚度。”意思是说报效国家的梦想得不到施展,国土的丢失已经无法挽回,只能将慷慨之情化为沉痛的感叹。这首词,从整体上看写的还是比较宁静含蓄。

《诉衷情》全文是:“当年万里觅封侯,匹马戍梁州。关河梦断何处?尘暗旧貂裘。胡未灭,鬓先秋,泪空流。此生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州。”此词表达了他对军旅生活的怀念和对壮志未酬的沉郁,愤懑心情,但他并不消沉。词中,“沧州”是指靠水之地。

陆游晚年与辛弃疾有段交往,嘉泰三年(1203年)辛弃疾到山阴拜访陆游二人促膝长谈,共论国事,转年辛弃疾奉诏入朝,陆游作诗给他送别,鼓励他为国效命。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