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柳宗元被贬 为何让百姓念念不忘?(组图)

2018-05-18 19:30 作者: 车前草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苏轼脍炙人口的《前赤壁赋》《后赤壁赋》都是被贬谪到黄州时的杰作。(图片来源:国立故宫博物院)

闲翻《山水中国・广西卷》,有两个人物引起我的兴趣:柳宗元和苏东坡。他俩一唐一宋,但先后都被贬谪到广西,都为当地老百姓办了不少实事,值得大书一笔。

柳苏遭贬却值得纪念

柳宗元被贬到柳州任刺史,当时那里还是一片蛮荒之地,柳宗元了解到柳州人民的困苦情况后,一种责任感使他忘却了自己的失意,他下令禁止买卖奴婢,规定奴婢可以赎身,不到一年就使一千名奴婢获得解放。他劝导人们破除杀牛求神的陋习,保护耕牛,还带领人们挖井开荒,修城凿道,造船建屋,种柑栽柳,他还大力兴办学堂,发展文化教育,并以身示教,亲授文章,开创了广西兴文教的风气。过度辛劳使他过早地逝于柳州任上,死时年仅47岁。柳州人民为他建了柳侯祠、荔子碑、衣冠冢,世代纪念他。

苏东坡则是贬谪到廉州,即今之合浦,在廉州的两个多月中,苏轼得知当地人饮水是从很远的廉江挑回的,就问人们为什么不打井,回答是城内挖井取水会破坏风水灵气。为了说服群众,苏轼就自己出资在住处“清乐轩”附近带民工挖了一口水井,欢迎大家来这里担水。在他的带动下,廉州各街道也纷纷跟着挖井,他最早挖的那口井被称为“东坡井”。在廉州与苏轼有关的还有海角亭,苏轼时常在这里观海,他曾与当地人民广泛交往,在谪宦生涯中始终保持玉洁冰清的气质。


许多文人被贬谪后,纷纷写下大作或创下功绩。本卷以苏轼〈后赤壁赋〉为文本,描绘游赤壁等情节。(图片来源:国立故宫博物院)

贬谪官员有建树

贬谪文化很耐人寻味,本来是被派到艰苦的地方当官,他们并无怨言,而是持乐观态度,跳出个人的悲怀愁绪,积极进取,在地方治理方面颇有作为。至今贬谪官员的遗迹不在京城,而多见于贬谪地。他们至少在两方面大有建树。

一是为人民办实事。被称为穷山恶水的地方,大多总是有很大的不便。贬谪官员来自京城发达地区,很能对比贬谪地的落后之处。苏东坡在杭州任知府期间,修堤造湖,并利用湖泥莳草筑成“苏堤”,后来他到颍州(今安徽阜阳),又治理过颍州西湖。在海南时热心文教,致力于传播中原昌盛文化,使儋州“书声琅琅,弦歌四起”,此后162年间,海南名登进士榜的有十三人。

儋州至今还有东坡井、东坡田、东坡桥、东坡坐石、东坡书院。韩愈被贬到潮州后,竭力为浙民谋利,荐贤兴学,成为潮州开发人才、民智的里程碑,终使此地获“海滨邹鲁”之誉。他驱鳄除恶,为人民解除了心理痛苦。清人吴兴祚有一诗赞韩愈:“文章随代起,烟瘴几时开。不有韩夫子,人心尚草莱。”寇准被贬到雷州任司户参军期间,处处为民着想,律己爱民,深得拥戴。一次,他得知随从砍了老百姓一根竹子要做水烟筒,即令其赔情,还将所砍竹子截为几截栽种村边,后来发展成“寇准林”。

二是留下了很多好诗文。千百年间,文人学士所贬之处,都是有感而发,成为千古名篇。柳宗元在湖南永州开始了一生中创作最辉煌时期,如《江雪》《捕蛇者说》《永州八记》等。苏轼脍炙人口的《前赤壁赋》《后赤壁赋》都是被贬谪到黄州时的杰作。苏东坡居惠州两年,写下了诗文二百多篇,从此惠州名闻四方。柳宗元的《登柳州城楼寄漳汀封连四州刺史》更是真诚抒发了他们“共来百粤文身地”的痛切之感。韩愈的“夕贬潮州路八千”、刘禹锡的“前度刘郎今又来”、柳宗元的“宦情羁思共凄凄”等已成千古名句。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