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亿资本大撤退!中国经济的最大灰犀牛已到来?(图)



(公有领域 Pixabay)

【看中国2018年5月27日讯】全面撤离!停工停厂!

前不久,又一世界级巨头公司宣布撤离中国!

这就是深圳的奥林巴斯,曾经的15000人大厂,如今只剩下1500人!

奥林巴斯作为日本乃至世界精密、光学技术的代表企业之一,自19世纪80年代末进入中国。公司位于深圳市高新技术产业园区北区,占地面积10万平方米,投资总额达2亿美元。深圳奥林巴斯最高峰拥有员工15000多人,出口额过4亿美元,是一家不折不扣的高端制造业企业。由于近年来奥林巴斯逐渐将中国订单转移到越南工厂,目前深圳工厂仅剩下1500人。

无锡尼康、苏州日东电工、深圳三星通信......外企上演大撤退,近年以来频频上演!

我们不禁要问了,外企当年争着抢着要来中国的外企,为什么现在却竞相出逃、停工停厂呢?

1、

当然,外企的全面大撤退,与自身业务结构调整、市场的竞争激烈有关,但更重要的是,我们的自身优势在丧失,过去那个赚便宜钱的年代,一去不复返了!

过去,为何外企蜂拥而入?

首先,为了“GDP”高增长,为了吸引外商,我们给外企开出了“超国民待遇”,优先享受土地收优惠政策,地方政府更是敞开怀抱、热烈欢迎,即使高污染、即使高能耗、即使高危害,只要能为政绩做出贡献,一样可以无底线迎进来。

除了政策红利之外,外企来华,还可享受超级便宜的劳动力。比如一个iPod的生产,163美元被美国拿走;26美元属于日本,大部分归功于东芝的硬盘;而中国呢?

3美元而已!

大量的制造业工人在血汗工厂挥汗如雨,拿着最低的工资、干着最辛苦的工作,却又缺乏基本的社会保障。

外企能赚大钱、GDP高增长,一举两得、合作共赢!但是这背后,是我们所付出的牺牲环境、牺牲人力牺牲资源、牺牲民企发展空间的巨大代价。

然而,美好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我们的生存环境以及产业格局的需求,已经不允许我们以挤压自身的代价来让外企赚大钱,于是,外企的种种政策红利已然取消,享受不到特别优待了。

2008年新《企业所得税法》及其实施条例施行后,外商投资企业和外国企业原来执行的再投资退税、特许权使用费免税和定期减免税等税收优惠政策面临取消。

除此之外,我们所依赖的人口成本优势已经丧失。

今年年初,新发布的《经济蓝皮书:中国经济前景分析》指出,目前,中国制造业的劳动力成本已趋近美国。不仅人均工资水平年涨幅位列全球第一,达到了8%,东南沿海地区的人均工资水平更是远超东南亚国家,人均成本是柬埔寨的4.3倍,越南的2.7倍,印度的2倍,印尼的1.8倍。

而且在房价狂飙、物价上涨的情况下,企业的生产成本更是直线上升。

目前,高房价、高地价所带来的土地成本,已经成为企业的不能承受之重。美国工业用地地价仅为2万美元/英亩,相当于2万元人民币/亩,如果按照中国现在许多县城工业用地100万元/亩算,是美国的50倍。

高房价已经抬高了营商成本、炒房热更是形成了挤出效应。当四成上市公司利润,比不上深圳一套房时,既然靠炒炒房子、金融套利就可以赚大钱,要是还在费心思本着工匠精神搞制造业、冒着风险攻坚核心技术,已经显得很不合时宜。

于是,我们看到,国内有头有脸的制造业企业,其实都开始搞起了地产或者金融项目,所以美的地产、海尔地产、联想地产等纷纷出现。

钱是最聪明的,它会自动流向利润丰厚的地方,资本用看似最合理却又最无情的方式在攫取着越来越小的蛋糕。

比如苏州,作为媲美深圳的另一个中国制造业之都,曾经是世界五百强企业的聚集地。耐克、阿迪达斯、联建、宏晖、飞利浦、普光、华尔润、诺基亚、紫兴、希捷、及成.....个个都是声名赫赫的世界名企,在苏州曾经员工动辄上万。

然而,这些当初蜂拥而来的外企,却一个个纷纷向着东南亚打马而去。

2、

然而,那个赚便宜钱的美好时代结束了,靠新动能增长的时代已经开启了吗?当外企上演大撤退了,中国的民营企业就能够及时补位、更好发展了吗?

破产跑路!自杀身亡!

最近,企业违约潮的消息刷爆朋友圈,无数曾经身家煊赫的大佬却因为现金流断裂、企业难以续命失踪跑路,甚至走上绝路。

不难发现,导致这些大佬被迫跑路的重要原因,就在于负债高企、乃至无力偿还,而民间借贷的高利,就是他们不能承受之重。

问题在于,如果能从银行借到更便宜、更安全的资金,谁会去借高成本、高风险的民间高利贷呢?

历来,中小企业都存在着“融资难”“融资贵”的困局。除了外企的竞争外,民企还要与有着天量贷款的国企基建竞争。由于“预算软约束”的隐性担保,国企轻易可以拿到大把的便宜钱,于是产生了“死而不僵”“产能过剩”的僵尸企业,没对实体经济干出多少实质性贡献,却反而挤占了大把的便宜资源。

而被寄予“经济增长新动力”的民企,却在融资市场上遭到了无情的歧视。

一名企业家心酸地描述了自己的贷款经历——当他去银行咨询贷款的时候,银行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有房产吗?相对于房产而言,公司的经营状况和项目本身根本算不了什么,即使你是乔布斯,拥有最好的手机产品,如果他在中国,依然是一毛钱也贷不到。

但企业的困境远不止于如此,好不容易融到了钱,接下来,你还要面对高税费。

目前,我国社保缴纳的压力已经非常之高。我国社保缴费率世界排名第一,缴费基数是邻国的4.6倍。

据清华大学教授白重恩的测算,中国社会保险法定缴费之和相当于工资水平的40%,有的地区甚至达到50%;我国的社保缴费率在全球181个国家中排名第一,约为“金砖四国”其他三国平均水平的2倍,是北欧五国的3倍,是G7国家的2.8倍,是东亚邻国的4.6倍。

当我国民企的平均利润率仅仅约为10%时,如何能够在承担如此重的税负,养活这么多人的前提下,还能赚到钱呢?

于是这些年来,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家要么做出与外企一样的选择,将工厂迁移至国外;要么把实业交给国家,让别人来经营实体企业,自己也加入轻资产、炒泡沫的行列之中。

3、

企业告急!实体告急!

在中美贸易战如火如荼之时,我们的实体却发出了这样的危险信号,一边是外企的突然袭击、全面撤离,一边是民企的破产倒闭、违约清算。在大国博弈的激烈交锋之外,这些,才是最能直接影响每一个人的头等大事!

毕竟,一家企业背后就是千千万万人的就业岗位,就是一个地方的税收来源、GDP增长来源。

当越来越多的企业出走、越来越多的资本撤退,必然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失业、越来越多的地方陷入萧条;当实体经济日渐萎缩、当企业难以承受赋税之重,地方想要提振经济、想要取得收入,势必会重新转向依赖房地产、重吹金融泡沫的老路。

海南的变节,或许只是一个开始。

也许,中国经历了十多年的房地产繁荣之后,真正的灰犀牛已经到来。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