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大的汉军会为这一种音乐着迷(组图)

2018-05-30 00:01 作者: 仰岳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九德》、《九韶》之类的宫中雅乐,有如和煦的南风感化万物,就像及时雨润泽草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昔客有观舞于淮南者,美而赋之,曰∶

音乐陈兮旨酒施,击灵鼓兮吹参差。叛淫衍兮漫陆离。于是饮者皆醉,日亦既昃。美人兴而将舞,乃修容而改袭。袭罗縠而杂错,申绸缪以自饰。拊者啾其齐列,般鼓焕以骈罗。抗修袖以翳面兮,展清声而长歌。歌曰:“惊雄逝兮孤雌翔,临归风兮思故乡。”搦纤腰而互折;嬛倾倚兮低昂。增芙蓉之红花兮,光的皪以发扬。腾嫮目以顾眄,盼烂烂以流光。连翩骆驿,乍续乍绝。裾似飞燕,袖如回雪。徘徊相侔。

提若霆震,闪若电灭。蹇兮宕往,彳兮中辄。于是粉黛施兮玉质粲,珠簪挺兮缁发乱。然后整笄揽发,被纤垂萦。同服骈奏,合体齐声。进退无差,若影追形。历七盘而蹝蹑。含清哇而吟咏,若离鸿鸣姑邪。既娱心以悦目。

且夫九德之歌,九韶之舞,化如凯风,泽譬时雨。移风易俗,混一齐楚。以祀则神祗来格,以飨则宾主乐胥。方之于此,孰者为优?

参考语译

从前有位在淮南王刘安那里观看舞蹈的宾客,他赞美舞蹈并作了这篇赋来歌颂,说:

乐队已就绪,席间已斟满了美酒。击打着六面鼓,吹奏着洞箫。就伴随着奔放、绚丽的乐声,这时饮酒的宾客们都醉了,太阳也已过了正午时刻。美丽的女子们站起身来准备跳舞,她们化上了妆并多换了件衣服。他们穿着颜色间杂的丝织华服,以情意殷切的样貌装扮着自己。乐手们击打着乐器同时整好了队形,也将盘鼓并列摆放在地上。

女子举起长袖遮蔽了面容,展开清亮的歌喉放声高唱。歌辞中说道:“受惊的雄鸟离别远去啊,雌鸟就此孤独的回翔,临着吹向家乡的风,更增添了思乡之情。”舞师们手按着纤纤细腰,开始做折腰的动作。轻软的腰身看来倾斜着,忽低忽高。

舞师们脸上仿佛增添了芙蓉花的红色,显得容光焕发、神采飞扬。美目转动着左顾右盼,明亮的双眼闪耀着犹如月光。轻快优美的舞姿婀娜连翩不绝,时断时续,一会快步一会又似停步。回旋飞扬的舞裙就像飞燕,衣袖轻盈优美就像雪花飘飘。舞步不断地往返来回。

提起脚来跳着如雷霆般迅猛震荡,避开时如闪电般快速离去。起伏的舞步来回荡漾,细碎的小步走走停停又突然静止不动。舞师脸上的脂粉因舞动而脱落,露出洁白如玉的肌肤,头上镶珠的发簪突出,乌黑的长发也显得凌乱。这时她们重新整理发簪,梳理头发,在披散的长发上重新缠绕好挂饰。一同穿着一样的服装跳舞、奏乐,齐声歌唱。舞步进退整齐如一毫无差错,就像影子紧随身形。舞师穿着小舞鞋在地上的七个盘鼓上跳舞,随着靡曼的乐声朗诵诗歌,好似孤独的鸿鸟在姑邪山上鸣唱。(也可解释为:好似孤独的鸿鸟吟唱着姑洗声调)真是令人赏心悦目。

至于那《九德》、《九韶》之类的宫中雅乐,有如和煦的南风感化万物,就像及时雨润泽草木。他改变了民间风气与习俗,融合南北天下的教化。用他来祭祀则神灵会感其诚而下凡,用他在王者的宴席上演奏则宾主皆乐。宫中雅乐与世俗之乐相比,哪一种乐舞好呢?

作者简介

张衡,字平子,河南南阳西鄂(今河南南阳)人,东汉时期著名科学家、艺术家、文学家,自幼敏而好学,多才多艺,曾自谓:“一物不知,实以为耻;闻一善言,不胜其喜。”

十七岁时游学三辅,后来到京都洛阳,就教于太学,通《五经》、《六艺》。于朝中两次任太史令,又作过侍中、尚书等官。

张衡在科学领域上有着巨大的成就,制作了世界上最早利用水力转动的浑天仪(又称浑象)、地动仪、指南车等多项器具,著有《灵宪》、《浑天仪图注》等天文著作。在文学方面他著有《温泉赋》、《南都赋》、《二京赋》等辞赋名篇,成就斐然,被列为“汉赋四大家”之一。《隋书・经籍志》有《张衡集》十四卷,久佚;明人张溥编有《张河间集》,收入《汉魏六朝百三家集》。

题解及赏析

这篇赋并非完整作品,全文在历代流传中部分亡佚,残篇主要由《太平御览》及历代文人的选着中撷取,全文约三百余字,此篇在《昭明文选》傅毅《舞赋》注引作《七盘舞赋》,是描写《七盘舞》;然而就本文内容:昔客有观舞于淮南者,此淮南应指当时的淮南王刘安,刘安门客甚众,时有歌舞宴会,所以此舞内容描写的乐舞也有可能是当时流行的《淮南舞》。

当时宫中俗乐盛行,在汉代文人的辞赋中有多处精彩的记载,张衡的另一作品《七辩》中就写道:“淮南清歌,燕余材舞,列乎前堂,递奏代叙。结郑卫之遗风,扬流哇而脉激,楚鼙鼓吹,竽籁应律。”


上古的雅乐《九德》、《九韶》不单有教化天下的功能,同时又可于王者之宴席演奏。(图片来源:明慧网)

《观舞赋》中描写的是《七盘舞》或《淮南舞》难以做绝对正确的考证,但在文中已可看出汉代乐舞真切、细致的呈现,分述如后:

在首段开始就作了细致的铺陈:

音乐陈兮旨酒施,击灵鼓兮吹参差。叛淫衍兮漫陆离。于是饮者皆醉,日亦既昃……

乐队就绪,美酒已经斟上,奏着轻柔的音乐,众人皆醉……乐器有鼓、笙、节拍;舞师统一整容换装,看来是一个专业的表演团体,或许他们已连续表演了许多场次,接着进入第二段:

拊者啾其齐列,般鼓焕以骈罗。抗修袖以翳面兮,展清声而长歌……

击拍人整队而行,舞师开始了声乐的演出,在歌中体现的是一种民歌的曲调,展现的是思乡的情绪。

接着文中突出了视觉感受,先是高难度的折腰动作,接着是舞师容貌仪表的风采神情,明亮的眼波如月光般,就如同她轻柔的舞姿时断时续,舞姿有快旋、慢转、连续的动作,变化万千,在表演中还有一段小插曲:舞师的脸上的妆因剧烈运动而脱落头发也散乱,于是整好仪容继续跳舞,这时描写着多人整齐划一的动作:

同服骈奏,合体齐声。进退无差,若影追形。

到这里舞师动作的难度更高了,要在七个盘上跳舞,同时更要吟声歌唱,歌中同样体现着孤寂、思乡的情绪。舞蹈赏心悦目,结束后宾客尽欢。

文中的最后一段非常耐人寻味:

且夫九德之歌,九韶之舞,化如凯风,泽譬时雨。移风易俗,混一齐楚……

作者提及了上古的雅乐《九德》、《九韶》不单有教化天下的功能,同时又可于王者之宴席演奏,相比之下俗乐仅能用来娱乐,张衡没有提出具体答案,而是借由问句让读者思考:宫中雅乐与世俗之乐相比,哪一种乐舞比较好呢?

在汉朝建立之初,汉高祖刘邦亲率数十万大军征伐鲁城,然而鲁城居民却在此奏起了弦歌雅乐,数十万汉军因而听得入神,战志全消。刘邦知强为不得只得放弃强攻之念,他遣使告知鲁人:天下归汉,日后将以鲁公之礼葬项羽封项伯等人为列侯,至此鲁人才开城出降,强大如汉军也得服于上古圣王之乐教。

张衡作为东汉朝廷重臣,深知礼乐是教化人心之法,而俗乐与雅乐孰优孰劣,想必是不辩自明,孔子曾说的:“寓褒贬于直叙之中”在此赋体现无疑。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